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25章 “神驴”斗“神猴”

作者:古龙

“我们就猜这来人的身分。”清瘦老者说道:“来人的年岁有多大?是男是女?猜得对的为赢,猜不对的算输!老怪物,这办法你看怎么样?”

失去双腿的老头哈哈大笑道:“骑驴的老鬼,凭你聪明再多,也骗不了我老人家!你来了熟人,难道我老人家还不知道吗?”

展白一听“骑驴”二宇,恍然大悟,这眼前的清瘦老者,不正是自己要找的风尘奇人“神驴铁胆”董千里吗!

于是,他也不等两个老人究竟要拿他打什么赌,竞自飘身掠上石台,老远便叫道:“董老前辈,晚辈寻得你好苦哇!”

董千里一楞,他功参造化,耳聪目敏,原是听到潜形隐踪的来人,脚步沉着稳定,必是一年轻人,而且必是男子,本想凭此精密的判断,来胜过当前的怪老人,但也想不到来人真认识他,因为他隐密行踪已十数年,江湖上很少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了。

如今展白一呼叫他的姓氏,无形中被怪老头言中了,他一双精光如炬的眼睛,不由得望定展白,怔了一下道:“你小子,怎么知道老夫姓董?”

未等展白答言,那怪老头却呵呵笑道:“用不着唱戏了!我看你骑驴老鬼是黔驴技穷了,竟叫一个后生藏在一边,来骗我老人家,这连三岁孩童也骗……”

“神驴铁胆”董千里大怒,屈肘困掌,轻飘飘地挥出,同时怒道:“老怪物!休要饶舌,你再接老夫几招试试!”

别看掌势挥出,丝毫不带破空之声,但那一股阴柔之力却是大很惊人。

“几百招也不在乎!”

怪老头嘴里说着,单拐接在臂弯上,五指一旋,也是一股柔劲,随指而出。

两股柔劲一撞,三人身形同时一挫,俊又电射而起,砰!砰!

砰!快如电光石火,一阵气爆之声传来,二人身形往起一接,瞬间硬对了三掌。

那“砰砰”之声,响在身边并不大,但激荡而出,由远山群峰撞回来的回音,却隆险震耳。

展白暗暗心惊,二人身法招式快得出奇还不说,这阴柔掌劲,如此惊人,可知二人的武功实非小可。

两个老人恍眼间,身形飘忽,掌风呼呼,打做一团。

婉儿乍见展白出现,惊喜莫名,一时呆住了,见两个老人又打起来了,展白又看得出神,对她连看一眼都不看,不由幽幽说道:“唉!他们又打起来了,可能又是没完,没想到他们都那么大年纪了,火气还是这样大!”

展白看那怪老人虽然双腿皆无,下肢只是一根木桩,但双拐接在左右肩上,前点后触,双掌更是连转如飞,扑高纵矮,左蹦右窜,身法灵活,丝毫不下于“神驴铁胆”,残废人能有这种成就,真可使人叹为观止了。

展白越看越奇,不由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打呢?”

婉儿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我来到这里找你没找剑,都碰到他们,说是已经打了三天三夜了,掌拳兵器,武功内力,什么都比过了,还是分不出高下,才请我当裁判,叫我出主意使他们分出胜败来,可是我想尽方法,他们仍是不输不赢,你来的时候,我正要他们比赛‘镊空幻影’的步法,那怪老人没有腿,结果难不倒他,他用双手代脚,照样办得到!”

婉儿这么一说,展白方算明白了个大概,但还是不知道两个老人究竟为什么打了起来,但转而心中一动,回头问道:“婉儿,你说找我,找我有什么事?”

婉儿大眼睛一转,心里一酸,差点没落下泪来。心说:“我为了救你,差点没把命丢了,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吗?”

但嘴中却没有这么说,只幽幽地道:“我倒问你,你在兴隆酒店,被‘血掌火龙’红砂毒掌打伤,是谁救了你?”

“噢!”展白恍然大悟:“原来是婉儿姑娘救了我!这样说来,你也见过‘活死人’了!我醒来怎么没有看到你?”

婉儿脸一红,想到在“死人居”所受的委曲,差点哭出来……

“你们两个娃儿,尽管唠叨没完!”二人激斗于一团掌风人影之中,传出“神驴铁胆”的声音道:“敢侠躲远一点,我老人家要施杀手了!”

“嗬……”只听怪老头呵呵笑道:“骑驴老儿!少在这儿虚张声势,有什么牙黄狗宝,尽量施展就是了!裁老人家都接着你的!”

“喳!”

只听“神驴铁胆”的怒叱之声,跟着劲流激荡,隐隐有风雷之声,果然掌风威力大增,数十丈方圆的石坪上,劲风激荡,展白与婉儿二人已感到势难立足,不由双双飘身跳下台来,又蹿上石坪前数丈之外一探虬松上去。

二人坐在粗大松杆上,一边谈话,一边望着台上二人激烈搏斗。

两个老人身法招式都太快,加上掌风强烈,虽然同是走的阴柔暗劲的路子,不似阳刚掌力那般惊天动地,但在月夜看来,已难分清人影。

月光下,宽广石台上,仿佛隆起了—个白灰色的大圆球,又像在那儿有一股奇形的龙旋风,翻滚蒸腾,根本就看不清是两个人,在那里比武搏斗。

展白修习《锁骨销魂天佛卷》正宗心法,又加上奇经八脉已通,耳聪目敏,已能黑夜视物,但仍不能完全看清二人出招换式的巧妙身法,至于婉儿就更看不清了。

忽听“砰!砰!……”几声爆响传来,声震夜空,二人快如飘风的身法,倏然左右分开。

怪老人桀桀怪笑道:“骑驴老鬼,‘奇形追风掌’,也不过如此,还有什么新鲜的玩意,掏出来给我老人家欣赏欣赏?”

这怪老人语意诙谐,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比斗了三天三夜,“神驴铁胆”已激动了真火,闻言厉叱道:“老怪物,你少卖狂!再接老夫两枚铁胆试试!”

说话之中一抖手,一道寒芒,带着“嗡嗡”金音,电射老人面门。

怪老人仰天大笑道:“雕虫小鼓,也敢在我老人家面前献丑!”嘴中说着话,右手单拐漫不经心地向上一撩,“挣”的一声脆鸣,把打向面门的铁胆震飞,直射半天之外。

“神驴铁胆”大喝一声,又一枚铁胆,抖手掷出,却不是打向怪老头,而是直向被怪老头单拐震飞半空的那枚铁胆射去。

“叮!”两枚铁胆半空相撞,激起一溜火花,接着向下疾泻,恍如两颗流星一般,划起两道银芒,挟着“嗡!嗡!”慑人心魄的锐音,一左一右,直向怪老人两肋打到。

怪老人也被这奇特的暗器手法,惊得呆了一呆,但瞬即恢复了镇定,笑道:“这跑马解小姑娘都会的手法,还难不倒我老人家!”

说罢,双拐一抡,“叮叮”两声,把两枚铁胆又震飞及丈。

说也奇怪,那两枚铁胆竞像有灵性一般,被怪老头双拐震飞,半空中互相绕了一个圈子,又在半空中相撞,“叮”的一声,重新向怪老人前胸袭来。

“哈哈!”怪老人笑道:“有点意思,骑驴老鬼,这比跑马解的小姑娘高明多了!”

说话声中,双拐一碰,再把两枚铁胆震飞,但那两枚铁胆却像长了翅膀的飞鸟,倏飞即回,“叮叮”之声不绝于耳,而且均是指向怪老人的周身重穴。

这奇异的暗器手法,可以说够是慷世骇俗的了,展白与婉儿坐在松树干上,望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双眼瞪得大大的,连话也忘了说啦!

可是怪老人依然丝毫不在意,一边咿咿呀呀,说着风凉话,一边从容挥动双拐,铁胆近身即被磕飞。

“神驴铁胆”见自己两枚成名铁胆,仍伤不了他,说道:“老怪物,玩得不尽兴,再给你加上一枚如何?”

“如何”两字末落地,另一枚铁胆已随手抖出。

这一枚铁胆,比前两枚略小,打出之后,不是“嗡嗡”金音,而是锐啸破空,仿佛尖长的哨音一般,疾如闪电,去势也比那两放快多了,只见如一线白影,以视觉难见的速度,直射怪老人面门。

怪老人大叫:“不能再加多了!”

但不等他风凉话出口,铁胆已近面门,怪老人疾忙举拐一封,却意外地封了个空。原来这最后一枚铁胆,不须碰到实物,遇力一阻即自行转弯,怪老人举拐一封,劲力指处,那枚铁胆已绕了一个小圈,侧击怪老人左耳藏血。

怪老人不备,差点被这后来一胆击中,幸好他武功已到登峰造极地步,能够心随意动,动在意先,劲风贯耳,自动一缩头,铁胆擦顶而过。

而且,尚有先前两枚铣胆,倏忽又到,忙挥拐震开,后一枚铁胆落空,又自行绕了回来,直奔小腹气海打到。

怪老人武功再高,至此,也闹了个手忙脚乱,嘴中已不是轻松的谈笑,而是哇哇怪叫了。

展白与婉儿已看得跟花缭乱,只见三道银芒,犹如三条灵蛇,围着怪老人周身盘绕,“叮叮!”金音,“啸啸”尖哨,交织成一片震慑心魄的声浪,加上“叮叮!”交鸣,火星银花耀眼,倒形成一雷奇异的景象。

“神驴铁胆”见三枚铁胆,已将怪老头闹个手忙脚乱,不由负手而立,神情泰然地笑道:“怎么老怪物!三丸齐飨,味道不错吧?”

怪老头大吼一声,双拐猛挥,金铁交鸣,闪闪银星交相迸射,把三枚铁胆震飞身外数丈,倏地身形就地一仆。

等到三枚铁胆在半空绕了一个大圈子,绕转而回时,原地已不见了怪老头踪影,只有三道银芒,空自半空统统。

“神驴跌胆”大感意外,楞了一会,才招手收回铁胆,怪老头突在他身后冷冷说道:“三丸交飞,也挡不住我老人家‘闪影无影’身法,我老人家若不是自顾身份,此时出手,你骑驴老鬼已早负伤多时了!”

“神驴铁胆”脸色一沉,葛地回身,反臂穿掌,缓缓向后撩去。

一股无形的柔劲激荡而出,如怒海狂涛一般,向身后卷去。

怪老头惊叫道:“雷音佛掌!”

惊叫声中,身形就地一仆,原地已然失去怪老头的踪迹。

强劲掌风,却卷向石台一侧高可入云的数株参天大松上去,只听惊天震地的一声响,挡着掌风的一棵大松,已齐腰折断,轰轰地倒了下去,巨大树身砸在地上,枝溅叶飞,尘飞灰扬,隆隆巨响之声,万山回应,历久不绝。

展白咋舌道:“好大的掌力!一个人能修炼到这种程度,的确使人不可思议……”

婉儿也点头道:“我爹门下食客,不少是武林中顶尖高手,素常见他们动武过招,比试掌力,也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力道!”

“你父亲!”展白突然想到“摘星手”慕容涵,也是自己杀父仇人之一,不由问道:“可是‘摘星手’慕容涵?”

婉儿白了他一眼,幽幽说道:“你明知道,还问什么?”

“那么,你为付么不随父姓慕容,”展白问道:“而要姓展呢?”

“你是当真善忘,还是故意装糊涂?”婉儿不高兴地说:“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我是随母姓吗?”

“世上的人,通常都是随父姓,很少跟母姓。”展白仍不能释然于怀道:“婉儿姑娘,你也许不是‘摘星手’的亲生女儿!”

婉儿脸色大变,怒道:“你不相信我!以为我会说谎吗?”

展白心中一阵难过,暗想:“婉儿是这么一个纯真善良的少女,且两次数了自己性命,假如自己为报父仇,要去杀死她的父亲的时,她不知对自己该怎样的痛恨?……”

婉儿心中本来极爱展白,若不然她不会偷偷离家,吃苦冒险来找他了。

只是展白刚才问的话,使她过分难堪,才不客气地顶撞了展白两句,如今,见展白眉头紧皱,沉吟不语,以为展白生她的气了,又老大不忍,忙道:“展哥哥,你生我的气了吗?”

展白摇了摇头,长吁了一口气道:“我并没有生你的气,只是……哎呀!”

展白说到这里,猛抬头见石台上两个老人拼斗已到了生死一发的危险关头,不由惊呼出声。

婉儿也被他谅叫之声警觉,忙转头向石台上看去,只见两个老人,在台上犹如激怒的两只雄鸡,互相瞪着绕圈子。

两个老人已不再是飘风闪电迅疾猛扑,而是屈身塌步,绕场缓缓走,但光芒如电的双眼,一瞬不瞬地对望着,绕半天才互相猛然打出一掌,劲啸破空,声若雷鸣。

别看两个打得慢了,表面上没有刚才猛扑狠搏来得紧张热烈。

但展白与婉儿却是识货者,知道两个老人这种打法,是互相以中身真力硬拼,一点取巧余地都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神驴”斗“神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