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低头》

针锋

作者:古龙

波波已坐了下来,就坐在沈春雪刚才坐的地方。

但她绝不是沈春雪那样的女人,她坐的姿势也跟沈春雪完全不一样。

沈春雪坐在这里的时候,总是低着头的。

波波绝不低头。

她好像永远都在准备着去抵抗各种压力和打击。

他们本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但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竟一直都不了解她。

男人又几时真正了解过一个女人。

“你是不是在后悔?”黑豹忽然问。

“后悔?”波波居然笑了笑道,“我为了什么要后悔?”

“因为你本不该来的。”

“我已经来了。”波波道,“而且我想要做的事,现在也全部已做到。”

“哦?”

“我想要辆汽车,现在我已有了辆汽车,”波波居然还在微笑,“我本是来找我爸爸的,现在我已找到了他。”

“你真的不后悔?”

“后悔什么?”

“后悔看到了他那种样子,后悔知道了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黑豹冷冷的说。

“他是我的爸爸,他无论是个怎么样的人,我都应该知道。”波波的态度更坚强。

“你也不后悔遇见了我?”

波波突然冷笑:“你是不是认为我应该后悔。”

黑豹凝视着她,忽然也笑了笑,转头吩咐:“请我的弟兄进来。”

两分钟之后,门就开了。

几个人微笑着走进来。

波波并没有看清楚他们一共有多少人,只看清了其中两个人。

胡彪胡老四,和那个用小刀的“拼命七郎。l

这两个人她永远也忘不了。

“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

黑豹微笑着:“为了我,随便什么事他们也肯做的。”

波波忽然也笑了:“他们的戏也演得很好,为什么不改行去唱戏?”

胡彪看着她,目中忍不住露出惊异之色,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小丫头为什么直到现在还能笑得出。

波波也在看着他,又笑了笑:“你们的伤好得倒真快。”

胡彪也笑了笑,道:“赵小姐虽道没有看过戏,唱戏的时候,连刚被打死的人也随时都会跳起来的。”

“现在你们的戏已唱完了?你们居然还敢留在这里,我真佩服得很。”

“我们为什么不敢留在这里?”

现在他已用不着你们再唱戏了,你们难道是猜不到他以后会怎样对付你们?”波波淡淡的微笑着:“你们难道还看不出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我是个怎么样的人?”黑豹忽然问。

“你是个不是人的人。”波波淡淡的接下去:“你若有老子,为了爬得更高些,你连老子都会杀了的,何况兄弟?”

黑豹大笑,大笑着走过来,突然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波波脸上。

“你打我,我一点也不生气,因为我知道你打我,只不过因为我看穿了你。”

黑豹的脸色已铁青。

“女人是个天生的贱种,贱种都喜欢做婊子的。”那笑的时候表情也很残酷的人忽然道:“大哥为什么不让她做婊子去。”

黑豹又笑了:“这倒是个好主意,只不过今天晚上我还想用她一次。”

“我既然是个婊子,谁用我都没关系。”波波忽然撕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她丰满结实的rǔ房:“你这些兄弟既然对我有兴趣,我现在就可以免费招待他们一次。”

胡彪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眼睛盯着她的胸,脸上已不禁露出贪婪之色。

黑豹突然跳起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抱到后面去。

波波已疼出了眼泪,却还是在大笑:“你为什么不让他们来?你难道还在吃醋?……你这种畜牲难道也会吃醋?”

后面就是卧房。

柔和的灯光,照在一张宽大柔软的床上。

黑豹用脚跟踢上门,将波波用力抛在这张床上,波波的人又弹起,又落下。

她还是疯狂般大笑着,笑得连rǔ房都已因兴奋而坚挺。

“你那个兄弟说得不错,我本来就是个天生的婊子,我喜欢做婊子,喜欢男人来用我。”

黑豹握紧双拳,站在床头,瞪着她,冷酷的眼睛中似有火焰在燃烧。

他突然扑过去,压在她身上。波波喘息着:“各种各样的男人我都喜欢,只有你让我恶心,恶心的要命。”

她突然用力挺起膝盖,重重的撞在他小腹下。

黑豹疼得整个人都弯了起来,然后他的手就又掴在波波的脸上。

波波的嘴角已被掴出了鲜血。

她想跳起来,冲出去。

黑豹却已抓住了她的衣服,从上面用力撕下去,她健康结实的胴体,立刻赤躶躶的暴露在灯光之下。

她已无法抵抗。

黑豹已野兽般占有了她。

她咬着牙,忍受着,既不再推拒,也不迎合。

但黑豹却是一个很强壮的人,她终于忍不住开始呻吟……

然后她的反应突然变为热烈,呻吟着轻轻呼唤:“罗烈……罗烈……”

黑豹突然冷了,全身都已冰冷僵硬。

波波反应更热烈,但是他却已无能为力。

他突然用力推开她,站起来,就这样赤躶躶的走了出去,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砰”的,门又关起。

波波看着他走出去,嘴角忽然露出了一种奇怪的微笑。

就在她开始笑的时候,她眼泪也慢慢的流下来……“不管怎么样,活着总比死好。”

这是她自己说的话,她随时都在提醒自己。

她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活下去。”

“我就算是要死,也一定要看着黑豹先死在我的面前。”

活下去也得要有勇气。

有希望就有勇气。

波波心里还有希望,她相信罗烈一定会来找她,正如她相信这漫漫的长夜总有尽时,天一定会亮的。

她已擦干了脸上的血和泪,准备来迎接这光辉的一刻。

天当然会亮的。

但罗烈是不是会来?是不是能来呢?

无亮了。

夭地间一片宁静,没有小贩的叫卖声,也没有粪车的暄哗声,甚至连鸡啼声都听不见。

这里本是个高尚而幽静的住宅区。

黑豹坐在金二爷那张柔软的丝绒沙发里,面对着窗口,看着窗外的晨曦渐渐升起。

在乡下,这时他已起来很久了,已吃过了三大碗糙米饭,准备下田去。

他记得那时候总喜欢故意多绕一点路,去走那片柔软的青草地。

他总是喜欢赤着脚,让脚心去磨擦那些上面还沾着露水的柔草。

那时在他幻想中,这片柔软的草地,就是一张华贵的地毯,这一片青葱的田园,就是他豪华的大客厅。

他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真的坐在一个铺着地毯的豪华客厅里——什么事也不必做,只是动也不动的坐着,看着东方的第一线阳光照射大地。

现在他的幻想已完全实现。

这客厅里的布置豪华而富丽,地上铺着的地毯,也是从波斯来的。

他现在是不是已真的满足?是不是真的很快乐?

他赤躶躶的坐着,让自己的脚心去磨擦地上华贵的地毯。

他忽然希望:这张地毯是一片柔软的草地,忽然希望:“自己还是以前那个淳朴而又充满幻想的男孩子。

人心是多么不容易满足啊?

卧房的门是开着的,他已有很久没有听见波波的声音。

“她是不是已睡着了?”

在这种时候,她还能睡得着?”

她以前的确是个很贪睡的小姑娘,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一倒下去,就立刻能呼呼大睡。

那时他和罗烈就总会笑她,是条小睡虫。

“小睡虫将来嫁了人后,若是还这么样贪睡,她丈夫一定会被她活活气死。”

那时波波就会红着脸,跳起来打他们。

“我这一辈子永远也不嫁人。”

往事就仿佛窗外的晨雾一样,那么缥缈,又那么真实。

黑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在刺痛,他忽然想起了罗烈,想起了波波刚才在兴奋时呼唤的声音。

“罗烈……罗烈……”

黑豹双手突然握紧,像是恨不得一下子就能捏碎所有的回忆。

就在这时候,门外已有入通报:“大通银行的朱董事长来了。”

黑豹没有动,也没有站起来迎接,只简短的吩咐:“叫他进来。”

朱大通夹着他那又厚又重的公事皮包,站在黑豹面前。

他显得有些不安。

面对着他的,是一个赤躶着的,年轻而强壮的男人嗣体。

这对他无疑是种威胁。

他忍不住俏俏的将腹部向后收缩,希望自己看起来能显得年轻强壮些。

黑豹突然笑了。

他微笑中带着种说不出的讥刺和轻蔑,他忽然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就像是一条猪。

你只要能让他吃得饱,睡得足,他就永远不会想冲出他的猎栏来。

但是猪也有猪的好处,猪不咬人。

“今天你起得早。”黑豹的声音虽不客气,却已很柔和。

“昨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睡。”朱大通掏出块雪白的手帕,不停的擦着汗:“我通宵都在整理帐目。”

“什么帐目?”

“金老二他们三个人的存款帐目。”朱大通从公事皮包中拿出了一叠文件,双手送到黑豹面前:“现在我已将他们都转入到你的名下,只要你在这些文件上签个字就算过户了。”

黑豹目中露出满意的微笑:“为什么一定要我签字,你知道我是个粗人,一向懒得写字。”

“其实不签字也没关系。”朱大通陪着笑,尽力将自己的视线避过他身上突出的地方:“但他们存款的数目,还是要你看一看。”

“我不必看,我相信你,”黑豹的微笑更亲切:“我们本来就已经是老朋友。”

朱大通也笑了,这次是真的笑。

他知道自己的地位已可保住。

“只要我以后提款也像他们以前一样方便,我们的交情一定会更好。”黑豹淡淡的提醒他。

朱大通立刻保证:“只要你吩咐,无论多大的数目,十分钟之内我就可派人送到府上来。”

黑豹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喜欢听这种话,财富往往能使人有一种安全而温暖的感觉。

“现在我就要十五万,要现钞,你最好能在八点钟以前送来。”

七点四十分。

十五万现款已送到。

黑豹已冲了个冷水澡,穿起了衣裳,还是一套纯黑色的衣裳。

他希望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还是跟以前一样——一条剽悍残酷的黑豹,若有人惹了他,他随时都能连皮带骨将这人吞下去。

卧房的门还是关着的,里面还是没有声音。

黑豹走过去,想推开门,突又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

现在他已只剩下一件事还没有解决,他自信一定可以将这件事处理得很好。

楼下的兄弟一个个全都显得活力充沛,精神饱满,困为昨天晚上虽然是大功告成的日子,但却并没有狂欢,也没有庆功宴。

那要等到端午节时再合并举行。

他相信到了那时候,这大都市里已不会再有一个敢跟他作对的人。

外面阳光灿烂,空气新鲜。

黑豹大步走了出去,深深的吸了口气,觉得全身部充满了力量,足以对付任何人,任何事。

八点正。

黑豹已到了百乐门大饭店的四楼,正在敲高登的房门。

他右手提着个黑皮箱,里面装的是十五万现款,左手里的钥匙轻响如铃声。

听到了这种声音,高登就该知道黑豹来了。

但高登并没出来迎接,甚至没有来开门。

他正坐在靠墙的一张沙发上,享受他欧洲大陆式的早餐。

他西装笔挺,头发和皮鞋同样亮,胡子也刮得干干净净。

你无论在什么时候看见他,他看来都新鲜得像是个刚生下来的鸡蛋。

桌子上摆着煎蛋和果汁,他的枪并没有在桌上。

他吞下最后一口煎蛋放下刀叉,才说:“门是开着的。”

然后黑豹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黑豹跟他看来永远是不同的两种人,就好像豹子和兀鹰,飞刀和子弹,性质种类虽不同,却同样残酷,而且同样足以致命。

“你很守时,”高登看着他,目中带着笑意:“而且很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针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不低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