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24章 力战“玉面小青蚨”

作者:古龙

“玉面小青蚨”似是看到展白“无情碧剑”非是凡品,但仍存心借凌空下压之势,腕上运足了劲力,猛向下削去。

“呛啷!”一声龙吟虎啸,双剑猛击在一起,在夜空灯光之下,金星四射,辉烂耀目如火树银花,蔚成一片奇景。

二人双臂均感一阵发麻,臂力竟是不相上下,当然“玉面小青蚨”是占了居高临下的光,“玉面小青蚨”飘落八尺开外,展白则稳站当场,二人不约而同一齐检视手中宝剑,看有无伤损。

“无情碧剑”一澄如水,丝毫末见损伤,玉面小青蚨”黑铁长剑,暗青如墨,亦是未损分毫。

此时,二人心中均已有数,知道对方俱是宝剑,不再存削毁对方兵器之心,双方二次往上一凑,各展绝学,打在一起。

只见展白“无情碧剑”如惊虹绕空,“玉面小青蚨”黑铁长剑似乌龙闹海,一碧一青,两股剑气,翻腾缭绕,二人打得快时,只见森森剑气毫光,却不见二人身影。

二人都是快攻快打,晃眼已打了四十余招。

“铁背驼龙”手捻纵须,一双环目瞪得滚圆,望定三人龙腾虎跃的搏斗,高声喊好,大叫大嚷地批评二人剑招:“嘿!好小子!这一招‘金针定海’施得不错,够味道。”

“嗨!可惜!‘小青蚨’!这招‘浪里斩蛟’,只差两寸,伤不到对方……”

“铁翼飞鹏”面色深沉,虽然一双精光暴射的小圆眼紧盯场内动手的二人,但却是紧闭嘴chún,一言不发。

“江南第一美人”金彩凤,素知师兄武功已得父亲真传,暗暗为心上人担忧,一双媚如春水的明睁,瞬也不瞬地望定二人,如花的粉面上是时惊时喜,紧张地握紧双拳,掌心里已渗出香汗来。

围在四周看热闹的男女佣人,却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看傻了,虽然他(她)们曾见过不少次激斗,但从没有这一次紧张激烈,冷森森的剑锋,回旋生飙,寒光逼人,有几个胆小的,站不住脚,已身不由己地缓缓后退。

展白与“玉面小青蚨”却已打到了生死交关的紧张阶段。

“玉面小青蚨”剑招高超,身法轻灵,飞、腾、奔、窜,犹如灵猿跳涧,出手更是狠辣,招招不离展白要害,恨不得一剑把展白刺个对穿,除去这一大情敌。

展白内力雄浑,沉着稳定,所施剑招完全是大开大合,手、眼、身、法、步,处处显示出扎有很深根底,剑招光明正大,尤其是气度雍容,隐然有一派大家风范。

“玉面小青蚨”一边动手,一边心中生怪,看展白所用剑法,不过是武林常见的极普通的“三才剑法”,偶尔交杂上几招怪招,因也不见得高明到哪里去。自己素以剑法见长,竟然一时之间占不了上风,明明自己施出绝大杀招,展白却不慌不忙,只用一招极平常的剑法,便把自己的绝大杀招化解掉了。

这时,二人已战了将近百招,仍然不分胜负,“玉面小青蚨”心中不耐烦,正巧展白使了一招“立扫宇宙”,碧剑向“玉面小青蚨”顶上扫来。

“玉面小青蚨”身形暴缩半尺,躲过顶上一剑,黑铁剑“水中捞月”,猛斩展白下盘。

展白双足一顿,离地三尺,手中剑演“寒星奔月”,猛点“玉面小青蚨”顶门“华盖”重穴。

按常规“玉面小青蚨”应该使“回风拂柳”,或者“游蜂戏蕊”,转身躲开展白那招“寒屋奔月”,才能

可是,“玉面小青蚨”求胜心切,弃正规战法想出险招求胜,不躲不闪,欺身横剑,用了一招“万花献佛”,剑身横着一挡展白剑势,顺势横向前推,猛砍展白前胸。

这一招,真是险极,如果展白轻功较高,能够凌空换步,身形再上握三尺,原势不变,剑尖下落,必可把“玉面小青蚨”头顶“华盖穴”刺一个血窟窿。

但二人打了一百余招,“玉面小青蚨”见展白身法迟路,算定展白不能凌空再行上窜,故而用了这么一招险招。

展白有没有凌空换步的功力?有!但他武功内力进步太快,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目下身具内功潜力究竟有多大。又加上缺少应敌经验,他那一剑直刺下去,算定“玉面小青蚨”要向一旁躲闪。

设想到“玉面小青蚨”不退反进,横剑向他胸前切来,自己却无法再行躲闪,眼看“玉面小青蚨”黑铁长剑,贴着自己碧剑镑刃向自己胸前切到……

一般武功较低的人,还没有看出这一招的凶险,但“金府双铁卫”及金彩凤等人,却已看出这一招,真是凶险无比,不由一齐惊叫出声。

“小蚨子!”“铁背驼龙”高声大叱:“你这是什么打法!”说着腾身扑至……

说时迟,那时侠,“铁背驼龙”尚未扑到,百忙中,展白运力—。震手腕,把周身真力贯注剑身,猛然向下一震,“当当”一声,“玉面小青蚨”虎口一震,长铁剑脱手,掉落地上。

展白就势一翻手腕,“天情碧剑”冷森森的剑尖已逼在“玉面小青蚨”咽喉之上。

“玉面小青蚨”行险落败,心中犹如万箭齐攒,难过万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惨败,俊美的脸上变成灰色。

展白也估不到自己内力,到了收发由心的程度,一剑把“玉面小青蚨”铁剑震出手去,“无情碧剑”点在“玉面小青蚨”咽喉之上,微徽一怔,并未立即施出杀手。

“哈哈哈!……”“铁背驼龙”身如飘风,已窜至二人面前,先哈哈一笑,才说道:“小哥儿,真有你的!你赢了,赢得光彩,可是,我们这只是比武性质,双方又没有深仇大恨,点到就够了,请把你的剑收回去吧!”

“铁背驼龙”红面纵须,苍头驼背,神态异常威猛,说话吐气如雷,隐然有一副震服群伦的威势。

展白是不愿杀失去抵抗力之人,再者自己父仇真相未揭之前,自己在金府仍算是作客,不愿落个无故伤人的罪名。当然,“铁背驼龙”这几句话的力量也不小,闻言竟收剑回鞘,倒纵出八尺开外说道:“谨遵老前辈吩咐。”继而又对“玉面小青蚨”冷冷地说道:“只要让你懂得,以后少再目中无人……”

“臭小子!休狂!”孟如萍突然一声厉叱。

“接住小太爷这个!”

在“玉面小青跌”孟如萍暴喝声中,只见他左手一扬,一蓬青色光影,猛向展白周身打来。

原来“玉面小青蚨”铁剑被展白震飞,恼羞成怒,把“青蚨神”震惊江湖的独门暗器“青跌金钱镖”以“满天花雨”手法,向展白打出。

“师兄!你敢!……”金彩凤尖声惊呼……

“如萍!”“铁背驼龙”亦感大出意外,展白算是金府的客人,都听他的话把剑收回,没想到自己人倒不给他留面子,趁人不备时猛下辣手,不由暴怒喝道:“你这算什么……

暴喝声中,猛然挥出一掌,一股狂风劲流,卷地而起,直向漫空青色光影扫去。

但“青蚨神”的“青蚨镖”,经过特别炼制,又以特殊手法打出,连“铁背驼龙”那么刚烈威猛的掌风,都不能完全挡住,只听几声尖锐刺耳的金刃啸风之声,已有数枚“青蚨镖”穿过“铁背驼龙”掌风,速度反而更加迅疾,如流星须石一般,猛向展白射至。

“挣!挣!挣!”

三声金鸣,三朵金星火花,在夜空里闪过,原来金彩凤早在手中扣了三枚“金蚨镖”准备应急,她见“铁背驼龙”掌风罢气,仍不能完全阻住孟如萍打出的“青蚨镖”,才抖手打出自己所扣的金镖,震落射向展白面门、心、腹要害的三枚“青蚨镖”。

可是,仍有四枚!青蚨镖”疾飞猛射,一左一右袭向展白双肩,两枚贴地飞奔展白双腿!

金彩凤此时再想探手取镖已来不及,只急得风目圆睁,粉脸失色……

展白却晃肩腾身,连躲过三枚,袭向左肩的一枚再也无法躲过,“噗”的一声,正打在左肩头上,深没入骨,鲜血立刻顺着手臂淌下来!

展白只觉伤处一股寒气,直侵肺腑,知系暗器有毒,不由心中一惊,但仍咬牙忍痛,闭任左肩处穴道,以右手双指,暗运“金钢”手法,硬从肉内把那枚“青蚨金钱镖”钳了出来。

“展小侠!”金彩凤掏出一颗葯丸,超前几步,幽幽地说道:“这是解葯,你敷上吧!若不然……”

展白手中握着那枚带血的“青蚨镖”,脸色狰狞得可怕,双眼忽睁,眼眶都流出血来了,沿着双额缓缓流下,对金彩凤的软语温存,犹如未见……

金彩凤大吃一惊,见展白的脸色那么可怕,芳心不由一寒,颤声道:“展小侠,请不要这样!我师兄对不起你,等我哥哥回来,我一定告诉哥哥,请哥哥给你主持公道!”

金彩凤说着,超前握住展白左臂,把伤处衣衫撕开,以解葯按进伤口之内,用一只玉掌,缓缓地揉按……

展白恍如未觉,只悲愤莫名地瞠视着远方,似是想起很大的伤心事,但众人却不知他想些什么……

“哼!”“玉面小青蚨”见金彩凤对展白关切逾恒,柔情似水,妒火中烧,冷哼一声,脸色狞恶更甚于展白,缓缓又探手镖囊。

“如萍!”“铁背驼龙”厉叱道:“你要干什么?难道一点脸面都不顾,真要等我驼子出手吗?”

这些人说话、行动,以及金彩凤为他敷葯,展白浑然未觉,原来他是想到了父亲的惨死,这枚带血的“青蚨镖”不正和父亲交给他六件遗物中之一“青铜制钱”一样吗!这使他幻想到父亲被当世六大高手的围攻,浴血苦战的情形:父亲——“霹雳剑”展云天,手执“无情碧剑”,昂立于重围之中,当世六大武林高手,聚众群杀,还是车轮战法?他猜测不到,但父亲一定是战得真力消耗殆尽,然后由“青蚨神”金九,以暗器偷袭甚或六人一齐施用暗器,亦未可知?使父亲周身负伤,然后才以乱刀乱剑把父亲杀死……但不知他们“江南七侠”义结金兰,誓同生死,为什么六个人合起来害死父亲?这始终是使人想不透的一个谜!……

展白又继续想道:“假如父亲不死,江南七侠江湖齐名,自己长大纵然中与当今‘武林四公子’分庭抗礼,最低限度与父母逍遥山林之乐不问江湖是非,也不至于像现在的落魄江湖、几无立身之地的掺况,不可同日而语了!……”

“可是”展白猛然警悟:“青铜制钱,已晓得就是‘青蚨神’金九的‘青蚨镖’无疑,这已证明金九便是杀死父亲的主凶,自己冒险进入金府,虽然未能见到金九,但眼前少中即是金九之徒,杀了他难道还怕金九不露面?良机就在眼前,此时不报杀父之仇,尚待何时?”展白思至此处陡然大喝一声:“站住!”

这一声暴喝,乃是展白仇恨中愤然发出,真力贯注,声如焦雷。震得四周之人双耳嗡嗡直响,耳鼓更是刺痛慾裂。

“玉面小青蚨”被“铁背驼龙”喝退,才拾起地上铁剑转身走出两步,突听展白大赐之声,又停步转身,死盯着展白恶狠狠地说道:“站住就站住,嘿嘿!你以为那一套烂剑法就能胜过小爷吗?那是小爷一时失手,才使你捡了个便宜。若不是看在公孙前辈面上,你小子早已死在小爷的‘青蚨镖’之下!”

展白“呛”的一声,又把“无情碧剑”抽出鞘来,说道:“不服气,咱们就重新再来,分出一个强弱存亡来!”

盂如萍也把黑铁剑撤至掌中道:“还怕了你不成!”

“展小侠!”金彩凤忽拉展白左臂,急叫直:“你已负了伤,不要再跟他一般见识了……”

连“铁背驼龙”也道:“算了罢,已经见识过了,何必再拼?这不是仇杀……”

展白甩臂震开金彩凤,一震手中碧剑,说道:“今天谁也阻不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众人齐惊,以为两个青年人真是杀上火来了。但尚未想到展白心中的仇恨,孟如萍腹内的妒火,早已高烧三千丈。

“好!”“玉面小青蚨”暴喝一声:“小爷今天也与你拼了!”

暴喝声中,腾身而起,黑铁剑接起一溜乌光,“赤虹贯日”猛刺展白面门。

展白已知“玉面小青蚨”内力不及自己深厚,完全仗着剑招奥妙,才和自己打了个平手,恐怕再失去先机,或久战不下,见孟如萍腾身扑来,也自腾身而起,向来势迎去,半空中“泛潮南海”,“无情碧剑”舞起一面光墙,猛向孟如萍剑上封去。

这是武林罕见的打法,四周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力战“玉面小青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