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刺》

第28章 搏与杀

作者:古龙

等着鱼儿入网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心情?

那该是期待、兴奋、快乐、以及焦虑和一丝受折磨的综合。

鱼固然滑溜,但碰上了一张早已布好的网,它又怎能逃脱?

撒网的人固然有十成的把握,但如果入网的鱼是条大鲨鱼、大鲸鱼、或者是条大鳄鱼的话,这网又该如何收法?

人人都想捉李员外这条值十万两银子的大鱼。

假如李员外比成鱼,那么“快手小呆”无疑就是条大鲨鱼、大鳄鱼。

人吃鱼,鱼也能吃人。

有僧、有道、有横鼻子竖眼睛的江湖汉子。

有男、有女、有白发鹤颜及拖着鼻涕的半大孩子。

这一群人能够聚集组合在一块是件怪事,更怪的是他们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

有期待、兴奋、哀愁、贪婪、和无可奈何。

他们站在大路两旁已经等了许久的样子。

他们等的是谁?

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不约而同的来到此地?

假若你在江湖上跑过两天。

假若你眼皮子活络些。

你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件事是多么的令人不敢相信,而又不得不相信。

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

二个和尚是当今少林掌门的师弟,空明、空灵。

那个身背松纹古剑的道装人士则为青城派年高德劭的“松花道长”。

另外白发鹤颜的一对老夫妇则是黑白两道,闻之丧胆的“杜杀夫妇。”

至于拖着鼻涕的半大孩子,其实是个侏儒,人称“杀千刀”,为什么叫“杀千刀”?这个名称绝不是他老婆取的,而是他曾经力战江北绿林巨枭传奇佐,这传奇往使得一把重七十六斤的大刀,当一千招过后,传奇性活活被他累死,因此“杀千刀”之名不胚而走。

其他六个横鼻子竖眼的江湖汉子,人称“祁连六鬼”,一个能被别人称之为“鬼”的人,一定不好惹。

这十二个人根本没有可能在一起。

现在他们能相安无事的聚在一起,这当然就令人不敢相信,而又不得不相信。

秋高气爽。

这是郊游的季节,也是落叶的季节。

更是杀人的季节。君不见“秋决”都是在这段时间里?

路旁有树,树叶纷落。

小果和许桂蓉已经感觉出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感觉。

那种窒迫逼人的气息,从一上了这座小土岗时就有了。

现在正要下坡,他们看到这十二个人,同时心里也升起一阵莫名怪异的震栗。

行近。

待看清了这大路的两旁是谁后,小呆的脸上明显的有种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是谁?”许佳蓉轻声问道。

“希望不是找我们的人。”小呆瞪视着前方,木然说道。

“为什么?”她又问。

“因为他们都是当今黑白两道顶尖高手,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是跺跺脚能令江湖震动的狠角色。”

“我看出来了,那两个和尚是少林寺的空明、空云,那株儒……天啊!是‘杀千刀’.还有……还有‘杜杀夫妇’,怎么一回事?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凑在一块?”许佳蓉开始惊慌。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小呆叹了一口气。

这世上能令小呆叹气的人,叹气的事已不太多。

然而小呆现在叹气了。

因为那一群人中,无论你碰上哪一个都值得叹气,何况一下子十二个?

有些忐忑,许佳蓉道:“我……我们是否回头?或者绕道?”

苦笑了一下,小呆仍然瞪视着他们道:“不,我绝不回头,没有人能令我回头,哪怕我前面站着的是‘阎王’座前的‘拘魂使者’,许……许姑娘,你可以不必跟着我。”

对这个李员外的好友“快手小呆”,许佳蓉又多了层了解,这种“宁折不弯”永不退缩的行径不正是所谓的“骨气”吗?

笑了笑,她说:“你少臭美,这条路是去‘展抱山庄’唯一的一条路,你怎么能说我跟着你?”

心腔抽搐了一下,小呆低喟道:“你……你何苦要淌这混水?……”

“混水?你怎么知道这是混水?说不定那些人的目标是我而不是你,也说不定谁也不是。”许佳蓉笑得有些勉强。

“帮个忙好不?等会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我要你走时,你一定要走好吗?”小呆有一种湛然的神色道。

“不好。”

停下步,小呆果决的说:“那么我不再前进,或者我也可立刻回头。”

她当然知道小呆的意思。

她不能让他被人唾骂,也不能让他做只缩头乌龟,所以她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毕竟她也是江湖人,也只有江湖人才能了解名声比命还重要的道理。

——李员外,你这个蠢货,他既然能这么呵护一个爱你的人,他又怎会去伤害你?

许佳蓉心里叹道。

小呆得到了她的点头允肯,却不放心的说:“我是说真的,许姑娘。”

“我知道,我也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小呆笑了,却也玩笑的道:“那个‘活宝’真是有狗屎运,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听话的女朋友,做梦都该笑醒才对。”

许佳蓉还来不及脸红。

那十二个人已像轻风般飘近,每个人也都全望着小呆和许佳蓉,带种探索、疑惑、和一种说不出来的眼神。

小呆的双手已拢入袖中抱在胸前。

他刚才的笑容已消失,不但消失,而且换上了一张冷峻、严寒的面孔。

环视了群人一眼,他冷冷的开了口:“什么事?!”

这三个比冰还要冷的字从他口中吐了出,使僵凝的空气,更笼上了一层冷冽,甚至,甚至能让人嗅出一种气息。

一种死亡的气息。

“祁连六鬼”“杜杀夫妇”八个人在前。

“杀千刀”及“松花道长”、“空明”、“空云”在后。

很明显的,白道人士和黑道人士一向径渭分明,哪怕他们为了某种理由不得聚在一块时也是如此。

“你是谁?”杜杀的老婆长得还真丑,她尖着嗓子问。

斜脱了她一眼,小呆讥诮道:“你们这群像‘棒老三’似的拦住了我的路,却问我是谁,干嘛?打劫呀?!打劫可不作兴通名报姓的是不?”

小呆的话引起了这群人二种不同的反应。

后面的人脸上一阵红白,而前面的人却桀钉怪笑。

笑声里,那满头白发的杜杀却狠厉的说:“小东西,有种,有种,你敢和我老婆这么样说话真是有种,哈哈……”

“有那么好笑吗?”小呆木无表情道。

“当然……当然好笑……哈哈……小东西,你……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杜杀的笑,谁也听得出来是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小呆不为所动,说的话却差些让他岔了气。

“不要叫我小东西,杜杀,你那本事绝对不会比我的管用,‘祁连六鬼’、‘杀千刀’、还有少林、青城,啧啧……这真是黑白配,武林大会串……”

没人再笑。

因为每个人就像看到鬼一样的瞪着这个面容冷漠,而又说话刻薄的“快手小呆”。

他们在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毕竟能认识他们每一个人已够让人惊异,而认识他们又敢用如此态度说话的人,除了鬼外只有疯子了。

杜杀真想伸出自己的手,去摸摸这人的额头,看看他有没有发烧?

他要没发烧,怎么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羞辱自己?

“小……小东西,小……小杂碎,你他奶奶的吃了浆糊啦?!怎么敢蒙住了心对对……对我这样说话?”杜杀气极的道。

怒视着他,小呆冷冷道:“我再说一遍,你这老混蛋嘴里要再不干净,不要怪我事先没打招呼,小心你自己。”

身动,揭出。

就在杜杀的手中拐递出的同时,“祁连六鬼”的二把鬼头刀已架开了攻向小呆的拐。

“慢点,杜杀,你何必那么急呢?”“祁连六鬼”中有人说道。

“对,对,老东西,你何不耐着点性子,等我们‘盘’过底后,到那时再和他比比看谁的东西管用也不迟呀!嘻……”杜杀的老婆佝偻着腰,露着满嘴黄牙笑道:“小东……小兄弟,你还真有意思哩,放着身旁如花似大姑娘不过瘾,怎么?倒啃起我夫妇这两块硬得咬不动的豆腐干?来,来,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又要到哪去呀?”

许佳蓉怒叱了一声,却让小呆用目光制止。

“不用管我是谁,我只问你们拦住了在下的去路是什么意思?”小呆凝目问道。

“哟,小兄弟,看不出你还挺作弄人的,你既然全知道了我们,又何必那么神秘?大家通个姓名,说不定也可交个朋友呀?”杜杀老婆令人作呕的笑道。

“不必,我这个人不喜欢交朋友,尤其不喜欢和你们这种人交朋友。”

“嘿嘿”干笑了两声,杜杀的老婆还想说话,“祁连六鬼”已像旋风般冲了上前。

六把鬼头刀像来自地狱,罩向小呆全身三十六大穴。

嗤然一笑,小呆推开了许佳蓉。

旋身、抛袖、摆臂、出招。

六把刀坠地三把,连同三只断手。

血已流、手已断、仇亦结。

小呆如山洪般峙立原地,他的眼已红,一种见到血腥后的红。

惨叫声这才响起。

老天,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年轻人又是谁?怎么那么狠厉法?

当大家才刚意会出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祁连六鬼”,剩下完好无伤的三人,已像发了疯似的狂叫,并且上前攻掌。

嘴角哼起一抹森寒的微笑,小呆拢在袖中的双手正慾抽出。

蓦然——

“住手——”空明、空灵同时喝道。

这一声的声音虽不大,却像一记闪雷,震得每个人心中一麻,脑袋发胀。

嗯,“狮子吼”,少林“狮子吼”果然不同凡响,因为那三个断了手的“祁连六鬼”,因为真气已泄,被这一声“住手”,已震得压制不住,喉头一甜,血丝已从嘴角泪出。

“施主可是‘快手小呆’?”空明长眉里隐射寒光问道。

冷笑一声,小呆道:“‘快手小呆’已死。”

轻叹一声,空明喧了声“阿弥陀佛”后又道:“小施主,好重的杀气,好狠硬的手段,动辄残人肢体,不觉有违天理吗?”

“和尚少林高僧,不顾名望,与这班人沆瀣一气,岂不让佛家蒙羞?”小呆反问。

任是空明修行再高,被小呆这一问也不知如何作答,他那张望之慈祥和煦的脸上立刻涌上尴尬难堪的神色。

“少林这么做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小施主误会矣,老衲敢问施主可是人称‘快手小呆’?”空明紧追着问。

“苦衷?”小呆鄙夷一笑道:“有什么苦衷?不守佛门戒律,私自下山,不显江湖道义,纠群行凶,屁的苦衷,我看你们是昏了头了。”

小呆狂,小呆傲,那要看面对的是什么人?

像他现在态度已狂傲的离谱,非但离谱甚至荒诞。

因为空明不但是少林掌门师弟,在江湖中也是排名在十名以内的高手。

小果名气再大,也绝对不够资格说出这种话来。

但是一个人在经历了那许多“生”与“死”之后,心性的转变绝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尤其他现在最恨就是群聚,最看不起的就是一些成名多年的武林名宿。

毕竟他遭到过群聚,也差点送了命。

毕竟围攻他的人正是比空明可能还要高出一辈的丐帮五代长老“残缺二丐”。

高僧就是高僧。

空明的一张脸已涨得通红,却无愠色。

因为小呆说的是实,说的是理。

苦笑了一下,又喧了声佛,空明双手合十道:“小施主老衲惭愧不已,奈何掌门令谕不得不遵‘白玉雕龙’令牌之下,又有谁能不服调遣?所以小施主的言语虽嫌言过其词,老衲也只好受着了……”

白玉雕龙?

小呆知道那代表着权力,和无上的尊荣。

他更知道那是十年前天下武林因为表示对一代“神医武林”的尊敬,由七大门派及绿林群友共同铸造,虽没有明文规定,但无疑它代表着无上的威望和信服。

有着一刹的错愕,小呆仍然冷冷道:“那么你们今天全是冲着我来的?……”

“如果小施主是‘快手小呆’的话,这就是一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搏与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菊花的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