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17章 小镇险遇

作者:古龙

费一童却是心头狂喜,忽感展白掌力一泻,以为展白内力耗尽不支,当即大吼一声。

“躺……”

但是,他“下”字还未出口,突觉展白力道又猛然弹震而回,费一童立感有如千钩巨闸压上身来,眼一黑,耳内雷鸣,再也支撑不住。

“嗷!”一声悲惨长号,人也往后倒撞出去,又是“嘭”的一声大震;费一童直跌出一丈开外,四仰八叉地乎摔在地上。

原来展白“吸”字诀刚一施出,立感不妙,随即又把“实而又实,强而又强”,《天佛卷》中的“弹”字诀施出,立把“辣手童心”费一童震倒。

这例是展白没想到的,他看费一童惨降一声,倒跌之后站直身形,先自调息一番,才走过去,一看那桀傲怪诞的费一童,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跟、鼻、口、耳内都渗出鲜血,人已经是死

展白虽也在江湖上走动过,但这还是第一次杀人,他看到费一童七窍流血,双眼上翻,脸上肌肉扭曲,死状之渗,触目惊心。

对这三番两次欺侮他的老者,竞而心生歉意,暗暗默祷道:“老前辈,这是何苦来?你三番两次找我麻烦,哎!想不到我竟失手把你打死……”

展白默祷罢,心说:“还是把他掩埋了,免得使他曝尸荒郊,被野狼苍鹰吃掉……”

于是,他拔出“无情碧剑”,就在树林里挖了个坑。可是,当他拖着费一童的尸身,刚要丢下时,突然从林外“嗖!嗖!嗖!”接连窜进三个劲装大汉来。

“好哇!”

一个豹头环眼的大汉说道:“青天白日,杀人还想灭迹,你小子就别想脱了这个干系!”

展白猛然一楞,又一个满脸精悍之色的汉子嘿嘿笑道:“朋友是哪条线上的?沾了油水别想独吞!”

第三个劲装大汉,脸色青白,一脸的晦气,也在一边冷冷地说道:“见者有份,大秤金,小秤银,摆出来过过分量吧!”

展白虽在江湖道上混了没有几天,但对这些眼面的黑话还是懂得的。一听三个劲装大汉竞把他当做拦路劫财的强盗,而想找他来分油水的,心中颇不是滋味,他也打着半生不熟的江湖黑话答道:“原来三位是合字,可惜招子不亮,这里并没有油水可沾,只是在下一个同伴,病死途中,在下为他收尸!”

听了展白的话,三个劲装大汉似是不信,一齐走拢来看。一见费一童那份死像,满脸精悍的汉子立刻看出蹊跷,嘿嘿一笑,说道:“明人眼前不说假话,朋友,你这位同伴不是病死的吧?”

“哎呀!”

展白尚未答言,脸色青白的汉子一声惊呼:“死的这不是‘辣手童心’费老前辈吗!”

其他两个壮汉闻言,也睁大了眼睛,重新打量了费一童两眼,待发现死者果然是“辣手童心”费一童,立刻腾身后退两步,各自探手背后,“呛哪”一声,抽出刀来。

三个劲装大汉三柄鬼头钢刀,立向展白采取包围的态势。

“你小子怎么把费老前辈害死?”

豹头环眼的大汉朝指展白,吨道:“还不照实说来!”

“老大!”

另两个壮汉一齐叫道:“还有什么可问的!要他小子给费老前辈偿命就是了!”

说罢,手执鬼头刀,恶狠狠地齐向展白围了上来。

“三位且慢!”展白喝道:“在下与费老前辈比武,一时失手误伤……”

“小子!说大话不怕折了舌头!”脸色青白的汉子,冷森森地说道:“凭你明打明斗,会是费老前辈的对手?一定你是用什么暗算,害死费老前辈!”

“小子!你就偿命来吧!”满脸精悍的汉子跃起身形,搂头盖顶向展白一刀砍下。

展白晃身躲过,另两个汉子,一左一右,两柄鬼头刀,一刺展白左肋,一刺展白后心一齐向展白攻来。

展白转身出掌,躲过身后鬼头刀,顺掌一推,又把刺向左肋的鬼头刀推开。

三个壮汉身影交错,又一齐举刀攻上。

展白看三个壮汉刀法凌厉,而且有理说不清,在身形电旋星飞之际,反手抽出背上的“无情碧剑”。

“呛啷”龙吟声中,一溜碧色光华,“无情碧剑”出鞘,展白就撤剑出鞘之势,施出一招“桥江断流”。

“呛!”“呛!”接连两响,有两柄鬼头刀为展白“无情碧剑”削断。

三个牡汉惊呼急退,各自跃身纵出一丈开外,一齐惊视着展白。

这时,他们可不敢小看展白了,见展白一剑便削断了两人的兵器,巍峙站在当场,稳然有大将军八面威风之概。

三伞壮汉既惊且怒,两个被削断兵器的壮汉,一咬牙把手中的断刀,猛向展白掷来。

“嗡!”“嗡!”两柄断刀,接着风声,一袭展白面门,一袭展白前胸。

看来劲力颇猛,展白不敢用手去接那断刀,身形一矮,用“白鹭卧波”身法,躲过掷来两柄断刀。

可是,一矮之际,另一壮汉趁着展白躲闪两柄断刀之际,举起鬼头刀,“玄鸟划沙”,猛地向展白砍至。

展白估不到三个壮汉,如此剽悍,败而犹斗,才伏身躲过两柄断刀,见另一壮汉刀又攻到,立用剑尖一点地面,身形平射而起,半空中飞出一腿,左脚尖一点壮汉的腰眼,壮汉立脚不住,直在地上滚出老远,方才挺身站起。这时,三个壮汉灰头土脸斗志全失,满脸惊恐之色望定展白,意思是恐怕展白追杀他们,脚步避超后退,可又不敢掉头后跑,后来见展白并没有追杀他们的意思,胆气稍为壮了一点,脸色青白的壮汉,色厉内茬地说道:“相好的!有种留下个万儿来!”

“在下展白!”展白体会到自己武功进境甚速,身法招式得心应手,内心闪过一丝得意,闻言答道:“三位还有何见教?”

“阁下不要神气!”满“我们哥儿三个认栽啦!咱们走着瞧!”

说罢,三个壮汉悻悻离去。见三个壮汉走了,展白暗自一笑,心说:“我展白也该是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他把费一童尸体埋葬了,立即返身上路,认定方向,直朝南京赶去。

天黑时,走近一个大镇,展白也不知道这市镇是什么名字,只见街衢上灯火辉煌,人来熙往,商肆林立,市面竞是非常热闹。

展白匆匆行来,腹中早感饥饿,一边走一边向四处打量,想找一家酒楼用饭任宿,天明再走。

一路上展白东张西望,只注意酒楼的招牌,可就没注意到不少的短装汉子,也在不住地打量他。

展白走着走着,远远看到一家酒楼,金字大愿,上书“群英酒楼”,楼上楼下灯火照耀如同白昼,酒客进出川流不息,划拳闹酒之声喧达户外,而且一阵阵酒看香味,袭进鼻端,展白当即大步向群英酒楼走去。

展白一进门,即看到一个短衣劲装汉子迎上前来,在展白面前一站:问道:“你是想吃酒,还是想住宿?”

展白看他不像酒保模样,但嘴里还是照实答道:“既要吃酒,也要住宿。”

短衣劲装大汉,上下又打量展白几眼,冷冷地说道:“对不起!本店酒座客满,房间也均被客人包下,请你到别家去吧!”

展白看这大汉,不像开酒店之人,又见帐桌旁几个酒保面现惊煌之色,只远远地站着并不敢走近来,心中充满了疑问,但是,人家说客满了,当然也不好意思硬往里闯,只有转头出来。

谁知展白连走了五六家酒楼饭馆,均有人在门口挡驾,全说客满,请他到别家去。一一直走到最后一家饭店,达已是到了市镇的边上了。再往前看一片昏黑,不要说是人家,连灯光都没有了。展白不仅心中起疑,也渐渐生起气来,暗道:“哪有这样巧的事?一家客满,家家客满!眼看再向前就要走出镇去了,难道这么大的镇城,竟连吃饭住宿的地方都找不到吗?”

这样想着,他可就又迈步走进一家酒店的大门,这次他学乖了,子里向里边看了看,见食客三三五五,倒有大半座位空着,这才大踏步地向里边走去。

果然从里又走出一个劲装大汉来,卡腰在展白面前一站,喝道:“朋友!你慌慌张张往里闯,要干什么?”

展白灵机一动,说道:“找人!”这次他不说吃酒住宿了。因为他已看出每遇到拦路的壮汉,均不像开店的人,他想先走进里边去,要吃什么,找到酒保以后再说。

谁知那劲装大汉,并不放过他,仍然挡在他身前,冷冷地问道:“你找谁?”

展白一楞,说道:“我找谁还要告诉你吗?”

那壮汉嘿然一笑,说道:“找人要说出姓名来,由我派人去叫,自己不能随便往里边乱跑!”

展白心说:“哪里来的这么多规矩。”但他已看出来,这些人是专门找麻烦来的,于是也装傻充愣地说:“我要找酒保!”

那人一愣,似是估不到展白有这一招,即旋即会过意来,知是被展白耍了,当即一瞪眼,叱道:“你找酒保干什么?”

展白此时倒沉住气了,慢条斯理地说:“我找酒保当然是要吃饭住店了。”

“朋友!老实对你说罢!”劲装大汉一阵冷笑,说道:“此地没有饭给你吃,也没有房子给你住,我看你还是到别处去吧!”

展白饥肠辗辘,连番受阻,一把怒火,早已按压不住,闻言也冷笑道:“我吃饭给饭钱,住房给房钱,何必要阁下多管?”

展白说罢,绕过大汉直向店内走去。

“说不准你住,你就住不了!”劲装大汉说罢,伸手就向展白抓来。

展白岂能让他抓住?身形一晃,已躲道那一抓。但大汉左手一抓落空,右手兜胸向展白又打来一拳。

劲装大汉这一拳,劲道还不小,虎虎带风,而且又疾又快。

展白直等大汉拳已近胸,恢然疾伸左手,反掌刁住大汉的腕子,轻轻往前一带,口中说了声:“滚出去!”

那劲装大汉还是真听话,矾哩咕唱一直滚出酒店门外。

劲装大汉从地上爬起来,向展白裁指骂道:“好小子!有种你别跑!”骂完之后,匆匆离去。

展白淡然一笑,大摇大摆走到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原在酒店吃酒用饭的客人,都一齐睁大眼睛望定展白,店小二畏缩地站在一边,见展白坐下竞不敢过来打招呼。

“喂!”展白坐了一会儿,见仍无人走过来,便叫道:“拿酒拿饭来用!”

店小二、帐房先生,互相望了望,停了一下,才有一个大着胆子走近来,说道:“这位爷!还是请到别处去用酒用饭吧!小店实在不敢接待!”

“你放心好了!”展白道:“尽管把酒饭拿来,我惹了什么祸由我一个人担当,决不会连累你们。”

店小二苦笑一声,说道:“客爷!您说的是不错,可是,我们要是留您用酒用饭,我们这小店也就别想开了。”

“刚才那小子是干什么的,你们这样怕他?”展白问道:“难道这里就没有王法吗?”

“王法倒有!”店小二说:“客爷,您可听说过‘安乐风流’?”

展白心头一震,悟然而悟,心说:“噢!是了!我说这店家为何这样惧怕,原来那小子竟是安乐公子门下!”

旋即展白又想道:“自己月余之前,曾会过安乐公子,看他朗朗侠行,且衣表不俗,难道他的手下,如此胡作非为,那安乐公子竟一点也不知道吗?……”

“你说的可是安乐公子?”展白想罢问道:“安乐公子是住在这镇上吗?”

店小二见展白能直呼安乐公子的字,立时脸上堆下笑来,向展白哈腰说道:“客爷,您知道就好了,安乐公子虽不住在此地,但这镇上大半是公子的产业,乃是我们这一方小民的衣食父母,您想谁敢不尊呢?……”

展白一边听店小二说话,一边心思电转,暗想道:“这些劲装大汉,可能是借安乐公子的名望,在这里作威作福,听酒保说安乐公子并不住在此地,有理无处说,自己纵然说出认识安乐公子,他们也不会相信,看来今天真要挨饿了!……”

展白眼光一转,忽然看到厨内有现成的鸡、鸭、熟肉,灵机一动,说道:“店家既然这样说,我也不叫你们为难,你就把现成的熟肉给我切两斤,再拿点馒头花卷,我带在路上去吃罢!”

店小二面有难色,望着展白点头哈腰连连苦笑……

“不要逼人太甚!”展白双目一瞪,神光四射,喝道:“快去把食物拿来!如若不然,可别说我要不客气……”

“不客气,你又敢怎么样?”

展白对店小二的话还未说完,突然室内烛光一暗,微风辣然,等到烛火复明时,居中已多了两个劲装汉子。

来人一老一少,老者年约六旬,满头短短的白发如猖,红光满面,浓眉环目,精光如炬,生像异常威猛,身穿雅青纺绸裤褂,腰扎手掌宽丝挺带,胸系十字绊,肩上斜插一柄手掌样的奇形兵器,绸带钢环,闪闪发光,更增加了老者的几分杀气。

年轻者年约二十出头,长身玉立,剑眉星目,乍看不失为俊品人物,但玉面带煞,而且嘴角下撇还但阴狠,看样子也够狂傲,也是短装劲服,肩下剑穗飘扬,双眼注定展白,满脸不屑之色,

这二人一现身,店小二吓得面无人色,众酒客纷纷站起,离座后退……

展白往起一站,还未开口,红光满面的老者沉声喝道:“尔就是骤施暗算,害死‘辣手童心’费一童的人吗?”

这红面老者,说话中气充足,瓮声瓮气,震人双耳,嗡嗡轰鸣。

展白一听,这些人硬往自己头上扣黑帽子,明明是搏斗而死,而强说自己是暗算害死费一童,当即苦笑一声,说道:“这事恐怕有点误会,在下与安乐公子有一面之识,如若见到公子”

在一旁站立的狂傲青年,冷哼一声说道:“安乐公子岂会认识你这无名之辈,废话少说,你小子就给费老前辈偿命来吧!”

嘴中说着,五指如钩,猛向展白右腕脉门扣来。

展白看他出手的手法不弱,错步回身,右腕一沉,已脱出狂傲青年的五指之外。

狂傲青年,变抓为掌,随着展白撤身之势,猛向展白软肋插下,竟是“金插手”手法。同时,跨前一步,右掌如刀,猛劈展白“肩穴”重穴。

这一招两式,不但变幻快如电光石火,而且掌缘破风锐啸,显见狂傲青年内功劲力也不弱。

如果是一月之前,就这两招,展白便要当场落败,可是今日的展白,已非昔日吴下阿蒙,见狂傲青年突施杀手,立刻双手齐出,“嘭!嘭!”两声,狂傲青年一双手腕,随着被展白双手抓住。

展台双手微一用力,狂墩青年立时痛得颜色惨变,额上的豆大汗珠立刻滚下来,所差未出声惨呼而已。

这一招名为“巧套双锁”,正是展白跟“独脚飞魔”偷学来的绝招,设想到今夜派上了用场,只一出手便把狂傲不可一世的青年制住。

因为这一招展白双手扣住狂傲青年的双腕关节,狂傲青年双腕痛如不能动一下,空有一身高强武功,也自无法施展。

展白不为己甚,刚想交代两句场面话,就把狂傲青年放开,突然,一般劲风,直向他身后撞来,

同时,听那位红面老者喝道:“放手!”

不用红面老者呼喝,展白也知道是那老者向自己出手,当即放开抓住狂傲青年的双手,飘身横跃五尺开外。

“砰!”一声巨响,红面老者用力过猛,收手不及,展白及时躲开,那强劲的一掌,正好打在狂傲青年的胸上。

这一掌把那狂傲青年凭空震飞,直飞一丈开外,才“嘭”的一声,撞在墙壁上,狂傲青年立时委顿倒地,连吭声都未吭一声,看来已是死多活少……

店家、食客一阵大乱,高声呼喊:“打死人了!……”

红面老者见自己一掌未伤展白,反而把自己爱徒打伤,气得面如喷血,发眉皆炸,双掌一抢,向展白猛扑而至。

展白也没想到红面老者见自己闪开,仍不收掌,以致把那狂傲青年打死,又见红面老者暴怒如雷,掌势如翻江倒海而至,当即晃身躲开。

可是,红面老者状如疯虎,展白才一躲开,红面老者暴吼一声:“哪里走!接招!”双掌横扫,又猛向展白拦腰打来。

房中狭窄,又有桌椅屏风等陈,红面老者双掌来势,又猛又快,而且威力广罩一丈方圆,展白无法躲闪,只有奋力硬接了两掌。

“砰——嘭!”“哗啦!”一阵暴响,两人四掌打在一起,余力四激,桌上的盘、碗、碟、盏,横飞四溅。

“呼啦!”“哎哟!”店中的食客以及店小二,急向门外蜂拥逃窜,有不少人被掌力余劲和横飞的盘碗击伤,发出惊呼惨叫,乱成一片……

展白只觉红面老者掌力深厚,双掌一接,掌心火热,双眼一黑,暗惊红面老者好大的掌劲。

突又见红面老者,头上短短白发根根直立,双目怒睁,几乎凸出眶外,双掌掌心如涂朱染血,向他作势扑来,状极可怖……

展白猛然记起,武林传说有一种绝毒掌功,名叫“红砂血形掌”中人如被火侥,五脏内腑焚烧枯焦而死,歹毒无比,不过只闻传言,从未见过,如今陡见红面老者双掌掌心火赤,而且,刚才硬接两掌,掌心火热,也是以前从未经过,想到这里,展白不由心内一寒……

旋又想到,危急时安乐公子仗义援手,对自己总算有恩,如今跟他的手下人发生误会,而且误会愈结愈深,以后难再见面,加之目前情势也无法解释,不如先脱离此地,以后有什么事再说……

展白思索这些时,心思电转,只是刹那间的事,但红面老者“红砂血形掌”,功力已运至期峰,大吼一声:“嘿!”双手如狂风巨很,猛向展白推出。

展白单掌似封似闭,只轻轻向来势一接,借力腾身,口中喝道:“失陪了!”直向窗外逸去、

“哪里走?”身后传来红面老者的暴怒呼吨……

“打!”展白窜出窗外,只见三点寒芒迎面飞来。展白凭空—个“云里翻”,身形又提高三尺,“夺!夺!夺!”三枚透骨钉落空钉在窗棂上,展白挺身落地,抬头一看,大吃一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