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10章 黑衣少女

作者:古龙

“且慢!”雷大叔急声喝止。

人影一晃,洞口之处鬼魁似的出现了一条人影。

展白目光触及那条鬼魅似的人影,心中不由一楞!

原来这鬼魅似的人影,纤腰一束,体态如柳,头上发髻高挽,一袭柔软的黑绸衣衫随风微扬自为见“自在与自为”。 ,脸上蒙着一方黑纱,双手肤白如玉,正是凌风公子房中出现过的神秘黑衣女郎!

雷大叔见这神秘的黑衣女郎,在此出现,脸上现出一丝不悦之色,皱了皱眉,问道:“什么事?”

覆面黑纱之中,黑衣少女如水秋波,向展白飞快地一瞥,嘴中却冰冷地说道:“弟弟和妹妹打起来了。”

“你怎么不管?”雷大叔似乎颇为关心。

“我管不了!”黑衣少女仍然是冰冷的语调。

“哼!”雷大叔像是不信,沉哼了一声,又问道:“你母亲呢?”

“他更不听母亲的话!”

“你父亲,还有别的人!”黑衣少女一贯冰冷语调,似乎已惹起雷大叔的不快,语气中有点不耐烦地说:“难道你家的事,非要找我不行吗?”

“别人管不了!”

展白在一边也感到奇怪,看雷大叔的情形,分明又惊又急,但黑衣少女语调却始终是冰冷冷的,好似漠不相关的神态,何况她说的是她自己的同胞兄妹之间的事呢!

展白关切的只是婉儿,那天真未凿的少女,是不是为自己跟她倔傲无情的哥哥打起来了?

“我去看看。”雷大叔楞了一下,显然是关心婉儿。又转头对展白调头“你在此地等我!”

说罢又示意展白,把《锁骨销魂天佛卷》收起来。身形一晃,顾长的身形,就在黑衣少女站在洞口空隙之处,如一缕轻烟般地飞了出去!在雷大叔驰去之后,黑衣少女并没有随着走开,却一偏身向洞内跨了一步,斜身倚在石壁上,一双如水的美目紧紧地盯住展白。

这时,洞外明亮的光线,斜射在黑衣少女的脸上。虽然她的樱口与瑶鼻被黑纱掩住了,但黑纱上面所露出的春山黛眉,如水秋波,被斜射的光线一照,越发显得眉目如画,美丽得令人眩目、神夺!

“姑娘,请里边坐……”展白被黑衣少女美目情分地盯着一瞧,目眩神摇,想说旬客气话以掩窘态。谁知话一出口,才想到在这荒山野洞里,自己是一个孤男,怎好请人家一个黄花少女到洞里边来坐?想到这里,神情更显得尴尬了,不由得用手抓抓鼻子,又摸摸耳朵,偏偏他手中又拿着那本《锁骨销魂天佛眷》,没个放处。

“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可不可以给我看看?”

黑衣少女目光投在色彩缤纷的卷上。展白才猛然惊悟《锁骨销魂天佛眷》中,春色无边的画面,是万万不能给一个少女看的,不由急得忙向怀里揣,一边急得结结巴巴地说:“没有……没有什么!”

“藏什么?”思衣少女黑漆漆的瞳仁一抛,给了展白一个白眼,带着卑视的口吻说道:“我只是看看,又不要你的,小气鬼!”

“这……这……姑娘不能看……”

展白生具傲骨,十数年的飘零身世,受尽了冷落与自眼,最怕受人卑视,而黑衣少女这几句话,却正刺伤了他的痛处,如若是别事,他拼命也不惜的。可是,这《锁骨销魂天佛卷》,他是说什么也没有胆量拿给摄衣少女看的。

“哼!”黑衣少女皱起瑶鼻哼了一声,语气更是冰冷:“我从来没有求过人,汉想到第一次求人就碰了钉子。我救过你一命,凭这一点,你也非要给我看看不可!”

黑衣少女说至此处,葱步轻移,袅袅娜娜地向展白走来,而且白如凝脂的玉手一伸,冷冷地说道:“拿来!”

展白嗅到一般似兰似麝的麝香,随着黑衣少女一抬手之间,冲进鼻端,又见她如水的秋波紧紧盯着自己,一边意乱情迷,一边止不住连连后退,嘴里说道:“姑娘……实在不能看……”

黑衣少女见展白真不给她面子,脚尖一点劲,身形比电还疾,欺近展白,同时,左手并二指,直点展白双目左手却用”叶底偷桃“招式,直抢展白手中拿的《天佛卷》。黑衣少女突然出招,身法与招式,都是奇快无比,展白无备,蓦感眼前一花,劲风袭体,黑衣少女已攻至眼前。展白无暇思索,完全是本能的反应,右手以《天佛卷》猛敲黑衣少女腕部”关元“,左掌下劈,巧破”叶底偷桃“妙招。黑衣少女家学渊源,即当今武林一流高手,亦少有敌手,若是展白末进洞内之前,就这一招,展白也万难躲闪。但展白习得《锁骨销魂天佛卷》上所载,无上的佛家内功吐纳导引之法,虽是在暗中摸索,乏人指导,而且时扫甚短,但也今非昔比,就在毫无招式章法可言之下,出手也妙到毫额,攻敌之必救,逼得黑衣少女非要撤招自保不可!不过,黑衣少女武功比展白实在高出甚多,而且展白内功虽已飞快地增加,却不自如,并不能灵活运用,也就不能发挥威力。在少女的双手之后,微一怔神,黑衣少女左手一翻,”刷“的一声,已把展白拿在右手之中的《天佛卷》,给夺了过去。展白手心一滑,《天佛卷》已出手,黑衣少女却已纵身掠至洞口之处。”我看到底是什么书?这样宝贵!看都不舍得给人看……‘黑衣少女手拿《天佛卷》,一边说,一边轻移莲步向洞外走去,同时以白玉般纤纤手指开始翻阅—。’

“姑娘!看不得!”展白心中大急,一边叫,一边由洞内追了出来!

“啐!”黑衣少女已把《天佛卷》翻开,只着了一眼,便不由粉面通红,低啐了一口。说道:“这样的坏书!还给你!”

“哗!”黑衣少女一返身,把《天佛卷》向洞内丢了进来。

“噗!”黑衣少女返身快,展白冲出来也快,二人撞了个满怀,不由同时惊呼出声:“哎呀!”

黑衣少女被展白撞进怀内,胸前一麻,周身酥了半边,这是她一生中从未经过的事。以一个黄花*女,被一个男子撞在怀内,虽然不太痛,却是又惊又羞,不禁使她心头小鹿般突突乱跳,立时之间,满脸红霞,呆呆地一言不发……

展白槽着头撞在黑衣少女怀内,只觉着暖玉温香撞了满怀,一般从未感受过的滋味,使得他心荡神摇,急退三步,抬头一见黑衣少女满脸红霞,秋水般的双目明媚慾流,似嗔似怒地望着自“啊!对不起!”展白到底是个心无邪念的大孩子,一见撞了人家,赶快赔礼,向黑衣少女深施了一揖。同时,又弯腰把掉在地上的《锁骨销魂天佛卷》拾了起来。忽听一声阴森的冷笑起自身侧。

这声冷笑极冷,恍如今人有寒窖的感觉,听得展白心中一惊,当即转脸望去。

待展白一看清眼前的态势,心中更加吃惊,原来不知何时,竞在洞外不远的草地上,站了十数人之多,他竞不知这些人是何时来的。

为首一人,穿一袭淡蓝色丝袍,长身玉立,神情潇洒已极,面目也极为英俊,只是嘴角下撇,满脸寒霖,虽在娇阳照耀之下,仍使人有冷森森的感觉。

展白一看来人,正是在病中要把自己丢出室外、倔傲无情的凌风公子——慕容承业!

凌风公子身后,有八名劲装佩刀大汉,一个个双眼精光暴射,狠狠地瞪住展白。

展白见这八名劲装佩刀大汉,其中倒有三四名眼熟。跟随中年贵妇,曾在林中伤了自己两刀的陈清、陈平也在其内,其余觉得眼熟的,可能是在凌风公子房中见到过,但想不出他们的名字。

在凌风公子右首,站定一个眇目道人,灰布道袍,削腮尖,面目如鸟,两只盲眼乱翻,只有眼白没有瞳仁,恍如两枚白果,看来阴森可怖。挨着眇目道人站在一个中年儒生,巾带飘扬,一脸狂傲之态。

凌风公子左首,也站定二人,一个脸色青白,顶上无毛的断臂老者。一个一身华服,伊如豪贵的富绅。

这四个人站在一起,虽然显得不伦不类,但一个个太阳双穴高高鼓超,除了那眇目道人之外,每个人双目开阂之间,俱都是精光四射,如利刃般光灼刺人,可想而知都是武功高强之奇人异士。

展白一见凌风公子率领多人前来,一时不知其意,只瞧瞧这一个,又望望那一个,口中却末发一言。

“哼!”黑衣少女低哼了一声,冷然说道:“欺侮了妹妹,又找姐姐来啦!”

凌风公子轻轻一皱眉,不理会黑衣少女,却以倔傲无比的冰冷声调,对展白说道:“想是你的病好了吧?”

“托福,在下的病痊愈了。”展白不知凌风公子为何关心起他的病来了,只有据实以答。

“你还有什么后事,需要交代吗?”凌风公予说此话时,嘴角竞浮起一丝笑容。不过,这笑容却冷得使人心头发颤。

“…”展白不知所云,一时未答出话来。

“你是装傻,还是害怕?”凌风公子嘴角下撇,紧盯着展白问道:“你不记得在我房中说的话了吗?”“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凌风公于础础逼人,激起了展白的怒火,不由傲然答道:“在下从来没有怕过什么,更不知公于是指何而说?”

“哈哈哈!……”展白此话一出口,凌风公于尚未答言,站在一旁的狂傲书生,突然发出一声高亢入云的狂笑,笑声嗡然震耳,显然这中年狂生内功高深难测。

“胎毛未干的小子,竟敢对公子如此说话?想是活得不耐烦了!”

中年狂生说罢,厉目一睁,奇光如电,袍袖一甩,往前走了两步,看样子就要动手。

展白被中中狂生如利刃的眼光一瞪,心里不禁一寒。但他是个宁折不屈的人,虽明知不敌,依然毫不畏缩地站在那里,并暗中运功戒备,猴备随时一拼。

谁知中年狂生尚未出手,凌风公子身后的八名劲装佩刀大汉之中,却蹿出二人,向着凌风公子一拱手,躬身说道:“公子爷,小的去把此人擒来!”

展白一看,蹿出的两名劲装大汉,正是在树林中伤了自己两刀的陈清、陈平,不由心中更气,暗道:“真是时衰被狗欺了,连两个奴才都这般瞧不起自己……”

凌风公子低头瞧了二人一眼,冷傲地说道:“要活的不要死的!”

就这一句话,更把展白气得热血沸腾……

“碴!”陈清、陈乎双双应了一声,又对中年狂生一抱拳,说道:“想这么一个无名小卒,何需二爷出手,看小的去把他擒来!”

“哈哈哈!”中年狂生又是一阵狂笑,说道:“去一个就够了,用不着两个齐上!”

展白一听,这个气就更大了,暗想:“眼前之人,一个个都是这般小瞧自己,自己纵然不敌,也要拼掉他一个两个……”

陈清、陈平听中年狂生这一说,例真不好意思二人同时出手了。陈清“呛哪”一声,抽出肋下佩刀,说道:“那么,由我来!”

陈清鬼头刀出鞘,一个虎步跃至展白面前,用刀失一指展白鼻梁,喝道:“亮兵器吧!”

展白见陈溶对凌风公子与中年狂生那份奴才像,对着自己却如此耀武扬威!又想到自己在病中被他们三人围攻,连砍了自己两刀的仇恨,不由怒火高烧,嘿嘿说道:“跟你这奴才动手,用不着拿兵器,小爷空手奉陪好了!”其实,展白的家传至宝“无情碧剑”,已在安乐公子手中遗失,此时想用兵器也没有。不过,他见陈清的劲狂,实在忍不下这口气,竞用了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办法,给他来了个更狂,更骄傲!

展白此话一出口,凌风公子、中年狂生不必说,凡是随着凌风公子一起来的人,莫不骤然色变;陈清脸上更是挂不住,大吼一声叫道:“好狂的小子!看刀!”

陈清那天在松林内,曾领教过展白拳掌上的功夫,那天是三打一,还没讨了好去,如今一对一,在拳掌上自己决不是眼前少年的对手。因此,展白虽用话挖苫他,他仍不敢徒手与展白相搏。一声暴喝之后,手中鬼头刀一紧,就要上前动手,心想:好歹溯他一刀两刀的,也得在人前出出这口窝囊气……

“住手!”

谁知陈清鬼头刀尚未亮招,黑衣少女却突然娇吨道:“陈清,你要不要脸?拿兵器和人家徒手打!”

陈清闻声,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手拿鬼头刀,上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之间呆了……

“这里事不要你管!”凌风公子皱眉说道:“你与陌生男子单独相处,我不说你,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黑衣少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