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22章 毒酒

作者:古龙

在展白大感意外、惊诧莫名之际,那四名青衣妙龄小婢,于豪华浴室中,对着—个陌生男子,双眼蹬视之下,竞大大方方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净光。

只见四个青衣婢女,粉臂王腿,酥胸丰臀,除了—抹极短的丝质短裤、一抹极窄的粉红胸巾之外,扮白胴体上已是一丝不挂。

展白眼睛睁了好大,瞠目结舌地望着这大大出乎意外的满眼春光,简直已是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四个妙龄婢女,都好像没有那么回事一般,极自然地把香巾、浴具……一样一样地准备舒齐,好像这些事做得非常熟悉,但转脸见展白还不脱衣服的一个最新流派。20世纪60年代中期发端于法国,后扩展到 ,死自站在那里瞪着眼睛发怔。

不由掩嘴一笑,那八只俏目,曼波流光,意思已明显地说出来:“要洗澡,怎么不脱衣服?”

羞耻之心,人皆有之,一个大男人,睁大白眼当着陌生女子面前脱衣服,除非神经病,任何人也没有这份胆量。

任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江湖豪客,遇到这种场面,也会感到尴尬万分。

展白虽有一次大白天当着女性撕破周身衣服。

但那是被“银箫夺魂”章士朋的“音魔夺魂”所伤,一时失去理性,在幻觉中做出的下意识行动。

但此时他却是头脑清醒,虽然会意四个妙龄女婢眼光中所露的意思,但一时之间,仍是没有勇气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此时,突然室外一个轻盈的脚步声走来,忽从门外传进莺声燕语说道:“前厅酒席已经摆上了,贵客冰浴已毕,就请入席!”

四个赤躶小婢,一齐哈哈笑道:“他……还没有开始洗哩!”说完又是哈哈……笑了一阵。

“怎么?这么久了,你们四个还不服侍……”门外之人说至此处,忽推门而入。

见展白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站在浴室中央发怔,她马上笑语盈盈地说道:“看你们四个,没先给客人解衣服,倒先把自己剥得光光的,真是!你们越来越不会做事了!”

展白见进来的也是一个婢女模样的少女,双十年华,风韵娟然,年纪比四个小婢略大,一身浅粉衣裙,服饰也比较考究,想必她是一个地位较高的婢女。

但,她一进门便来解展白的衣钮,展白心里一怔,尴尬万分地左右为难。

展白一怔之下,粉衣婢女素手已到他胸前,展白一惊,不由得闪身一躲。

但那粉衣婢女身手竟似不弱,心思更是灵巧,在伸出柔荑时,好像算定展白必会向一侧躲闪,顺手向侧一拨,尖长的两指轻轻一扯,竞把展白肋下的衣钮解开了。

粉衣婢女咯咯一笑,说道:“贵客可能是第一次来金府,不惯我们服侍,请担代了!”

口中说着,尖长两指扯着展白襟前衣绊,并未放开,身形巧妙地一转,已把展白的衣襟解开。

展白穿的外衣,仍是绣有“豹突山庄”标志的那件黑绸风鳖,敞领博带,只有肋下一个扣绊,被粉衣婢女一扯扯开,已然是脱下一半。

展白心头微惊,估不到金府一个婢女,竞具有这等身手。此时,粉衣婢女拉住展白衣襟,转身让给展白了一个侧背,展白此时要想出手伤她,可说是易如反掌。

但展白是来金府作容,虽然已知道这金府的老人“青蚨神”金九,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但末到翻脸动手以前,怎样也不能向一个婢女先下毒手。因此,他只是窘得脸孔排红,并没有出手推开粉衣婢女,嘴中却吃吃地说道:“姑娘!你们出去,我自己来……”

可是,他的话尚未说完,“叭”的一声,一本彩色封面的书,从展白怀中掉下地来……

“哟,这是什么花书?这样好看!”粉衣婢女转跟瞥见,嘴中一边说,一边身形徽弯,伸手便要拾取。

展白大惊,知道自己只身深入仇人家中,这是藏龙卧虎、奇人高手如云之地,而《锁骨销魂天佛卷》又是一本武林人物人人都慾争夺的“天下第一奇书”,岂能让别人过目?大惊之下,单掌用力一推,粉衣婢女不防,被展白一掌推在左肩之上,“哎……哟”半声,飞出五步,“噗通”一声,头下脚上,一头栽进满池清水的浴池之中。

水花四溅,粉衣婢女在浴池中翻了一个身又爬了上来,张嘴吐出一口清水,周身水淋琳的,已成了名符其实的“落汤鸡”,头上的青丝,身上的绸衣都被水湿透了。

此时展白已拾起《锁骨销魂天佛卷》,藏在怀内,见粉衣婢女落进浴池,狼狈不堪,心生歉意……

但那四个赤躶躶的小婢可笑弯了腰,拍手打掌,笑得玉体乱颤!

“四个鬼头!你们笑什么?”粉衣婢女狠狠白了展白一眼,一肚子气没地出,竟向四个小婢骂道:“还不快把我扶上来,重新放水,服侍客人洗澡!”

四个赤躶小婢,对粉衣婢女好像十分畏惧,被粉衣婢女一骂,果然齐收了笑声,从浴池中把粉衣婢女拉了上来,又把池中的水统统放出,待要重新慾水时,那粉衣婢女突然说道:“这客人是公子爷的贵宾,‘兰玉汤’不够尊敬,放那边的‘温乡水’吧!”

听到粉衣婢女如此说,四个赤躶小婢,微愕了一下,但看到粉衣婢女美目生威,忙又低下头去,果然,到另一个水门按钮,立即打开开关,一涵清泉,从半躶石雕女郎肩上水甑中泻了出来。

展白绝未留意粉衣婢女,指示四个赤躶小婢放水时的脸色,只看到她一身湿衣紧贴在身上,衬出她丰满服体上的玲珑曲线,而且粉衣白肉隐隐现现,美是够美,但狼狈也够狼狈了,心中老大不忍,抱歉地说道:“那本书,实在不能络你看,在下一时鲁莽,唐突处,姑娘多多原谅!”

“我们本是服侍爷们的,服侍不好,要打要骂,任凭爷们高兴,谁叫我们爹妈不长眼,生下我们来就是当婢女的命呢!”

粉衣婢女说此话时,语气冰冷已极。但展白自知理屈,也不在意,仍然诚恳地说道:“在下自幼贫苦,未受人服侍惯,还是请诸位姑娘退出,由在下自行沐浴好了!”

粉衣婢女略一迟疑,当即说道:“恭敬不如从命,客人既怕我们服侍不周,命我们出去,我们只好出去了。”

说罢,对怔在一边四个赤躶小婢说道:“穿上衣服,我们走!”

四个小婢对粉衣婢女像是不敢违抗,当即把衣服穿好,各自退了出去。粉衣婢女临走时,又说道:“客人请快一点洗,别叫我家公子爷在酒席宴前紧等!”

说罢,也不等展白回答,身形一闪,走了出去。

展白匆匆洗好,金府为他准备的新衣他也不穿,仍然穿上自己那套破衣,出了浴室,却见四个青衣小婢,仍然在门前等着,当即随着四个青衣小婢,来到了大厅。

尚未走进大厅跟前,老远便听到那些江湖豪客高声谈笑,展白注意一听,却正在谈论自己。只听一人说道:“这小子,看不出什么路数,但手底下还真有两下子,‘混江龙’梁朋,竞吃不住他一掌!”

另一人接口道:“手法杂得很,不知他小小年纪是怎样练的?”

接着,一片啧啧称赞之声。

展白听到人在背地里暗赞自己,禁不住心里略感欣慰。但忽听一个人高声嚷道:“你们别替他吹了!他还不是接不住‘铁翼飞鹏’巴二爷的一击!……”

展白此时已迈进大厅,数十道眼光一齐投了过来,众人只觉眼前一亮,眼见方才进来时,满头乱发,一脸汗渍的落魄少中,竞一变为丰神俊朗、玉面朱chún、眉梢眼角英气勃勃的美少年。

虽然他身上还是那件破旧的黑绸长衫,但已掩饰不住他那俊美的仪表。

众人的议论,立刻被展白不凡的风姿镇住了,一齐哑口无育,瞪大双眼望着他。那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金府千金金彩凤,一双如水的美目,更是一瞬不瞬望着他,闪过了一道奇异的光辉……

“祥麟公子”早已站起,抱拳肃容,请展白入席,并为展白一一介绍在座的众人。

展白见大厅中长条桌摆成一个马蹄形,在座的江湖豪客,足有数十人之多,一个个精华内蕴,双目神光慑人,知道均是武林高手。他一边抱拳向众人见札,一边听“祥麟公子”念道:“这位是‘铁背驼龙’公孙楚前辈!”展白见是一个驼背老者,神态威猛,双目神光如电,知是一大高手,一抱拳道:“公孙前辈,久仰,久仰!”

“铁背驼龙”哈哈一阵大笑,声震屋瓦,道:“小哥儿,不必客气!”

“这位是‘铁翼飞鹏’巴天赫前辈!“祥麟公子”在说到“铁翼飞鹏”巴天赫时,特别加重了语气,“刚才展兄已经会过了,所谓‘不打不成相识’,今后还请二位多亲近亲近。”说完也是哈哈一阵大笑。

展白只觉脸上发烧,一股被羞辱后的愤怒之感,直冲脑门,但是他却强忍着没有发作出来,心里却自责道:“展白呀!展白!你连人家门下一个食客都打不过,还向人家主儿报雪深仇?……”

展白心情激动,“祥麟公子”逐次介绍,诸武林高手之中随便提出任何一人,都可震动武林,但他一个也没有听进耳中,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内心中却是热血沸腾,因此,竞连眼前的见面礼都忘了。

突听一声冷哼,起自座侧,声音虽不大,却彻骨冰冷,冷哼过后,一人昂然说道:“既没有真才实学,又毫不懂江湖礼数,竞恬然敢坐高位!”

等到这一声冷哼,及这讥刺如利箭的语气传来,把展白从羞愤中惊醒过来,转头一看,竟是一个黑衣俊美少年所发。

这俊美少年绝不到二十岁,生得面如傅粉,chún若涂丹,长眉入鬃,目若朗星。不但人长得如潘安、宋玉,就看他小小年纪能杂坐在众多一流高手之列,武功必也不弱。

原来这黑衣美少年,乃是“青蚨神”金九的爱徒,名唤孟如萍,从小在金府长大,金九爱护他不亚于爱自己的独子金祥麟,因此把自己一身高强的武功,倾囊相授。虽然这孟如萍,年纪不大,但已有了很高的武功,尤其对“青蚨神”的绝门暗器“青蚨金钱镖”,可以说完全承袭了下来,只是内功真力还稍欠火候而已,在江湖年轻一辈的武林高手之中,堪称为佼饺,已经叫响了一个名号,人称“玉面小青蚨”!

“玉面小青蚨”与金氏兄妹年龄相若,比“祥麟公子”小两岁,比金彩凤大一岁,与“祥麟公子”兄妹从小一块长大,情逾同胞。年纪稍长,渐解人事,金彩凤又是美逾天人的美丽,而他自己自视甚高,虽是寄养在金府的一个孤儿,内心里却把这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金彩凤,视为自己的爱侣。

金彩凤对他也很好,平常“萍哥长,萍哥短”地乱叫,但“玉面小青蚨”并不能感到满足,因为他看得出,金彩凤对他只是兄妹般的感情,却缺少年轻恋人的热爱。尤其金彩凤为“青蚨神”金九最幼的爱女,从小娇生惯养,心里要怎样便怎样,常喜欢东跑西跑,尤其喜欢与江湖上人物接近,毫不避讳,脱略形迹,与任何新倔起的年轻好手都愿意拉拢,但,这些落在“玉面小青蚨”的眼中,却最使他内心妒忌难安。

今天回程上,并留骑马,到了家中,显出不寻常的关注,“玉面小青蚨”已经满脸妒火烧到脸门上,别看以前那么多武林杰出的后起之秀没有从他手中,把这“江南第一美人”抢走,可是,这落魄少年的出现,却使他有了不祥的预感。

又见众人都在背地暗赞展白,他才大声叫出那一句:他还不是接不住‘铁翼飞鹏’巴二爷的一击!”

如今展白被“祥麟公子”拉到首座,不按例规退下,所以他抓住这个机会,给展白下不了台,再者也是借机会向展白挑衅,想以自己手中一柄剑,肋下一囊“青蚨金钱镖”,把展白赶走或除去,以拔掉这个“肉中刺,眼中钉”。

展白早就心里不自在,强自按压着末发作,如今听“玉面小青蚨”这一讥讽,再也按压不住,立刻一抱拳说道:“到贵府来,并非出自在下情愿,既然不受欢迎,在下就此告辞!”

说罢拂袖而超,便慾起身离去……

“祥麟公子”赶紧上前拦住,含笑说道:“展兄,难道以为意不至诚吗?酒宴已经摆好,无论如何也得请展兄略进几杯水酒,也好让祥麟一尽地主之谊!”展白见祥麟公子语意诚恳,心中暗歉:“祥麟热肠,言下不虚,看他礼贤下士,谦虚诚恳,完全发自内心,决不是机诈权谋之士做作得出来的!”

但嘴中仍说道:“金兄盛情,在下心领了!实是在下真有急事,改日再讨扰吧!”

说着仍向外走去。

金府既敢桂“江南第一家”的牌子,待客的席面真是够考究了,珍肴美味已不足喻其珍,龙肝凤髓亦不足喻其贵,菜才上了几道,酒仅打开一坛,已是满室清香,有个老警,已是唾涎慾滴,但展白腹中纵是饥肠辘辘,对那美酒佳看已是丝毫不感兴趣“君子不吃磋来食”,良有以也。

尚未等“祥麟公子”再发言:玉面小青蚨已然呼的一声,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要走就走!何必装腔作势,难道我们建业金府,还缺了你这位高客吗!”

“师兄!”金彩凤忍不住在一边道:“你这算什么?哥哥留客,你逐客!”

“祥麟公子”也向孟如萍瞪了一眼,仍然万分诚挚地拉住展白道:“在下这位小师弟火爆性子,鲁莽之处请谅!展兄,有再要紧的急事,也喝两杯水酒再走,若飞然,展兄便是瞧不起祥麟了!”

展白哪里肯再就座,心里执意要走,连几位前辈高手,也都出言留他,他一概不应。

“年轻人别拖拖拉拉!一点不爽快!”“铁背驼龙”是出名的酒鬼,见酒摆了半天,不能到口,早巳不耐道:“难道这金府是鸿门宴,酒中放毒葯,你这小娃儿才不敢喝!”

这一句话激怒了展白,道:“公孙前辈这一说,展白倒非要喝三杯不可了,但话说在头里,在下三杯酒干,立刻就走,也免得诸位讥笑展白是怕死贪生之辈!”

说罢,端起桌上酒杯,向四周围一举道:“来!展白后生晚辈,敬各位前辈一杯!”仰脖子一饮而尽。

“我也算老前辈吗?”金彩凤说着,咯咯一笑,也随着喝了一杯。

展白脸一红,这一杯酒下肚,就觉得像一股烙红了的铁,倒进腹中一样,只觉奇热如焚,不由心中一擦,暗道:“莫非酒中真有烈性毒葯?”

但转又暗想,这绝不可能,“祥麟公子”尚不知自己的身份,他没有害死自己的理由,而且他名列“武林四公子”之一,岂肯当着这多武林顶尖高手面前,施用下流暗算手段?

这样一想,在众人纷纷干杯喝彩声中,他又端起了第二杯酒道:“展白经少识薄,刚才失言,第一杯敬前辈,这第二杯敬诸位同辈先进!”

“这才像话!”金彩凤娇笑情兮,轻语轻盈,这“江南第一美人”美目流波望着展白,可说是风情万种。

展白却犹如未见,一仰脖子又喝下第二杯酒。

“玉面小青蚨”看在眼里,恨得心头痒痒的,真想探手镖囊,以“倒洒金钱”手法,把展白打成一个筛子底。

展白怎知道“江南第一美人”娇声笑语之中,已给他点燃了一盆醋火?可是,这第二杯下肚,直觉得五内如焚,一般热流从丹田直涌泥丸,说不出的一种冲动和慾念,愤然兴起……

展白想定了“祥麟公子”不会当众暗算于他,是以仍不在意,还以为自己是空腹吃酒,所以才有这样强烈的反应……

但,金彩凤已看出了不对,她一个女孩子吃了两杯酒,还毫不在乎,因为她知道这酒是家中窖藏的上好美酒“女儿红”,酒性醇而不烈,展白一个大男人吃个十杯八杯的也不妨事,怎么两杯酒方下肚,脸上便似红布一样,而且双眼射出奇异的光辉,身形竞摇摇慾倒,这是怎么回事?

“咦——”

她刚惊噫半声,还不及询问何因,展白已端起第三杯酒,仰起脖子又喝了下去。

“好酒!”展白周身像火炭一样,高烧已到半昏迷状态,心中似已觉得不对,遥然一阵剧痛,立即知是受了暗算,想到以“祥麟公子”在武林中的身份地位,竟然对自己施出了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又想到自己孤身落在仇人手中,后果实不堪设想,自己一死一切算完,展氏门中绝了后,杀父之仇再也报不成了,不由悲愤已极地骂道:“金氏门中的好酒!三杯便可断肠!只可恨……”

说到这里,翻身栽倒,已经是人事不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