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23章 凤求凰

作者:古龙

也不知过了多久,展白又苏醒过来,睁眼一看,自己躺在一个考究的床上。

只见绣被锦褥,罗帐金钩,清幽虽不及慕容府中“凌风公子”的寝室,但豪华又有过之。

展白苏醒后,只觉喉干如裂,腹内仍似有余烬在燃烧,茫然叫了一声:“水……”

一个清秀脱俗的小男孩,和一个俊美无比的小女孩,正是明明和兰兰,见展白醒来,面现喜色某物与他物的空间位置没有发生变化。2.某物处于量变阶段 ,转头便向室外跑去,一边高声叫道:“阿姨!阿姨!他醒过来了!”

应声走进一个淡装丽人来,正是“江南第一美人”金彩凤。

今天,她只穿了一件淡淡如云的罗衣,满头的青丝只随便在顶上挽了一个鬃儿,余下的长发飘坠身后,发上没有一件首饰,胎上不施一点脂粉,但更显出了她天香国色、举世无双的丽质,不愧誉为“江南第一美人”,更应了一句俗话,“真正的美人是无须化装的”,一点不假。

她走进屋来,见展白睁开眼睛,秋水如神的双眼一亮,双颊梨涡隐现,樱chún如花朵般绽开他广泛探讨了社会领域内辩证发展的问题,提出了关于社会 ,贝齿灿然,她笑了

但现在他是独卧静室,心智乍醒,一眼看到如此美丽的金彩凤,万由心底暗赞了一声:“好美!……”

“展小侠!”金彩凤从百花盛开似的笑容中,吐出莺声沥沥,说道:“你醒过来啦!小红,快倒茶来!”

展白干渴难忍,但未等他说出,金彩凤似已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立刻回头叫人倒茶。绣帘启处,一个粉色衣裙的婢女以舍弃自己的生命。 ,手托一杯香茗走了进来。展白—看,正是在浴室中抢自己的《锁骨销魂天佛卷》,被自己一掌打落浴池里的婢女。

但此时,他不顾其他,抓过茶杯来,鲸饮而尽,喝完以后,尤感还渴,用舌头舔着嘴chún。……

“想你是渴坏了!”金彩凤笑道:“小红,再端一杯来!”

她美是到了极点,聪明也是到了极点,别人心中所想,似乎无须说出来……

但那叫“小红”的粉衣婢女尚未回身,明明和兰兰已从房外提了—只宜兴宫窑细瓷条壶走了进来,一边嘴中还叫道:“来啦!茶来啦!”

急得小红忙上前接住,并埋怨道:“哎呀!我的小祖宗!把壶打坏了还没有关系,要烫了你的两个人的脚,可不是玩的!”

“红姐姐,不要看不起人!”明明刁钻池道:“我就是把壶丢出,水也不会溅出来!”

说着手腕向外一抖,把一只看来价值颇昂的宜兴宫窑细瓷茶壶竟凌空向小红掷来。

“哎呀!”小红粉脸变色,要是暗器打来,她可以一掌劈落或纵身躲闪,但这是—只名贵的茶壶,乃是大内之物,当今圣上所赐,尤其明明把茶壶出手,紫金提手已然倒下,壶中又满注滚水,一个接不好,不但要把柔嫩的十指烫伤,说不定还会把茶壶打破,是以她虽有不错的武功,也吓得惊叫出声。

正在小红举着双手、不知如何是好之际,金彩凤却在一边笑驾道:“明明!你真淘气!”

说话之间,纤手一扬,平飞急射而至的茶壶,被掌风一阻,竟向高升三尺,势尽下落之际,紫金提手向上一立,小红趁势伸手提住壶梁,满壶滚水果然点滴未溅出来,但小红已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展白侧卧在床上,把这些看在眼里,心中无限感慨。看这建业金府,妇人孺子都具有这等好手,的确是不可轻视。

展白喝了小红倒的茶,腹内的焦躁好了一些,但四肢发软,手脚仍不能举动。

正在此时,绣帘启处,一连串又走进四个青衣小婢。

其中一个青衣小婢,微向金彩凤一屈膝禀道:“启禀小姐,公子驾到!”

“他的消息,可倒灵通!”

金彩凤一语未毕,祥麟公子巾带飘扬,步履酿酒,已然踱了进来,身后跟着“铁背驼龙”与“铁翼飞鹏”。

“展兄,已清醒了!”

祥麟公子一进屋来,便趋至床前,态度很是关切地问候展白,但展白双眼故意望向帐顶不理不睬。

对展白的冷傲神情,祥麟公子毫不在意,仍然热忱地说道:“展兄误浴‘寒泉水’,寒闭百窍,又被三杯热酒一逼,是以昏绝过去,但不要紧,虽然周身筋络尽散,暂时不能行动,好在我家还有解寒驱毒之葯,不出三日,展兄便可好了,这……”

祥麟公子还待说下去,展白却冷冷地插言道:“倒是巧得很啊!”

他这句话冰冷说出,刺人已极,连祥麟公子素以沉稳见称的人,也不由一楞。但转又笑道:“也难怪展兄起疑,赶巧‘铁背驼龙’公孙前辈说了那句玩笑话,展兄误认为酒中有毒,竞豪气干云,以身相试,当场倒下,不要说是展兄,当时连祥麟也被蒙住了,后来听小红说才知道展兄不惯下人服侍,自行浴室放水,想是把水门放错了,误以寒泉当温汤,才有这番差错!”

祥麟公子说完,又哈哈一笑,连连抱歉不止。

“哈哈哈!”铁背驼龙也在一边哈哈大笑道:“不过,这一来倒显出小哥儿的胆量来了!当真是视死如归,佩服!佩服!”

这驼背老人,震惊武林的江湖高手,喉音洪亮,笑声震瓦,翘起大拇指来赞誉展白。

“铁翼飞鹏”却在一边冷冷地说道:“你用不着心怀不豫,祥麟公子侠骨柔肠,礼贤下士,天下圣名,真要和你过不去,也用不到在酒里做手脚,这完全是个巧合,由不得你不信!”

这“铁背驼龙”与“铁翼飞鹏”合称为“金府双铁卫”,在金府地位之高,在江湖上声誉之隆,可说是无与伦比,也都这样说,想必不会有假。

但展白还是不信,冷冷说道:“展白不惯别人服侍是实,但浴池的水不是展白自己放却是真。两位老前辈说话一言九鼎,更不会假,金公子又是正人君于,非是暗算害人。那么,我展白一定是自己中风、中暑,突然昏厥?还是不胜酒量,三杯醉倒了?”

展白虽没指责着谁,但任何人也听得出他话中的含意,想祥麟公子在武林中地位何等祟高,岂可受展白如此轻蔑?连金彩凤都耸然动容,“金府双铁卫”更是怒容满面,双双便要发作……

祥麟公子却意外地很冷静,对展白的辱骂讥讽毫不为意,反倒转头向那叫“小红”的粉衣婢女说道:“谎言欺主,骄傲慢客,你已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难道还要等我说话吗?”

小红闻言,面色大变,只怔了一怔,便无言地转身退至室外,只听“嘭”的一声大响,接着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

从这声音里,展白已判明了是怎么回事,不由心头大受震动,暗惊:“难道祥麟公子轻轻松松几句话,那粉衣婢女竞自绝了吗?这金府的家法也真够严苛!……”

在展白看来触目惊心,但室内金府上上下下船人球好像投有那么回事一般,神色自若。

祥麟公子却站起身来说道:“展兄好好养息吧,三日保证你痊愈!”

说罢,头也不回的带着“金府双铁卫”及四名青衣婢女走出居去。

明明和兰兰已不知何时,早跑到外边玩去了。

室内仅留下金彩凤与展白二人。

金彩凤望着展白,幽幽地说道:“我哥哥这样做,对别人而言,可说是莫大的赏脸。但对你来说,却是适得其反,更引起了你的反感!”

“请道其详!”展白原仇恨金府的人,如今见到这残酷为一幕,仇恨里更加上厌恶;纵然对着江南绝色美人,已引不起他一丝绮念,因此神情与语调一样的冰冷。

“小红在我家中虽是一个婢女,但地位并不低,只因为她简慢客人,我哥哥便赐她一死,这要在一般江湖豪客来说,还不是极端的赏脸吗?一定要惶恐万分,感激莫名,认我哥哥为礼贤下士的知己,死心塌地地报效我家了。可是,你不同……”

金彩凤还待说下去,展白冷笑一声道:“我不是毫无人性,以他人的生命,向江湖人物买好。你哥哥以别人的生命,来向我买好,并希望我感恩图报,那更是妄想,反适足引起我的反感。”金彩凤道:“可是,我哥哥处事公正,完全就事论事,并没有成心向你买好。小红谎言欺主,罪不容赦。她简慢客人,暗算客人,是为不敬。不忠不敬之事被揭露,脸上挂不住,自杀身死,算是一赎前衍。而且她自己一死,也表现了她愿意以死洗刷她自身的污,点,于各方面来讲,并没有什么不对。何况,也不是我哥哥的错,你为什么这般仇视我哥哥呢?除非另有原因,不然那就很费人猜解了!”

金彩凤分析事理,观察入微,展白不由心折,不愿再跟她多淡,深怕再谈下去,对方的内情没有摸清,自己反而先泄了底,对自己以后报仇的事不大方便,但忽然脑子一动,忍不住又问道:“那‘地心寒泉水’既然具有寒毒,为什么要引到浴室去呢?莫不是……”

金彩凤婉然一笑道:“建业金府要想设机关害人,也用不到放在家中浴室里,那是我父亲引来做为练功用的!”

“你父亲!”展白睁大了眼睛问道:“怎么一直没有见到你父亲,难道你父亲不住在家中吗?”

“我父亲就住在家中!”金彩凤微现诧异地说道:“不过,他老人家不利于行,不能出来见客罢了!”

“他住在什么地方?”展白这话问得过急了些。

“怎么?”金彩凤更见惊奇道:“展小侠认识我父亲?”

展白一声惨笑道:“青蚨神金九,江湖上有几人不知令尊的大名!”

金彩凤也笑了道:“只闻名未见面?”

展白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金彩凤道:“那还差不多,我父亲已有几十年没有出外走动过了,依你的年纪,不可能见过我父亲!”

展白脱口问道:“那是为什么?”

金彩凤眼中射出疑问的光芒诧道:“展小侠,你好像对我的父亲很关心?”

展白脸一红,知道自己问得太露骨,已引起金彩凤的疑心,随摇了摇头道:“我不过只是好奇,以令尊在江湖上的威望,不知为什么竟呆在家中十几年不履江湖?”

金彩凤果然不再起疑,美丽的脸上换了一种黯淡的神情说道:“我父亲十几年前得了一场怪病,双腿不能行走,故此才没有出过门,只在后院‘怡情院’养息。”

展白恍然而悟,心中已暗暗有了决定,随即不再多问。

从此,展白在金府养伤,金彩凤常常到房中看顾他,“祥麟公子”因为时有江湖豪客造访,倒很少来。转眼三天过去,这是第三天的傍晚了,展白伤势已完全复康,即时就告辞慾走,恰巧“祥麟公子”未在家中,金彩凤百般挽留他,但展白决定告辞。

从金彩凤那恋恋不舍的神情上看来,无疑短短两日相聚,这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绝色佳丽金彩凤,芳心已暗暗爱上展白了。

但展白对这人人羡慕向往的绝色佳人,却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金彩凤的软语温存,以及对他的万缕柔情,他连看都懒得看。

可是展白愈是这样漠然无动于衷,金彩凤愈觉得他与众不同,爱他的心更切了。

“好,就急着要走呢?”金彩凤双眼迷惑地望着展白道:“难道不能在我家多住几天吗?”

“不行!”展白斩金断铁地说:“因为我有急事!”

“想是我家不好或……”金彩凤泫然慾泣。

“我倒没有那么说。”展白道:“不过我不能多在贵府耽搁罢了。”语调仍是冷冰冰的。

“难道多住一夜也不行吗?……”金彩凤说至此处,一双明媚的大眼睛里,已经涌出了明亮的泪珠。

展白见她花容黯然,明眸含泪,显得分外明媚动人,不由心内一荡,叹了一声道:“唉!这……这是不可能的!

这刹那之间,他明白了,他并不是不爱这“江南第一美人”,美色人人爱,何况,这美人对他还是情有独钟呢!但是埋在心里的仇恨,使他不能爱她。

因此,在万感交集之中,迸出了这么一句无头无尾的话。

说完之后他再也不回头,背上“无情碧剑”,大步向门外走去。

因为,他心里明白,如果再稍一延留,恐怕真狠不下心肠走出金府。万一自己控制不住感情,爱上了杀父仇人的女儿,那自己将何以自处?报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凤求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