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刺》

第13章 峰回转

作者:古龙

七月初六。

本日宣祈福、齐醮、裁衣、沐浴、动土。

芙蓉城中一处独幢三合院中。

天才刚亮欧阳无双已备好了三牲水果,香独纸钱等拜神之物,在门口摆上了小贡桌。

现社她庄严肃穆的合十跪在地上。

谁也不知道地在祈求什么?

谁也听不见她嚅动的双chún。正喃喃的说些什么?

意外的“快手小呆”这时候竟没像往日一样,仍拥被高卧;或许他没再吃葯了吧!

小呆有些痴呆的双目望着远方,陪立一旁。

他的眼睛不再明亮,甚至有些晦涩。

虽然他仍然是锦衣着身,也仍然挺拔瘦削,可是他的形态却给人一种苍凉、孤寂,和一些无可奈何的迷惘。

他的笑容哪去了?

他的爽郎、诙谐、多言,又哪去了?

这不但不像他,根本就像已换了一个人似的。

因为认识他的人,无论任何时候看到他,都可发现到他眼中的三分笑意。

更可发现到他在说话;和别人说,或者和自己说。并且说的大多是笑话,一种让你哭笑不得的笑话。

是什么让他失去了笑容?

生活在爱里的人怎么没有笑容?

又是什么让他失去了他的爽郎、诙谐、多言?

恋爱中的人缺少了这些,这种恋爱又怎能称为恋爱?

     ★        ★        ★

欧阳无双用手弹了一弹裙裾上的浮上,站起了身。

当她看到了小呆那付失神的样子,眼里闪过了一丝不忍,却立刻又变成了一种令人难懂的眼光。

“小呆,小呆。”

连着叫了两声仍没反应,她上前推了一把跺脚又叫:“小果——”

“啊!什么?!”

愕然的收回远处的目光,小呆惊呀道。

“你又怎么了嘛?看你的样子,心就好象被谁偷了一样?告诉我,谁偷了你的心?”

欧阳无双却娇媚的笑道。

“没……没什么,你看你又在那瞎说什么?”小呆掩饰着道。

斜瞟了一眼,欧阳无双道:“还说没有,人家已经叫了你五六声了。你帮我收拾一下,等会我陪你到望江楼先看一下地形好不?我知道在这房子里憋了几天,你早就不耐烦了对不?趁着大清早,我想应该碰不到什么人的。”

“噢,好,好。”小呆不知是听懂了没有,却一个劲的说道。

     ★        ★        ★

望江楼,薛涛井,又称玉女津。

传言唐代名妓薛涛以此井之水,自制一种深红色的彩笺,名日浣花小笺,曾流行于世间。

现在除了一口枯井供人思忆外,已不复当年盛况。

如今井旁不远处。

欧阳无双和“快手小呆”两个人让四个中年叫化子,两前两后的围住。

初秋的清晨本就有些凉飕飕,但围在这六个人周遭的空气更让人觉得凉飓飓之外,还有些肃杀之气。

“丐帮?”欧阳无双冷然问道。

“不错。”一满脸于思独眼的精壮叫化子亦冷冰冰地道。

话冷,说话的人表情更冷。

“报上名。”欧阳无双嗤然道。

“独眼丐,戴乐山。”

“什么事?”欧阳无双又遭。

“独眼丐”看了一眼欧阳无双后,并未立刻答话,只见他独目中精光连闪对着“快手小呆”问道:“‘快手小呆’?”

“是的。”小呆被人问到了只好回道。

“很好,我们已在此等了三天,就知道你会来。”

一个谨慎的江湖中人,他要保持长久的不败,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会先有事先的准备。

何况一场生死约斗,更需对场地熟悉,对环境了解。“快手小呆”他不会忽略这点,丐帮的人也算准了这点。

所以“独眼丐”戴乐山等到了他要等的人。

“等我总有理由吧?”“快手小呆”毕竟有些意外地道。

“只想问你,你是什么原因要这么做?”“独眼丐”生硬的道。

“李员外呢?为什么他没来?却要你们出面?”欧阳无双不待小呆答话,已抢着道。

“你又是谁?我想你大概还不够格说话吧!”早已看不惯欧阳无双那付跋扈和目中无人的态度,“独眼丐”不屑的回道。

“是吗?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个女人的原因吧!”欧阳无双轻声道,可是谁也听得出她那即将发作的心火。

鄙夷的看了一眼欧阳无双,“独眼丐”却只望着“快手小呆”,等着他的答话。

女人的心胸本就不宽i欧阳无双更是眦牙必报。

更何况她要恨上了一个人,凡是和那个人有所关连的人或物也都成了她要报复的对象。

李员外是丐帮的“荣誉总监察”,现在这丐帮四十二分支舵舵主“独眼丐”戴乐山又是这样一付嘴脸,当然更是惹起了这位美艳的女人的不快。

“快手小呆”不愧为快手。

就在欧阳无双的手才举起,他已一把握住了她那细细玉腕,眼里竟有一丝祈求地道:“小双,等一等,让我们说完话好不?”

忿恨地放下了手,欧阳无双不再哼声。

也就在欧阳无双的手才举起时,“独眼丐”和另三名帮众兵器亦已全拿在了手中。

火爆的场面总算被“快手小呆”压了下来。

小呆有些茫然道:“是李员外要你们来?”

“不是,我们只是激于义愤。”

“如果你们能在明天子时以前碰到李员外,就请你们转告他,我会把他送我的那柄匕首磨得很利很利,天凉了,也该杀条狗来补补了。”

欧阳无双笑了,她的笑有如花一般的灿烂;因为她实在很满意“快手小呆”对李员外的譬论。

同样一句话,听在“独眼丐”四个人的耳里却象挨了一棍子一样。

欧阳无双的笑是会让人着迷的,可是她现在的笑给对方的感觉,就好象看到一个巫婆在笑一样,不但刺耳而且刺心。

     ★        ★        ★

丐帮中人一向就是不惹事,亦不怕事。

丐帮的向心力,更是非一般帮派所可比拟,也许他们自卑心理的影响,帮中徒众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对他们的嘲笑讽骂。

何况对方现在讥讽的对象又是有:“丐门之宝”之称的李员外,这口气就非任何丐帮弟子所咽得下了。

于是乎——

在“快手小呆”的话才说完——

在欧阳无双的笑声还没停止——

一双铁钵,一双打狗棒。

三把竹中窄剑。

不约而同的刺向了“快手小呆”和欧阳无双。

四个人的动作顾然平日已不知演练了多少次。

这四长一短的兵器竟没有留下一丝空隙,亦不留一丝退路。

欧阳无双早已防到,而“快手小呆”更是先出手攻敌的老祖宗。

所以,这阵攻击,全落了空。

而且欧阳无双竟不知何时手中已握住二把短小利剑,也没有看清她所使的招式,后面的两位丐帮门人,全都带了彩,血珠正一滴滴的从他们的身上滴落到地上。

前面的“独眼丐”打狗棒明明感觉已触到了“快手小呆”的衣衫,却不知怎的突然把头一偏,反而迎架住了斜里刺向小呆胸侧的一剑,而他手中斗大的铁钵,更莫名其妙的在手肘一麻后“当!”的一声掉在地上。

现在小果仍是维持原姿势,竟连半步也没移动。

“独眼丐”才真正感到小呆这“快手”的由来了,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小呆的手在什么时候出手的。

这哪象是人手?恐怕鬼手也没有那般快法。

“独眼丐”和另一中年乞丐不期然的停了手。

因为他们已被小呆的“快手”给震住了,他们也知道再要不识相,只要人家愿意,可以轻轻松松的用那“快手”砍断自己的脖子。

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对手不只是行家,简直是行家中的行家。

然而欧阳无双却没有那么大的雅量。

虽然她也一招就得了手,并让那两个人挂了彩但是只见她左右双手带起二条蓝芒,毫不容情的立刻趁着对方招式一滞的一刹那,又象只花蝴蝶般主动攻向敌人。

这下可使得对方二人吃足了苦头。

二把竹中剑竟然招架不住二把短剑,并且还是二敌一的局面。

三招过后,那两名丐帮门人,每人身上又多出了好几条长短不一的伤口,翻卷的肌肉已够恐怖,深处更可见到森森的白骨。

无疑的,这两名丐帮门人是硬汉。

他们几乎已成了血人,却全没哼一声的只闷着头挥舞着竹中剑迎拒着短剑。令人担心的却是全失去了章法,亦都软弱无力。

不用说.再不久他两人就得丧命在欧阳无双的剑下,可是他们已把生死置之了度外,全杀红了眼,也不知道了痛。

“独眼丐”更是肚里雪亮,扬起打狗棒就待越过“快手小果”赶过去救那两人。

小呆轻叹一声道:“戴乐山,如果你再过去,恐怕场面不太好看吧!”

“独眼丐”的“独目”里竟慾喷出火来,他哑然吼道:“‘快手小呆’,我们两你也就一并成全了吧!”

说罢,他那打狗棒就抡了过去,而那另一位也挺剑就刺。

这时候——

一声低沉短促的惨声“哟”——

也就那么一声,任何人都明白那一声所代表的含义。

是的,那声音只有在一个被切过喉管时才有可能发出的一种怪音。

紧接着“噗”的一声之后,又一声闷在喉咙的声音。

“唔—”

忘了攻击,蓦然回首。

“独眼丐”他那独目中血丝密布,面容惨厉的吼道:“赵昆,李常——”

不远处,欧阳无双正用她那双鲜绿,上绣鸳鸯的织锦绣花鞋,擦拭着那两把短剑。

而地上“独眼丐”口中的赵昆、李常,却姿势怪异的歪倒两边气绝身亡。

“快手小呆”并不是没杀过人,但是当他看到了这一幕,也不禁心寒;因为杀人的人是如此的一个美艳女人。

而她那嘴角仿佛正带着一丝快意的微笑;低着头,仔细的,缓慢擦拭血迹的动作,给这初秋的清晨带来了说不出的诡异气氛。

这一刻,小呆竟对那熟悉的人影,突升起一种陌生感。

是什么让这女人变得如此残忍?

又是什么会让连双蚂蚁都不敢踩死的欧阳无双,变得如此杀人连眼都不会眨一下?

这两条人命已经造成了和丐帮难解的血仇了。

这情形小呆又是多么不愿它发生啊!

事情当然还没了结。

“独眼丐”和那剩下的一名中年乞丐,此时就象遭人定住般,直愕愕地瞧着地上的两个死人。

袅袅行了过来,欧阳无双媚笑着说:“小呆,我这两下子还过得去吗?”

她说话的语气,就如同刚买了件新衣裳的大姑娘,急着对他的情人献宝似的。

谁能想得到她才刚杀了人?而且还杀了二个人呢?

也发现到了小呆看着自己的眼光是那么的古怪。

欧阳无双有一丝不安的避开了小呆的目光。

“独眼丐”靠近了二步。

“报上你的名字。”语声平静,但是谁也听得出在这平静的后面,又有多少悲伤愤怒隐藏着。

“哟,怎么啦?戴乐山,你还想吃人啊!?你现在该知道我这个女人有没有资格说话了吧!——欧阳无双,听清楚了没?”欧阳无双的无名火又被引燃了。

“很好,欧阳无双,很好——”

一句话没说完,谁也不知道“独眼丐”这“很好”是什么意思?他已猛然欺身,手中打狗棒招式怪异的攻向了欧阳无双。

另一位中年乞丐也配合的很妙,手中竹剑也幻起一溜闪光,猝然夹攻,一付恨不得立刻宰杀掉欧阳无双的样子。

欧阳无双杏眼圆睁骂了声“好奴才”,手中双剑一封一挡,脚下亦连续踢出。

“快手小呆”一旁想要阻挡,已是不及。

双方的出手全是奇快,在“叮当”声里,欧阳无双的双剑已磕开了竹剑和打狗棒。

而对方却挡不住欧阳无双那连环踢。

于是,中年乞丐就象车轮般打着转子飞出了场外,一股血箭从他的嘴里喷出,溅得满地都是。

而“独眼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峰回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菊花的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