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13章 山庄夜成急

作者:古龙

二人方一错愕,突听石牢门外“呃!呃!”两声喉鸣,似有人被点中穴道,接着铁门哗啷一声被打开,一条颀长人影在门前一晃,沉声喝道:“快走!”

展白眼光何等犀利,立刻看出来人是乱发飞蓬的雷大叔,但雷大叔在牢门口一闪即逝,展白无暇细想,一拉樊素,喝道:“走!”

“走”字出口,人已飞身掠出中门,樊素随后紧跟出来,二人出得牢门,只见靠左一带厢房,火光冲天,火光照映下,刀光剑影,人影纷然交错,已有数十人捉对儿厮杀在一起!

“砰砰!嘭嘭!”金铁交鸣及掌拳相交之声,惊天动地,战况甚是激烈,尚不时传出负伤倒地之人的闷哼惨降,眼看着体抱有反对情绪的莱茵省资产阶级人士创办的日报。1842年 ,断肢飞射,刀崩血现,令人触目心惊,

展白东察西看,却看不到雷大叔在何处?樊素一眼看到自己方面的人,死伤惨重,渐呈不支现象;豹突山庄方面的人,却愈战愈勇,其中一个眇目道人更是勇不可当,身形电旋星飞,一双铁掌挥舞得风雨不透,掌风烈烈,疾啸生飘,可说是当者战靡。

樊素不知那眇目道人是何许人物,只见自己的二哥“追风剑”樊杰,及奔牛山二义金氏弟兄,三人三支长剑,会战眇目道人,竞被眇目道人一双铁掌逼得滴溜溜乱转,如走马灯相仿,不但近身不得,而且险状百出。

正巧追风剑樊杰剑演“追风剑”绝招“疾风斩劲草”,身躯平射而出,手中剑化一道银芒,直向砂目道人后心“三焦”、“凤眼”、“神堂”三大重穴罩去。

眇目道人左手箕张,指尖微勾,猛抓金氏老大面门,右掌横立如刀,斜砍金氏老二“肩并”一招二式,同时攻向二人,身手不凡金氏弟兄立感一般巨大压力,迎面撞来,胸间气翻血涌,慾想招架,而举手乏力,堪堪就要伤在眇目道人掌指之下。

追风剑“疾风斩劲草”招式适时而至,寒森森的剑尖,眼看距眇目道人后心不及三寸;那眇目道人虽然双目已盲,背后却像长了眼睛一般,身形倏然一转,追风剑长剑落空,擦衣而过,眇目道人白果眼一翻,暴喝一声:“着!”电奔似地一掌向追风剑凌空平射的身形猛砍而下。

追风剑用劲太猛,本想一招结束眇目道人,没想到眇目道人“听风辨位”,耳朵比眼睛灵活,不但躲过他“追风剑”杀招,而且一掌砍来,疾啸破风,追风剑身形凌空,无法换式,暗叫一声:“吾命休矣!”

突见一条黑影电泻而至,半空中硬接了眇目道人一掌,“膨”的一声大震,来人竞从眇目道人掌下,救了追风剑一命。

但来人却被眇目道人威大无匹的掌风,凭空震飞两丈,那人身在半空连翻三个筋斗,才落足地上,但已踉跄数步,摇摇慾倒。

展白看得清楚,那救了追风剑一命的,正是跟自己站在一起的樊素。

追风剑死里逃生,身形直飘出一文开外,才双脚落地,惊魂甫定,横剑当胸,瞠目四顾;樊素硬挡了眇目道人一掌,整条手臂却麻了,胸内气翻血涌,双脚踏地,勉强未倒,正在抿紧嘴chún,强压住冲到喉头的一口鲜血,星目涣散,俊美的脸上一片惨曰,

“好小子!”妙目道人一声狂笑,叫道:“你们还有多少人?就一齐上吧!让道爷一道送你们上西天!”

眇目道人嘴中说着,左手平胸挥出一掌,破空狂飘,卷向奔牛山二义及追风剑,右手高举过顶,摇了两摇,臂上骨节“咯!咯!”爆响,掌心立时变成靛青,泰山压顶一般,劲啸破空向樊素当头拍下。

显然眇目道人成心要把樊素一掌击毙,这一掌竟是全身功力所聚。

樊素大吃一惊,见眇目道人掌风如排空巨浪,迎头压下,威力竟广罩二丈以内,躲也无处可躲,无奈咬紧牙关,“霸王举鼎”,双掌以周身所有的力量向上迎去。

奔牛山二义及追风剑,被眇目道人左掌挥出爱风劲流,逼得惊呼急退;樊素硬接眇目道人一掌,内腑已经受伤不轻,怎再当得起眇目道人全身功力所聚的一击?双掌以周身真力向上迎去,立感眇目道人掌势如千斤巨闸,当头压下,眼前一黑,再也忍不住冲到口边的鲜血,一张嘴“哇!”的一声,满嘴鲜血狂喷,人也往前栽倒。

“住手!打!”一声暴喝,在这千钩一发的紧要关头,展白疾身扑至,“双撞掌”猛向眇目道人前胸推去。

眇目道人目不能视,但凭听觉,亦胜过有眼之人。展白声出招至,眇目道人白果眼—翻,脸上抹过狠毒杀机,显然他被多人围攻,已激起了满腔怒火,他恨之入骨。

因为他的双眼便是在多人“围攻”及“暗算”之下瞎掉的。但他凭着自己坚强的毅力,双眼全瞎之后,不但末把全身高强的武功丢下,反而更加刻苦修练,三十余中荒山野洞隐姓埋名的苦修,竟使他达到“以耳代目”,反比有眼睛之人,更加灵敏的地步,同时,三十余中的苦练,他的武功又不知增强了多少。他二次出山,江湖上苍海桑田,已经人事全非故,一二残余,也被他找到杀死,后来他被“摘星手”网罗在庄上,成为豹突山庄十大高手之一。

今晚,仇人大举来犯,眇目道人为报答慕容庄主知遇之恩,拼命力战,加之他武功又高,三五照面,即有数人伤在眇目道人掌下,樊门三杰的老二追风剑,在犯庄之人中算是有数的高手之一,一见眇目道入神态威猛,无人能挡,立即一挺长剑,“孤风出巢”,攻战眇目道人。

但凭以三十六路“追风剑”闻名武林的追风剑,仍不是眇目道人的敌手,十数招下来,已是险状百出,长剑招式每每逐出,即被眇目道人强劲掌风逼出圈外。奔牛山二义恐怕少庄主有失,一摆手中长剑,与追风剑攻战眇目道人。

眇目道人白果眼乱翻,厉啸声中,一双铁掌运转如飞,指点掌劈,强大的掌风劲流,排空驭云,激荡而出,一双赤掌,力战三大剑术名家,仍然稳占上风、

追风剑求胜心切,在渐处下风之际,冒险施出“追风剑”杀招“疾风斩劲草”,以图力挽劣势,当眇目道人掌指攻向金氏二义,后心门户洞开时,追风剑容身剑合一,猛袭眇目道人后心三大重穴;没想到眇目道人武功登峰造极,听风辨位,身形电旋,不但躲过追风剑凌厉杀招,且旋风般劈出一掌,追风剑立陷厄运,如果不是樊素适时赶至,接下眇目道人一掌,追风剑早巳横尸在眇目道人铁掌之下。

可是,樊素硬接眇目送人一掌,内腑已经受伤。眇目道人最恨敌人以多为胜,见敌手越打越多,顿起杀机,暴怒之下,已把他震惊江湖的“罡眇黑煞掌”施出。

眇目道人左掌平胸挥出,先逼逼追风剑与奔牛山二义,右掌运足了“罡眇黑煞掌”,猛向樊素当头拍下!樊素在救助追风剑,时,硬接了眇目道人一掌,内腑已受伤不轻,怎能再当得起眇目,道人“罡眇黑煞掌”的全力一击?樊索勉强举起双掌向上迎去,立感眇目道人掌力如泰山压顶直压下来,眼前一黑,胸内气翻血涌,再也支持不住,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人也往前裁倒。

眇目道人掌势排空激荡,猛击而下,这一掌下去,樊素不被击成一滩肉酱才怪呢……

展白不知厉害,猛喝一声,双中舍身扑至,员没有什么招式可言,《天佛卷》的佛门真力,却已运至十成!

“轰隆!”一声巨雷般暴响,展白双掌与眇目道人的掌力击实,劲流激射,回旋生风,砂石四飞,威势惊人!

“蹬蹬蹬……”展白被眇目进人“黑煞掌”力,震得猛退五六大步,双眼发黑,耳内雷鸣,心中暗道:“好大的掌力!”

岂不知,这是他受助于《天佛卷》的功效若是在他未习《天佛卷》内功之前,眇目道人这一掌,焉有他的命在!

眇目道人身形乱晃,肥大道抱漫空飞扬,心中也暗暗吃惊:“这人掌力沉厚,隐含佛门降魔掌力,势威力猛,生平仅见!”

暴喝声中,迫风剑、奔中山二义,三支长剑如银虹经天,又齐向砂目道人攻去!

展白被眇目道人掌力震得有点头昏脑胀,立地片刻,才恢复神智,一眼看到委顿在地的樊素,面白如纸,口角泛血,又见追风剑、奔牛山二义,三支长剑已重新围着眇目道人打了起来,展白无心恋战,先救人要紧,从地上抱起樊素,纵起身形向黑暗之处驰去!

“小辈!你给我留下!”

暴喝声中,一条人影激射而至,半空中劈出一掌,破空锐啸,声势惊人。

展白手中抱着一个人,见来势凶猛,不敢硬接,急打“千斤坠”身形疾泻落地,但来人身手矫捷,半空中一掌劈空,身形如飘风疾雨,倏地—击,已临展白头顶上空,探出的手腕一沉,“云龙现爪”,变掌为抓,五指嘶嘶劲啸,猛向展白头顶抓下。

这身法招式,快逾电闪,而且来人这临空一抓,威力广罩二丈方圆为面,展慾躲不能,慾架无力,何况他还不愿使双手抱住的樊素受到伤害。稍一迟疑,立感头顶五股疾风,刺肤生痛,迎头压下。

展白心中一惊,暗道:“不好……”

忽见又一条人影,来势更疾,从斜刺里射来,临空划了一个圆弧,半空中与扑向展白的人影相交,“啪”的一声轻响,两条人影迅如陨星疾落,分向两旁二丈开外落下地。

“雷震远!”落下地来的一条人影,竟是面色青白独臂秃顶老者,另外一条人影,正是乱发—蓬的雷大叔。只见秃顶老者,面色气得惨白,怒目圆睁,瞪视着雷大叔说道:“难道你吃里扒外不成?”

“司马敬!”雷大叔乱发被夜风吹得纷飞幅扬,沉声吨道:“休碍胡言!想我雷某是何等样人?”

展白一听,这独臂秃顶老者,竟是二十中前武林中闻名丧胆的“追魂铃”司马敬,心中不由—惊。

原来“追魂铃”司马敬,乃是西北道上有名的魔头,与“独脚飞魔李举”号称“塞外双残”,武功高不可测,行事乖僻,手段残酷,如被缠上誓死不休,不把对方杀戮殆尽,永不算完。江湖上不论黑白两道,对这两个魔头,莫不避若蛇蝎,无人敢惹。没想到也被慕容庄主收罗在庄上。

“那么”迫魂铃司马敬对雷大叔冷然说道:“为什么阻挡老夫擒拿庄上逃犯?”

“司马兄可能拿错了。”雷大叙说:“这少年乃是雷某一个晚辈,哪是什么逃犯?”

“嘿嘿嘿……”追魂铃司马敬一声冷笑,说道:“老夫与庄主亲自把他擒来,关在中内,还会有假吗?雷震远你明是吃里扒外……”

“住口!”雷大叔乱发飞扬,双目如电,厉声吨道:“就算我雷震远吃里扒外,也轮不到你这秃鬼来说嘴!”

“雷疯子!”追魂铃司马敬最忌讳说到他的秃顶,见雷大叔骂他秃鬼,不由目闪凶光,阴狠说道:“别人怕你,我司马敬可不怕你!别以为你的‘七十二路天佛掌’就天下无敌!叫老夫看来不值一顾!”

“不信你可以上来试试!”雷大叔双掌一立,傲然说道。

“好!老夫就领教领教你雷疯子的天佛绝学!”

迫魂铃喝罢,独臂一探,身形电射而起,向雷大叔迎胸印来一掌!

掌风破空锐啸,劲流山涌,追魂铃掌力惊人。

雷大叔嘴角含笑,稳立如山,对着追魂铃威势强大的一掌视劳无睹。

追魂铃强大掌风,恍如飞星陨石,眼看已击在雷大叔前胸之上,又突然变掌为抓,五指箕张,纫起漫天爪影,笼罩雷大叔胸腹之间致命要害,猛抓而下。

展白在一边看得心头狂震,像秃顶老者一只独臂,能施出这样威、猛、迅、捷、变化莫测的神奇招式,实在令人触目惊心。

雷大叔对迫魂铃的奇奥招式,却从容不迫,依然稳立当场,直到漫天爪影已临近胸前,雷大叔才身形电旋而出,展白几乎没看清楚雷大叔是用什么身法,只觉眼前一花,雷大叔已脱出爪影之外,同时,见雷大叔右掌如刀,斜砍秃顶老者后脑“风府”重穴,左腿猛踢秃顶老者“尾椎”一招二式,奇奥绝伦。

雷大叔见招打招,掌腿齐施,快如电光石火,攻敌之必救,展白初睹高手过招,心痒难熬,脑际中灵光闪烁……

秃顶老者身形一翻一弓,斜射出二文开外,才躲过了雷大叔的一掌一腿,但已气得双目如慾喷火。

秃顶老者,更不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山庄夜成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