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16章 骑驴怪老人

作者:古龙

原来展白在“豹突山庄”庄后小孤山上,追那骑驴的丝帛贩子,足足追出有四五十里之遥,在一密密松林之前,忽然失去了骑驴老人的踪迹。

奇事发生了,那骑驴老人虽然踪影不见,他那柄“无情碧剑”却接在一棵大松上。

展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哪里有这样奇事,失去的宝剑,竟会乎自无故地挂在树上,等着自己来取?

但事实摆在眼前,黄金吞口,绿鱼皮鞘,杏黄剑穗随风撇扬,“无情碧剑”明明挂在那里。

展白以为自己眼花了,整天念着那柄失剑,眼前才会出现这种幻像。当即揉了揉眼睛,再抬头望去,“无情碧剑”还不是好好挂在树梢。

挂剑的树梢,距地足有四丈余高,一月余前,“辣手童心”费一童抢去展白的小袋子,把里边的东西一一丢掉,然后把袋子挂在距地三丈高的被头,展白即无法取下。这砍挂剑技头,距地四丈余高,按理展白决无法跃上;可是,展白心急取剑,并没有考虑这些,当他证明“无情碧剑”确实挂在那里,立即拔起身形“嗖”的一声,一下子审起足有四丈余高,半空中身形一折,“靖蜒抵柱”,伸手抄住剑柄,人也飘身而下。“好身法!”展白心急取剑,对自己的轻身提纵术,忽然增高了许多,并未留意。但身后传来一声喝果,却把展白吓了一跳。

展白手中之物,有两次被抢的经验,那真是使人痛不慾生。这次失剑刚一到手,突然身后又现敌踪,展白几成惊弓之鸟,脚落地面之后,手握剑柄,指按剑柄卡簧,“呛琅!”一声龙吟,“无情碧剑”断鞘,闪起一溜碧光,展白就撤剑出鞘之势,反臂后抡,一式“夜战八方”,无情碧剑在身后捌了一道光弧,然后转身展眼四顾。

展白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站在展白身后的,竟是两个身穿白色麻衣,腰系草绳,长发披肩,面目呆板得毫无一点表情,而且脸色惨白得无点滴血色的两个怪人。

这两个怪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展白身后,恍如两具幽灵。而且,这两个怪人周身带着一种鬼气,从这两个幽灵般的怪人出现之后顿使这阂无人迹的密松林,也笼罩上一层阴森森的感觉。

虽然是丽日中天,展白却有恐怖阴森之感,恍如置身地狱,周身汗毛根根发炸。

尤其奇怪的,这两个怪人,无论衣着打扮,面貌形状,无一不同,几乎如一人分身为二人一般。

就在展白惊怖失神之中,其中一个怪人毗牙一笑。

不过,他这笑容比不笑更吓人,面上肌肉动都不动,只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

另一个怪人,却向展白一伸手,阴森森地喝道:“拿来!”

展白退后一步,横剑当胸,心中暗下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再把父亲的遗剑失落,纵然一死,也在所不惜!想罢说道:“在下与二位素不相识,不知二位叫在下拿什么来?”

“咯!咯!咯!……”

两怪人齐声怪笑,声如鸡啼。笑得展白周身直起鸡皮疙瘩。

“第一要你先拿剑来!”两个怪人笑罢,仍由其中之一先发闻。

“第二要你再把命拿来二事为一,我看你还是先把剑拿来比较方便,省得你死后,我老人家还得弯腰拾剑!”

这话狂傲已极,直把展白视如无物。展白听罢,剑眉一轩,激起满腔怒火,早把生死之事置之度外,冷笑一声,说道:“二位大言不惭,请报上个名儿来!我展白剑下也不死无名之鬼!”

二怪人听展白自报姓名,互相对望了一眼,毫无表情的脸上,竟也耸动子—下,齐声问道:“怎么!你也姓展!不会是假的吧?”

“岂有此理!”

展白心说:“姓还有假的?”

想罢傲然说道:“是不是二位用的假姓假名,才不敢说出来?”

谁知这话,正触动了二怪人的隐痛。只见其中之一叱道:“我叫活死人!”

另一个也厉声叱道:“我叫死活人!”

二人又同声说道:“我俩还真是无名无姓,但说出名号之际,也就是你死亡降临之时!

两怪人说罢,同时纵起身来,掌、爪兼施,向展白猛扑面去。

展白手中剑一紧,左封右挡,接连施出五六招,才把两个怪人逼退。

近日来,展白接连会过不少武林顶尖高手,但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招式。

两个怪人招式出手,似慢渐快,看他掌指缓缓而出,突地狂雨暴风而至;忽然又快而漫,见他闪电追风而至,突地又凝止在跟前,掌指缓缓划出。怪人每出一招,展白必须连换三五招,才能挡住,因此,两人互攻出两三招,已把展白闹了个手忙脚乱。

此时,展白完全失却了与“独脚飞魔”动手时的从容镇定。因为“独脚飞魔”招式再快,总有脉络可循,如今,这两怪人施出的手法,却是毫无迹象可鉴。

展白的武功,原就很杂,当初他虽在武学一道上,刻下十数年的苦功,但缺乏明师指点,所学的不过是极普通的武功招式。后来他苦习《锁骨销魂天佛卷》佛门正宗心法,内功大增,耳目锐敏,大逾寻常,才达到了修习上乘武功的门径。可是,对奇奥的剑掌招式,他仍是一窍不通。然后,他接连与高手过招,都是从别人的奇奥招式中,触动了他的灵思,才学会了三招五式,其中不连接之处,还得由自己临机应变,设法弥补。

他与“三寸丁”动手时,他的内功潜力,比“三寸丁”高得多,但仅能与“三寸丁”打成平手,就是因为招式不纯熟的原因。

如今,在这两怪人的怪异手法夹攻之下,立刻使展白捉襟见肘,左右支拙。

十数招已过,展白已是守多攻少,长剑每每递不到部位,即被两个怪人强劲掌风逼回。

展白愈来愈感心惊,转眼四面八方,均是面目阴森的白色人影;有的快如飘风,闪眼扑至眼前;有的凝立面前,浑如不动,屈指伸掌抓向自己。但不留是快还是慢,丝丝劲风,透骨奇寒,拳拳指影,触肤生痛,而且围在自己四周的白色怪人,愈来愈多,两个变成四个,四个变成八个,八个变成十六个,十六个变成更多。

展白虽然心中明白,眼前幻像是由于两个怪人身法变幻所致,但已不知哪个是实,哪个是虚?只有把“无情碧剑”舞了个风雨不透,供求自保。

展白的“三才剑法”是极为普通的一套剑法,但由展白手中施展出来,却又不同凡响。一是“无情碧剑”为一武林至宝,二是展白内功真力激增。一套武林习见的“三才剑法”,由展白施展出来,居然寒光滚滚,犹如怒龙阎海,冷森森的剑气,扑面生寒,舞到快时,忽忽隆隆,竟然隐挟风雷之声。

两个怪人的吃惊,不下于展白,因为弟兄两个联手的“太极两仪离魂掌”,很少人能够在掌下走出十招去,而面前这毫不起眼的少年,竞能力战十数招而不败。

晃眼又是五六招过去了。

“活死人”还能沉得住气,不紧不慢、一招一式地往下打;“死活人”性子急而烈,见久战展白不下,厉啸一声,左掌横削,右掌竖砍,一式“阴阳异路”,猛罩展白两路五处要穴。

这一招凌厉无比,展白被两个怪人围困得头昏眼花,早已不知敌人招式从何而至,只顾奋力把无情碧剑舞了个风雨不透,不求伤敌,只求自保,对敌人凌厉杀招浑然不觉。

可以说等于盲人骑瞎马,走到危险边缘而不自知……

但“活死人”突然看见展白剑穗上,悬坠一物,心中猛然一震,有意无意之间,出手白的杀招,阻了一阻;正当“死活人”要跳脚发脾气时,“活死人”出手如风,已把展白剑穗上飘坠之物抓到手中,跟着飘身后退。

“死活人”虽然不知“活死人”此举的用意,但二人向来同进同退,见“活死人”窜出外圈,鳖着一肚子的不高兴,也随后倒跃而出。

展白顿觉压力一减,四周白色人影候然而收,忙也收势停身,横剑而立。

两个怪人已经打开一个绸布小包,随手抓出一团乱发,两个怪人先自对望了一眼,然后向展白面前一递,吨问道:“这是什么?”

展白一眼看见两怪人手中拿的那团乱发,不禁热血上冲,双目尽赤。

那不正是“辣手童心”费一童给自己丢掉,自己苦寻不获的父亲遗物吗?

“还给我!”

展白厉声嘶吼。

“你们是从哪里捡来的?”

两个怪人估不到展白忽然变得这么凶,撇了撇嘴,把那团乱发,向展白面前一丢。同时冷冷地说道:“还你就还你,什么好东西?”

说着又从绸布包里翻出一段丝条,两怪人又对望了一眼,无表情的脸上,也抹过一丝疑惑之色,转向展白问道:“这又是什么?”

“快还我!”

展白未留心“活死人”是在自己剑穗上抓去的那个绸布包,只奇怪两个怪人从何得来父亲的遗物?同时,内心又激动万分,连声叫道:“那小包的东西都是我的!”

两个人不理展白叫闹,把那段丝条丢给展白,又从绸布包内,接连翻出一粒钢珠,一个青铜钮扣,一一丢还展白。

最后,那两个怪人从绸布包内翻出一枚青铜制钱,立刻如触蛇蝎,猛然跳了起来,狂啸厉吼,双手把自己头上的披肩长发,缕缕抓落,漫空飘扬。

这一回该轮到展白吃惊了,他不知这两个怪人为什么忽然发起疯来?

两个怪人跌脚捶胸,敲自己的脑袋,拔扯自己的头发,悲嘶惨呼如鬼哭狼嚎,各自发了半天疯;又互相抱在一起,两头互撞,“嘭!嘭!”发出巨晌,样子竟像是痛不慾生……

展白如坠五里雾中,怔怔地望定两个忽然发疯的怪人,莫知所以……

忽的,那两个怪人出手如风,一边一个,一个捉住展白的左臂,一个捉住展白的右臂。

一是展白不防,二是两个怪人出手实在太快了。

展白猛吃一惊,双臂被抓之处,痛如骨折,但仍然咬牙硬挺佐,没有发出声来。

“这便是‘无情碧剑’?”

抓住展白右臂的“活死人”悲声问道。

展白抗声喊道:“放开我!”

“你是展云天展大侠的后人?”

抓住展白左臂的“死活人”凄惨问道。

展白一阵心悲,凄然不答。

两个怪人忽然又放开展白,一齐躬身向展白施了一礼,然后“活死人”悲声呼道:“苍天存眼,恩人有后!”

“死活人”也悲声呼道:“苍天无眼,恩人冤沉海底!”

“不然!”“活死人”拉住“死活人”,把手中那枚青铜制钱摊在掌心。

凄惨说道:“兄弟,你看这是什么?”

“呜——啊!“死活人”仰天长声悲曝,嗥声悲壮惨烈,几可穿石破云。

“你我弟兄,为了恩人死得不明不自,一时又查访不出仇家。”“死活人”悲晦过后,沉痛说道:“厚颜活在世上,所谓‘有恩不报,生不如死’。才隐姓埋名,以‘活死人’‘死活人’自称,如今见了此物……”

“死活人”说着一指“活死人”手中拿的青铜制钱,心情更见悲痛,满面泪痕,继续说道:“已知仇人是谁,但却不能为恩人复仇,你据弟兄还有何颜面,在世上偷生?”

“是呀!”“活死人”也悲哭起来,跟着反问道:“兄弟!我们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两怪人说罢,又抱头鸣鸣痛哭起来……

展白想不到两个幽灵似的怪人,看似阴森冷酷,却具有如此热烈的情感!而且,听二人话里的含意,分明也是父亲的故交。此时展白已把初见二人时的反感和厌恶化为乌有,反而觉得跟二人十分亲切起来,就如见了父辈的亲友一般。又见二人哭得悲切,忍不住在一旁劝道:“二位且不必伤心,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二位只要有这一片心,不要说是展白,就是我那过世的先父,在九泉之下,也感激不尽了!”

谁知展白不安慰二人还好,展白这一安慰二人,话刚说完,二人忽然放手分开,泪如泉涌地叫道:“愧见故人!愧见故人!……”

叫着叫着,“活死人”猛然埋头向一棵有两人合抱的巨松树干上撞去。

显然他是悲伤过分,想撞树自杀。

展白措手不及,想拦没拦住;而这边“死活人”也同样埋头向另一巨大松干上撞去!

“昨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骑驴怪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