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刺》

第05章 温柔泪

作者:古龙

小呆和李员外是从小玩泥巴、穿开档裤一起长大的朋友。

他们两人同时拜师,同时学,当然不是一个师父。

一个错综复杂的三角恋爱。

有的时候同时做一件事情没什么不好,有的时候同时做一件事情却就不好了,而这不好还真是大大的不好。

不好说、不好解释。不好处理。更不好分手。

作梦也想不到请自己来吃饭的会是欧阳无双。

小呆认识欧阳无双,李员外也认识欧阳无双,只因为欧阳无双是小呆与李员外同时爱上的女人。

小呆又后悔了,后悔不该来吃这一顿饭。

后悔不信古人说的那句话“宴无好宴”。

后悔不该吃豆腐,吃欧阳无双婢女的豆腐。

更后悔不该洗澡,因为那丫头一定会把自己差一点没裤子穿的新闻(真正的新闻,刚发生的)告诉她的主人。

小呆更想在这件事情过后,找一个算命的批批流年,看看自己到底犯了什么冲,为什么从得到李员外的飞鸽传书开始,就一直倒媚,而且这楣还愈来愈大,愈来愈邪。

脸皮如城墙厚的小呆脸红了,在他面对着自己和李员外共同的恋人时。

这也是件新闻,并不比小呆没裤子穿的新闻小多少,因为认识小呆的人都知道他只会弄得别人脸红,而别人却从来没见过小呆脸红。

“小呆,你好。”欧阳无双。

小呆就是小呆,他还有一项本事就是装呆。

“不好。”

笑了,欧阳无双其实长得并不很美,但是她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使得一看见她的人会觉得她很特殊,而且会生出一种让人看了一眼还想看第二眼、第三眼……的笑,她的笑就和李员外的笑一样迷人,一种不管异性或同性都会被迷住的笑。

这些年来,小呆拼命想学李员外的笑,敢情原因在这里,原来欧阳无双的笑和李员外的笑是那么的相似。

“为什么不好?”

“本来很好,可是看到了你就不好。”

“还爱我吗?”欧阳无双突然紧盯着小呆问。

多可爱、多坦白的女人,虽然她同小呆与李员外都是十九岁,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大姑娘,然而大姑娘一旦嫁人,碰到了旧日的情人,不说“还恨我吗?”反而说“还爱我吗?”你能够不说她坦白的可爱吗?

小呆被问傻了,他绝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赤躶躶的问出这句话,他不愿对欧阳无双说谎话。

要说不爱那根本是违心之论。

要说爱,又怎么说得出口,人家可是有夫之妇。

所以小呆没回答这个问题,默然不语。

“爱与不爱的短短的一、二个字,会那么令你难回答吗?”欧阳无双似乎非要逼小呆说不可。

小呆又想起了豆腐。

想到当初为什么不自己去卖臭豆腐,卖臭豆腐并不须要多大的学问啊!如果卖臭豆腐的是自己,那么现在这些遭遇全都会降临在李员外身上,而这些逼人的问题可就轮到李员外去伤这脑筋了。

既然不能装呆,小呆也就硬着头皮回答:“以前爱,现在是不能爱、也不敢爱。”

“这么说你心里还是爱我喽?”

“好像是吧!”

“为什么不能爱也不敢爱呢?就为了我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爱本身并没有罪,就算你仍爱我,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你又有什么不敢说的呢?何况你也只不过是单纯的去爱一个人而已。”

是的,没有谁规定一个男人不能爱上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只要你那份爱,只是单纯的爱就可以了。

男人女人都一样,哪怕自己结了婚,也希望别人仍然深爱着自己,这就是自私,也是虚荣。

“你既然还爱我,那一定能听我的话,和帮我的忙喽?”欧阳无双颇有自信的说。

小呆很怕看欧阳无双,很怕看她那迷人的笑,也很怕看她那会说话的眼睛,可是他却无法克制自己不去看她,不去看她的笑、不去看她那会说话的眼睛。

他点头了,虽然只是轻轻的点了一点。

欧阳无双已感到满足,一种自信的满足,满足在自己的自私和虚荣里。

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当她发现她还能去支使别的男人后,她当然会得意,也当然够资格去笑,一种发自内心的笑。

欧阳无双笑的好开心,她能不开心吗?

在这世界上无论你有了任何的困难,只要“快手小呆”点头答应为你解决,那么你的困难马上就不称为困难了。因为“快手小呆”是专门解决困难的高手,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呢!

看到小呆不说话,欧阳无双仍然忘形的笑着,她却忘了她现在的笑和她擅长迷死人的笑已经截然不同。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我需要你为我去做什么事,和帮什么忙呢?”

“爱虽是无条件,却是有代价的,这代价就是付出,那么我又何必要问这些呢?你既要我帮忙,就一定会告诉我,我既答应了你,我也就一定会尽我的全力去做到,你我曾经相知过,我知道你绝不会勉强我去做我不愿做的事,我也知道你不会提出我无法做到的事,对不对?”小呆沉重却满怀无奈,想解释什么的回答。

“好极了,分别一年你仍没变,仍旧是我认识的小呆,只是为什么见到了我,你眼中的笑意竟是那么无意义?那么没有感性呢?”

“无双,我们不要探讨这些,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已嫌多余?说吧!说说你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从分手后,“无双”这个名字,小呆不止千百次在心中喊,只道今生已再不会和叫这个名的人碰面,然而这个世界似乎真的太小。

敛住笑,欧阳无双空茫的缓缓说着:“我只有两件事,小呆,你知我,我从不求人,但今天我求你帮找,如你还真的爱我,我不希望你拒绝我。第一件事我求你杀了李员外。第二件事你必须回到你来的地方,忘记这里的一切。”

这是怎么一回事?欧阳无双怎会要小呆去杀李员外?她应该知道李员外和小呆是多么好的朋友,好的就像亲兄弟一样。她这请求非但可笑,而且荒谬,就算她不爱李员外也不致于要李员外的命呀!

任何人都知道就算你拿把刀架在“快手小呆”的脖子上,他宁可自己让你杀了,他也不会出卖李员外,那么欧阳无双如果不是疯了,又怎会说出这话来呢?

意外的,小呆很果断的说出更让人不可思议的话来。“我已猜到你要我做的事,就是去杀了李员外,我答应你。我本就该回到我来的地方了,这里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

欧阳无双很满意,这满意很明显的表露在她的脸上,然而这次她却没笑,没有微笑,也没有忘形的笑,为什么?这时候她应该笑的呀!

小呆又怎么了,他怎能答应欧阳无双这荒唐无理的要求?欧阳无双有可能是疯子,小呆难道也疯了?

是不是小呆还记挂着川陕道上受人截之事?他真的怀疑是李员外泄露的消息?

他又怎能离开这里?在一切事情没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看到自己刻骨铭心的爱人,是很容易迷失的,小呆真的迷失了吗?

“事情办完后,我会去找你,到你住的地方,你也知道我说出来的话就一定做得到,虽然我是个女人。”

“很好,你的老公会让你去吗?”

“他管不到我,只要我高兴,我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那么我现在要走了,去做你的第一件事情。”

“好,再见,这再见是我希望能很快的‘再’‘见’,说实在的我有些迫不及待。”

“我知道。”

小呆走了,离开欧阳无双的家。

他要去哪?真的要去杀李员外。

他怎么没问欧阳双的老公是谁?

他又怎么没问欧阳无双是怎么知道自己被困在黑雾山的?

难道一个女人的芬芳真的有那么大?连“快手小呆”都会迷失在欧阳无双的笑里?

小呆一向都自认最聪明,为什么他会呆得答应欧阳无双?连三岁的孩子也应该看得出来这件事里面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他却会看不出来吗?

小呆才一离开大门。

欧阳无双的神色立即黯然,只因为她想起了李员外,他那微胖的身材、他那微嫌邋遢的模样,还有他那该死的微笑。

她想起了他的一切,忘不了的一切,所以她的眼睛里逐渐浮现出一层薄雾,终于她滴下了泪珠。

蓦然——

欧阳无双擦干了泪,那相思的泪。

此时她眼中却有一股愤怒之火燃起,愈燃愈烈,简直让人望而生畏,甚至她的表情也是咬牙切齿。

只是她喃喃的说着:“没有人可以这样对我,没有人可以这样对我……”

李员外的武功没有“快手小呆”高,但是李员外的运气却比小呆来得好。

因为李员外每次都在惊险万分,要命的时刻里,他都能化险为夷,安然度过。

“命中贵人多”这句是小呆常取笑李员外的一句话。

现在李员外又遇到了贵人,而且这贵人还是个漂亮的女人,他真感谢自己老爸老妈为自己挑的好时辰,生的好八字。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女人的出现也还真巧。

“你是谁?”蒙面人有些疑惑的问。

“过路人。”

“不是。”

“那你是员外李的朋友?”

“不是。”

“那你和我有仇?”

“没有。”

“你既不是员外李的朋友,又和我没有仇,那么你插手其间是什么意思?”蒙面人微显生气,有些愤怒道。

“江湖人,江湖事,我想问问你们到底为了什么事?”

这颇含押韵的回答,好妙。

李员外他居然能忘了己身尚在危险中,嘻嘻直笑。

蒙面人听到了这回答,又看到了李员外那付德行,不禁气炸了肚子。

“你很有本事呢?要不然你应该知道你已犯了江湖大忌,只有有本事的人才会横加插手一件不干自己的江湖事。”

“说不上本事,勉强可保命而已。”

“恐怕这次你会后悔管了不该管的事。”

“我不这么认为,能说你们为了什么在此搏命吗?或许我能做个公正的评判。”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能做我们的公正人,我们又为什么要告诉你?”

“蒙面哥,是你,不是我们,因为我却很乐意把你我之间的事情告诉这位姑娘呢!”

沉默了许久的李员外,逮到了机会赶紧插嘴说。

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又开始带着那么三分挪揄,这可是老毛病,和“快手小呆”一样,全改不了的。

“员外李,才这一会功夫你就忘了刚才差点打得你喊救命的事了?最好你嘴里不要再耍俏皮。”

“这可就是你没风度喽,我又没偷了你大妹于,何必火气那么大呢?”

“我看你是找死!”

话才说完,蒙面人已按捺不住一腔怒火,左手剑蓦然抖出一个剑花,直削向李员外。

拧腰、侧身,李员外又使出“疯癫十八步”飘然躲过这突来的一剑。

“喂!喂!蒙面老兄,六月里的债,你可还是真快呀!怎么我的招数你全学会了?要出剑,打声招呼嘛!这可是还有个第三者在场哩!”

“慢着,蒙面人,你这套‘左手剑’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冷艳姑娘许佳蓉突然厉声问道。

“什么意思?”蒙面人徽愕回道。

“我是问你所使的‘左手剑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这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秦少非是你对不?”

“你又是谁?”蒙面人诧异惊声问道。

“我是谁?我是来清理门户、治你这叛徒之罪的人。”许佳蓉倏然一笑说。

“我不认识你,你最好少管闲事。”

“我叫许佳蓉,‘左手剑客’白连山是我外公,你能说这是闲事?”

蒙面人的双眼露出惊恐。

“我找了你很久,秦少非,你这狼心狗肺的禽兽,没想到今天会在此发现了你,天意如此,你是束手就缚还是要我动手?”

“就凭你?”

“你应该知道你所学的‘左手剑法’只是半套。”

李员外怎么也没想到情况的演变竟然会成了这种场面,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叫许佳蓉的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温柔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菊花的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