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28章 “霹震剑”死于谁手

作者:古龙

展白随着“神驴铁胆”至一隐秘石洞中,这位前辈异侠把一套得自西域的“雷音佛掌”传给了展白,并将展白之父“霹雳剑”展云天被害经过告诉了他。

原来展白的父亲“霹雷剑”展云天,不但武功离强,而且心胸光明,行为磊落,凭掌中一柄“无情碧剑”,行侠仗义,天下无敌。

由于他公正无私,在江湖上侠名卓著,无论黑白两道的武林人物,对其均甚敬佩。可是由于他急公好义,守正不阿,固然救助过不少人,交了不少至交好友,但他也得罪了不少穷凶大恶,结了不少仇家。

出乎意外的是展云天并没有死在仇人之手,而是死于六位义结金兰的盟弟之暗算。

展云天原与“摘星手”慕容涵、“乾坤掌”云宗龙、“青蚨神”金九、“混元指”司空晋、“霸王鞭”樊非,以及“银扇子”柳崇厚等七人,合称为“江南七侠”,以展云天为首,在当时江湖道上乃是威名显赫的七弟兄。

但是展云天侠肝义胆,所作所为均是只见一义,不见生死。

其余六人却各有自私的打算,常常随着展云天舍死忘生的奋斗一场,到头来却一点好处也得不到,心中暗暗不满。

又加上展云天艺高气傲,难免有些独断专行,凡事只问合不合武林道义,完全不顾六位盟弟心中所想,因此,这六人对他愈来愈感不忿,只不过畏惧展云天武功高强,不敢公然反抗,又加上展云天所作所为确是大义所在,他们六人自私自利的想法,也不敢公开说出来,而且“江南七侠”的名望,在江湖上愈来愈大,他们也不好意思与七侠之首的大哥闹翻。

也是合该有合该有事“摘星手”慕容涵无意中在哀牢山绝顶秘窟中,得到一幅藏珍图,按图索骥,得知洞庭湖水底沉埋了一宗千年宝藏,得到这批宝藏,立可致敌国之富。慕容涵心中大喜,暗想自己闯荡江湖半生,仍是两手空空,如果能取出这笔宝藏,据为已有,那后半世便可丰衣足食,不必再在江湖上冒风险了。

可是,等到慕容涵赶至洞庭湖畔,已发现不少扎眼人物在湖边逗留,慕容涵先不去勘察宝藏,隐在暗中一探,才知道洞庭湖底宝藏已走漏了风声,不少武林高手均赶来洞庭湖寻宝,而且传言千年宝藏中,除了价值连城的珠宝之外,尚有一册《武学真经》,一方“避水玉壁”,及三粒“大罗金丹”三宗异宝!

“摘星手”慕容涵探知这些消息,心中又惊又喜,喜的是宝藏秘图在自己手中,惊的是宝藏消息不知如何泄漏。眼见洞庭湖畔高手如云,仅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已无法取得宝藏。

而且,最重要的还是,他手中虽有藏宝秘图,却不会水功,无法进得水底秘道。

因此,慕容涵无法,只有向义结金兰的“江南七侠”商量。

当然,见到“江南七侠”之中的另六位,他又改了一个说法,绝不会透露自己想独吞宝藏,只说无意中获得秘图,不敢自珍,愿与六盟兄弟共享。

谁知“霹雳剑”展云天力主将宝藏取出,以救湖广一带的难民,因为湖广连年荒早,居民已经饿得到了互食人肉的悲惨地步,官府救济又办得不力,每日均有成千论万的人被活活饿死,因此,动了展云天的侠义心肠,想把这批宝藏取出,变卖换粮,以救济灾民。

慕容涵一听,心中凉了半截,以为又和往常一样,舍死忘生取得宝藏,又是只便宜他人,自己一点好处也落不到,但尚不死心,仍指望珠宝不要,只取其中三宗异宝……

但其他五侠,却认为在天下武林高手虎视鹰耽之下,下湖取宝,无异火中取栗,冒着如此大险,取出宝藏,自己一无好处,却去救济那些与自己毫无关连的远地灾民,实在不甘情愿,因之,一齐劝说展云天打消此念。

可是展云天却不考虑这些,他认为只要当为,却不顾什么本身利害,并主张把三宗异宝让给天下武林,只以其中金银珠宝作为救济灾民之用。想天下武林人物,只重视那三宗异宝,必不以金银珠宝为重,晓以大义,不但不会受到阻挠,而且还可得到助力,使“江南七侠”完成这一件义举。

慕容涵这一听,心中更凉了,也与其他五侠一齐主张不去取宝。但展云天所决定的事,从不会退步,不管六位盟弟怎样说,一定要去湖底取宝。

由于展云天乃是七侠之首,又加上他的个性是说一不二,其余六人也不敢反对他,随他一同来到湖边,对聚集在湖边的武林人物一宣称,果然受到了拥护,并由武当、少林、峨嵋……等数大门派掌门人议定,全体人员一致协助“江南七侠”下湖取宝,然后以金银珠宝去救济湖广灾民,那《武学真经》、“避水玉壁”、“大罗金丹”三宗异宝,则在君山顶上开一个武林大会以公平的比武,决定三宗异宝属谁,就连“江南七侠”也算在内,以免七侠吃亏。

这样一说,聚集在洞庭湖边的天下群雄,大多数均无异议,连心已冷了的慕容涵及另外五侠,也都重新燃起希望之火。虽然展云天一再诚恳表明,志不在夺宝,只在救人,但只要取出宝藏,天下武林各门各派必出手争夺,慕容涵想着以“江南七侠”的名义加上一手,任何一人也万无拒绝之理。因此,也很热心地把藏宝图取出来,与各门各派推举的代表,共同探勘下湖取宝之路线、地点……

但众人按图索骤,勘察的结果,那千年宝藏却沉埋在洞庭湖正中心的湖底。

“江南七侠”中只有出身在巢湖畔的“银扇子”柳祟厚精通水里功夫,但柳祟厚潜下湖底之后,两天两夜,才浮了上来,却已受了内伤,原来湖心中央水深数百丈,压力极大,而且水底暗流又急,以水功见长的柳祟厚,连湖底都未游到就差一点送了命。

之后,很多认为水里功夫不错的武林高手,相继下水一探,都与“银扇子”柳祟厚一样,不但身负重伤,连水底都未能到达,更不要说到水底去寻宝了。

而且,尚有不少水功内力较差,却自不量力的人,下水之后,即送了性命。因此,水底宝藏无法取出,聚集在湖边的武林高手,想尽了种种方法,又葬送了不少人命,到此知道已经无望,才陆续地走了,时间一久,聚集到湖边寻宝的武林高手,均已走散净尽,就连“江南七侠”也放弃打捞沉宝希望,离开洞庭湖。

事情过了五、六年,人人已渐渐把洞庭湖底宝藏的事淡忘了。展云天却探听出云南黎贡山“神猴”铁凌,收藏有一颗“避水神珠”,执此可以分水人海,衣履不湿。这一发现又触动了展云天的灵机,认为如借来“避水神珠”一用,不难把洞庭湖底千年宝藏取出。于是只身赴苗疆,到黎贡山借珠,和“神猴”铁凌苦战三日三夜,才胜了“神猴”一剑,借到“避水神珠”。又到江南,及六位盟弟前去湖底取宝。

没想到展云天竞因此被六位结义盟弟暗算杀死。

因为“江南七侠”这次在洞庭湖底取宝,是在极端秘密之下进行的,因此,展云天被六位盟弟杀死,江湖上很少人知道内情。

又加上湖底藏宝之事,事过多年,人们早已忘记。在以后久年中,“江南七侠”纷纷结婚生子,觅地定居,很少在一起,故而展云天之死江湖上均以为是仇家所杀,任何人也想不到竟是因寻宝被六位结盟义弟所害。

仗着从湖底取出的无尽宝藏“摘星手”慕容涵、“乾坤掌”云宗龙、“青蚨神”金九、“混元指”司空晋,收买天下武林高手,开创霸业,已成为当今武林四大豪门。就是镇江“霸王鞭”樊非,虽然不喜罗集门客,也与四大豪门分庭抗札,势力不小。

只有“银扇子”柳崇厚,却亡命海外,不知所终,也许是害死结义盟兄,他良心感到不安吧?

这事很少人知道,虽有展云天生前故交,如“太白双逸”雷震远、“无影神偷”华清泉等众人日夜查访,也未知端倪。

最后“神驴铁胆”道:“这件事只有老夫一人,经过多年明查暗访,才略知真像,但如果不是今夜遇到‘神猴’说出你父强借‘避水神珠’一节,还不知道你父如何在洞庭湖底取出千年宝藏……”

展白静静听着“神驴铁胆”说完父亲被害经过,竞一滴眼泪未流,却双目忽眺皆裂,顺着眼脸汩汩流下两行鲜血来。

“神驴铁胆”见展白悲痛愤怒到如此地步,不由叹道:“可惜老夫逞一时之勇,与老猴子落了个两败俱伤,无法助你报仇,而且老夫活日无多,也无法再多传你武功,我看你还是忍住悲伤,就着老夫尚有一口气在,收摄心神,听老夫绘你讲解几门缝世武功的诀窍吧!”

展白道:“老前辈,你说得对,英雄有泪不轻弹,晚辈决不徒悲伤,只有满腔愤怒!现在请老前辈讲吧,晚辈洗耳恭听!”

于是,“神驴铁胆”为展白讲述各种高深要诀,各种招式章法,以及临敌致胜之道……好在展白武功已有良好根基,又加上修习《锁骨绍魂天佛卷》,内功大增,对“神驴铁胆”所传,虽然武功博大精深,竟能一一领会,学习极速。

展白可以说有学必会,这使“神驴铁胆”喜出望外,提高了兴致,不顾伤重命危,将终生精研的高强武功诀窍倾囊相授。

可惜时间太短了,不到百日的时间,转瞬即届,这天已是“神驴铁胆”在石洞中传授展白武功的第九十天了,恰好三个月期满,但“神驴铁服”以伤残之身,昼夜不息传绘展白武功,既不能调养生患,精神耗费又巨,竞油尽灯枯,到了弥留状态。

展白醉心习武,却从未遇到过明师。虽有一代怪杰雷震远概然相赠世间第一奇书,他却是蒙然无知。

如今遇到“神驴铁阻”这样武功高强的明师,言言金玉,字字玄玑,所传他的武功诀窍均是精妙无比,展白全副心神都放在学习武功上面,可以说到了发愤忘食的地步,除了饥食渴饮之外,再也不顾其他,对“神驴铁胆”愈来愈衰弱的情形,竟未注意到洞中又有“神驴铁胆”预先储存的黄精肉脯,水果甘泉,数量极多,饮食无缺,三个月的时间,展白足不出洞,把“神驴铁胆”所授的高深武功诀窍,已领会了十之八九。到了这一天,“神驴铁胆”生命已到了极限,讲出最后一句话来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闭目休息了一下,才睁眼道:“我传你武功,到此为止,好在你有那册天下第一奇书《锁骨销瑰天佛卷》,只要持之以恒,不断地练下去,你将来的成就,实可超出老夫之上,好了,我们缘尽于此,你出洞去吧……”

“神驴铁胆”说至最后,气息衰弱,几至语不成声,展白闻言一愕,他这才注意到“神驴铁胆”双目神光已散,面如自纸,胸前不住急剧起伏着,看样子已离大限不远。

展白吃惊道:“老前辈,你……”

“神驴铁胆”突又睁开眼睛道:“你不用管我,只紧记报父仇不可鲁莽从事,加紧修练武功,多多结交天下英雄好汉,再把他父亲被害真相公布武林周知,至于……”

“神驴铁胆”刚刚说至此处,突听洞外人声瞪杂,有一人高声叫道:“在这里了!看这洞口,分明有人进去!”

接着众人七嘴八舌地嚷道:“进去搜搜!进去!走……”

脚步杂沓,听声音判断,已有数人向洞中定来。

展白看出“神驴铁胆”命在旦夕,恐怕来人惊扰了“神驴铁胆”,当即迎出数步,叫道:“洞外什么人?少往里闯——”谁知展白话未说完,洞外猛喝一声:“打!”

随着数道寒芒,挟着被空劲风,直向展白面门打来。

展白见来人不问青红皂白,骤然施出暗器,心中大怒,举掌一挥,把袭来暗器震飞,叮当几声,三支亮银镖一齐打进洞内石壁上,火星四溅,展白接受“神驴铁胆”传功,内功神力运用随心,已发挥了莫大威力,就这一手“挥金入石”,已可震惊江湖。

展白一掌把袭来暗器震飞,暗恨来人心狠手辣,随手向洞外推出两掌,狂飘骤起,展白的人也随着自己强大掌风窜出洞外。

掌风山涌,由洞内汹涌而出,同时两声惨嗷,三条人影,已从洞内飞出洞来。

“砰砰”两声,先飞出洞来的两条人影,摔落地上,倒地不起,不知死活。落后出来的第三条人影正是展白。

原来那进洞的二人,已被展白掌力震出洞外重伤倒地。

展白纵出洞外,右掌蓄势待敌,左掌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霹震剑”死于谁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