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30章 “叫化大阵”

作者:古龙

“铁翼飞鹏”临空下击无功,在青竹杖影猛攻之下,展翼急起,却被精灵无比的婉儿看到。

婉儿灵机一动,心想:“与其在阵中受困,不如施展‘蹑空幻影’身法,学那装了翅膀的老头,腾身空中,居高临下,寻隙捣虚,不比在地面受困强多了?”

婉儿想到就做,娇叱一声,屈指疾弹,逼得阵式一松,倏然凌空三文。

身形盘空一停,势尽下落之际,脚尖一点足下青竹杖影,落而复起,竟在“叫化大阵”的青竹杖影上空翩翔飞舞起来。

婉儿人生得美,加上体态窃宪,身法轻灵,又是穿的一身彩绣锦衣,在换起候落的青竹杖上翩翩起舞,仿佛九天仙女下凡,又如“青女嫦娥俱耐冷,月下霜里逗蝉娟”,真是美妙已极。

坐在山坡上的端方公子不由脱口叫道:“好身法!美极了!……”

他不出声还好,他这一叫好却提醒了婉儿的注意。婉儿莫名其妙地被困阵中,一肚子不高兴,如今才奋力脱出阵外,端方公子坐在山坡上,悠悠闲闲地叫起好来,不由大怒,身形猛然一顿,脚尖借青竹杖打出的劲风借力使劲,一阵划动,竟平飞直射,从青竹杖阵上空猛向端方公子所坐岩石上扑去。

十数丈的距离,婉儿半空中两次脚踩青竹杖借劲,竟然脚不沾地,窜上了距地面尚有三丈余高的岩石之上。

端方公子连连喝采,而且站起身形,俊脸泛起笑容,看那意思是欢迎婉儿的样子。

但婉儿恨他连自己也围困在叫化阵中,身末到先已屈指弹出,一缕极细,但又极为强劲的疾风,破空锐啸,猛袭端方公子胸前“三阳”重穴。

端方公子大吃一惊,见来势甚急,不敢硬接,急忙飘身躲过,一边嘴里急叫道:“姑娘!你怎么连小生也打起来?”

婉儿已娉娉婷婷地站立岩石之上,瑶鼻一皱,冷冷说道:“少客气!你叫一群要饭的把我包围起来,又是什么意思?”

端方公子苦笑道:“你要不和他们站在一起,穷家帮的人万不敢找姑娘的麻烦……”

婉儿道:“你要不站在这里,我也不会打你!”

端方公子被婉儿反chún相讥得哭笑不得,但仍然涎脸道:“那么,姑娘要小生到哪里去呢?”

婉儿一瞪眼道:“我管你到哪里去?但是,你那些要饭的如果伤了我展哥哥的一根头发,我便拿你偿命!”

这一句话激起了端方公子的怒火,一是婉儿说得绝情绝义,再者婉儿一心维护展白,也引起他内心的嫉妒,不由剑眉一扬,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机,嘿嘿笑道:“端方公子的命还不那么不值钱!会去为别人的一根头发偿命!”

婉儿道:“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尚未等端方公子答言,青竹阵中一声惨降传来,婉儿与端方公子同时低头看去,又是一名金府高手毙命。

尸身被数根青竹杖她出阵外,一样是周身浮肿,满脸青紫血痕,滚在地上,仰脸朝天,死状极惨。

阵内听到祥麟公子的怒叱,及铁背驼龙的厉吼,显见二人愤怒已极。

“砰訇”巨响,接二连三传来,也可猜出金府中人在一齐奋力猛攻。

铁翼飞鹏更是连声怒啸,铁翼奋起,连番猛扑。

但“叫化大阵”威力强大,变化万千,纵然在绝世高手猛冲猛打之下,仍然是严整无比,丝毫不见破绽。

突然青竹杖影之中,一道耀眼的碧绿光华冲天而起,接连几闪,“呛!呛!呛!……”

一阵龙吟虎啸之声传来,严密无比的“叫化大阵”中间,立刻空出一个五尺范围的圈子来。

圈子空地当中,手执“无情碧剑”、渊停岳峙站着的正是展白。

原来展白仗着双手在阵中,竟愈冲愈冲不出来,心中愤怒,竟撇出背上的“无情碧剑”来。

“无情碧剑”果然神兵利器,又加上展白新从神驴铁胆学会了“风雷八剑”,“无情碧剑”出鞘,一招“风震雷鸣”立刻荡开了五尺方圆的一片空地,而且,“叫化大阵”中的帮众有避躲不及的,手中青竹杖立刻被“无情碧剑”削断了五、六根。

穷家帮这青竹杖又叫“打狗棒”,是帮主在开香堂时亲手传授,索为徒众所重视,而且每三年才开香堂一次,第一次所授为木棒,那是入门三中以后的弟子。第二次所授为黄竹,又叫苦竹,那是入门六年以上的弟子第三次所授为绿竹,那已经是入门九年以上的弟子了,至于这青竹杖,乃是入门十二年以上,武功高强的弟子才配携带,所以今天在此摆阵的帮众都是帮内十数年以上的高手,所以才能困住金府双铁卫、祥麟公子兄妹及展白等武林顶尖高手。

尤其是青竹杖乃是海南特产,实心铁骨,坚硬无比,就是寻常宝剑也难损分毫,如今被展白“无情碧剑”一剑削断五六根,竞把数百帮众—时震住。

“叫化大阵”刹时间忘记了催动,穷家帮众一齐瞪视着展白呆呆发怔,尤其被削断了青竹杖的帮众,除了震惊之外,更是满脸愤怒悲痛的表情。

展白却名威风八面站在那里,未再乘胜余威,出剑追杀……

婉儿却喜极而呼:展哥哥!……”

端方公子倏然变色,急呼道:“穷朋友们!要饭的家伙毁了,可没法叩见祖师爷!”

一句话激起了穷家帮众的拼命之心,齐声怒吼,挥起青竹杖,猛向展白攻去。

此时,他们不再“莲花,莲花”唱得好听了,而是怒吼狂啸,数百条青竹杖雨点似地向展白猛攻。

可是展白一剑在手,如虎添翼,他先前一剑逼退帮众,不乘胜追杀,是不愿多造杀孽,如今见群叫化疯狂地向他扑来,展白一震“无情碧剑”“风雷儿剑”第二招,“怒雷狂飙”犹如暗黑云端几道厉闪,隐挟风雷之声,激射而出。

“呛!呛!”

断竹横飞。

“磁!磁!”

血雨四溅。

竞有七八名帮众断竹臂一齐被削断,发出两声惨嗥。

“呼啦”一声,群化震惊后退,一齐瞪着展白,虽然脸上表情愤怒之极,却再不敢向上包围。

展白凛然道:“如再不退去,可别说小爷不愿杀伤,我要出手攻击了!”

众穷家帮被展白威势所慑,果然无人再敢向上围拢。

一个年约六旬、花自胡须的年老乞丐,上前一步道:“穷家帮多蒙赏赐,不知阁下能否将大名见告?以后我们穷人也好感恩图报!”

展白道:“区区展白,就是在下!”

老年乞写道:“原来是展大侠!我穷家帮永记大德,不志报答您就是了!”

展白道:“展白被逼出手,无心与贵帮结仇,假如贵帮记着这笔帐,展白也不能推辞,随时接着贵帮!”

老叫化一竖大拇指道:“英雄!老叫化佩服你了……”

端方公子却在岩石上急叫道:“龚老叫化!这是什么节口?套的是哪门子交情呀!看那边点子也要闯出来了……”

原来这叫做龚老叫化的年老乞丐,与展白答话的当儿,其余围困金府的帮众,眼见也守不住阵势,被金府双铁卫及祥麟公子兄妹一番急攻,阵式显出溃乱迹象。

“叫化大阵”固然厉害,摆阵之人却是息息相关,死伤一两个,固然不会影响全盘,但包围展白的有数十人之多,一旦完全停止下来,阵式催动受了很大的影响,所以威力大不如前,又加上金府的人奋力猛冲,阵脚动摇,眼看着要被金府众高手冲突出围。

龚老叫化被端方公子一语提醒,舍了展白,催动阵势,齐向金府众人围去。

一时间青竹杖齐举,杀声大震,战况又趋热烈起来。

端方公子固然及时提醒了穷家帮众,把“叫化大阵”再度催动起来,但同时他的叫声也提醒了在空中飞翔下击的铁翼飞鹏。

铁翼飞鹏见端方公子一说话,阵式便较厉害,心想:“擒贼先擒王!好小子,你在那里坐山观虎斗,还在指挥群叫化作战,我先把你拿住,岂不就解了叫化大降之危!”

想到这里,铁翼一展一拂,犹如大鸟横空,人末到,双铁翼连续猛挥,挟着破空劲风,直向停身岩上的端方公子扑去。

端方公子见“铁翼飞鹏”来势凶猛,接连迎空劈出两掌。

掌风与铁翼雄风一接,“砰!訇!”两声巨响,半空中劲流激射,但并未阻止“铁翼飞鹏”疾冲之势,双掌一扇,迅如鹰牵,照旧向端方公子飞扑而至。

端方公子心中一懔,急慾腾身走避,但铁翼飞快,候然而至端方公子头顶上空,“铁翼飞鹏”厉啸一声:“小辈,纳命来!”

喝声中铁翼一展,猛向端方公子迎头挥下。

耀光闪闪的铁翼,犹如一大片乌云,迎头盖顶而下,劲风钥啸,扑面生寒,端方公子大吃一惊,脱口惊呼:“不好!……”

但婉儿也站在端方公子身边,铣翼劲风连带扇向婉儿,婉儿娇叱一声:“你找死!”

喝声中屈指一弹,一缕极细的疾风,尖啸着直向铁翼飞鹏“心俞”重穴射去。

“铁翼飞鹏”已见识过婉儿的“搜魂指”,知道厉害,不敢硬接,敛翅急闪,但仍然慢了一慢,躲开要害,却没有躲过铁翼,只听“随”一声微响,巴天赫不畏刀剑暗器的“铁翼神衣”,竞被婉儿“搜魂指”洞穿一个手指大的洞。

“铁翼飞鹏”巴天赫急忙敛翅落地,脸色惨变,他万也想不到自己的铁翼神衣,竟被婉儿一指损坏,心中又惊又怒,一双三角厉目怒视着婉儿,满脸杀祝,咬牙切齿道:“大胆贱婢!竟敢损坏二爷神衣,二爷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怒喝声中,十指屈伸,周身骨路“格格”作响,阴森凶狠,大踏步向婉儿逼近。

婉儿不知他要施展什么厉害的阴毒武功,但看他凶狠之态,心中不由一懔,暗暗蓄势戒备。

但端方公子被婉儿一指解危,惊魂甫定,却逗起满腔怒火,见“铁翼飞鹏”向婉儿欺去,大喝一声,运起家传绝学“混元指”,猛向“铁翼飞鹏”后心要害点去。

“铁翼飞鹏”正运集了周身功力,想找婉儿去报毁衣之仇,忽觉脚后劲风破空而至,知道有人暗袭,更如火上加油,暴吼一声,反身出掌,一式“倒转阴阳”,把运集至额峰的一身功力,双掌一反一正,猛向身后打去。

“噗!砰!”

一声裂帛轻响,一声轰天巨震,同时两声惨嗥传出。

端方公子被“铁翼飞鹏”威力无涛的掌风,震下数丈高的岩石,一声惨嗥,头下脚上地向下栽去。

“铁翼飞鹏”一只左掌正好迎住端方公子家传绝艺“混元指”,一阵奇痛沁人心脾,也发出一声惨曝,再一看左掌红肿老阅。

铁翼飞鹏纵横江湖数十年,从未遇到敌手,如今破衣伤手,连番受挫,激起他凶暴野性,杀心大起,咬牙忍住左掌伤痛,见端方公子已栽下地去,随后纵身追下岩石。

端方公子虽然被铁翼飞鹏掌风震下岩石,只负轻伤,井未致命,头下脚上栽下,将及地面,猛一提气,半空翻转,仍然双脚稳站于地面。

此时“铁翼飞鹏”已随后纵了下来,更不答话,举起右掌,恶狠狠地向端方公子头顶劈去。

端方公子知道他掌沉力猛,自己甫行负伤,不敢硬接,见铁翼飞鹏掌到,飘身闪过。

但“铁翼飞鹏”左掌伤处,痛彻心肺,把端方公子恨入骨髓,一掌落纸上步横臂,施出“横扫五岳”招式,向端方公子拦腰扫但端方公子受伤落岩,一声惨嗥,早巳惊动了穷家帮众,见端方公子势危,纷纷从阵内跑来救援。“铁翼飞鹏”第二掌未到,十数条青竹杖已齐行挥至,硬把“铁翼飞鹏”逼退。

“铁翼飞鹏”怒上加怒,铁翼猛扑,双掌猛推,把蜂拥而至的穷家帮众,打翻了好几名。

但穷家帮人多,打退一批又上来一批,仍然把端方公子救出,把“铁翼飞鹏”围住。

混战中死伤互见,金府高手固然已有数名阵亡,但穷家帮的帮众,在阵式散乱之后,已不能发挥统合战力,死伤在金府高手及展白“无情碧剑”之下的更多。

尤其“金府双铁卫?功力高强,心狠手辣,每招每式施出,均有三五名叫化受伤倒毙。

这真是一场好杀,只见尘抄飞扬,喊杀震天!突听一声大喝:“住手!”

这喝声中气充足,声如雷震,震得众入耳嗡鸣,身不由己地各自停下手来。

只见对面山峰上转出。这群武林人物,约有十数名之多,喝声不知由何人发出?但身法却都是快得出奇,从山峰上现身,到跑至众人动手之处,约有数十丈的距离,恍眼即至。

只见—卜数条人影,星飞丸射,飞快地掠至众人面前,个个都是身躯剽悍,步履如行云流水,双眼精光闪闪,看样子都是身负高强武功之士。

为首是一个寒儒似的穷酸,身穿褴褛长衫,脚蹬破布鞍,手拿一本烂书,但像貌却生得颇为不凡,四方脸,白净无须,细眉长目,看年纪不大,最多不过二十四五岁,却隐然有大家风范。

展白首先认出为首之人,正是“安乐公子”,摩云神手向冲天,就跟在安乐公子身后,其余高手,展白却都不认识。

安乐分子云挣率领属下十数名高手,飞掠而至,首先也看到展白,安乐公子微笑点头,但他的眼光忽然看到展白手上拿着的“无情碧剑”,不由眼露奇光,道:“恭喜展兄,失剑复得!”

展白道:“托公子的福!……”

以前展白见云挣朗朗侠行,曾有结交之心,但自从知道武林四公子之父都是自己杀父仇人之后,立刻打消此念,而口头上也就不太客气。

安乐公子脸上微微一红!因为是在他手中把宝剑被人夺走,他追了半天没追上,如今宝剑却让人家自己找回来了,这个跟头栽得不轻,竟一时无言可对,只有苦笑了一下……

此时婉儿已飞身掠下岩石,站在展白身边,听展白管来的一个穷酸也称呼“公子”,不由笑道:“又来了一个公子!公子何其多呀?”

她的意思是,瞧不起眼前的也配称公子。

展白道:“你不认识吗?这位正是与你哥哥在武林齐名的‘安乐公子’!”

众人闻听,一齐脸现惊容,多打量了安乐分子几眼。

安乐公子却四下一拱手道:“在下云铮,蒙江湖朋友抬爱,呼为安乐公子,今日偶然路过此地,不知诺位朋友因何故厮杀?”

祥麟公子也一抱拳道:“久仰!久仰!在下祥麟,与贵公子虽未谋面,可说是神交已久。”

安乐公子及属下高手,一听祥麟自报名号,也俱自脸现惊容,安乐分子哈哈一笑道:“失敬!失敬!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祥麟公子!看来我这贸然出头,是多此一举了!”

原来安乐公子喜管闲事,一听眼前闹事之人是祥麟公子,便知今天的闲事自己不一定能揽得下,故而有此一说。那边的端方公子,见二人互相吹捧,却把自己抛在一边,不由于咳了一声。

婉儿心思细密,端方公子在旁边于咳,她早知其意,倩然笑道:“今天可是幸会,武林四公子,倒有三位在此地露面,来!我给诸位引见!——”说着纤手一指端方公子道:“这位就是端方公子!”

端方公子一抱拳,连说:“幸会!幸会!”

安乐公子及属下高手,更是一怔,想不到引起争端的竟是武林四公子之中的两大公子!

婉儿接着又说道:“看来我真要回去叫我哥哥了!”

展白一时末会过意来,愕然道:“叫你哥哥干什么?”

安乐公子早己哈哈大笑道:“不用说,这位姑娘一定是凌风公子之妹了!”

展白恍然呵了一声,道:“名重武林的四公子会面,倒的确是武林一大胜举!可惜,你哥哥赶不及来此一会了!”

祥麟公子心中一动,他本来心怀壮志,早有压倒其他三位公于、称霸武林、领袖群雄之心,随之仰天一阵豪笑道:“这有何难!

我们武林四公子,江湖齐名,祥麟早想一会,如今展兄提起,祥麟很想借此机会,约请三位公子驾临寒舍一会,不知二位公子及展小姐肯赏光否?”

端方公子脸一寒,道:“那么我们今天的事如何解决?”

穷家帮的人物因为死伤惨重,个个眼红,闻言往上”一围,意慾再动……

祥麟公子冷笑一声,答道:“武林四公子聚齐,咱们新帐旧帐,一齐结算,不是更公平合理吗?”祥麟公子素具心机,这话表面听来冠冕堂皇,事实上他却是感到人单势孤,安乐公子敌友不明,再要打下去,恐怕吃了亏,所以有此一说。

端方公子也有顾忌,只因属下穷家帮的人死伤太重,不能不充硬发狠,为属下撑腰,听祥麟公子一说,也顺坡下台道:“但不知哪一天?”

祥麟公子仰脸思索一阵,道:“当前年关将届,想每个人可能都有点私事,而且为了不影响大家快乐过中,咱们就订为明年元宵节怎么样?”

未等端方公子答言,安乐公子哈哈大笑道:“最好是晚上,元宵节赏灯大会,武林四公子南京城聚并,可在江湖上传为一段佳话!”端方公子也豪气干云地答道:“元宵节前端方必到,而且为了凑兴起见,端方将随带武林至宝‘避水玉壁’一同赴会!”

众人闻言,一齐色变,祥麟公子脸色更见难看,因为端方公子所说的“避水玉璧”,正是他家中的传家之宝,三月之前被盗,他今天串领属下高手亲自出动,也就是为了寻找此失宝,先前疑心是端方公子支使手下盗走,但还未敢证实,如今听端方公子亲口说出,不由又惊又怒,也接口答道:“好!一言为定!祥麟为了酬谢雅意,在会上也会现出一宗异宝‘大罗金丹’,给与会之人见识见识!”

这回该论到端方公子变颜色了,因这“大罗金丹”也正是他家的传家之宝,在北京运往杭州的路上遗失,他率领穷家帮的高手,也正是为寻找此宝,才来到岩山十二洞一带,搜寻数月之久却连个眉目也没有,祥麟公子这一说,才知是被金府之人拦路劫走。

安乐公子却哈哈大笑,一震手中烂书道:“三位公子豪兴干云,不吝以武林异宝为武林人士开眼,云铮也不能太小家子气,届时一定携带《武学真经》赴会!”

安乐公子此言一出,众人更是吃惊……

展白却满脸悲愤,怒眺见血,切齿喃喃自语道:“三宗异宝!

三宗异宝!没有错,一定是他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