《绝不低头》

手枪·枪手

作者:古龙

枪也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只握枪的手,这个握枪的人。

他就坐在那张铺着绿绒的赌台后,穿着纯黑的夜礼服,雪白的丝衬衫,配上黑色的蝴蝶结,钻石领针在灯下闪闪的发着光。

他的装束和别的豪客完全没什么两样,正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

他的脸色苍白,眼睛深陷下去,显然也是因为大多的酒,太多的女人,太多的夜生活。

可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冷得像冰。

他看着你时,无论看多久,都绝不会眨一下眼睛。

还有他的手。

苍白的手,指甲修剪得很短,很整齐,手指长而瘦削。

黑豹从未看见过一双如此稳定的手。

就因为这双手,这双眼睛,黑豹对他说出来的每个字都绝不怀疑。

“只要你动一动,我保证你脸上立刻就要多出一只眼睛。”

这种人说出来的话,绝不是吓人的。

黑豹没有动。

他甚至已可感觉到,自己双眉之间已开始在冒冷汗。

这人盯着他的脸:“你就是黑豹?”

“是。”

“我在柏林的时候已听见过你的名字,你的出手确实很快。”

“……”

“但我也可以向你保证,世上最快的,还是从手枪里射出的子弹。”

“我相信。”

“你最大的好处,就是能相信别人的话。”这人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否则你现在已带着你的第三只眼睛下了地狱。”

“我也听说过你,”黑豹忽然道:“你叫高登,是个在德国长大的中国人。”

“你的消息也很灵通。”

“只有消息灵通的人,才能活得长些。”

高登嘴角又露出那种冷酷的笑怠:“你猜你还能活多久?”

黑豹看着他的手。

他的手还是同样干燥。同样稳定。

黑豹忽然笑了:“无论活多久都没关系,像我你这种人,本就活不长的。”

“我们这种?”

“你跟我岂非本就是同一类的人?”黑豹的声音也很平静,“我们为别人拼命,为别人杀人,迟早也有一天,要为别人死。”

高登的脸上还是完全没有表情,但深沉的眼睛里却似已露出痛苦之色。

梅子夫人已经披上了别人为她送来的大衣,忽然大声呼喊:“你为什么还不杀了他?你还在等什么?”

“我高兴等多久就等多久,”高登的脸色已沉了下去:“我无论做什么事的时候,都不喜欢别人多嘴。”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梅子夫人的气焰然高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高登冷笑:“你是个婊子,杂种的婊子。”

梅子夫人的脸一下子又变成苍白,全身又开始在发抖。

那种高贵傲慢的态度,现在在她身上已连一点都看不见了。

“我总有一天要你后悔的,”梅子夫人咬着牙:“总有一天。”

高登冷冷道:“我现在就可以要你后悔,”

他突然放下了他的枪,放在桌上。

就在这一瞬间,黑豹的人已像豹子般跃起。

他并没有向高登扑过去,高登的手,距离他的枪只不过才三寸。

他向露丝扑了过去,一出手,就抓住了这少女的手臂。

露丝尖叫,梅子夫人也在尖叫。

黑豹冷冷道,“你们若想这婊子的女儿活着,就让开一条路,让我走。”

打手们还在迟疑,梅子夫人已大叫:“照他说的话做,快让路。”

黑豹用一只手扶起露丝,挡在自己面前,倒退着走出去。

“我们放你走,你为什么还不放开我女儿?”

梅子夫人又在叫,“六个小时之内,我一定放她回来,”黑豹冷冷道,“所以这六个小时里你们最好乖乖的什么事也不要做。”

“请等一等,”高登忽然道,“我还有句话要你听着。”

“我在听。”

“我先杀了她,还是可以杀你,”高登冷笑着,“我并不在乎多杀一个婊子的女儿。”

“我明白。”

黑豹已退出门,突然翻身,一眨眼就看不见他的人了。

大厅里突然变得坟墓般静寂。梅子夫人怔在那里,这贵妇现在看起来就像是条母狗,打手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已退到角落里的赌客们,都在后悔今天不该来的。

然后他们又听见高登冰冷的声音:“这里的人既然还没有死光,为什么不赌下去?我还没有赢够哩。”

田八爷家里也在赌,赌牌九。

推庄的人是金二爷,他已输了十万,嘴里叼着的雪前烟灰虽已有一寸多长,却还是连一点都没有掉下来。

无论谁都知道,金二爷是个最沉得住气的人,尤其是在赌的时候。无论输赢有多大,他都绝不会动声色。

田八爷是大赢家,当然也很冷静。

张大帅就不同了。

他也陪着输了五万,已开始暴跳如雷,多种骂人的话已一起出笼。

“我入白娘的皮活儿。”张大帅把手里的牌往桌上一拍,“又是他奶奶蹩十。”

除了“老八般”硕果仅存的这三位大亨外,还能在旁边陪着押一押的,就只有三个人。

一位心宽体胖,手上戴着一枚十克拉大钻戒的,是大通银行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活财神”朱百万。

一位面黄肌瘦但却长着个大鹰钩鼻子的老人,是前清的一位遗老,曾经做过江苏阜台的范鄂公。

他是湖北的才子,是晚清的名士,现在却是个二爷的清客和智囊。

这两人坐在一起,正是个最鲜明的对照。

还有位穿着极考究,风度极好的外国绅士,正是法国名律师梅礼斯。

他在中国已近四十年,中国话说得甚至比有些中国人还好。

除了他们外,其余的人,只不过在旁边凑趣而已。

“他奶奶的熊,这一注老子总算押对了吧。”张大帅又把手里的两张牌往桌上一拍。

一张天牌,一张人牌。

天杠。

张大帅脸上发出了光,无论怎么说,天杠都不能算小牌了。

金二爷不慌不忙的也亮出了他的牌。

一张丁三,一张二六。

至尊宝猴王,统吃。

张大帅跳起来,“吧”的一拍桌子,几乎连桌子都翻了。

他什么话也不说,拉起旁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就往内房走。

金二爷弹了弹烟灰,微笑着道:“老三还是老毛病不改,一输多了,就要弄个清倌人开采,冲冲喜。”

“二哥以前难道又是什么好人?”田八爷笑着道:“但自从有了春姑娘后,二哥倒改了不少,简直变成了个道学君子。”

金二爷大笑。

站在他身后,那波斯猫一样的美丽女人,也红着脸笑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玫瑰般的面颊上,一边露出一个深深的酒涡。

这时候大厅外走进一个穿着白制服的仆役来,在梅礼斯耳朵旁悄悄说了两句话。

这位名律师告过罪后,就跟着他走了出来。

等到再进来的时候,这位在法庭上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律师,竟像是变了另一个人。

他没有在赌台旁停留,就立刻冲入了后面专门为客人准备的内房。

金二爷看在眼里,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

他知道黑豹的任务一定已成功了。

英国名牌的劳斯洛埃斯汽车,在驶得最快的时候,车里的人唯一能听到的声音,也只有时钟的“嘀嗒”声——这是汽车厂的豪语,也是事实。

露丝蜷曲在车厢的一角,身子虽然还在发抖,脸上的泪却已干了。

汽车是她父亲的,车上的司机却已换了个陌生人。

就算在这最繁华的大都市里,这种名牌汽车也只有两部。

事实上,这种汽车全世界都没有几辆。

这本是她常常觉得自傲的,但现在她却希望这是辆老爷车,希望别人能追上来。

黑豹斜倚在车厢另一边,冷冷的看着她。

只看,不说话。

他本就是个不喜欢多说话的人。

露丝正咬着嘴chún,所以她苹果般的面颊上,也露出了两个深深的酒涡。

黑豹正在看着她的酒涡。

“你……你究竟准备要把我怎么样?”露丝终于忍不住问。

她说的中国话也和她父母同样标准,但黑豹却好像听不懂。

过了很久,他才慢慢的口答:“我要带你到一个安全而秘密的地方十”

“然后呢?”露丝可以听见自己的心在跳。

黑豹还是在看着她的酒涡,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回答:“然后我就要强姦你!”

一位像露丝这样的千金小姐,听到“强姦”这样两个字,就算不吓得立刻晕倒过去,也要大叫起来。

但露丝的反应却很奇怪。

她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黑豹。

车厢里很暗。

在暗影中看去,黑豹就像是一个用大理石雕刻出的人像。

他脸上的轮廓鲜明而突出。“你用不着强姦我。”露丝忽然说。

黑豹的脸上虽然仍不动声色,可是显然也觉得很奇怪。

“我并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千金小姐,十五岁的时候,我已有过男人。”

她看着黑豹脸上的表情,忽然笑了,笑得很甜,脸上的酒涡更深:“所以你根本用不着强姦我,因为我本来就喜欢你,只要你叫前面的司机下车,在车上我就可以跟你……”

她忽然停住了嘴。

因为她觉得黑豹的反应也很奇怪。

别的男人听了她的话,纵然不觉得受宠若惊,也一定会很愉快的。

但黑豹脸上却突然露出种近于疯狂般的愤怒表情,眼睛里也像明火焰燃烧了起来。

“原来你也是个婊子,是条母狗,随便跟哪个男人你都肯上床?”

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就像是野兽从喉咙里发出的愤怒吼声。

露丝看着他,浅蓝色的眼睛已露出惊讶恐惧之色。

她一向对男人很有把握。

但是她实在弄不懂这个男人,也不懂他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愤怒。

她尽量控制着自己,勉强露出笑容:“我当然要选男人,可是,像你这种男人,每个女人都喜欢的。”

“你喜欢我?”

“嗯。”

“你肯不肯永远跟着我?”

“当然肯。”露丝连想都不想,就立刻回答,现在她只希望能好好脱身。

谁知黑豹却疯狂般跳起来,重重一个耳光往她脸上有酒涡的地方掴过去。

“你说谎,你这条只会说谎的母狗,我要杀了你,叫你再也不能骗人。”

他怒骂、狂殴、拳头雨点般落下,这冷静的人竞似已变得完全疯狂。

露丝惊呼、尖叫、挣扎,到后来却已连呻吟都发不出来。

她美丽的脸已被打得扭曲变形,鲜血不停流下来。

昏迷中,她感觉到自己的衣襟被撕开,感觉到冷风车窗外吹上她赤课的rǔ房……

露丝醒来时,发现自己已来到一个阴暗的货仓里,身子几乎完全赤躶的。

黑豹就坐在她对面,坐在一只木箱上。

他动也不动的坐着,脸上又变得全无表情,似已完全麻木。

可是他那双漆黑深沉的眼睛里,却充满了一种无法描叙的痛苦之色。

他侮辱殴打了别人。

但他的痛苦,却似比被他侮辱殴打的人更深。

牌九还在继续着。

金二爷已由大输家变成了大赢家。

就在他第三次统吃的时候,张大帅突然从里面冲出来,推开了坐在天门上的朱百万,两只大手撑着桌子,瞪着金二爷大吼:“你知不知道你的人做了什么事?”

“你说的是谁?”金二爷还是不动声色。

“黑豹!那狗养的黑豹。”

“他做了什么事?”金二爷在皱眉。

“他砸了我的赌场!杀了我五个人!”张大帅大吼,“还绑走了梅律师的女儿。”

“砸了你的赌场?”金二爷摇摇头,不以为然:“你的赌场,就是我们的赌场,我相信他绝没有这胆子动的。”

“他砸的是我在法租界新开的那一家!”张大帅的脾气一发,就什么都不管了。

金二爷却露出很吃惊的表情:“那是你的赌场?我们怎么会不知道?”

张大帅怔住。

金二爷又在叹息:“连我们都不知道,他当然更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手枪·枪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不低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