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18章 红砂血形掌

作者:古龙

展白跃出窗外,连躲过迎面而来的三般暗器,一接头猛见黑呼呼一片,带着劲风,猛如泰山压顶一般向他头上压下。

展白大吃一惊,猜不透这迎面压来的是什么物件。匆忙中,一挺碧剑,“四两拨千斤”,用剑尖一顶,“呼”的一声,越顶而过,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胖大和尚,纵筋盘结的粗臂上,挽了一个门扇大小的门牌,纵落他的身后。

这和尚高大粗壮,神态威猛,生就的豹头环服纵须绕额,光光的顶门上,烫着八颗豆大的戒疤,正蹬着一双环目望着他,满腿惊诧之色。

展白猛然记起江湖上“铁牌和尚”之名,手拿千斤之重的铁脾,一扑一压之势,力逾万斤,自己在槽然无知之中集》。 ,以剑尖挡过如此重大的一压,莫说“铁牌和尚”吃惊,就连自己也不敢相信。

可是,窗外街道上,已有数十人把酒店团团围住,就在展白微一错愕之际,两道光影,恍如流星,在半空中划了两道光弧,猛向展白头上左右“太阳”双穴射来。

展白身形一矮,手中碧剑“举火烧天”往上迎去。

“齐!呛!”

两声微鸣,来人一对练子流星锤的锤头,被展白一剑削落,“叮当!咕鲁!”两个锤头在青石板的街道上滚出老远。

数声怒叱,三道寒光烟闪,两支剑,一柄刀,齐向展白砍刺而来。

展白身随剑走,无情碧剑”在身前荡起一缕碧光,猛向三般兵器削去。

来人似已知道展白“无情碧剑”厉害,招至半途,急忙收招,腾身后跃……

“呼!”一股劲风,猛然又向展白袭到。

展白剑招出手,来不及撤剑,左掌当胸挥出,宣向袭来劲风迎去、

“嘭!”一声大震,展白上身微晃,那双掌猛袭展白的半百老者,蹬!蹬!蹬!后退三步,对展白愕然而视。

这半百老者,正是以一双铁掌闻名鲁南的“铁掌”吕六顺,苦练“铁砂掌”,足下了二三十年的功夫,素常以“铁掌”自负。他见展白年纪轻轻,连战五人,不过是仗着宝剑锋利,在掌功内力上决不会有太深的火候,想在人前露脸,猛然向展白劈出一掌。他拿捏得恰到好处,视定展白剑招递出,无法抽剑还招之际,一掌推出,用了八成功力。

没想到展白硬接了他一掌,而且用的是左手,轻轻松松地把他震退了三步。看展白那把子年纪,就算打出娘胎练起,功力也不会深厚过自己,这怎不使狂傲自负、最爱出风头的“铁掌”吕老六吃惊呢!

展白肚子已饿得咕咕叫,饭没有吃成,却被人连番袭击,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连饿带气,例是真有点火了,双目一瞪,神光四射,对着围在他四周的数十位武林人物,“无情碧剑”一震……

其实展白尚未出手,围在他四周的武林人物,误以为展白要出手攻击,竞各自退了一步,面现惧色……

展白不由哈哈一笑,先看到这些人来势汹汹,想不到自己稍一作势,尚未出招,竟如此胆怯。

被展白一笑,众人暮然警悟,想这些武林人物也均是在刀尖上打转的硬汉,对敌之间,哪能向敌手示弱?不由个个脸上发烧。可也就激怒了数人,暴赐声中,人影纷扑,刀、剑、锤、抓,数般兵器,如狂风骤雨,齐向展白攻到、

急切间,展白用出一招“疾风斩劲草”剑招,“无情碧剑”闪起一片碧色光墙,“晒!呛!”连响,例有二三人收招不及,手中兵器被展白碧剑削断,众人一阵惊呼,一齐腾身后退……展白这招“疾风斩劲草”,乃是在“豹突山庄”看到“追风剑”樊杰两次施展,而偷学会的。虽然尚不能完全把握住其中奥妙,但大致手法己不差了,想不到施展出来,竟有这大威力。

展白一招得手,正想乘势冲杀,突听大喝一声:“住手!”

声如洪钟,震耳轰鸣,展白回头一看,从店门高台阶上迈步走来,正是那红面老者,身后跟定那俊秀少年。“你是何人门下?”红面老者定近展白劲数大马金刀的一站,用手指定展白问道:“与镇江樊大爷有什么渊源?说说明白,免得引起误会!”

“在下与什么镇江樊大爷素不相识!”展白答道:“至于师门,恕难奉告。”展白是个诚实青年,不识江湖上的阴谋险诈,肚子里有什么嘴中便说什么。本来他醉心习武,却始终没有拜过师,跟达个讨教两手,跟那个偷学两招,当然便说不上师承何人。

红面老者哈哈大笑,说道:“小子够狂!你可知老夫是何人?”

“恕在下眼拙,并不识老……尊驾何人!”展白本想称呼他一声老前辈,但看到他轻视自己的神色,临时改口,语气也很不客气。

“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红面老者又是哈哈一笑。说道:“老夫真不相信‘辣手童心’会栽在你的手中。没有别的,老夫要考量你三掌,如你能接住老夫三掌,苏,鲁境内任由你走,决不会有人拦阻你,小伙子,你看这办法怎么样?”

展白不认识这红面老者,事实上这红面老者乃苏、鲁一带江湖道上闻名丧胆的人物。姓姚名炳昆,绰号人称“血掌火龙”,不但“红砂血形掌”练有十成火候,而且一身火葯暗器,更是独步江湖,尤其他肩上斜插的那柄外门兵器,形似人掌,却比人掌略大,乃百“追风八打”擅长点穴,既可当点穴使用,又可当万字梅花夺用,除了点穴、锁夺敌手兵器之外,伸直中指之中,尚藏有极厉害的火葯暗器,与敌人过招之际,招出之后,一按把柄弹簧,暗器即随指尖发出,使人防不胜防,躲不胜躲,可说是厉害霸道已极。他把这独特的外用兵器,叫做“仙人掌”,有不少江湖好手,栽在他这柄外门兵器之下。他纵横苏鲁两省,鲜逢敌手,因此养成他跟高于顶的傲性、

这“血掌火龙”姚炳昆,在苏鲁一带俨然一方霸主,不知怎么也被“安乐公子”收罗了去,在这兴隆镇上坐镇,为苏州云梦山庄外围,独挡一面。今天他听到属下察报,说有一个带剑少年,在镇北密树林内把“辣手童心”费一童打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那“辣手童心”费一童,乃安乐公子门下食客中的一流高手,在江湖上武功、名望都很高,就是自己也不敢说准有把握能胜过费一童。因此,他半信半疑,一方面通知属下注意侦察带剑少年的行踪,一方面派专人向苏州安乐公子报信去了。

后来他听属下报告,带剑少年径行来到兴隆镇上,他这才率领自己的徒弟“玉面哪吒”宋小飞及属下高手,赶到酒店来会展白。

如今见展白施出镇江樊氏门中的“追风剑法”,因为安乐公子与镇江樊家有极深的交情,他以为展白是镇江樊家方面的人,怕引起两家的误会,因此才出面喝问。

谁知展白断然否认,语气甚狂,这才激起了“血掌火龙”的怒火,声言要与展白三掌赌输赢。

展白生具傲骨,也是不知天高地厚,见红面老者瞧不起自己的神色,当即傲然应道:“不管你划下什么道来,在下接住你的就是了!”说着将剑还鞘,蓄势待敌。

“好小子,算你有勇气!”血掌火龙暴吼声中,双肩向上一耸,身形前弯如弓,头上短如刺猬的白发根根直立,原就红润润的一张脸面更加通红起来,曲臂立腕,双掌竖起如刀,掌心更是赤红如火,闷声吼道:“小心了!这是老夫的第一掌!”

暴吼声中,“血掌火龙”双掌一挫,把他震惊江湖的“红砂血形掌”功,运至五成功力,呼的一声,右掌推出一般劲风,猛向展白胸前撞至。

“砰”然一声暴响,双掌击实,劲风激荡,飞沙扬石,飞尘影中,展白上身晃了两晃,仍然站伎,但一般热流通过掌心,只感到同身如被火炙,奇热难挨,口干舌燥,头晕慾倒。

那“血掌火龙”却被当地震退两步,这当然是他未用出全力,仅以五成功力应敌,而展白却已把掌力运至十成。但这就更激起了“血掌火龙”的怒火,只见他双目怒张,大吼一声:“好小子!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血掌火龙”暴吼声中,右掌猛收,圈立胸前的左掌顺势推出,已运至八成,推出的掌风比第一次更见强烈。

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与不明实力的赦手过招,初交手时,多华不愿用出全力,而是先以四五成功力试试敌手的强弱,然后再逐次加强劲道。所以“血掌火龙”第二掌就比第一掌的威力大多了!因为这样才能愈战愈勇,不致有“一鼓胜,二鼓衰,三鼓竭”后力不继的现象。

但展白不明此理,第一掌便施出了全力,等到“血掌火龙”第二掌下来,掌风潮涌,威力大增,他反而觉得无力可使了。但他宁折不屈的个性,仍然不愿躲避,同样用左掌向来势迎去。

“砰!”又是一声大震,两股强劲掌风撞在一起,余力四射,回旋生风,竟通得围站得近的十数高手,站不住脚,纷纷后退…

“血掌火龙”高大身形,纹丝末动,这砍展白却被震得后退了两步,而且掌风热流,使展白左掌掌心如被火烧,周身汗流如浆,头脑一晕,几乎翻身裁倒……

展白硬接“血掌火龙”两掌,虽然内腑已被“血掌火龙”纯阳掌功灼伤,但依然屹立如山,这可把围站在四周的数十个武林高手吓呆了,纷纷咋舌,暗想:“这小子真不简单,竞能硬接威震苏鲁的血掌火龙的两掌……”

但“血掌火龙”本人却已体会出,展白后力不继,自己大话说到头里,如果三掌不能把眼前少年打倒,那么,自己便算栽了一个跟头。现在见展白掌力已竭,更不愿使展白有调息复原的机会,第三拿推出之后,紧接着又是一声大喝:“第三掌!小子!你给我倒下吧—你——”

“血掌火龙”喝声中,双掌一交,运集了周身功力,两掌齐出,猛向展白胸前撞去。

这才看出“血掌火龙”掌力之强来,只见掌风山涌,锐啸破空,犹如排山倒海般向展白胸前压来。

掌风未至,展白已能感到热风扑面,连呼吸都感困难,展白自知这第三掌再也不能接住,可是他天生傲骨,明知不敌,仍不愿在人前示弱,竟然力贯双掌,同样的双掌平胸推出……

“轰!”一声巨响,“毕卜!毕卜……”镇距离五尺以外的窗纸都被掌风余力震碎,那酒店窗上糊的是高等绵纸,并沫以桐油,就是狂风暴雨都不能把这窗纸打坏,而竟被两人对实的掌风震碎,由此可见二人掌风之强,

路上的尘土,被掌风激起一团飞尘,升空足有两三丈高,使众人视线一时看不清场中二人的真实情况。

刹时,风住尘收,众人才看清楚,“血掌火龙”与少年展白,二人仍然面对面的站立,谁也没有倒下。

众人不由纷然惊惮动容,竟禁不住交相谈论:“这少年的武功是怎么练的?……”

“竟能硬接住姚老英雄的三掌!……”

众人吃惊,是在江湖道上从未见过如此强猛掌风。而且“血掌火龙”是成名十余年的武林高手,对方却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

但他再留神一细看,才看出少年展白神情有异。只见展白面红如火,双目神此涣散,虽然仍在双眼膛视着自己,可是,眼神中却似已失去了知觉。“血掌火龙”猛然醒悟,这少年人已被自己掌力震伤内腕上且已失去知觉,他身形不倒的原因,可能是少年人身后丈余处有一道宽厚的影壁演,自己打出掌风甚猛,风力及墙反弹而回,得到一个巧妙的平衡,把少年的身形稳住了,所以才不倒……

“喂!小伙子!老夫这三掌的滋味怎么样?”

展白茫立如故,不言不动。

“哈哈哈!”血掌火龙仰天一阵大笑,神情得意已极。说道:“想必你小子也回答不出老夫的问话来了,奇怪的是,你小子又不是什么忠臣义士,为什么死尸不倒?”

“血掌火龙”嘴里说着话,身形向前疾射,倏伸一指,猛向展白“眉心”重穴戳去!

他此举有两个用意:如果展白已死,这死尸不倒总不像话,他想一指把展白戳倒,也好叫手下为展白收尸;如果展白末死,只是内腑受伤,那么,他这一指,也可以要了展白的命。

要知“血掌火龙”姚炳昆,心狠手辣是江湖道上出了名的辣,与敌人过招,从不留活口,一定把敌人制于死地而后已。对此他自己也有个说法,所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红砂血形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