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31章 危机四伏

作者:古龙

宋代才女朱淑贞有一首词,歌诵元宵佳节青年男女的欢乐与离愁云:

去年元夜时,

花市灯如画,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

花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

泪湿罗衫袖。

这固然是描写恋爱、青年男女的相聚之欢与离别之苦,但由此也可看出元宵佳节的热闹情景来。

南京,为六朝古都,人文荟萃,物华天宝,尤其到了元宵佳节,家家悬灯,户户结彩,千千万万的花灯,照耀得大街小巷辉煌如同白日,只见各色各样的花灯,多如满空繁星,从太阳未落山便已经悬挂起来了,一直从黑夜燃亮到天明。

各种花灯,争奇斗巧,在十字街商,更有“灯山”、“灯牌楼”等等,除了花灯式样翻新,美不胜收之外,更有引人人胜的“灯虎”,为游人助兴,射中的还有彩头赠奖,因此上,天未入夜,大街上已是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摩肩接踵的看灯人潮。

富甲全国、号称江南第一家的南京金府,高耸的门前高搭彩楼,数百盏扎制得十分精巧的红丝彩灯,把一座巍峨的金府大门,照耀得金壁辉煌。

高达数十级的大理石台阶上,雁行排开两列金盔金甲的荷戈执剑的武士,在辉煌耀眼的百千灯光照映之下,宛如无数尊大庙前的金甲神将,显赫之中,带着森严威猛的气氛,使一切夜游赏灯的人们,只有站得远远地瞠目结舌地羡望着,没有人敢接近一步。

可是,这画戟森严的金府,却仍然热闹无比,只见中门大开,奔向金府的人川流不息,不过登上那高广石阶的都是些不见的人物罢了。

金府大门前,除了那些如金塑泥雕的金甲武士,昂立不动之外,还有十数名金府食客中的武林高手,站在门前迎接佳宾,其中一个仅有一条手臂的俊美少年,眉目之间蕴藏着恶狠暴戾之气,正是被展白断了一臂的“小青蚨”孟如萍。

孟如萍断臂初愈,把展白恨之入骨,本想出去找展白报仇,后来听说元宵节赏灯大会,展白也要来参加,使等在金府,又修练了几手歹毒武功,太阳一落山便站在门前,一边负责迎接前来与会天下群雄,一边专等展白前来,好报雪断臂之恨。

可是,从午至酉,三山五岳的英雄、四海八荒的异士,均已露面被迎进了金府,却不见展白来到。

“小青蚨”孟如萍心中失望,以为展白不会来了。他正想交代门下食客几句,进到府内,谁知他一脚跨进大门,突听铃声琅琅蹄声得得,一个英气勃勃的青年,背上斜插一柄看来十分名贵的宝剑,胯下骑的却是一匹又瘦又小的毛驴,在金府门前停了下来。

想今夜金府之中,名重武林的四大公子之会,而且还有武林人眼见眼红的三宗秘宝,特在武林人士面前公开,与会之人俱是当今武林一时俊彦,所有来参加大会之人,中是骑高头骏马,即是乘坐豪华轿车,哪有骑这种寒轰毛驴来的?

可是,这骑驴少年来在金府门口,嘴中“唷”的一声,勒注缰绳,竞飘身下驴,手里牵着那比一只狗大不了多少的小毛驴,迈步就往金府大理石的台阶上闯。

站在台阶上的金甲武士,执在手中的长朝向外—推“锵!”铁戟交叉,阻住去路,同时一名金甲武士嘴中喝道:“站住!南京金府,也是可以随便往里走的吗?……哎呀!……”

未见骑驴青中举手,那横戟阻路的两名金甲武士,喝声未竟,却口发惊呼,跟随后退出五六步去,而那少年却从容举步跨上石阶……

负责接待来宾的金府门下食容,都是眼里操不得半粒秒子的老江湖,一见骑驴少年翩翩神采,不用出手,以周身布满的罡气,就可把武功不弱的金甲武士震退,知道来了高人,连忙几个纵落,从高台阶上驰下二人来,向骑驴少年一抱拳道:“朋友是哪路英雄报个名来,我们也好接……”

谁知这二人话末说完,骑驴少年一抬头,三人不禁一愕,连忙改口道:“原来是展小侠,请进!请进!”

因为展白在金府大战孟如萍,他们都亲眼看到过,所以一见便认识,忙又吩咐下人接过展白手中小毛驴,从傍门牵入宅内……

就在众人这一乱的当儿,展白却昂然不语,chún边含着一丝冷峻笑意,未见他脚尖点地身形平飞直射地“嗖”一声微响,人已跨登数十级高台阶,到达了大门之前。

众人一齐昨舌,暗赞:“好高强的轻功…—”

正好“小青蚨”孟如萍听到纷乱之声,跨进门的三条腿又收回众刚一转身,眼前一花,一个英挺少年平空战在门前。

孟如萍抬眼一看,来人正是久等不至的展白,脸色候变,猛叱道:“小子!你才来呀!”

说着,单掌如老僧问讯,缓缓向展白胸前印来一掌。

展白只觉他掌势沉缓,却隐然有一股阴寒之气,迎胸压来,知是阴毒掌功,但毫宋放在心上,扬袖一拂,道:“何必多札?”

别看展白这轻轻一拂,竞把决心报仇,暗施毒掌的孟如萍,震退一丈开外,若不是身后有墙壁挡着,说不定还要退出好远。

“砰”一声,孟如萍脊粱搞在墙壁上,五脏翻滚,面色惨白,咬紧嘴chún,狠狠瞪着展白一言不发……

想不到数月不见,展白功力有如此大进,孟如萍苦心练来慾找展白报仇的毒掌,竟是不堪一击。

孟如萍又惊又怒,无奈这一碰面便受伤不轻,虽然内心悲愤,却毫无办法,眼看着展白数声冷笑,被接待宾客的金府门下引进大堂。

其实展白心怀血海深仇,内心悲愤更不知要超过孟如萍多少倍。今夜,上元佳节,他单人匹马来赴四公子的赏灯大会,是抱了破釜沉舟的决心,来为他冤死十数年的父亲报仇雪恨来的。

因此,他一到金府门前,便连施“凌空虚渡”、“罡气布体”、“流云铁袖”等神功,不是为炫技傲世,而是为了要一寒敌胆。

孟如萍不过是首当其冲罢了。

好在这些门下食客已看出少年展白艺业不见,事前又受过“祥麟公子”的交代,所以不管盂如萍受挫,依然恭而敬之地把展白让进大厅。

这所大厅,展白曾来过一次,不过那是白天,而且心情也没有这一次激动。

这次探知金府老主人“青蚨伸”金九,就是他杀父的主凶,满腔热血沸腾,抱必死之决心重临金府,已无心情欣赏这以“江南第一家”自豪的金府豪华排场,连接在庭院中琳琅满目的奇巧华灯,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只双眼平视,笔直地跨进宴客的大厅。

大厅内彩灯续纷,瑛洛垂珠,尤其绣金盘龙的壁校上,高烧着数十只粗逾儿臂的香油大烛,把一座宽敞的大厅照耀得如同白昼。

当真是高朋满座,一座宽敞大厅之中,不怕有数百人之多。

马蹄形的长桌,选题排开,桌面上正宴未上,却堆集着满桌的时鲜水果、美点精糕,迎面坐着名重武林的四大公子,两旁坐的俱都是四大豪门的顶尖高手,以及三山五岳、四海八荒的奇人异士。

意外地,这内蕴无限杀机的武林四公子之会,表面上竞充攒着喜洋洋的气氛,众人随意吃喝着桌上的鲜果美点,嘴中却是笑语喧哗,人多语杂,几至聚声成雷,整座大厅中显得乱烘烘的一团。

又加上新来的宾客,以及端茶送水的男女佣人,进出川流不息,以致领导展白入内的食客,高声为展白报名引进,都没有人听见。

展白因是存心找事来的,岂甘受此冷落?抽出背上“无情碧剑”,屈指一弹“汪”然一声龙吟,气贯丹田,嘴中高吟道:“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裙王门不称情!武学末进,展白造访!”

展白这一弹剑作歌,声震全厅,数百位高手笑语声立止,一座喧哗叫嚣的大厅,刹时变得鸦雀无声,数百道眼光,一齐鼓射在展白身上。

首先祥麟公予离座起身,哈哈大笑道:“好一个‘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裙王门不称情’,但在祥麟家中却不会有‘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聊忌贾生’的量小之人,来!祥麟先为展兄引见几位前辈。”

祥麟公子说着走下座来,拉着展白的手,先向首座一个双目精光如炬的老人道:“这便是家父……”

只这五字出口,展白立感热血上冲,头脑“轰”的一声,以下祥麟公子说的话便听不到了。

因为展白听“神驴铁胆”告诉他,“青蚨神”金九乃是杀父仇人的主凶,首先出主意杀害父亲的是他,在“江南六侠”围杀父亲时,首先用暗器使父亲受伤的也是他。

因此,展白听祥麟公子说出,知道当中首座老人便是“青蚨神”金九,不由双目怒睁,同时心中禁不住热血沸腾。

只见这老人五旬开外,双目精光如炬,充分显出机智无比的神态,同时从其如炬的目光看来,知其内功必亦不弱,身穿团底闪光绸袍,面如满月,额下五绍花白胡子,机智精明之中,又显出一派威严之象。

展白为了不在人前失态,咬牙强忍住满腹悲愤,抱拳说道:“久仰!久仰!‘青蚨神’金大侠,威名远播,今得识荆,三生有幸!”

展白说完,那“青蚨神”金九却傲不为礼,连站都未站起来;只微微点了点头,嘴中连道了两个“好”字,一只精光如炬的脖子,却倏然上下打量了展白几眼。

展白以为“青蚨神”轻视自己,忍不住怒火上冲,脸色立变。。—

“祥麟公子”已看出展白神情不对,忙道:“家父双腿不便,请展兄多多包涵!”

展白这才看出,“青蚨神”金九所坐的不是椅子,而是一辆轮车,双腿覆盏了一条厚毛毡,但不知因何双腿失灵。

祥麟公子接着为展白一一引见与会众人,武林四公子展白均已会过,武林四公子门下的好手,以及与会的天下群雄,展白并不留意,仅注意“乾坤掌”云宗龙、“混元指”司空晋以及霸王鞭樊非等。

奇怪的是“摘星手”慕容涵却未与会“豹突山庄”方面的人只有冷傲的“凌风公子”及门下高手多人在座,连“雷大叔”、“银箫夺魂”章士朋、“追魂铃”司马敬、“独脚飞魔”李举、“衡山夜果”眇目道人等十大高手,也未见面

“凌风公子”仍然是那副冷漠无情的神态,在祥麟公子为展白引见时,眼视屋顶,昂然不睬,俊美的脸上嘴角下撇,更是一副高傲无比的神气。

连做主人的祥麟公子都大不过意,但展白反而心平气和地笑道:“不劳公子引见,我们早就认识了!”

“凌风公子”却一瞪眼,以寒冷如水的话调说道:“一无名小辈耳,本公子不屑认识于你!”

祥麟公子已知展白心高气傲,武功又高强无比,凌风公子的讥消,一定引起展白发怒,他并不是怕他们打起来,而是怕坏了自己预定的计划,忙在一边说道:“慕容兄生性如此,展兄且莫介意!”

谁知展白一点不发火,反而笑道:“展白早已领教!”“凌风公子”又是一声冷笑。

展白走向别处时,回顾了他一眼道:“不用心急,展白早晚有让慕容公子认识的一天!”

慕容承业倏然色变,立起身来,五指一旋,猛向展白身后“凤眼”三穴弹去。

正是家传绝艺“摘星手”的一式“紫微三垣”,五丝微风,疾而不啸,袭向展白。

似这等阴柔手法,使敌手不易躲避,尤其在背后暗袭,因为它不带一丝破空之声,更使人无法事先防范。

但展白今非昔比,已大有天渊之别,自经“神驴铁胆”的三月教诲,他对自己内身潜修的功力,已能自由发挥,又加上与会前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他足不出户地在岩山十二洞中,潜修《锁骨销魂天佛卷》上所载的奇绝武学,所谓“一窍通,窍窍通”,进步何止一日千里。展白武功已达心与神会境界,“凌风公子”暗袭手法虽然冠绝——时,但展白自己及时发觉,却不露痕迹地回手一拂,把“凌风公子”极厉害的一招“紫微三垣”化解于无形,口中并说道:“等一会领教!”

凌风公子立即感到一般暗劲,拥向自己,不但把他一招“摘星手”的绝招化解掉,而且震得自己站不住脚,“扑”的一声,又跌坐在椅子上,不禁闹了个目瞪口呆。

好在展白用的这一招非常含蓄,不是特别细心的人看不出来,因此也并未引起多少人注意。

倒是“安乐公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危机四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