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刺》

第07章 棋局迷

作者:古龙

欧阳无双抱着“快手小呆”和赵齐走了。

而“鬼捕”躺在血泊中,一动也不动。

“飞索”赵齐看也没多看“鬼捕”一眼,因为他知道铁成功的身上一共断了两根肋骨,后背被鞭身击中三鞭,前胸遭到鞭头捅了二下,这是他口吐鲜血不止的原因,而最能要人命的应该是“鬼捕”后腰上连续两次被自己鞭梢扫中。

现在“鬼捕”虽然还没断气,但再过半个时辰,鞭梢倒钩内的毒素开始发作,“鬼捕”就会全身抽搐,肌肉萎缩而死。

“飞索”赵齐明白,欧阳无双也明白,“鬼捕”目前也只不过比死人多了一口气,只一口气而已。

明明“鬼捕”是遭到“飞索”赵齐的袭击,而自己又在场,更是主使人。

为什么欧阳无双要骗小呆说:“鬼捕”是受到了“锯齿兄弟”的袭击呢?

她有什么阴谋?

这又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飞索”赵齐被欧阳无双支开了,临走时他的眼里露出嫉妒的火花,也更有愤愤不平的神色。

就像二个小孩子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

长街,昏暗。

夜深的时候。

“飞索”赵齐独自一人行在这条寂静昏暗的长街。

再长的街也有走完的时候。

就在他快到这条街的尽头时,两个人拦住了他的路。

停了下来,赵齐只看着地上的两条长长人影,低头不带一点人味的说道:“走开!”

“朋友,方便吗?可否打个商量?”

回答的语气虽然客气,可是那声音听在耳朵里,就像让人塞了一把冰碴子在衣服里,直凉到心里。

没想到对方的声音竟比自己还不带一点人味,甚至可说还带了些鬼气。

抬起头,映人赵齐瞳孔里的竟是活僵尸的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这个时候,这样的两个,赵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要多少?”

“什么要多少?你以为我们是要钱?”“锯齿兄弟”的老二回道。

“不要钱?!那你们要什么?”

“想要你颈上人头。”

“你们是谁?”

“‘人吃人’,听过没有?”

“‘锯齿兄弟’?!”

“不错,肯借吗?”

“可以,但要么你们自己来取。”

“飞索”赵齐话说完,已抖开腰际的布袋,那条一丈六尺的“响尾蛇”长鞭立刻拖至地上。

“锯齿兄弟”在看到那条长鞭后,齐地一愕。

“嘿嘿……阿大,我们中了大奖了,这人可是‘飞索’赵齐呢,他的功大并不见得比‘快手小呆’差多少,嗯,他的肉也一定美味,嘿嘿……”

双目露出惊喜,锯齿老二对着他的哥哥说道。

“我知道你们嗜食人肉,尤其是功夫越好的武林人,你们越喜欢,但今天你们可撞正了大板,可不是大奖。”

只因“锯齿兄弟”这对吃人魔王人肉吃上了瘾,每隔个三五日就必须想尽办法去找一武林人物解馋。今天“快手小呆”这煮熟的鸭于突然飞了,更是把这对兄弟的人肉瘾,引得心神难安。

于是他们满街寻找猎物,谁知却碰上了一肚子怨气无处发泄的“飞索”赵齐。

因此二对一的激战开始了。

也是一场名符其实的激战开始了。

起先双方能战至平手,但越到后来“锯齿兄弟”也就逐渐落了下风。

只见那条“响尾蛇”长鞭已经紧紧围住“锯齿兄弟”二人,赵齐一腔怒气全发在了他兄弟身上,于是下手挥鞭也尽朝要害处出招。

吃人的人同样是人。

是人就有求生的意愿,尤其愈在危险中。

“锯齿兄弟”的老大,在躲过赵齐鞭梢后,抖手射出一只花旗烟火求救。

一蓬菊花也似的烟火在夜空中炸开——

于是黑衣女、许佳蓉二人全都被这蓬烟火引开了。

只见黑衣女是朝着这方向赶来。

而许佳蓉却是朝着另一方向。

一朵菊花般的黄色烟火居然能引起那么多人的注意,而且每个人的反应俱皆不同,这不是件很奇怪的事吗?

赵齐看见了惊慌的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当然他问的是他们真正的身份,而不是他们的名字。

“回燕山庄”里的疯子——燕大少也看到了,面容一惊却没有行动。

只单纯的为了美丽的烟花而引起他一间即逝的惊慌吗?

欧阳无双也看到了,她推开怀中的小呆,几经思量又重新抱住小呆,就当没看到一样。

儒衫人看到了,他追蹑黑衣女而去。

但是他失败了,因为就在一犹豫间,黑衣女的身影已消失在黑夜里。

李员外当然也看到了,只是他想不出那一蓬黄色菊花形状的烟火所含的意义。

“快手小呆”没看到,他正昏迷在欧阳无双的怀里,就算他醒了,也看到了,恐怕也会假装没有看到吧!

“笑谈天下事,醉卧美人膝”,小呆他又怎么醒得过来呢?

“鬼捕”,没有那么好的艳福。

就在儒衫人循着那烟火的方向,赶回平阳县时发现了倒在血泊里的“鬼捕”。

所以“鬼捕”只得躺在了儒衫人的怀里。

儒衫人双目寒星暴闪。

查看了“鬼捕”的伤势后,他抱起了他,如飞朝着城外奔去。

只见他喃喃念道:“老天保佑他在,只要他在庄里,老铁你这条命可就捡回来了一半,老铁,老铁你可得撑着点,撑着点啊……”

“鬼捕”脸色铁青,双手双脚已有一些轻微的抽搐,双眼翻白,胸口更只有微弱的跳动,呼吸也只见出气多,入气少的份。

任谁看见,也都会认为这个人已一脚踏进了棺材,而另一脚也正要往里迈呢!也恐怕只有观世音显灵才有得救了。

儒衫人抱着他又要去找谁呢?

谁又救得了这个连鬼也能缉捕归案的大捕头呢?

“快手小呆”在他一生中(虽然他才十九岁而已)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就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女人。

对女人,他一向很有研究,也颇能鉴赏。

他实在很庆幸自己在短短的几天里看到这几个女人。因为有的人一生中可能连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也看不到。

欧阳无双,他的初恋人,迷人的眼睛,迷人的笑。

许佳蓉,“仙女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冷艳,清丽脱俗。

然而比起面前的人来,这两个足够使人神魂颠倒的美人,似乎缺少了些什么?

她整个人穿着一袭拖地杏黄长装,垂散的长发,如玉的脸庞,适中的身材,全身仿佛散发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就像一朵鲜艳慾滴的黄菊花。

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多看几眼。

问题是你看人的眼里是带着什么样的色彩?

“风流不下流”,“嘴里轻浮,心里端正。”

这两句话可是小呆对女人一向的态度。

所谓“酒肉穿肠过,菩萨心中坐”,小呆的想法就是这个样子,他绝对不会去做表面的功夫。

对这个面前的女人,小呆也只是欣赏而已。

当然他实在很想说两句俏皮话。

可是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就不是说俏皮话的对象。

更何况他现在是真真正正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的朋友,小呆。”欧阳无双介绍着。

“你好,小呆,我是展凰”。人美,连声音也美。

小呆只得点头,算是招呼。

“你不会说话?”

摇摇头,又点点头。

这种动作,不明就里的人一定会不明白小呆的意恩,可是展凰却能了解他的意思,多慧黠的女人。

“你会说话,只是目前变得不能说话对不?”

小呆点点头,眼里已露出佩服的神色。

展凰笑了,好美,尤其一口编贝也似的美齿是那么的让人目眩。

“我想你平常一定很多话是不?”

腼然的,小呆轻轻地又点头。

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美丽的女人说你是不是平常话很多,那种滋味就如同被人家骂你是不是很喜欢专门做一些脱裤子放屁的事是一样的。

所以小呆虽然是点了点,可是心里就像倒翻了的五味瓶,也实在说不出是种什么样的滋味。

“对不起,我一向很率直,希望你不要见怪才好。”

就是能见怪,小呆也不敢见怪,因为他可是来治病的,一切也只有多忍着点。

欧阳无双说明了小呆怎么变哑的情形后,展凰姑娘要小呆伸出舌头看舌苔。

“你中了一种慢性的毒葯,这种慢性的毒葯麻痹你的声带,所以你会发不出声音。”

“能治吗?”欧阳无双一旁问道。

“可以,但需要一段时间。”

只要听到还能治,小呆就放心了许多。

因为在他认为不吃饭会死,不说话可也同样会死。

小呆和欧阳无双被展凰姑娘安排住到庄院里一处僻静的园子里。

这个庄院实在太大了,小呆也弄不清现在到底自己在什么地方,所以是在这个庄院里就是了。

除了不能说话外,他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这么美丽的花圈,这么豪华的房子,能和欧阳无双在一起,更能不时看到这么美丽的女人。

再加上做主人的并不小器,美食美酒也一样样的端上桌,让你尽情的吃喝个够。追求生活上的享受,小呆是个能手。

他喜欢住漂亮的房子,喜欢穿高级手工缝制的衣服。

他喜欢美食、美酒。

他爱干净、爱说笑话。

他有钱,这些在他自己的家,他都能做到。

他满意他所拥有的一切。

可是他更满足这里。

因为这里有美女,而且他发现这美女也爱说笑话。

满意和满足的差别也就在此。

同一个庄院。

却不同的小花厅。

儒衫人抱着“鬼捕”焦急的等待着。

一个年老的家丁陪在一旁,垂手而立。

“少爷来了。”那家丁突露喜色道。

儒衫人抱着“鬼捕”迎到花厅门口。

一个飘逸俊朗的少年快步走向这来。

“老铁,老铁,菩萨保佑,你有救了,展龙居然在家,这可真是阿弥陀佛。”看到那年轻人前来,儒衫人心里念道。

“鬼浦”现在气若游丝,就和死人差不了多少,全身已快缩成一只虾子般地被儒衫人抱着。

“展龙,快,快,你快看看我这朋友,他到底中了什么毒?怎么那么厉害,还有他一身的伤,也需赶紧医治,你帮个忙,快拿你的葯箱子出来啊!”儒衫人还没待那人走近,已一叠声的说道。

一抱拳,展龙面露疑虑的说:“请问阁下……”

“阁下个屁,是我,展龙是我,你快点救人行不?”

儒衫人一向谨言,此刻也有些口齿不清,还居然带了荤字。

“哦!”了一声,展龙面现惊恐道:“是你?你怎么……”

“好了,好了,有什么待会再叙,救人如救火,你老兄就别磨蹭了行?”

多年的朋友,展龙从来就没见过儒衫人有过这种惊慌的表情,他已感觉出他和他手中抱的这个微秃的人感情一定非常深厚。

要不然,以他这样的武林名士是很难看到他这失措的言词和举止。

立刻接过了儒衫人抱着的人平放在地毯上,展龙开始诊视,一面吩咐立于一旁的家丁去取葯箱和一干用具。

好一会,展龙起身。

面容忧戚的说:“目前我已他把伤势给稳定了下来,但是延搁了太久,尚需看这三天的变化,至于他身中的毒,还得麻烦你一趟尽速去兰陵找我一个知交借一只‘玉蟾蜍’做葯引才能清除干,十天半个月内应该不至有问题,那时你也应该赶回来了。”

留下了“鬼捕”,儒衫人匆匆上路赶去兰陵。

走前,他和展龙二人曾在密室谈了许久。

谈些什么?只有他二人知道。

然而,展龙从密室出来后却十分沉重。

而且他还一直嘀咕着“事情怎么会这样?”

儒衫人和展龙是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

这种朋友最是隽永,而巨大部分都可以托命交心,虽然他们平常甚少聚面。

展龙展凤兄妹二人幼承祖业,医术武功均已登峰造极,但是他们却很少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棋局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菊花的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