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03章 他为何自刎

作者:古龙

这“追风无影”华清泉长叹一声道:“公子既如此说,此事说出亦无妨,只是——唉!”他目光竟转向那“摩云神手”向冲天,又道:“向兄,想来你也知道了我此举之故,还是向兄说出来吧,故人虽已逝,往事却仍然令小弟心酸。”他双目突地一张,神色已变为激昂:“此事说出后,若有人还认为我此举不当的,我华清泉便立刻横剑自刨,绝对不用别人动手。”

他说完这些话,那少年展白脸上的肌肉突地袖动了一下,像是也想起什么,又像是有什么难言的隐衷似的。

“摩云神手”向冲天伸手徽抚额下的花白短须,也长叹一声,道:“公子,你可曾听说过,二三十年前,武林中曾发生过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件事曾令天下豪杰之士为之扼腕?”

他略为停顿一下,见那“安乐公子”云铮面上已焕然动容,又微瞩接道:“距今二三十年前,江湖上有位惊天动地的英雄,此人一生行事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宝库作出了重要贡献。 ,光明磊落,尤其古道热肠,急公好义,江湖中人无论哪一路的朋友,没有不曾受过此人恩惠的。近百年来,此人在武林中德望之隆,据我所知,实在无人能超越他的——”

他话声又微顿,那“安乐公子”却已脱口道:“向老师,你说的是不是那位‘霹雷剑’展云天展大侠?”

此话一出,那少年展白面色忽然惨白,突地一拧身,双足猛顿,往外就窜,竞想越林而去

但他身形方动,那“追风无影”已厉吨一声,暴喝道:“朋友,你给我留下来!”身形毫未作势,已刷地掠出三丈开外同一哲学德国哲学家谢林的学说。为谢林哲学发展第二 ,少年展白只觉眼前一花,这“追风无影”已拦在他前面。

他面色一变,一扭腰,往侧面就扑。

但是他在这以轻功见重武林的“追风无影”前面汗鬼地逃得出去,那华清泉脚步只一错,又拦在他前面,左手疾出,并指如剑,风声跑然,直点他rǔ上一寸六切间的“膺窗穴”,一面又喝道:“好猴儿崽子,你想榴,你这是在做梦。”

少年展白身形施动间,胸前风声已至,他脚步猛挫,转蜂腰,挥左掌形而上学唯物主义以形而上学观点说明客观世界和人的 ,抄着这“追风无影”的手腕便切,身手也颇快捷,这一掌刚刚逐出去,只觉肘间一麻,自己的身躯,便再也无法动弹,他自知已被人家点中穴道了。

于是他在心里暗叹一声,又暗恨世人,为什么当一个人自己不愿提起自己身世的时候,别人却偏偏要逼自己说出来?

这“追风无影”指尖微拂处,点中了少年展白肘间的“曲池”穴,铁腕一抄,穿入他的肋下,随即一震腕子,远远的将这少年朝“摩擎云神手”向冲天抛了过去。

“摩云神手”双掌微伸,竞像是毫不费力般,就接住了他的身躯,再随手抛在地上。华清泉掠过来,冷冷望了云铮一眼学;隋唐有排斥释道的道统之说;宋明有吸取佛道的理学;清 ,云铮剑眉微皱,这事发展至此,他也越来越糊涂了。

他绝对想不到,这少年在一提起“霹雷剑”三宇时,便立刻溜走,他也付度不出这其中原因,不禁暗中思索道:“难道这年纪轻轻的少年,竞和二三十年前那‘霹雷剑’展大侠之死有着什么关连不成?”一念至此,目光掠过那还在“追风无影”掌中持着的长剑,不禁心中又是一动,骇然又忖道:“这位第一神偷紧紧逼着他问的原因,难道是因为这少年方才所使的剑,就是当中展大陕震摄江湖的‘无情碧剑’吗?”

那“追风无影”面寒如水,冷冷说道:“云公子,你此刻大约也知道了我为什么要逼问他的原因吧?昔年展大侠用这两‘无情碧剑’做过了不知多少恩情如天的事,但是苍天无眼,却让展大侠不明不白地死了!云公子!”他话声又变得激历起来,道:“休怪竞斗胆说一句,公子你年纪还轻,伤没有看到展大侠在洞庭湖上死状之惨,我却看到了。我华清泉身受展大侠的活命再造之恩,可是,当我在洞庭湖上看到展大侠那具死状渗不忍睹的尸身时,我……我……我竟连凶手是谁都找不出来!”

他悲硬着喘了一口气,又咽一下唾沫,像是要将已快爆发的情感些,又接着道:“二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展大侠的仇家波温(bordenparkerbowne,1847—1910)美国哲学家,人 ,但是我纵然用尽千方百计,也探查不出这班贼子究竟是谁来,总算天可怜我,今日让我找出一些眉目来了。”

他说到这里,“安乐公子”常带笑容的面上,也不禁为之黯然。

只见这悲怆无比的瘦小老人,此刻举目望天,又道:“云公子,你可知道,当我发现这少年手中所持的剑就是当年展大侠的故物时,我心里是什么滋味?云公子,我要是不将这少年得到此剑的来历问清,我怎对得起那在九泉之下的恩人?我要是让展大侠冤沉海底,我还算是个人吗?”

“安乐公子”听了,神色越发缀淡,讷讷地竟再说不出话。

“追风无影”华清泉双目有如火赤,突地一弯腰,左掌疾伸,在这少年的肩上、胁下,一拍一捏,解开了他的穴道,却用右手的长剑指着这少年的咽喉,目光如刃,厉声道:“朋友,方才的话,你总该听到了,我也知道你年纪还轻,不会是杀害展大侠的凶手,可是我却得问问你,你这口剑是哪里来的?你要是对我老头子隐藏半点,哼!”

这瘦削严峻的老人语声一顿,手腕微抖,朝尖颤动,碧光生寒,在这少年咽喉前三分之处一划,厉声接道:“今天我就耍让你的血,立时溅在这口剑上。”

剑光如碧,剑气森寒,达华清泉枯瘦的手掌,紧紧抓在剑把上,生像是钢铁铸的,动也不动,使得剑央只是停留在这少年喉前三分之处。

“安乐公子”微唱一声,目光流转,只见这少年嘴角紧闭,双睛炯然,面上竟然丝毫没有惊惧之色,不禁暗暗赞叹:无论如何,这少年总算个铁铮铮的汉子。

他心中正自思忖,却见这华清泉语声一落,那少年双肘一伸,身形后滑,突地翻身站了起来,华清泉冷喝一声置:“你这是找死!”长臂伸处,剑光如练,

哪知这少年身躯拧转,竞“扑”地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向华清泉叩了三个头。

“安乐公子”见了,长叹一声,暗中摇头,转身走开两步。

“摩云神手”面上亦露出不屑之容,这少年若是倔强到底,他们或者会助以一臂之力,但此刻见他竞做出这样举动,不禁都对此人大起轻蔑之感。

“追风无影”也暗中一楞,腕肘微挫,将长剑收转,

却见这少年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细麻编成的袋子,缓缓从袋中取出一方丝绸——想是因为年代久远,这块绸缎已失去旧日光泽,极其郑重地将它拿在手里,收回麻袋,挺腰站起,急行一步,走到“追风元影”身前,恭恭敬敬地将这方丝绸双手捧到华清泉眼前,目光凝注,却仍不发一言。

“安乐公子”袍袖微拂,缓步走向林外,回首晒然道:“向老师,我们该走了——”话犹未完,却见那“追风无影”竞向那少年展白当头一揖,面上神色,激动难安,大反常态,双目中满是惊诧之色,缓缓伸手接过这方丝绸,镇定的手掌,此刻竞亦起了微微的颤抖。

那少年展白摆了半晌,后退一步,躬身道:“老前辈可否将掌中之剑,赐还晚辈?”

这“追风无影”方才的当头一揖,使得他亦是惊诧莫名,目光转动处,见那安乐公子亦自停下脚步,吃惊地望着自己,“摩云神手”回顾之间,显然亦大为惊愕。

可是这些人心中虽感惊诧,口中却都没有问出来,只见“追风无影”华清泉左手捧着那方丝绸,呆呆地凝视了半刻,突地长叹一声,电也似地倒转剑尖——

碧光一闪,血光崩现,“安乐公子”、“摩云神手”,不约而同地大喝一声:“华师傅!”箭步一窜而前,却见这纵横武林一世的“追风无影”已倒在地上,颈间血流如注,竟连后话都没有一句,就自刎而死。他那干枯的手掌里,仍紧紧抓着那方丝绸,长剑一碧如洗,莹如秋水,横置在他胸前,映得他扭曲的面孔,看起来竟有一份狰狞的感觉,

这一个突生的变故,有如晴天霹雷,使得每个人都楞住了。任何人连做梦都不会想到,这“追风无影”竟会突地横剑自刎,事前不但没有留下片言只宇,甚至连半点迹象都没有。“摩云神手”虽是性情冷酷、深藏不露之人,此刻亦不禁颜色大变,瘦长的身躯一俯,将这华清泉的尸身斜抄了起来。只见他颈间伤痕甚深,头软软地搭了下去,面上的肌肉,痛苦地扭曲着,不知是因为生前的激动,抑或是死时的痛苦。

暮风吹过树林,使得他机伶伶地打了个寒感,转目望去,只见那少年展白楞楞地站在旁边,脸上铁青一片,像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向冲天和“追风无影”相交多年,此刻横抄着这曾经叱咤一时的武林高手的尸身,心中思潮澎湃。他深知华清泉的为人,知道他也正和自己一样,情感的坚强,足以经得起任何重大的打击,那么他又为什么在见到那方丝绸时,就突地如此呢?

他轻轻放下这具尸身,缓缓扒开那只紧握着的手拳,取出那方丝绸来,乃见这方竞能使得一个武林高手丧失性命的东西,只是一块极其普通的布料,颜色虽然也曾是鲜艳的,但此刻却已旧得泛黄,而且四侧。丝线脱落,极不规则,像是由一块大绸子上用重手法扯落的。

那么,在这一小块极其普通的丝绸里,又隐藏着一个什么巨大的秘密呢?

“摩云神手”心思转动间,突地掠起如鹰,身形轻折,疾伸铁掌,刷地向那少年当胸击去。

哪知这少年展白却仍然动也不动,目光凝视,好像是什么也没看到。

向冲天大喝一声,腕肘微抖,突地变掌为抓,五指如钩,刁住这少年展白的手腕,左掌一扬,将掌心那方丝绸送到他的眼前,厉声喝道:“这是什么?”

少年展白缓缓抬起眼睛来,呆滞地望着他,却摇了摇头。

“摩云神手”勾住这少年展白左腕的右手,突地一紧,一双鹰目,其利如电,瞬也不瞬地望在这少年面上,又厉声喝道:“朋友,你究竟是什么人?这块破布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种深入骨髓的痛苦,使得这少年展白的一条左臂几乎完全失去知觉,但是他仍然强忍着,嘴中绝不因任何痛苦而呻吟出来,只是深深地又摇了摇头,这方丝绸虽然是他自己取出的,但他和别人一样,也在惊异于这件突生的变故,惊异于这方丝绸的魔力,因为他亦是一无所知的。

“摩云神手”双眉一耸,右掌微拧,少年展白禁不住轻轻一哼,他知道只要人家再一用力,自己的手腕便得被生生拧断。

但是他生具傲骨,求情乞免的话,他万万说不出来,别的话,他却因为这方丝绸,确是自己取出交给那“追风无影”的,而“追风无影”又确是为此而横剑自刎。

他心中暗叹一声,忖道:“其实我又何尝知道此事竟会如此发展?我若知道‘追风无影’会因此而死,那么我也万万不会取出这方丝绸来——”

抬目一望,却见那始终俯首凝思着的“安乐公子”云铮缓步走了过来,徐然伸出手臂搭在向冲天的左掌上,将向冲天的铁掌,从自己的腕间移开。

向冲天面色微变,沉声道:“公子,你这是干什么?”

云铮微叹一声,却不回答他的话,转过头去,向那少年展白缓缓道:“兄台亦是姓展,不知是否就是那霹雷剑展老前辈的后人?”

展白身躯—挺,道:“小可庸碌无才,为恐辱及先人,是以不敢提及。此刻公子既然猜中,唉!”他左腕之间,虽仍痛彻心脾,却绝不用右手去抚摸一下。

“安乐公子”微微一笑,道:“这就是了,兄台如不是展大侠的后人,方才也就绝不会对那——华师傅屈膝的。”

他语声微顿,少中展白立刻长叹一声,道:“先父惨死之后,小可不才,虽不能寻出元凶,但亲仇如山,并未一日或忘。”他望了华清泉倒卧着的尸身一眼,又自叹道:“华老前辈义薄云天,对先父的恩情,又岂是小可叩首能报万一的?却又怎知——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他为何自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