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刺》

第18章 盲女剑

作者:古龙

六柄剑。

虽然这六柄剑是在六个瞎了眼的女人手中,但是李员外却知道这六柄剑却象都长了眼睛一样。

因为他已领教过了,而且还是光了屁股的被它们追得满池子乱跑。

剑冷,却还不及脸上的寒霜。

现在六个瞎子已围住了李员外,就等着一声令下。

虽然瞎子不太有表情,但李员外可感觉出来这六个瞎子每个人都象要杀人的样子。

不好问,也不能问的话,如果问了出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李员外已到了不能不问的时候,因为再不问恐怕自己就要永远没机会再问了。

“小……小双,你是在哪里……哪里见过我……我身上的……”李员外急得连整句话也说不清。

“床上,你以为一个女人能看到一个男人屁股上的东西会在哪里,总不成在戏台上吧?”欧阳无双答得干脆,甚至话中带损。

“你……愿不愿意再……再看一次?!”李员外简直象被人掐住了脖子,面红耳赤的说。

这是什么话?!

当然李员外的意思并没一丝冒犯对方的想法,他只不过想要再确定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那个混帐。

然而明明是一句中听的话,如果从一个笨的人嘴里吐出来,却往往会变成了一句不中听的话。

李员外不笨,可是就是不知道他怎么会说出这种“王二麻子,二百五”的话。

也许是情况危急吧!所以他才口不择言。

每个女人听到这种荒唐的话,当然都会怒不可遏。

“李……李员外,你把老娘当成了什么?!你以为你那地方长得是朵花?”欧阳无双怒极的吼道。

明白对方弄扭了自己的意思,李员外真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他更结巴、也更急的说:“小……小双,我……我想……我想……”

“想?!李员外,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休想,我可以让天下所有的男人想,甚至玩,就是你不可以,我……我之所一以会有今天,全是你,全是你这头猪造成的,哈哈……老天爷,你张开眼看看,看看我怎么来分了这个禽兽的尸……”

一双美目已经血红,她更象是疯了般的吼叫着。

这可好,李员外没想到越描越黑,他还想再解释,可是已来不及。

“杀——”

突然发出一声厉吼。

于是六柄剑泛起一阵寒光已到了李员外的前后左右。

可怜李员外现在手无寸铁,只得左门右躲。

因为他那长年不离身的打狗棒的确太招人耳目,所以他已藏了起来,还没来得及买把趁手的兵器呢,现在就碰上了这种场面。

也好在他那独门的步法——“疯癫十八步”,练得到家,要不然他恐怕早已“罩”不住这六个瞎女人。

一个狠得下心来弄瞎自己眼睛的人,对生死一定看得很淡。

一个不想死的人碰上六个随时都想死的人又怎是对手?

李员外心里叹着自己真是没有穿新衣的命,因为这件新衣已快成了破衣。

“嘶”的一声,又是一道剑锋利划过衣衫下摆。

战况越来越激烈,而李员外越来越显得左支有细。

现在他不但身上衣衫已被划破多处,甚至手臂上已有一道口子,而血也正一滴一滴的滴落。

当欧阳无双一旁看到李员外身上的血已冒出时,她已起了一阵*挛。

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为什么一看到血,她就那么兴奋?

李员外并不是没和女人打过架。

他也碰到过许多武功高强的女人。

对这六个瞎了眼的女人,他却有些不忍。

可是当他发现这六个女人已是存心要自己的命时,他已开始了反击。

他不想杀人,尤其更不想杀一个瞎了眼的女人。

所以——

几乎在同一时间,同一声惨呼响起。

而六把剑全掉在了地上,原本执剑的手全贯穿了一根针——一根大号的绣花针。

这四根针是李员外唯一的武器,却无疑是救命的武器。

绣花针本就破空无声,瞎子的听觉再灵敏,反应再快,又怎躲得过李员外的这一击?

     ★        ★        ★

能打狗的人,他逃跑的本事一定不小。

因为有时候狗没打到,只有被狗追了。

李员外跑了,就象后面有狗在追一样。

人家说碰到胡言乱语不讲理的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躲开她,躲得越远越好。

李员外碰到了,他能不躲吗?

因为她不只不讲理并且胡言乱语。

而一个男人如果连裤子都肯脱下来,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却不被对方接受时,他不跑又还能干什么?

李员外一面跑一面想,他等下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赶快买把剑或刀。

要不然在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情况下,保不准什么时候又再会碰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和莫名其妙的人。

另外他心里已明白为什么小双会恨自己恨到那种程度。

敢情是有人假冒了自己占了的便宜,而留下了烂摊子等自己去收拾。

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更不知道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为什么会认不出来那个人?

但是他已肯定了一点,那个痛快过后等着自己付钱的人一定是自己的朋友,而且还是了解到自己屁股上有什么玩意的朋友。

他已暗暗起誓,一定要把那个混蛋给揪出来,要不然自己连羊肉味都没闻到,就弄了一身騒岂不冤枉?

可是他却想不出来有谁会那么缺德?而又知道自己屁股上的“暗记”?

李员外煞住了脚步。

难道会是他?!

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会那么听话?要他杀自己,他就要杀自己?

难道他这么做全为了掩耳盗铃?

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身上的胎记除了父母外,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        ★        ★

李员外站在阳光下,流的却是冷汗。

一个人如果发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竟是慾陷害自己于不义的,那么他岂能不流冷汗?

那把刀,那把杀死姚堂主的刀——

紊乱的线堆,如果找到了线头就很容易理出一个头绪来。

李员外想到了为什么一把杀不死人的刀,会变得可以杀死人。

因为小呆是故意的,他想让自己造成错觉,可见得他早有杀自己之意了。

“好、好,这个‘快手小呆’,算我李员外白为你流了那么多眼泪,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李员外瞪着天际恨声骂着。

“他妈的,这才真叫恶有恶报,不过你也死得太痛快了,竟害得我永远也翻不了身,你……你这下三烂,还真有一套,就是死了也不让我在世上有好日子过,真狠,你他妈的真够狠……”

李员外现在的恨意,恐怕找着了小呆的埋骨之所,也会把他从土里掀出来狠狠给上几个耳聒子。

     ★        ★        ★

何谓“屋漏偏逢连夜雨”?

李员外现在就碰到了,而且不是小雨,还是倾盆大雨。

李员外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自己在躲雨的时候都会碰到一些不想碰到的人。

虽然现在天已快黑了,而且还下着大雨,但是站在这座破亭子里,李员外已看到了这个黑衣蒙面人正往自己这里奔来,而且人家也好象发现了自己。

“好巧是不?蒙面大哥。”李员外嘻嘻笑着,并向来人打着招呼。

“人生何处不相逢,员外李,看样子我们的旧账是谁也躲不掉了。”蒙面人一进了亭子后也漠然的说。

“我好象记得人家曾经叫你秦少非,怎么?你难道真做过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老要蒙着面呢?”

“员外李,我希望你的功夫也要象你的嘴一样厉害才好。”

“唷!干嘛呀!上回我已糊里糊涂的和你打了一架,怎么事隔那么久,你的气还没有消啊?”

冷哼一声后,蒙面人说:“本来事情过了也没什么,可是你的嘴太可恶,我难以咽下胸中之气,另外我想证实一下到底是谁把谁打得对方满地找牙。”

敢情人家还记得自己调侃对方的话。李员外实在很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动手,可是看样子人家却非打不可。

“唉!我真服了你了,为什么你一个大男人度量却那么小呢?”李员外叹了口气说。

“少废话,员外李,今天我倒要看看还有谁会替你撑腰。”

“何……何必呢?在这下雨天,这儿又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聊聊不是很好?为什么非要兵戎相见?再说我又没偷了你的老婆又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呢?”

李员外这个人说着说着老毛病就犯了,好象他非得占人家的便宜才过瘾似的。

“员外李,你这满嘴大粪的东西……”

蒙面人的话声一落,他的左手剑已象一道长虹般电削而至。

蓦然怪叫一声,李员外间至一旁,并且口里怪叫着:“喂,喂,你这人怎么说打就打……”

手下不慢,蒙面人桀桀笑道:“这可是跟你学的,我的乖孩子,你就生受了吧!”

“娘的,秦少非,你可真是狠哪——”

李员外一天之内连经二战,没吃没喝,体力早已不济,再说这叫秦少非的蒙面人本就不弱,手中长剑在雨夜里更象一道道闪电,毫不容情的劈落。

于是优败立见,李员外那袭新衣原来已破裂不堪,现在更好,就算乞丐吧!至少也没他穿得那般狼狈。

“蒙……蒙面……大侠,你……你真的要……要赶尽……杀绝吗?”

李员外气喘吁吁,左跳右闪,这会儿居然已称人家为蒙面大侠了。

奈何蒙面人秦少非根本不吃他那一套,只顾闷着头攻击。

“慢点、慢点,秦少非,就算要打架嘛总也得把话说明,娘的,这样不明不白的算是哪门子……”李员外在被逼急了,他一个倒窜,也不管外面下着大雨落在亭子外吼道。

这秦少非显然不愿淋湿自己,并没追了出去,持剑在手指着李员外说:“哼!我还当你这半个叫化子有什么了不得的,原来也只不过如此,看样子江湖传言也太过其实了,说吧!员外李,你有屁就快放。”

从头到脚已经淋湿,李员外象只落汤鸡的站在雨里,说:“我想我见过你。”

这是句废话,李员外当然见过对方。

可是这句话却给蒙面人带来了震惊。

一个人蒙着面不敢见人,除了长得丑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怕人家认出自己。

蒙面人明白李员外的意思,所以他有些惊异。

“你知道我是谁?”

“我想我已猜到。”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员外摇了摇头却说:“这你就无须问,我也不会说。”

“你怕什么?!”

笑了笑,李员外说:“我当然怕,因为我一说出来,恐怕你将永远不会放过我。”

“要知道你若不说出来,我也一样不会放过你。”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因为我不说,你的心里就有了怀疑,怀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一说出来,从现在起你恐怕会一直的跟在我后面,就象我的影子一样甩也甩不掉。”

有些听不懂李员外的话,蒙面人露出疑惑的眼光。

“你我接触过,你应当知道我们的功力相差有限,刚刚只因我手无寸铁,而亭子里又小,所以我只能躲闪,现在可不一样,我在外面,你在里面,我们之间有着一段距离,如果我要跑,就是这段距离已够你追上三天了。”

蒙面人一惊,他前跨了一步说:“这又怎样?”

李员外露出一抹微笑,却退后了三步说:“你应该知道,没有人肯花三天的时间,连休息也不休息一下的去追一个未知的答案,何况就算追到后,你也不一定能杀得了对方,这是我不说的原因,假如我说了出来,而又不幸言中,莫说三天,就是三年你也一定会非追上我不可,那么我岂不是自找麻烦?”

蒙面人又前跨一步说:“好刁的李员外。”

“喂,喂,你可不要再往前啦!怎么?难道你真想淋雨?你那身黑缎衣服可不比我这破衣哪……”嘴里说着,李员外却又退后了三步。

李员外的意思已很明显,他已准备开溜。

蒙面人当然知道李员外所说的都是实话。

“我不信你知道我是谁。”

“那么何不赌一赌?”

眼看李员外和自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蒙面人恨声道:“员外李,难道你就那么窝囊?只会逃?”

“逃?!笑话,蒙面大哥,我这叫做识时务,你有种是不?好,把你手中的剑给我,我们再来比划比划,你要不达我就跪下来叫你一声爷爷。”

简直让李员外这种无赖行径没差点气炸。

可是人家说得也并非没道理,于是蒙面人一时之间愕在那里,好一会,就是想不出该说什么才好。

     ★        ★        ★

“怎么?说到你心坎了对不?既然你不肯重新比划,那么我碰上你这山大王也没办法,谁要我穷呢?行,我走啦!这座破亭子就让给你好啦!”

蒙面人实在咽不下这一口气,他却只有眼巴巴的看着李员外逐渐消失在雨中的身影。

他当然明白就算现在追了下去,恐怕要五天,甚至十天才能追上这个腿上生毛的无赖。

他没那闲工夫,更何况他想李员外也绝对不会知道自己是谁?

     ★        ★        ★

李员外在雨中疾快的走着。

他不得不快点躲开那个“瘟神”,因为他真怕他会不顾一切追下来。

他自己知道一个饿了一天的人哪还有体力奔跑三天?恐怕跑不了三里路他就得趴下。

当然他有些恼自己最近实在倒媚到家了,竟然在破亭子里躲雨也会被人给莫名其妙的赶了出来。

     ★        ★        ★

他真的知道那蒙面人是谁吗?

他不是神仙又怎能看得穿人?

可是他却相信他会找得出那个人来。

因为那蒙面人虽然蒙住了脸,却蒙不住眼睛眉毛。

而他却发现了那蒙面人的眉毛里有一根毛是白色的。

虽然是一根毛,却无疑是个大发现。

他现在只祷告那根白毛可不要无缘无故的脱落才好,否则以后就算人家打从对面走来,他不也会指认不出来对方是那蒙面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菊花的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