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19章 “死人居”

作者:古龙

蓝天白云,红日当头。

官道上泼剌剌跑来一骑枣红色骏马。

马上骑坐着一个娇美的锦衣少女,少女怀中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年。这娇美的锦衣少女,大白天在马上抱着一个少年男子,毫不避嫌,吸引得行人侧目。

但,这匹骏马跑得太快了,路上行人刚一注目,枣红色的大马却如一阵风似地冲过去了,四蹄掀动会主义的建立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和政治结构的简单转变, ,只能看到马后扬起的一片飞尘。

锦衣少女一边挥鞭催马飞驰,一边不佳低头看顾怀中少年,脸上充满了关切怜爱之情,如果这少中夜清醒时,能看到这娇美的少女,对他如此关怀爱护,他也许会感到自已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这少年是在晕迷之中,锦衣少女的万缕柔情,他懵然不觉。而且,看他脸红似火,鼻息粗重,胸前急速地起伏,便知他生命已到了垂死边缘。

锦衣少女催马急驰,看到怀中少年愈来愈不行了,身上的热度逐渐增高,怀中如抱着一团烈火一般,不由心中焦急。愈走愈不放心变。著作有《论衡》,流传广泛,注本颇多。参见“伦理学”、 ,最后她终于勒马停了下来,心中忖道:“看样子是赶不回家中了,但在这荒野之中,又向哪里去找医生给展哥哥看病呢!……”

“该死!”锦衣少女继续在心中暗想道:“如果把家中祖传的疗伤圣葯‘大还丹’带在身上几粒,也不会这样奔命了……”

“哎呀!”锦衣少女想到祖传圣葯,突然想起:“那红脸糟老头,临行时给了自己一粒解葯,因自己太相信家中祖传疗伤圣葯的功效,反而未把那粒解葯给展哥哥吃下规在何不先把那粒解葯给展哥哥服下,先救住展哥哥的性命!……”她想到这里不由惊呼出声,暗骂自己糊涂,一边又闪起两只剪水双瞳,四外打量,她想看看附近有没有人家,去讨一杯开水,给展哥哥服解葯。

但四野茫茫,除了连天劳草及农家耕耘的田垄之外,四外不见一个人家。

转眼看到左侧约五六里外有——座高岗,锦衣少女虽然很少出远门,在家中又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但心眼却玲斑剔透,聪慧无比,想到那高岗上去,看到何处有人家再骑马赶去,总比这样盲目前行好得多。于是,立刻拉转马头越野朝那高岗上跑去。

锦衣少女骑的这匹枣红色大马,乃是千里名驹,称为“赤哗骝”脚程飞快,虽是越野而走,五六里的路程晃眼即到。少女纵马高岗,轮目四望,见高岗背后青山翠谷,半山腰里绿荫掩映,露出一角红楼,虽然那一角红楼距离高岗尚有十数里之遥,但除此之外,茫茫四野,再看不到一个人家了,只好催马上山,直朝那一角红楼跑去。

“赤骅骝”真是一匹宝马,不但在平地跑起来飞快,就是在崎岖山径上也奔驰如飞,窜山越脊,转眼跑到那一角红楼之处。

锦衣少女从马上把昏迷中的少年抱了下来,走近那座建筑门前一看,不由楞了。

这座建筑奇特之极,红色圆顶,自石围墙,连木门也是白的,在白木横梁上用墨笔写了三个大宇:“死人居。”

锦衣少女武功甚高,却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哪里见过像这等奇特的地方!看这座建筑背山而建,庙宇不像庙宇,坟墓不像坟墓,却在门梁上题着“死人居”三个大字,使这少女一时之间怔在门前,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睁大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呆呆发怔。

就算她是冰雪聪明!这眼前怪异的地方,也把她聪明的小头脑弄糊涂了。

想世界上哪有这样怪的地方?谁会在自己家门题上“死人居”的名堂这样写吧?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世上就有这种怪事情。可说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了。

她正在踯躅不前的当儿,忽然怀中的少年周身抖了一下,昏迷中两道长眉皱起,状甚痛苦……

这一来,把少女从迷悯中惊醒过来,仔细一想,救人要紧,管你是活人居死人居,先进去看看再说。

爱的力量,真是伟大。锦衣少女千金之躯,却为了心爱的展姓少年,竞把害怕和危险都置于九霄云外,她竟敢孤身独闯“死人居”。

只见她抿紧嘴chún,—脸坚毅之色,连马也没有拴,只任马儿在山边吃草,她抱起昏迷中的展姓少年,走到前面高声叫道:“有人吗?”

她连叫了数声,空山回音,哪里有人答应!她鼓起勇气,用脚尖一点,两扇白木门呀然而开。

开门处竟是一个小小的庭院,院中花木扶疏,竟然幽雅非常,只是寂静无声,隐然有一种阴森恐怖之感。

院落当中,一条白石雨道,笔直地直达那座红顶小楼,就把它叫做楼吧,小楼门窗紧闭,里边似乎关闭着无数的神秘。

可是,小姑娘胆比天大,竟然怀抱昏迷少年,一步一步地走向神秘恐怖的小楼。

走到楼门前,楼门也是白木做成,未加油漆,白木门上赫然又用墨笔写着“死人之居,活人免进”八个大字。

小姑娘一咬牙,扬声叫道:“死人!有活人来访。”

“嘎一嘎一嘎”,一只怪鸟,“咕!咕!”叫了两声,从楼顶飞起,展翅扑向山后浓荫去了。

小姑娘一颗芳心,被吓得几乎从喉咙里跃出腔外来;但过了一会儿,见仍然杳无人声,小姑娘又壮了壮胆子,用脚尖点开楼门。

楼门也是未栓未锁,小姑娘脚尖点处,呀然而开,迎面竟是一个宽敞小厅。

小厅内陈设简单,但却打扫得纤尘不染,不用问,这“死人”必也是手脚够勤的了。

锦衣少女的心提到嗓子眼里,一边全神戒备,一边两只大眼睛睁得挺大,滴溜溜四处打量。

只见迎门一长白木条案,一张自木方桌,白木方桌两边各放着一张椅子,也是白木做成。好像这些门、窗、桌、椅都是用山上树木做的,不加油漆,以保持木材的原状,使房中的空气都充溢着树脂的香味。但这就更容易使人联想到棺材,因为棺材店里就是充溢着这种味道。

锦衣少女四处察看了半天,见没有什么异状,这才把昏迷中的少年放在白木椅上,因为她抱了半天,虽然她武功甚高,也感到两臂有点酸麻了。

她放下昏迷中的少年,让少年委坐在椅子上,然后长吁了一口气,心说:“这鬼地方!名叫‘死人居’,连死人也没有看到一个呢!……”

她不由又四处打量,见正中墙壁上接着布姐,从口外吹进微风,布馒虚虚晃晃,不知布幌后边隐藏着什么东西?她好奇心大发,鼓着勇气,伸手拉开布峻,布暖后边却类似一个佛龛,佛龛内供着一个牌位,也是用白木刻成,牌位四边上雕云刻龙,做得非常精致,当中写着“恩公霹雷剑展大侠云天之神位”。

“展云天!”

锦衣少女几乎惊呼出声,她清楚记得在自己家中,救了展哥哥,她与展哥哥互诉身世时,展哥哥刚说到他叫展白,父母双

雷大叔便从窗外窜了进来,拉着展哥哥的手,很着急地问展哥哥:“展云天是你什么人?……”

这“死人居”又有展云天的神位,莫非展哥哥与这展云天有什么很密切的关系吗?

原来这锦衣少女就是展婉儿,她私恋展白,却又气展白和樊素鸾亲近,在小孤山上一气回到闺房,后来听说展白追赶“神驴铁胆”董千里走了,她却放不下心来,竟背着父母,偷偷地骑了父亲的千里名驹“赤骅骝”,离家来找寻展白。

她虽然家学渊源,又从小得到父母溺爱,学了一身高强武功,但却放未在江湖道上走过。她韧离开家,中不知展白走向哪里,但却误打误撞,让她在兴隆镇上遇到展白。那时,她也在那家酒楼吃饭,不过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二人未碰面罢了。后来,她听到楼下人声鼎沸,兵器交鸣,有入打架,她才跑出来看,一见正是展白一支碧剑,独战十数高手而稳占上风,她暂时未露面,等到展白与“血掌火龙”硬拼了三掌受伤,而“血掌火龙”仍想伤害展白时,她才把手中的马鞭当“甩手箭”使用,救了展白。

如今,她又误打误撞,跑到这“死人居”,却看到“展云天”的神位,知道她心目中的展哥哥与这她怎能不关心呢?

她四处察看,连找水为展哥哥服葯的事也忘了。见那神位之前,供着数碟鲜花香果,铜鼎香炉,鲜花尚沾着露水,炉香尚有余烬,可见有人按时供拜了。

在那神龛之前却是一条宽约五尺的横行走道,左右各有内室,内室的门也是白木做成。左首门上贴着一张白纸,墨笔书“活死人”;右首内室门上则大书着“死活人”。两边门上各有一副对联,也是用白纸墨笔写的,上联是“有恩不报生不如死”,下联是“有仇未雪忍死偷生”,横批则写着“雪仇报恩”。

看至此处,婉儿心中已明白了五成,想这“死人居”住的并不是什么死人,而是活人欠了展大侠的恩,展大侠冤死,未能为展大侠雪仇以损大恩,才自称死人……

婉儿想到这里,奇怪为什么没见到这“活死人”,还是“死活人”的面。当即走到左首内室,用手一推,室门应手而开。发现室内一桌一椅,陈设简单之极,无床无帐,却在室内一角停放着一口白木棺材!

白木棺材盖得很密,展婉儿看了半天,见室内无其他事物,又转身出来,进到右首室内去看。

谁知右首室内与左首室内,完全一样,也是一桌一椅,靠墙停着一口白本棺材。

诺大一座庭院,阂无一人,却在房内停了两具白色棺木,而且题了“死人居”那么个怪名字,干种难言的阴森恐怖之感,只把一个没有出过远门的婉儿姑娘,吓得六神无主,芳心忐忑不安

婉儿正在右首室内忐忑发怔的当儿,突听房外“咚”的一声巨响,把展婉儿吓得一跳,当即左掌护胸,右掌待敌,飞身掠出室外。

只见她的展哥哥从椅上栽倒地下,直挺挺地躺在那里,婉儿不顾千切飞身掠到展白身前,俯下身一看,展白面红如火,粗重的鼻息已弱不可闻,眉锋紧皱,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婉儿大吃一惊,细看展白身上并没有新的伤痕,知是自己进内室搜寻时无人照顾,展哥哥自行栽倒的,不由暗骂自己该死,放着正事不干,却去东寻西看,于是赶紧把展哥哥又抱坐庄椅上,取出红脸老头送的那粒绿色葯丸,可是急切间又找不到开水,婉儿秀眉一皱,竞张开樱口,以口液津水,嘴对嘴为展白把葯丸送下。

千是婉儿心地纯洁,并没有想到男女之间。除了夫妻是不能做出这种亲昵的动作;再者也是婉儿心中太爱她展哥哥,事出紧急,才毫不避讳地以口水送葯为展白服下。婉儿仍怕展哥哥失去知觉,不能顺利把葯丸咽下,当即功运掌心,为展白在胸前按摩。

婉儿玉掌过处,只觉展白怀内鼓绷绷的一物格手,婉儿不知展白怀中所藏何物,当即探手取出,原来是一本彩色封面的书。

婉儿嫣然一笑,心说:“我这展哥哥也像个小孩似的,这么大了还看花书!……”

婉儿想着,随手把书翻开,没想到书内画的全是赤躶的女子,姿态妖艳,冶荡迷人……

“好坏!你——”婉儿俊脸一红,低骂了一声,竟忘记展白是在昏迷之中,把一册书画,直向展白怀中摔去。

“啪——哒!”画书从展白怀中,掉在地下……

忽听门外一声暴喝:“何人大胆?竟敢闯进死人居!”

声落,来人已扑进房中,婉儿尚来不及回身,一股劲风已向身后撞来。

婉儿恐被来人伤了她的展哥哥,不躲不问,一式“倒转阴阳”借身形回旋之势,双掌齐出,猛向身后劲风迎去。

“咦!是小恩公……”

婉儿一转身,来人已从婉儿身后,看清展白的面目,立即惊呼一声,赶紧挫掌收势,硬把击出的掌力收了回去。

“砰!嘭!”还是慢了,接连两声脆响,婉儿双掌被来人掌力余劲震得娇躯连晃,两臂发麻。

“好大的掌力!”婉儿心中吃惊,抬头一看,只见来的竟是两个怪人,一样的身穿白布葛衣,腰系一根麻绳,一样的苍白阴森,毫无表情的死人脸,一左一右站立婉儿身前,活似两具僵尸,婉儿不由倒油一口冷气。

两个怪人,四只冷电似的目光,从婉儿脸上看到展白脸上,又从展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死人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