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20章 谁是仇人

作者:古龙

二人哭了半天,怪人突然仰脸一声长啸,似是吐出了满腔悲愤,用手一抹脸上泪痕,昂声说道:“英雄有泪不轻弹!小恩公,不要哭了!我活死人还有几句要紧的话告诉你!”

展白一阵大哭,心头积郁已倾吐不少,闻言止住悲声,站起身说道:“老前辈不必客气,有什么话尽管吩咐就是!”

“惭愧!”活死人仰天一叹说道:“我弟兄身受恩公大恩,终身难报,没想到恩公惨死,我弟兄连杀害恩公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我弟兄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本想自碎天灵追随恩公于九泉,但又想查访杀害恩公的仇人为恩公报仇,才忍辱偷生活了下来,我二人废去名号,以‘活死人’与‘死活人’自称,一日不能为恩公报仇,便一日不称名道姓。可是杀害恩公的仇人手段既狠毒,行事又极端隐密,经过我弟兄十年来的明察暗访,才约略知道杀害恩公的竟是江湖上六个声名显赫的武林高手所为!”

活死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展白听到将要说出杀害父亲的仇人的姓名时,竟激动得浑身发抖,一边嘶哑地叫道:“说下去!老前辈,说下去……”

“唉!”活死人摇头长叹一声,说道:“这六个人原与你父亲义结金兰,在江湖道上合称中原七侠!想不到为了洞庭湖畔一宗价值连城的宝藏,竟阴谋陷害,把你父亲暗算杀死!……”

“老前辈!你说呀!他们是谁?叫什么名字?”展白见活死人说到这里,稀嘘悲叹,不再说下去,不由得着急地叫道。

“他们六人之中,除了一人远遁海外,不知所终,其余五人都成了当今武林最大的豪门了。苍天呀!为什么好人不得好报,坏人反而飞黄腾达呢?……”

“老前辈!你快说出他们叫什么名字?”展白见活死人一味地悲叹感概,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出杀死父亲的仇人是谁,不由催促他快说。

“一个是镇江的霸王鞭樊非!”活死人双眼一瞪,无限悲愤地说道:“四个是当今名重武林的武林四公子……”

“武林四公子?”展白头脑轰地一震,探手抓住活死人的臂膀,双目几慾流血,瞪视着活死人颤声问道:“竟是武林四公子?”

活死人沉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武林四公子的父亲……!”

“凌风公子之父、摘星手慕容涵?”展白一字一顿地吼声问道。

活死人点了点头。

“安乐公子之父、乾坤掌云宗龙?”展白仍是一字一顿地问道。

活死人点了点头,仍然是一语不发。

“端方公子之父、混元指司空晋?”展白紧接着问道:“祥麟公子之父、青蚨神金九?”

活死人只是面色凝重地点头,等到展白问完,他又加上一句:“还有一个,就是那远走海外、下落不明的银扇子柳祟厚……”

“哎呀!”活死人声未落地,展白已大叫一声,仰面跌倒,一时气昏了过去。

活死人一手又把展白提了起来,单掌贯注真力,在展白后心“命门”穴上一阵按摩,展白又悠悠醒转过来,不由星目流泪,颓然说道:“老前辈,看来晚辈这杀父之仇,是报不成了?”

“唉!”活死人长叹一声,说道:“小恩公!听到这些人的名字,不要说小恩公感到气馁,就连我兄弟二人知道之后,也觉得为恩公复仇无望,要不然在密松林内,我弟兄为什么要撞树自杀呢!”

活死人这几句话,还真是又鼓了展白的几分勇气,他心中暗想:“自己怎能这么没骨气?遇到困难便畏缩起来!留下有用之身,只要自己刻苦练功,学武略有所成,就是不能把杀父仇人一一斩尽杀绝,泡要拼着性命去杀一个算一个,让天下武林道也明白父亲还有这么一个后代……”

展白想到这里,触动灵机,扑身朝活死人跪倒,万分诚恳地说道:“多蒙前辈教诲,使晚辈顿开茅塞,老前辈既是与先父有交情,就请收晚辈做个弟子吧!晚辈跟前辈学好武功,也好去为父报仇!……”

活死人见展白向他跪下,慌了手脚,拉展白不及,自己也向展白跪倒,连忙说道:“小恩公快快请起,你这样一来,岂不是折杀老朽了!”

展白以为活死人不肯收纳自己,越不肯起来,最后活死人强把展白抱起来,按展白在椅上坐下,才正容说道:“非是老朽推辞,不肯教你,这里边实有重大原因。以老朽武功来说,对付人家二三流的脚色,还有用处,却决不是人家一流高手的对手,常言道‘取法乎上流于中’,就是老朽把压底的功夫都掏出来,把你教成了还是无用,尤其是武林中一旦拜师,便不能见异思迁,再去改投别的师父,这岂不是误了小恩公的前程?此其一。再者,老朽兄弟二人与恩公展大侠主仆的名份,严格说来,小恩公还是老奴的小主人,奴仆怎能做主人的师父?”

展白一听活死人所言甚是有理,知不能强求,随即默然不语,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其实,小恩公也用不着失望,你身上不是带着比名师还要高明的武功秘录吗?”

活死人这一说,展白葛然醒悟,想起怀中的《锁骨销魂天佛卷》,立刻伸手去摸,谁知一摸摸了一个空,只吓得心中一凉……

活死人却从怀中把《锁骨销魂天佛卷》掏出来,说道:“这天下第一奇书,小恩公从何处得来?”“是一个叫雷大叔的人送给我的。”展白见《锁骨销魂天佛卷》未丢,这才放心下来。

在二人说话的当儿,活死人把书页翻开,才看了两眼,赶快又把书中合上,闭目调息了一会,才睁开眼睛说道:“好厉害!这书可是最易引人定火入魔,小恩公中纪轻轻,不知怎么看的?”

“晚辈在黑暗中用手摸的。”展白毫无心机,对任何事,都是有什么说什么。

活死人听展白说“用手摸书”,似是不信,但当他伸指一摸,立刻恍然大悟,不由脸上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展白也看出活死人贪婪之色。

活死人把书交还展白,仰头思索了一会,又问道:“雷大叔是何人?竞如此慷慨!”

展白把雷大叔的形状描述了一番。“噢!”活死人恍然说道:“雷震远!”

“老前辈认识?”展白反问道。

“怎么不认识!”活死大眉飞色舞地说道:“他和你又是最好的朋友,想当年我兄弟追随恩公、行道江湖时,他和我们常在一块!……”

“老前辈是何人?”展白插口问道:“能否将大名告知晚辈,也不枉在此相遇一场!”

活死人脸色又黯淡下来,长叹说道:“这一点要请小恩公原谅,因为我弟兄发下重誓,在未能给恩公报仇之前,永不提名道姓。以后你只叫我弟兄‘活死人’、‘死活人’好了?”

展白见他不肯说出姓名,也不好勉强,顿了一下,又问道:“老前辈,怎么知道晚辈杀父的仇人……”活死人不等展白问完,便接口说道:“这要问‘神驴铁胆’董老前辈,我弟兄二人先前听到这消息,还不敢相信,后来董老前辈前来证实,前两天我兄弟二人又遇到小恩公,从小恩公剑穗上看到了那枚‘青蚨镖’——就是那枚青铜制钱。那是‘青蚨神’金九的独门暗器,这样我弟兄才不得不相情,那传言竟是事实!”

“神驴铁胆!”展白寻思道:“董老前辈是不是一个丝绵贩子模样的骑驴老人?”

活死人道:“正是他老人家了,”

活死人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重大的事情一般,高声叫道:“神驴铁胆董老前辈,为前辈异人硕果仅存的一位了,年纪恐怕有一百多岁以上吧,三粒铁胆,八八六十四手‘奇形追掌’,武功之高,当今武林恐怕已无出其右者,刚才小恩公说要拜师,何不就去求他老人家收录?”

展白一听有这条明路,即刻兴奋地问道:“他老人家住在什么地方?”

“他老人家虽然游踪无定,”活死人说:“但经常在南京燕子矾江边,岩山十二洞存身,小恩公到那里去或能找到他老人家……”

展白不等活死人说完,跳起身来,向活死人躬身—札,说道:“那么,晚辈就此告辞!危难之间多蒙老前辈相救,又蒙指示明路,一切恩典,展白牢记心底了……”

展白一边说,一边腾身向门外跑去,话宋说完,人已跃出“死人居”门外了……

“小恩公!……”活死人在身后急叫,想告诉展白还有同来的少女,但忽然想到一些不便的地方,张嘴慾言又止……就在这略—犹豫之间,展白已奔下山去了。

展白心急似箭,奔出“死人居”大门,连回头看都未回头看,在山坡上他也看到那匹枣红色大马在吃草,展白还以为活死人的马,他也没有仔细想想“活死人”那怪像,怎么会有这般鞍辔鲜明的神骏坐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