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刺》

第27章 错中错

作者:古龙

“快手小呆”曾经以一种莫测高深的笑,躲过了一场拼杀。

这里虽不是“川陕道”,却同样是一条黄土官道

现在他又碰上同样的人,和上回不同的是他这次没骑马,而对方眉宇间也没有懔人的杀气。

其实远在三十丈外,小呆就已看清了迎面的来人是谁,但,他仍笔直的走着自己的路,没有一丝惊异,也没有任何表情,甚至他的脚跨出去的距离,每一步仍是二尺七寸。

近了,许佳蓉始终低着头,就像有着千万个解不开的结在心中,那般落寞与孤独。

有路就有行人,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她当然知道有人从对面的路上与自己交错而过,只是没抬眼而已,因为这是条大路。

可是,她停下了脚步,慢慢的回转身,凝目注视着刚刚错身的那人背影。

人都有种下意识的感觉,现在许佳蓉就觉得那人的背影好熟,似乎在哪见过。

“喂,站住——”

小呆停下了步,背对着许佳蓉,当他一听到这三个字时,就已知道一桩麻烦已经避免不了。

也同样慢慢的转过了身,小呆冷然道:“你叫我?”

“是的,我叫你,你是——”许佳蓉面现惊容道:“‘快手小呆’!?”

“久违了。怎么是你!?”

“怎……怎么是你!?”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

许佳蓉只觉得这个人的背影极熟,却没想到会是“快手小呆”。

现在她已能仔细的看清小呆,他不但一袭锦衣皱得不成样子,连他的整个人亦狼狈得不成样子。

头发散乱,于思满腮,发了黑的血污布满全身,还有胸际缠得一层层的伤布,唯一没变的地方,该是他的那一双眼,那双永远令人看不透的双眼。

“快手小呆”的名声早已震撼江湖,尤其在望江楼一役,力战丐帮“残缺二丐”四人之后坠江未死,直到最近复出一人独力挑了“长江水寨”,又重创“武当三连剑”,这一连串轰轰烈烈的事迹更是家喻户晓。

如今他又这么一付惨烈、彪悍的站在面前,饶是许佳蓉武艺再强,本事再大,也不觉退了三步。

“你……你受伤了?”

“不错,如果你认为我受了伤就不敢应战,那你可想错了。”

“应战?应什么战?”她一时有些迷糊。

“我没忘了‘川陕道’你拦击我的事。”小呆森冷的道:“现在该是个好机会。”

“我想你误会了,那件事早已过去了……”许佳蓉有些尴尬道。

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可是小呆只冷漠的瞧着这个貌美的女人道:“你无须为我担心,今天既然碰上了……”

“我说过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许佳蓉摇了摇头道:“何况……何况你是李员外的朋友。”

“这又如何?”“快手小呆”木然道。

总不成告诉对方自己对李员外的感情,许佳蓉沉吟了一会道:“没……没什么,只是我也认识他罢了……而且……而且……”

“而且怎样!?”小呆有点不耐烦。

“而且我……我还知道你和他之间的一些误会。”

“你是谁?我记得你曾说过宁愿帮我的朋友,也不愿做我的敌人,还有你也说过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会告诉我你的姓名。”小呆开始盘问。

“我叫许佳蓉,当初……当初在‘川陕道’拦击你,我……我是不得已的……”

“许佳蓉?”小呆脑子飞快的搜索着这个名子,可是他失望了,因为他实在没听过。

“你说你知道我和李员外之间的误会?”小呆的不解的问。

“是的。”她答的好肯定。

小呆没说话,只用一种研究的眼光看着她。

“你……你不相信?”

被人用这种眼光看着,当然会不舒服,她有些发急的说。

“我能相信吗?”小呆像自语的说。

他当然不相信,毕竟他是当事人。

在他想自己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事,外人又怎么可能知道?何况这个外人却是连听也没听过的外人。

一个人说出来的话不被人采信,通常只有两种反应。

一是想办法去证明。

一就是不再解释,掉头而去。

许佳蓉是个孤傲的女人,她当然说不出来自己碰上了一个和李员外同样身材,又同样屁股上有块疤的男人。

所以她只有不再解释,掉头而去。

也只不过掉头走了两步,她已被小呆飞快的拦住了去路。

“我……我想,我想我应该听听你的话……”小呆期期艾艾的说。

“你相信了?”许佳蓉没好气的问。

“我想你没理由骗我。”

“很好,由此证明你还算蛮聪明的,要不然我敢说你和他之间的误会永远也没有澄清的一天。”

“那么许姑娘你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告诉我?”

“可以,不过我想先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约战李员外?”许佳蓉问。

“这……这很重要吗?”

“当然,因为李员外也为了这件事始终无法释怀。”

“这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完的。”小呆讷讷道。

“我有耐心。”

许佳蓉当然有耐心,毕竟每个女人对自己所爱上的人,哪怕他每餐吃几碗饭,上几次茅房,也都有耐心听。

一间茶棚。

一间专门做过路客的茶棚。

竹屋、竹桌、竹板凳,再加上掌柜的那竹竿也似的身材,在这午后秋老虎的烈日下,有这么一块地儿,甭说,凡是赶路的人一定都会停下脚来欣上一会,喝碗茶润润干燥的喉咙。

小果陪着许佳蓉回头走了不远,现在他们已经坐这间茶棚里。

而许佳蓉也听完了他和李员外的故事。

“你说你是为了追查一桩阴谋而故意如此做的?”她问。

“是的,我发现欧阳无双的背后有人唆使。”

“何以见得?”

“她没有那种能力,更没有那种魄力,另外,我想藉此引出那幕后的人,还有尽快找到李员外,最主要的,我希望能明白她为什么要杀李员外,以便救她出邪恶之中。”

小呆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告诉她这些事情。

或许他真的想从她口中知道是什么误会。

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对上了眼。

“据我所知,李员外没赴‘望江楼’之约,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你好像并没存心要放过他呢。”

“怎么说?”

“因为你是不是准备用一把他送给你的刀,做为那一战的结束?”

“是的,我想就算我没机会当面和他讲明,但他看到那把刀就应该知道一切。”

“好在他不能赴约,要不然他恐怕死也不能冥目。”许佳蓉不以为然的道。

“我也有苦衷,事先……我并不知道我那把刀已经被欧阳无双掉了包。”小呆悚然一惊道。

“所以我说他好在不能赴约,要不然一个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到了阎罗王那岂不笑话一桩。”

“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小呆开始发问。

“你想我怎么会知道?”

“李员外告诉你的?”小呆急忙问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为了那把刀,我和他之间的误会已经到了连解释的余地也没有了……”

“不只这件事……”许佳蓉又说:“李员外已经被‘丐帮’赶出了山门,而且还被欧阳无双击杀了好几次,这也都是因你而起。”

小呆静静的听着她的下文。

脸有些红,她接着说:“他对你的误会是认……认为你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而让他背了黑锅。”

“黑锅?!我让他背了什么黑锅?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你要知道了也就不叫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欧阳无双曾遭人玷辱,而她认为是李员外,偏偏李员外不知道这回事,他当然不会承认,于是欧阳无双才会想尽一切办法要杀了他。”

“这……这又与我何干?”

“问题是李员外认为那件事是你做的,而嫁祸于他。”

“放屁,我‘快手小呆’岂是那种人。”小呆沉不住气的骂了出来:“他凭什么扯上我?”

“因为……因为只有你才知道李员外身上的……身上的记号。”许佳蓉含蓄的说。

“记号?他身上有什么记号?”小呆的眼睛一亮道:“你是说……你是说他屁股上的那玩意?

跟一个女人谈男人屁股,这……这算哪门子?

可是这是个关键,非谈不可,他和她也就顾不了那许多。

许佳蓉红着脸点了点头。

“你能不能说清楚点,我已经弄糊涂了,就算我知道他屁……身上有那记号,又关我什么事?”小呆不再冷漠,他已完全溶入了这扑朔的事件里。

整理了一下思罗,许佳蓉道:“简单的来讲,欧阳无双认出了李员外身上的记号,而李员外认为是你仿冒了他的记号做了那件事。”

“荒唐,他那‘独门’表记别人又怎么假冒得来?这个王八蛋又怎怀疑是我……是我做的?岂有此理,简直莫名奇妙……”小呆显然生气得抑止不住。

“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事实上只有你一个人知道那秘密。”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小呆问了一句最不该问的话,也许他问这话没什么意思,只是顺着对方的语气,可是她听在耳朵里,一张脸已羞红。

“我……我听他说的。”许佳蓉声如蚊呐。

“哦!”

小呆虽然“哦”了一声,可是这一声白痴也听得出来是“哦”的多么勉强,多么不以为然。

“你……你不要做出那种怪样子,真的,欧阳无双前几天堵住了李员外的时候,我刚好在场,这一切事情我才会知道。”

“狗改不了吃屎”小呆历经劫难,照说应该整个变了个人才对,可是他那潜在天性不自觉的又露了出来。

他说:“我只不过‘哦’了一声而已,唉,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才怪怪的呢。”

许佳蓉喜欢诙谐、幽默的人,也喜欢幽默、诙谐的话。

她现在也才明白,能做李员外朋友的人,他们的德行都好不到哪去。

“你怎么肯定欧阳无双说的人不是李员外?”小呆想了一下又问。

“因为……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人,也是圆圆的脸,微胖的身材,同样的部位也……也有同样的记号……”许佳蓉连耳根都红了,可是却忿声道。

好奇的望着她的样子,小呆像明白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那真正的罪魁元凶是那个人?”

“是的。”

“还……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小呆自语道。

“现在你该明白你和他之间的误会了吧!”

“那么李员外被赶出丐帮又是怎么回事?”小呆不解的问。

“还是为了那件事,因为欧阳无双一状告到丐帮,丐帮最容不得的就是犯了婬行之罪,再加上他们内部已有了危机,于是李员外只得亡命天涯。”

接着许佳蓉把一切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直听得小呆脸上的神情变幻莫定。

结总有打开的时候。

误会也总有澄清的一天。

小呆已经知道欧阳无双为什么处心积虑的想要李员外的命。

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更是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他虽对她已失了那一份爱恋,却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劝她回头。

不过他知道那已经很难,因为当他知道她是“菊门”中人时,许多既成的事实已不可挽回。

毕竟“菊门”在江湖中已快成了众矢之的,自己和李员外可以放开一切恩仇不予追究,但是丐帮、武当、以及许多死于其手的武林人士,他们的亲人、朋友,又怎能放过她呢?

结打开的时候,眉头总会舒展。

误会澄清以后,心情当然不再郁闷。

小呆虽然还没碰到李员外的面,但他心里已默默和他说着话。

——臭员外,看样子你小子受的苦不见得比我好过到哪,只希望你那一身肥肉千万保重,可不要让人割了去,最好还能让我有机会尝尝你那绝活“飘香三里。”

愈看就愈觉得这个女人美,虽然她有些冷艳,但他知道她有一颗火热的心。

他心里叹道:“臭员外,你小子可真是有一套,在被人追杀得到处流窜的时候,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泡上这么美的妞。”

许佳蓉被小呆瞧得有些不好意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错中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菊花的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