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刺》

第08章 水牢浴

作者:古龙

无独有偶的意思就是事或人恰巧有相类似。

李员外也洗澡了。

同样在钱如山的家里。

只是小呆是泡在澡盆里洗澡,自愿的。

而李员外却是泡在水牢里洗澡,被逼的。

再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小呆本来就喜欢洗澡,他可以一天洗三次澡。

李员外却是最怕洗澡,他可以三个月不洗一次澡。

因为李员外认为洗澡是最伤元气的一件事。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李员外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江湖路上也多了这一类的事情。

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一个和自己无怨无仇的富人家的丫环会陷害自己,这到底从何说起?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水牢里泡了多久?

可是他知道他的肚子已饿了好久好久,自己估量着最起码已有三顿饭没吃到口。

肚子饿对李员外来说,也是一件最不能忍受的事。

然而现在他除肚子饿外也只有肚子饿。

毕竟水牢里的水是灌不饱肚子。

就在李员外坐在这间厅堂里,等着那小翠去通报她家二夫人和小呆时。

他突然只觉得椅子下面的地板一翻一盖,要想离座已来不及了,于是他就像一只落水狗一样跌进了这个水牢。

这水牢建在地底,四周销以坚硬的花岗石。

水深及胸,味道难闻。

除了头上的顶盖外,李员外已找不出第二条可以进出这条水牢的路来。

因此,他除了站在水里外又能做什么呢?

而一个人在水里除了搓搓自己身上的泥洗洗澡外,也实在想不出还能做什么事了。

李员外知道这水牢一定有通气孔。

因为那么久了,他鼻中所嗅到空气仍然是清新的。

他旋展了“壁虎功”沿着墙角慢慢的揉升……

终于他发现了通气孔,可是他也失望了。

这个通气孔只有拳头般大的一根钢管,嵌在两块花岗石的中间。

用打狗棒伸到那洞里,不及一尺就无法再前进。

他知道这个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因为这条钢管不但小得连只兔子也钻不进去,而且还是弯弯曲曲的。

虽然已饿得两眼发晕,李员外却用力的对着那通气孔喊道:“死丫头,臭丫头,你这么不明不白的把我关在这水牢里,到底想干什么?你也该说声呀!如果你再不露面的话我可要骂人了,你应该知道我们叫化子骂人的本事可是一流的。”

这法子还真灵,就在李员外筋疲力竭落回到水里时,那头顶正中央的盖子已掀了开来。

一个在黑暗里被关了许久的人,突然看到光,那份喜悦就好像在他乡遇到了故知一般。

李员外终于看到了小翠的脸,在他饿了一天半之后。

“你已洗够了没有?”

“洗够了,我想我这一辈子恐怕都不会再洗澡了。”

“你想上来吗?”

“想,我太想上去了。”

“那么你为什么不上来呢?”

“你不动,我又怎么上来呢?”

“你要我怎么动?”

“我的王母娘娘,你就不要再打哑谜了行不?只要你随便弄一根绳子,或是梯子就行了。”

李员外的声音像是快哭出来的味道。

“我怕你上来后会打我,你会打我吗?”

“不会,不会,我决不会打你,像你这么聪明可爱的女人,一个男人疼你都来不及了,又怎舍得打你呢?”

天知道,李员外会这么说,然而你不要他这么说,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小翠那丫头咯咯的笑了。

笑得李员外头皮发麻。

他实在怕小翠看出自己的心意。

所以他想装出一付笑脸,来分散小翠的注意力。

可是他笑不出来,因为小翠一扬手,只见两团黑影已迎头砸下。

李员外激溅起一溜溜的小花,到处躲闪一面叫道:“死丫头,你不丢绳子也不能丢石头呀,来人呀,谋害亲夫呀

蓦然住手。

小翠尖声道:“死叫化子李员外,你嘴巴放于净些,你再要红口白牙的乱说话,你看我小翠会不会真的拿石头砸你,睁大你那双猪泡眼,看看那是石头还是馒头?”

李员外不再哼声了,因为他的确已发现到砸下来的不是石头而是馒头,只见它们还浮出水面上呢!

“本想再饿你两天的,我又怕把你饿死了我无法对夫人交待,只好便宜你,那几个馒头该可以让你挥到夫人回来的时候。”小翠又悻悻的说。

有了馒头就不会饿死。

不会饿死就总有机会可以出去。

暂时没有烦恼,李员外就又乱开腔了。

“小翠呀,你可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那,可怜我已饿得前心贴后背啦,你的这两个‘小馒头’还真有些嫌小呢,还有没有这种‘石头’?你可以统统砸下来,你放心,我的‘头’硬得很,没关系的。”

故意把那几个字眼加重了些语气,话没说完,李员外已有些忍不住,小声的吃吃笑着。

小翠自从一回吃了小呆的亏后,和人说话就特别留心人家的双关语。

现在她已肯定听清楚了李员外的双关语,而且也看到了他那付贼笑。

不动声色的小翠轻声问道:“是吗?你想吃大的?等一下哦,我马上去拿。”

小翠一走,李员外已得意的笑弯了腰,口里低声自语道:“臭丫头,现在没办法整你,我嘴巴上能占点便宜,也是蛮不错的。”

他捞起了那两个湿淋淋的馒头,就待往嘴里塞,却想到等下用手去接干净馒头吃岂不更好。

于是他无聊的用手撕碎了那两个“小”馒头,撒向水里,还嚼啃着“小泥鳅,小虾米,统统来打打牙祭。”

小翠回来了,好快。

“李员外,李员外,你还在下面吗?你要的‘大馒头’我已给你拿来了,你也放心,绝对够你吃饱的。”

声音突然变得好亲切也热络了许多。

李员外还心里想,这妮子奇怪了,态度怎么转了向?一面却急忙答道:“小翠,我又不会飞,当然还在这里等你的‘大’馒头呢!”

一个个的石头砸了下来。

等李员外发现那不是馒头而是石头时,他的脑门上已起了好几个包。

手舞足蹈,躲闪着。

李员外一叠声的怪叫。

“丫头,臭丫头,死丫头,你怎么又变了心?这可是真的石头,不是馒头哇!行了,行了,哎唷,你不要再扔了行不?我的姑奶奶,这可是会砸死人的哪!”

好一阵,那雨点般的大小石头总算停了。

“咦?你不是嫌我的‘馒头’小不够吃吗?怎么现在大的来了又不要了呢?你吃呀,不够的话,我再去拿,这玩意多的很哩!”

只因这水牢里乌漆麻黑的,李员外眼力身法再好,人在水里躲闪不易,也就给整的不得不叫苦连天。

“够了,够了,谢谢你的硬馒头,我已吃不消啦!”

“哼!给你馒头你不吃,还想吃豆腐,我就知道你和小呆两个人是同一个德性,不给你们一点厉害,只怕以后别人被你们两个卖了,还会帮你们捧着银子呢!现在你知道了吧,并不是只有你们聪明,别人都是傻瓜。”

李员外顾不得回答。

他正在低头乱摸,希望能找到一些刚才被自己已经撕碎的馒头。

因为他已经晓得这小翠是绝不会再拿馒头丢给自己了,当然是真正的馒头。

这时他后悔了,真的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为自己的冲动。

现在哪里还有一点馒头的影子?

找不到馒头,李员外只好放弃,这才想到方才小翠说的话。

小心翼翼,不敢再呈口舌之快,抬头问道:“小翠姑娘,你刚才说小呆怎么了?”

“不要再提他,你们两个没一个是好东西,全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无赖!”

“那么,我会被拦在这,全是小呆替我问的祸喽?”

李员外已意会到了什么,却想求证的再问。

“不错,你不是说你和他是肝胆相照吗?而且他的事也是你的事吗?所以他闯的祸,后果就要由你来负责了。”

总算明了事情的起因。

李员外现在恨不得杀了“快手小呆。”

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会为小呆顶这种缸。

是了,人家痛快过后,拍拍屁股走路,自己跟在后头收拾烂摊子,这,未免太离谱了吧!

李员外越想越感觉窝囊。

这笔“豆腐”账,以后和小呆恐怕还有得算呢!

“小……小翠姑娘,这……这有点过份了吗!小呆的帐怎么能记到我的头上来呢?再说,你现在气也应该消了吧?是不是可以……呃,这里面的水还真凉里。”李员外小心的说着。

“水凉?要不要我弄桶桐油倒进去,然后再点把火?那么水就不凉了,想出来?作梦!”小翠在上面仍然呼呼的骂着。

“那你……你总不能关我一辈子吧?”

“本来是可以让你出来了,毕竟小呆的事不能全落在你的身上,可是我发现你竞然和他是同一类型人后,对不起,恐怕要多委屈你二天了。”

“小翠小姐,(真有本事,居然从死丫头,臭丫头,变成姑娘,现在又升了一级成了小姐)我为我的出言不当向你赔礼好吗?呃!这个……这个……再泡下去,还真会把人给泡烂哩。是不是可以……可以免了那二天,让我现在就出来?”

李员外好不容易,支支唔唔的把意思说了出来。

他知道凡是女人没有不心软的,只要男人多说两句好话,往往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然而李员外这招失了灵,因为——

小翠看到李员外那付打躬作辑的模样,也有些心软了,却又不得不道:“其实你的惩罚也够了,是可以放你出来,可是我已把你到我们家的事告诉了我们夫人,我们夫人要人传话回来,不得放你出去,直到她回来为止。所以……所以我现在也作不了主。”

差点气晕了过去,李员外有些暗哑的道:“什么?!你们夫人不在?那么小呆呢?小呆又到那了?”

小翠有些嗫嚅说道:“小呆早就走了,而我们夫人现在在‘展抱山庄’她的一个门中密友家里,不过你放心,她说过再两三天,最多四五天她就会回来。”

一听小翠说弄不好还要四、五天她的夫人才会回来,李员外心已凉了一半。

“你……你刚才不是说你家夫人两天后就会回来吗?怎么现在却又成了四、五天了?我的皇天,我看你等你夫人回来的时候我已成了腌萝卜啦!”李员外一手拍额凄苦的道。

“不会有那么严重的啦!以前有人在这个水牢里整整关了一个月,出来后还不是没有死。我又不是夫人,她要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看来你也是铁了心,不会让我出去了,小翠,这一会我礼也陪过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呢?”

小翠有些好笑的说:“好啦!我想你也一定饿坏了,你等着,我这就去厨房给你拿,记着了哟,以后嘴皮子不要那么缺德,否则碰上了别人,可就没像我这么好说话哩!”

小翠去拿馒头了。

李员外想起了“快手小呆”,也就恨得牙痒痒的。

毕竟这一切的无妄之炎,全是他那个赖子给自己惹来的。

这可好,人家拉完了屎,自己还得去给他擦屁股,这简直倒楣到了家了嘛!

这回是真的馒头,好大的一个。

接到小翠丢下来的馒头,李员外可不敢作怪,赶紧一面啃着一面又和小翠聊上了。

“其实你们夫人也真是的,她让我出来等就行了,干嘛非要我受这洋罪?我说不跑,就绝对不会跑。”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夫人是这么交待的,我也不敢违抗她。”

“你们夫人多大年纪啦?”

“咦?你不认识我们夫人?”

“见鬼了,我这里是头一次来到这向阳县,我怎么会认识你家夫人?”

“可是我家夫人却认识小呆,小呆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家夫人?而且据我想,我家夫人好像也认识你呢!”

“嗯,小呆的朋友,我想我会认识的,你家夫人叫什么名字呢?我是说她未出嫁时的闺名,因为她那老公钱如山我并不认识。”

“我家夫人复姓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水牢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菊花的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