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01章 保镖的少年

作者:古龙

这条路笔直地伸到这里来,就形成一个弯曲,弯曲的地方是一片长得颇为浓密的树林子,路就从这树林子里穿出去。

虽然已近黄昏,但六月骄阳的余威仍在,热得教人难耐。

一丝风声也没有,弯苍就缘是一块宝石,湛蓝为没有丝毫杂色。阳光从西边射下来,照在路上,照在树梢,却照不进树林

路上,本没有什么行人,但此刻远处突地尘头大起,奔雷似地驰来几匹健马,到了这树林子前面一打盘旋吴派清代经学流派之一。导源于江苏吴县惠周惕而成于 ,竟然全都停住

一个骑着毛驴的丝帛贩子刚好从村子里出来,看到这几个骑士,目光不禁一愕,在这几个骑士身上望了半晌。但自己的目光和人家那利刃般的眼睛一触,就赶紧低下头,扬起小皮鞭在驴子后面袖了一下,这毛驴就放开四蹄跑了开去。

原来这五匹马和马上的人都透着有些古怪,马上的骑士,一色淡青绸衫,绸衫上却缕着金线。识货的人一眼望去,就知道光是这一袭绸衫,价值就在百金以上,绝不是普通人穿得起的。

尤其怪的是,这五匹马的马鞍下,也露着金丝的流苏,阳光一闪,照在那马健上时期或社会主义时期都是一样,—也必须这样说。在这里,也 ,马蹬竟也闪着金光。这五人五马立在这六月的阳光之下,只觉金光灿烂,就像是庙里塑金的神像似的。

此刻,这些骑士们一勒马疆,马就慢慢地进了树林子。一个满面于思的大汉,将头上镶着一粒明殊的淡青武士巾往后面一推,扳着马鞍子四下一望,侧顾他的同伴说道:“这地方又凉快,又清静,我看咱们就在这里歇一下吧!反正咱们已算准那话儿准得从这条道上经过,咱们等在这里,以逸待劳,一伸手就把点子给招呼下来,你说这有多痛快。”

这满脸于思的大汉非但生像威猛,说起话来也是声若洪钟,满口北方味儿,显见是来自燕赵的豪强之士。奇怪的只是这种人物,怎会穿着这种衣服呢?不但透着奇怪,简直有些透着玄妙

他说完,不等别人答话,就将手里的马鞭子朝鞍旁一插,一翻身,蹈地跳下了马。身手的矫健论刊物《新时代》杂志主编。写过一些宣传和解释马克思主 ,也说得上是千中选一的好

另一匹马上的一个瘦长汉子在鼻孔里哼了一下,冷冷道:“老二这一年来把武功全都搁下了,你们看看,他刚跑了这么一点儿路,就累得根不能找张床来往上面一例。说起话来,又生像京里下来的那几个人就是他儿子似的,只要他一伸手,就什么都成了。”

那叫做“老二”的汉子例嘴一笑,伸手往马股上一拍,那马就得得地跑去一边,一面他却笑道:“大哥,不瞒您说,我这还真觉得有点吃不消,这次要不是为了咱们吃了人家一年多,又蒙人家那种款待,兔崽子才会冒着这么大的太阳赶到这里来。”这身长七尺的彪形大汉又嘿地一笑,道:“不过从京里下来的几块料,还真没在我二霸天的眼里。就算他们能搬出‘燕京镖局’里的人来,可是大哥,您想想,燕京镖局的那老头子,还会将什么好手借给这些鹰爪孙吗?”

那个他叫做“大哥”的瘦长汉子又冷哼了一下,目光一转,蓦地道:“老二,念短!”

另四个穿着豪华、身躯精干、神色剿悍的骑士一齐随着他的目光往那边望去。只见一个穿褴褛长衫的汉子,手里拿着一本烂书,坐在林中道旁的一棵树下,眯着眼睛,像是已经睡着了,却将两只穿着破布鞋的脚伸得远远的。

那满面心思的大汉不禁又哈哈一乐,指着这穷汉笑道:“大哥,您真是,自从咱们兄弟上次栽了那个跟斗之后,您越来越小心了,连这么个穷酸也含糊起来。”

那瘦长汉子双眉一皱,也翻身下了马,远远蹬到一株树下,竟闭目养起神来。也有风从林隙中吹了进来,那自称“二霸天”的汉子敞开衣襟,迎风一吹,伸出青筋隐现的大手往长满了胡子的嘴边一抹,笑道:“这里要是再有一碗冰镇梅汤,那可就更美了。”

话末说完,眼睛突地悔住,原来那睡在树下的穷酸身旁,正放着一个细瓷盖碗,碗益上沁着水珠子,里面竞真的橡盛着“冰镇梅汤”。

这大汉目光一触着这只盖碗,便再也收不回来,仔细又盯了两眼。这只盖碗浑然是宝蓝色,细致光滑,显见是名窑所制的精品。只是这大汉不识货,他看的只是那碗盖上的水珠子。

于是他目光又四下一转,看到他的弟兄们都在望着他微笑,他眺着牙一撇嘴,走到那穷汉身前,朝那伸出的脚上一踢。

那穷汉葛地惊醒了,一探头,却仍然眯着眼睛,作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来望着这踢醒自己的人。

自称“二霸天”的大汉此刻也看清了这穷酸年纪还轻,脸生据也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两道眉毛又细又长,尤其夺目。

但这“二霸天”是既粗鲁,又蛮干,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此刻见这穷酸少年醒了,就又冲着他一毗牙,指了指那上面沁着水珠子的宝蓝盖碗,粗着喉咙大声问道:“喂,小子,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那穷酸少年仿佛睡得很熟,被突然弄醒来似的,眼睛仍惺松着道:“这里面装的是梅汤,小生用冰镇了一晚上,还舍不得饮哩。”

这大汉哈哈一笑,往嘴里咽了口唾沫,指着那盖碗连连道:“好极了,好极了,快拿来给大爷我喝!大爷我正渴得很。”

那穷酸少年揉了揉眼睛,仿佛弄不懂似的,结结巴巴地说道:“不过……这碗梅汤小生还要,还不想送给阁下!”

这位“二霸天”两只眼睛突地—瞪,喝道:“你这穷酸,敢情是胆子上生了毛了,我二霸天今天高兴,才客客气气地叫你把梅汤拿来,不然大爷一脚踢出你的蛋黄子,你——”

哪知他话声末落,那静立在树下的瘦长汉子突地一声喝叱道:“老二,噤声!”又道:“老五,你听听,是不是点于们已经来了?”

一个短小精悍的汉子翻身跃了起来,伏向地上,用耳朵贴着地倾听了半晌,突地满脸喜色地说道:“大哥,还是您耳朵灵,果然是点子来了,一共有三辆车,九匹马,距离这里还有一箭多地,最多一盏茶的时候就过来了。”

这时那位自称“二霸天”的大汉便再也顾不了喝梅汤,一塌身,飕地一声,一个箭步窜到另一边的林口,手搭凉篷,朝前一望——

前面果然有一般尘头扬起,也隐隐有车辕马嘶之声传来。这汉子生性虽然鲁莽,但行动却矫健得很,一拧身,又窜回树林子,双臂一张,低低陷喝一声,将正在四下吃着草的马都赶到一边去,又从自己那匹马的马鞍旁抽出一口折铁刀来,迎风一亮,不禁刚嘴一笑,毗牙说道:“好兄弟,你休息了这么久,今天也该让你发发利市了。”

这时另四个汉子也都跃了起来,凝神戒备。耳听得车磷马嘶之声越来越近,众人脸上的神色,越发露出紧张的样子来。

而那寒酸少年,更像是被他们这种样子吓得不知怎么好,拿起那只宝蓝盖碗来,双手筋镰地发抖,抖得那只碗不住地响。

满面于思的大汉一步窜过去,掌中刀在他面门虚晃一下,沉声低赐道:“你小于老老实实跟我坐在这里!动一动大爷就要你的命!”这寒酸少年抖得更厉害了,碗里的梅汤泼了出来,溅了一身,

“二霸天”惋惜地望了一眼,这时那另外四个汉子都已闪到树后,一面向他喝道:“老二,点子来了。”

“二霸天”再也顾不得梅汤了,一拧身,也闪到树后。只见林外已当头驰进两匹马,马上坐着一胖一瘦两个汉子。一进树林,这两人也喘了一口气,方要说话,哪知却听到暴喝一声:“朋友站着,‘燕云五霸天’在此恭候朋友们的大驾已有多时了。”

“燕云五霸天”这几个宇一喝出来,那胖子脸上的胖肉就颤抖了一下,另一人面上也是候然色变,雾时间,随着这喝声,林中已闪出五个穿着绣金华服的剿悍汉予。

那胖子又一惊,几乎从马上跌下来,两只小眼睛四下一转,强自镇定着,却见一个彪形大汉已窜到自己马前,厉声喝潭:“郑胖子,快把你押着的东西来,然后挟着尾巴快滚,我厉文豹看你生得肥头大耳的,说不定会饶你一命。”

原来这粗扩大汉,正是名满两河的巨盗“燕云五霸天”中的“二霸天”厉文豹。

这“燕云五霸天”既末安山,亦末立寨,却是大河南北最著名的绿林道之一,这同族兄弟五人,仗着飘忽的行踪,狠辣的行事,在两河一带的确作过几件大案,也博得不小的万儿。

这当头的胖子卖相虽然不佳,却也是两河武林中的名人、朔名捕胖灵官郑伯象。此刻他虽再也想不到这“燕云五霸天”在这光天化日之歹,动手招呼这批官家运送的珍宝,此时他心里尽管发毛,口中却仍不含糊。双手一拱,强笑着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厉当家的,这些日子来,小的也不知道厉当家的到哪里发财去了,一直没有向您请安,心里正在难过,哈哈,想不到今天却让小的在这里给遇着了。”

这以手腕圆滑享名于六扇门里的老公事,此刻一面说着话,一面也从马上跃了下来,双手一拱,作了个罗圈揖,竟又陪着笑道:“厉当家的,您哪大人不见小人罪,小的这儿给您请安了。”

厉文豹突地仰天哈哈大笑起来,那郑伯象的一张胖脸上,一阵育,一阵自,心里更在打着鼓,他此砍保的虽然是贵重的东西,但一来因为谁也想不到这段从清苑到济南府素来平静的官道上会出事,是以护送曲人不多,再者也是因为这些年来六扇门里根本没有能人,所以他此刻心里有数,知道就凭自己达面的几个人,绝对不会是这“燕云五霸天”的放手。

他心里嚼咕着:“燕京镖局的那茹老头子真该死,派了那么个寒寒蠢蠢的小伙子来帮着我们押镖,咖,这趟可出事了,这干系谁来担当?”

他心里正在发毛,哪知那厉文豹笑声候地一住,毗着牙又喝道:“郑胖子,多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一套?要是你小子想在厉大爷眼前玩这一套,那你可就打错了算盘了,识相的,你还是撒手快滚吧,反正车子上那玩意儿,又不是你郑胖子的。”

这胖灵官平日见了穿墙洞、打闷棍的毛贼,一瞪眼,一发威,倒很有那么回事。可是此刻见了这横行一带的巨盗,他却只剩下陪笑的份儿了。他是两河的老公事,本来和这“燕云五霸天”还有着一星半点交情,哪知人家现在根本不卖这个交情,他虽然仍在嘻着大嘴直笑,可是这笑容中却半分笑意也没有。而他身旁同来的那个瘦子,比他还不管用,此刻陪笑都笑不出来。

厉文豹目光电扫,又朗声大笑起来,回首朝那瘦长汉子,也就是“燕云五霸天”里的“大霸天”厉文虎一望,大笑着说道:“大哥,兄弟我的话可没有说错吧?您看看,这还不是一伸手,就……”

哪知他话尚未说完,在郑胖子和男一瘦子的两匹马中间,突地多了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厉声喝道:“哪那里来的匪徒,这么大的胆子,敢动燕京镖局保的镖!”

厉文豹后退一步,两只环眼一转,上上下下将这少年打量了一阵,不由又朗声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轻蔑的意昧。

原来这少年虽然面目也颇俊秀,身上却穿着一套粗布短衫裤,一副土头士脑的样子,哪里像个保镖的达宫。“二霸天”厉文豹怎会将这个少年放在服里,大笑着喝道:“怯小子,你要是不要命的话,大可以找别的法子去死,何必要叫你厉太爷费事?厉太爷的宝刀之下,还懒得杀你这样的小子呢!”

那胖灵官一看这少年出来,不禁暗中一皱眉头,在肚里暗骂道:“你这小子真是不知天多高,地多厚,凭你那点功夫就敢在‘燕云五霸天’跟前叫阵,你真是活得起腻,唉——想不到声名赫赫的燕京镖局,竟然弄出这么一个快小于来作镖师,不然随便搭上一个,今日遇着事,也可以抵挡一阵子。”

他心里一面这么想,一面却又在打着别的主意,突地又一笑,胁着肩说道:“厉当家的,你这可知道了吧,这趟货虽然是官家的东西,但可不是小的我的责任,而是燕京镖局保的镖。您要是不信,您去看看,那三辆车子上还插着‘铁掌震河朔’茹老镖头的铁掌镖旗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保镖的少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