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32章 “石矶大阵”

作者:古龙

展白这一声大喝,声如震雷,大厅烛光都为之一颤!

众人更是愕然惊顾,展白却不顾一切,排众而前,飞身掠至“青蚨神”金九面前丈余之处,道:“在下展白,想请问金老前辈一件事,不知能否见告?”

“青蚨神”金九虽然停下轮椅,但脸上一无表情,只略皱庞眉道:“老夫十数年不出江湖,对外边的事一无所知,有什么问题,你还是请教别人去吧!”

说罢,转动轮椅,直向大厅后南路驰去!

展白急道:“慢着!……”

但是“青蚨神”金九再不理他,头也不回地驱椅痰转而去,展白飞身向其追去!

但他身形才起,两路铁门“当”的一声,自行关闭,展白收势急落,险些撞在铁门上。接着雨路两侧边门连闪出六个白衣小童,一齐手横银剑,挡住去路!

这六个白衣小童年纪均不大,约在十四五岁之间,身法却快得出奇,以展白的眼光,竞未看清六个人是怎么窜出来的,好像铁门之前凭空多了六个小童一般。这六个小童一律白衣垂发,手横银剑,挡在展白面前,而且—个个不发一言,六双小眼瞪得滚圆,看样子只要展白再前进一步,使要一齐出手攻击!

展白微微一怔,身后却传来金彩凤如银铃的声音:“展少侠!”

展白闻声回头,见金彩凤一双美得出奇的大眼睛,正望着自己,眼中流露着疑问与诧异之色。

这是金彩凤出众的地方,往往她心中所想不用说出口来,便可令对方知道她的心意,所谓“眼睛会说话”,恐怕就是指此而说的了。

展白叹了口气,心想:“冤有头,债有主,‘青蚨神’金九杀死我的父亲,却与他的于女无关,‘青蚨神’既已走了,报仇的话先不提也罢!……”展白想至此处,便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

谁知金彩凤并不放过他,用一种柔情万种的声调幽幽说道:“我看得出!”

她没有再说下去,但就这四个字加上她会说话的眼睛,亦可明白表示出,那下边的意思是:“你一定有什么疑难不决之事,藏在心中,请告诉我吧!我会帮助你的……”

展白能确切体会出金彩凤言简意深的情意,但是他能叫仇人的亲生女儿,来帮助他去杀她的父亲吗?……展白只有摇头苦笑道:“真的没有什么!”

但金彩凤明丽的双睛,仍然脉脉含情地望着他,而且那眼神中尚含有不少幽怨的成份,从那漆黑的照得见人的双瞳中,展白似已读出了里边的意思,那是诚意的想帮助他。

突然,大厅之中灯光全熄,眼前一片漆黑,大厅中的群雄齐声惊叫!

接着一声凄厉的长笑,犹如鬼哭狼啸,使人听来毛骨悚然!

这速变来得太突然,数百人齐集在大厅中哗然一阵大乱!

齐声叫嚷:“嘿!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灯全灭了?”

“什么人?这是什么人在怪笑?”

可是,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地乱嚷乱叫之间,突然“轰隆!轰隆!……”一阵巨响传来,整座大厅也跟着摇晃起来!

有人高声大喊,但再强烈的地震也没有这么大的震动,因为整座大厅都旋转起来了!

听见有人喊地震,便有不少人夺门向厅外跑去,但是不跑还好,这一跑立刻身躯失去平衡,斜飞歪撞,跌跌碰碰,不少人身躯撞在墙壁上,额角撞在厅枝上,“砰!砰!彭!彭!”哀呼惨嗥,接二连三传出,已有不少人负了伤!

慌乱中,从黑暗里响起祥麟公子愤怒的吼叫:“什么人发动了‘石矶大阵’?”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这座大厅,竟是金府一个埋伏机关!

可是,这埋伏机关既是设在金府,操纵机关之人必也是金府之人,难道连他们府上的少爷小姐也在其中,他们便要施展毒手了吗?

这真是使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

祥麟公子连声喝问,愤怒、焦急的声调,任何人都可听得出,这发动阵势的命令,决不会是他发出,而且看情形,就是连他也陷于危机之中!

但那声声怪笑,仍自大厅屋顶转来,对祥麟公子的愤怒喝问,竟是不理不睬!

祥麟公子连连呼喝数声,竟不能阻止发动阵势之人,只气得三尺神暴跳。身边却传来金彩凤幽静的声调:“哥哥!那在屋顶怪笑的人是师兄,擅自发动‘石矶大阵’的人也一定是他了!”

祥麟公子一听,竟是父亲的爱徒做出这等疯狂之事,不由怒叫道:“孟如萍!你疯了?还不赶快停止!”

谁知,祥麟公子指名喝问,那声声怪笑仍未歇止,整座大厅却在旋转摇撼之中,向地下迅疾地沉去!

突听端方公子哈哈大笑道:“金祥麟!你这一手真是绝极了!‘恨天绝户计’!想一网把天下武林可是你也别想活着出去,在我们大家尚未死完之前,你兄妹二人先得为天下武林偿命!”

祥麟公子怒道:“你要怎么样?”

端方公子道:“你仗着机关埋伏,把天下武林骗在大厅,想来个一网打尽,我端方就凭穷家帮的‘青竹阵’,便可叫尔兄妹死无葬身之地!

祥麟公子怒极反笑:“哈哈哈……”

笑声高亢震耳,与屋顶的凄厉怪笑遥相呼应,气氛显得悲惨恐怖之极!

祥麟公子笑罢说道:“司空兄!你用不到血口喷人,金祥麟没有害人之意,就是有害人之意,也不会连自己都害在其中!”

黑暗中传来端方公子的冷笑,道:“你说此话谁会根信?”己家中的机关会把自己害了,莫非你是怕死贪生之辈,才不敢承认害人?不敢接受本公子的挑战?”

祥麟公子尚未答言,“乾坤掌”云宗龙冷冷地说道:“司徒世兄!你纵然有拼命之心,无奈黑暗之中敌友不分,你也难施辣手。”

“酒丐”方弼笑道“要饭的有的是偷鸡摸狗的玩意!”

端方公子道:“穷家帮的朋友,就献出两手来给天下群雄过过目吧!”

端方公子话声才落,“嚎!擦!嚎!……”一连片微响,刹时间亮起数十支火摺子!

原来穷家帮的帮众,每人手中点燃了一支“千里火”!

这种“千里火”为穷家帮独有之物,不怕风,不怕雨,而且可常燃不熄!

数十支火榴子一亮,整座大厅刹时变得通明!

就在整座大厅“隆隆”旋转、悠悠下沉之际,穷家帮数十名高手,技出青竹杖,交错游走,竟然形成了一座“青竹大阵”把祥麟公子兄妹包围在中间!

“青竹大阵”,以穷家帮的“风尘三丐”为首,正好是九九八十一人,暗合九九不尽之数,每人手中一支青竹杖,杖起如林,只听“酒丐”方粥领头唱道:“千朵莲花迎风开!”

“疯丐”褚良接唱道:“西天佛祖下凡来!”

“来”字出口,漫天杖影,如狂风骤雨,猛向祥麟公子罩落!

“铁翼飞鹏”巴天赫与“铁背驼龙”公孙楚,早已领教过穷家帮“叫化大阵”的厉害,见对方阵式发动,比在岩山十二洞那一次更加猛烈,不由齐声厉吼,掌翼猛挥,硬向来势迎击!

同时,另外十数名金府高手,也随着“金府双铁卫”一齐出

铁翼掌风,刀光剑影,威势固然不小,但与漫空压来的青竹杖影一接,立刻纷纷惊呼倒退!

原来端方公子已尽出“穷家帮”盖世高手,加上“叫化大阵”的奥妙无方,威力竟是大得出奇,“金府双快卫”以及金府食客中的十数高手,固然都是当今武林一时之选,但要拿来抵挡穷家帮的奇妙阵式,仍然是无法抗衡!

穷家帮阵式一发动,立把金府众高手迫退,又在“莲花,莲花……”群声齐唱之中,林林总总的育竹杖影一阵搅动,犹如怒涛拍岸一般,以无比优势向前压到!

青竹杖纷落如雨,声声惨曝传出,金府高手已有多人惨毙杖下!

祥麟公子面色惨变,剑眉斜立,怒声叱道:“穷家帮的朋友,欺人太甚,当着天下武林,怨不得祥麟心狠手辣,接暗器!”祥麟公子说话之中,右手漫空一扬,立有士阵啸风之声,疾啸而出!

数十点火光之中,只见一片青蒙蒙的黑影,犹如万蚨齐飞,只向穷家帮众之中打去!

竟是“青蚨神”成名暗器“青蚨镖”,祥麟公子以“万蚨呈样”手法打出!

“疯侠”褚良嘻嘻怪笑,道:“到底是公子爷大方,一出乎就是满把金钱!”

他嘴里轻松,心中也为这金家独门暗器手法暗暗吃惊,见漫空青影,疾啸而至,立刻脚睬九九,催动阵式,急遽挥起青竹杖,千百条青竹杖影,幻化成一道青色竹墙,以封住阵脚前面!

“叮!叮!”一片争鸣,夹着丝丝破风之声路面而过,接着又传出数声闷哼!

百忙中“疯丐”回头一看,身后帮众,已有不少受伤!

就连挨肩站立的“聋丐”吴化,左脑也现出一道血痕,滴滴鲜血,顺腮而下!

“聋丐”功力并不在“酒”、“疯”二丐之下,但由于双耳失聪,对敌过招,全凭超人的目力,可是在这黑暗之中,全凭数十支火摺子的微光照亮,又加上人影交错,是以看不清满空而至的“青蚨镖”,加上“青蚨镖”的与众不同,在祥麟公子特殊的手法打出之际,斜飞横掠,一个躲避不及,脸上一凉,已知自己负了伤!

他左手拿着火摺子,右手执着青竹杖,空不出手来,指起手臂,用衣袖一抹,见衣袖上染满鲜血,不由勃然大怒,厉啸一声,催动阵式,挥起青竹杖,带起一片劲啸,猛向祥麟公子扑去!

可是祥麟公子左手一扬,又是一蓬青影,疾啸而出!“聋丐”大惊,脚步额挫,阵式收住,改攻为

可是,在“叮叮”声中,他青竹杖上接连嵌入十数校青铜制钱,而在他身旁的帮众,又有不少人发出闷哼,中钱挂彩!

但“叫化大阵”变化奥妙,曲折进退有如灵蛇,在“聋丐”阵位部份顿足后撤之际,“酒丐”与“疯丐”所率领之部份,却已应时攻出,是以祥麟公子这第二把“青蚨镖”出手,把“聋丐”打退时,“酒”、“疯”二丐,催动阵式,已由侧翼卷至!

数声惨嗥,金府高手又有数人毙命,而且数十条青竹杖影,辣疾风迅雷之势,猛向祥麟公子兄妹周身点下!

祥麟公子面容失色,金彩凤失声惊呼,看样子兄妹两人难逃育竹杖乱棒之危……

展白也不知是怎样一种心理,只觉得不忍见那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婉转蛾眉,惨死乱杖之下,竟然不由自己地腾身而起,半空中“呛”然一声龙吟,“无情碧刨”抽出鞘来,一式“迅风疾雷”犹如长虹经天,连人带剑,猛向金彩凤身前乱棒之中挡去!

“叮!呛!叮…,.。”

一片金音微鸣,青竹杖被展白“无情碧剑”剑锋,一下子削断了十数根!

穷家帮众“爱杖逾命”,一片惊呼声中,暴然齐退!……

金彩凤俊美无比的娇届上,一片惊恐之色,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中,却充满了感激之情,望着展白……

展白从那眼神中,望到了似海的深情,俊面一阵发烧,又见众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眼光望着他,似是责怪他的多此一举,他又不由一阵羞惭地低下头去……

可是,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忽听又是一阵急啸破风之声传来,众人惊煌四顾,一蓬青影,却从屋顶,迎头洒下!

犹如夏日骤然急降的冰雹!竞不知是谁,继祥麟公子之后,由屋顶洒下一把“青蚨镖”来!不由一齐惊喝出声!

就在众人惊呼四躲之际,仍有不少人负了伤,这次已不仅是穷家帮的人,而是各门各派手下都有人负伤,不由一个个怒气填膺,齐慾找祥麟公子拼命……

可是,这满空洒落的“青蚨镖”,手法高妙无比,不但打伤了不少人,而且把穷家帮众手中的火摺子一律打熄!

大厅之中,焕然漆黑不见五指!就连展白夜能视物的目力,由于乍然从明到暗,也不能看清周遭景物!

突然,屋顶又传来一声苍老的笑声,笑罢说道:“现在你们都已落入老夫掌中,为友为敌?请诸位自择,愿做金府的朋友,请事先声明,当以‘传音入密’之法,告知诸位出路,如果蓄心与金府为敌,那就要凭各位自己的本事了,能够走出这‘石矾大阵’,金府之人,绝不再加阻拦,任凭诸位自去……”

他话尚未说完,已为众人七嘴八舌的怒叱声打断。

只听“混元指”司空晋叫道:“老二!你这样做,算是对待故友之道吗?”

“青蚨神”金九在屋顶外边哈哈大笑道:“司空晋,天下之大,恐怕再找不出像你这样反覆阴险的小人了!你用假的‘大罗参丹’害得我双腿失灵,又驱使穷家帮的‘避水玉璧’,你这不是比要我死还更厉害吗?到了现在还谈什么故人不故人?老实说罢,今天主要就是为了对付你,别人陷身‘石矾幽冥’,丧身地底,可说是沾了你的光……”

众人一听,更是怒不可遏,原来他们两家人勾心斗角,却陷害了许多无辜之人!……

又听“乾坤掌”云宗龙说道:“三哥!你总不能连我也害在里边吧?想咱们当初情同生死……”

“青蚨神”金九在屋顶外,哈哈狂笑,道:“咱们兄弟?哈哈!那在十几年前早已约束了,而且我们也曾发过誓,从那段公案后,咱们是谁也不理谁,过去的一笔勾销!想不到危难当头又叫起二哥了!我再老实告诉你吧!今天,任何人都可以放开,唯独你们几个人不能饶过!……”

“霸王鞭”樊非对“乾坤掌”云宗龙低声说道:“四哥!不用多跟他费chún舌!”

“想当初他设计杀害大哥时,是多么残酷无情?今日已陷在他的机关之中,再讲好话也是无用,不如……”

说到这里,声音更低,但展白奇经八脉已通,听觉灵敏,依稀能够听到“霸王鞭”说道:“…。制住老鬼犬子,以使其就范……”

但亦不能完全听清楚,可是由此也忖度出“霸王鞭”樊非,是想挟制祥麟公子,以求要挟“青蚨神”借以脱困!……

同时,展白从其对话之中,亦可听出当初他们几人陷害父亲之时,定然也是由这“青蚨神”金九出计,然后六人联手把父亲杀害,瓜分宝物,散伙而去……

展白想到这里,突感热血上冲,很不得立刻找到“青蚨神”金九,为父报仇……☆突然展白感到一只温暖滑腻的手握住他的手,同时一股似兰似麝的幽香传进了他的鼻孔,尚没等他会意,那温暖的手已拉着他向一侧走去。

展白全身如受电掣,只感一般暖流,由手上通过全身每一根神经,黑暗之中,也不知是敌是友?他竞忘记了抗拒,随着那拉着他的温滑手掌走去。

展白在那温滑小手的牵引下,走进一道石缝似的窄门,接着几个转弯,似是进了一条窄窄的地下甬道,脚下已不再转动,而且脚踩石级步步向上,显然已脱出“石矾大阵”之外。

甬道之内,虽然仍是漆黑,但时间一久,展白已恢复了夜视的目力,他约略看出,拉他向前走的,垂着珠穗蓬松发辫稳压纤细腰身的背影,正是那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金彩凤。

展白心思电转,几次想挣脱她的掌握,但不知什么心理竞未挣脱?几次想开口问她,要把自己拉到哪里去,却又不知为何没有问出口来?只在神思迷悯中任她温暖的玉掌拉着自己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远?依时间计算,反正路途不近就是了。忽听“砰”的一声,似是一扇石门被推开,展白随着金彩凤玉掌一拉的劲儿,飘身跃出甬道,竞来在一座假山的石亭之中,只见楼台亭阁,花木扶疏,在天心一轮明月照耀之下,分明是一座庞大的花园!

而且远处街道上的灯光,在月夜的天空泛起一片蒙蒙红光。

金彩凤的玉颜,在明月清辉的映照下,娇美如花,只见她皓齿微露,嫣然笑道:“幸亏我知道这条秘道,不然的话,我们也要跟着他们永沉地底了!”展白听金彩凤直称“我们”,这亲热的称呼,使他心头—甜,但瞬即疑问道:“永沉地底!难道那座大厅不能再升上地面来了吗?”

金彩凤一回身,娇躯环旋了一个对圆,就势斜倚在石亭的栏于上,那姿态娇美已极,以秀目睥睨着展白,道:“我不详细知道,只在小时候听爹爹说,这大厅是一座‘石矾大阵’,只要触动机关,沉下地底,便永远不能上来,不论有多高强的武功,也要被活葬在里面!……”

展白这次却比较清醒,末为金彩凤娇美无比的姿态迷悯,不等金彩凤的话说完,即冷笑道:“你这话,大概无人会相信吧!”

金彩凤娇躯一挺,离开栏干,凑前两步,绷起秀脸道:“你——以为我骗你吗?”

展白哈哈笑道:“你哥哥,还有金府那么多人,难道和与会群雄也一同活葬吗?”

金彩凤也“噗哧”笑出声来道:“我哥哥当然不会那么傻,他也知道通向外面的秘道!”

展白道:“可是,你哥哥并没有随着我们出来……”展白无意中,也用了“我们”这个较亲切的代名词,不由脸孔一阵烧,心头狂跳,因此,话说了一半即行咽住。

金彩凤却笑得更灿然了,只见她娇图如春花盛开,道:“这‘石矶大阵’中秘道不止一条,通往外边的路也不止一处,而且在阵势发动后,步数走不对,也踏不进那宽仅容一人可通过的石缝……”

展白颇为气愤地说道:“在下倒是没想到,威名震武林的堂堂金府,竟用出这种暗算坑人的下流手段!现在,展白算是领教过了,好,青山不改,咱们后会有期,再见!”

说罢,也不等金彩凤回答,掉头大踏步走去……

金彩凤被展白说得花容惨变,一时怔住,待展白掉头而去时,她心如刀绞,猛然“啊”的一声轻啼,飞扑向展白,嘴中急道:“你——不要走!……”

展白突感脑后劲风破空,以为金彩凤羞恼成怒,在自己背后出手暗袭,立即甩肩跨步,反身打出一掌!却见金彩凤不闪不避,双肩齐张,挺着酥胸,纵身向他扑至!

展白掌势已经摧出,才看出金彩凤不是向他暗袭,而是扑向他的怀抱来,展白纵是铁石心肠,对这毫不抵抗、投向自己怀抱的如花似玉的女郎,也不忍遽下毒手,连忙吸气卸力,挫臂收留!

可是,慢了,展白抽掌不及,虽然卸去大部分掌力,但尚有三分力道,“砰”的一声,展白一掌正正地印在金彩凤柔娇香嫩的酥胸之上!

金彩凤娇哼一声,前扑的身形顿然震住,一副娇躯,摇了几摇,仰面向后倒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