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36章 神秘鬼面女

作者:古龙

展白身形一旋,避开剑锋,单掌横扫,狂飘怒卷,四名金甲武士齐声惨降,四散着跌出一二丈外!

众壮汉齐声惊呼,脚步立时停止,显然被展白一掌震倒四人的威势震住!

突听一声厉啸,一条黑影葛地升空而起,半空中身形一旋,候然疾扑下来,犹如一只朋大巨鸟,铁翼猛挥,直向展白迎头扑下!

展白从那身法及下扑之势的威猛,已能判断出来人是“金府双铁卫”之一的“铁翼飞鹏”巴天赫!

但展白经过“神驴铁胆”百日传功,武功突飞猛进,自信心也大为增强,虽知“铁翼飞鹏”巴天赫乃金府顶尖高手,而且有“铁翼神衣”之助,凌空下扑之势,威不可挡,仍然不躲不闪,挥臂向上迎去!

一上一下两股极大无比的掌力相接,半空气爆,巨响如雷,雇自昂立原地不动,半空中的“铁翼飞鹏”却被震得连翻了两个筋斗,才敛翅斜掠,落于地面!

这一来,金府之人寸个心惊,想天下武林能够接得佐“铁翼飞鹏”临空一击的,可以说是寥寥可数,何况还能使“铁翼飞鹏”屈居下风呢!

“铁翼飞鹏”落于地面,双翼一收一张,黑夜中虽然看不清他的脸色,想必也是吃惊不小,正在鼓翼纳气,准备作第二次的扑击!……

突然小船上亮起十数盏孔明灯,十数道灯的光芒,交错地齐向岸上展白停身之处照射而来!

展白在十数道灯光交射之下,立刻纤微毕现,只见他身上裹着一条破棉被,腰里扎着几条破布,双臂双腿均露在外面,而且也多裹着破布条,赤足未穿靴,样子狼狈已极!

但他英俊挺拔的脸上,却露出凛然不可侵犯的一股杀气!

金府众人,多半认识他,见状不由齐声惊臆:“啊!原来是他!……”“青蚨神”近九更是在船上高声大叫:“莫要放走小贼!上呀,拿住他!”

一群壮汉,以及十数名金甲武士齐握兵器,往前一围,立刻把展白因在核心,但被展白威势所慑,一时还在越超,未曾出

突听一声豪笑,声可震天,笑声中一驼背老者,越众而出!此人正是“金府双铁卫”的另外一位“铁背驼龙”公孙楚!

只见他大笑说道:“小兄弟数日不见,武功又增强了不少!啊——嗬!可是,老夫有一事不明,尚请小兄弟不吝见告,金府素来拿小兄弟当客人一般款待,为何小兄弟三番两次与金府作对?是何道理?”

展白素对“铁背驼龙”有好感,尤其自己初进金府时,尚蒙此老不少照顾,闻言强忍佐心中仇火道:“公孙前辈有所不知,晚辈先父被‘青蚨神’金九老贼所害,晚辈与老贼有杀父之仇,岂可一日或忘,但晚辈杀父仇人只老贼一人,与众人无关,如果公孙前辈放手不管,展白绝不与前辈为敌!”

公孙楚楞然动容道:“不知小兄弟先父是何人?”

展白凄然道:“子不言父名,但既是前辈问起,晚辈也不相瞒,先父就是‘霹雳剑’展云天!”

“铁背驼龙”哦了一声道:“那例是失敬了,原来小兄弟乃是展大侠的后人……”

昏黑中只听浆橹激水之声,展白怕“青蚨神”借星夜溜走,忙道:“话已说明,公孙前辈,是否可放手不管?”

“铁背驼龙”公孙楚面现难色,尚在沉吟未决。展白已听那船舟激水之声,渐去渐远,但数道强烈灯光照着他,敌暗我明,看不清楚河中情形,展白不由急起来,大叫道:“金九老贼休走!……”

喝声中,飞身向河边扑去!

“铁背驼龙”公孙楚,人中极重义气,对“霹雳剑”展云天的侠名,也早有耳闻,听展白自报身份,本无意出手,但又拘于身在金府,食人厚禄,无法决定自己该不该出手,故此一时委决不下,今见展白身形掠起,他想挡阻展白,把话交代明白,然后再作定夺,忙道:“小兄弟慢来,且听老夫一言……”

同时,也探臂向展白抓去!

展白身形掠起,突见“铁背驼龙”向自己右臂抓来,误以为“铁背驼龙”已向自己出手。心急仇人去向,也不躲闪,就在半空中右臂一抖,五指反弹“铁背驼龙”抓向自己右臂的肘腕关元!

“铁背驼龙”未防展白反击,也估不到展白有如此快捷手法,猛见展白抖臂脱出自己掌外,刚一疏神,展白五指破风,已弹向自己“关元”重穴,知道这“关元穴”如被弹中,自己一条右臂就算毁了,真是又惊又怒,谅的是展白小小年纪,竟已有了这种超乎想像的高强手法,怒的是自己一番好意,展白竞对自己施出杀手,更何况他素极自负,心目中把展白看成晚辈,展白这一招施出,分明末把他看在眼内,惊怒之中更加气愤,拼着右臂受伤,猛然吐气开声,以左掌猛扣展白后心!

展白自知危机一发,而且他也无意与“铁背驼龙”拼命,急忙收招,腰里一叠劲,翩然横飘一丈开外!

“铁背驼龙”须眉皆炸,怒道:“小兄弟如此狂傲,敢情是自恃武功高,来!来来!老夫倒要领教几手高招!”

说罢,拱身弯背,双手十指箕张,漫空一舞,直向展白抓来!

展白见他神态威猛,屈背如弓,两爪如钢钩一般,漫空挥舞而下,加上他满头苍发随风幡扬,额下纵须绕颊,双眼怒睁,睛光如炬;看到他的形象,展白猛然记起,这可能就是此老“铁背驼龙”绰号的来源了,看他的样子,真如—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一样!

展白被他的威势所慑,心中一擦,不敢硬接,飘身向一侧躲过!

可是,展白立足未稳,忽听脑后风生,知有暗袭,但情势危急,来不及回头察看江猛然回身运掌往外一对,“嘭”的一声大震,竞震得展白双臂发麻,心血翻涌,蹬!蹬!蹬!倒退三步!

展白暗道:“好大的掌劲!”

还以为又来了什么高手,待回头看清,才知又是“铁翼飞鹏”巴大赫!而且,一击得手,还在那里双翼翕张,怒视着展白!

第一次凌空下击,“铁翼飞鹏”只以六成功力,吃了展白一次暗亏,所以他这第二次下击,已用出了全力。

展白却是匆忙回身,未能运出全力,是以反被“铁翼飞鹏”掌力所挫!

展白憎然惊视之中,身后又传来“铁背驼龙”吐气沉喝之声,接着一般狂大劲流直向自己身后涌至!想不到名震江湖的两大高手,竟也联起手来向他攻击,展白候然而怒,也激发了豪性,不再躲闪,把“神驴铁胆”传授他的“风雷八剑”,以掌法施出,一招“迅风疾雷”,以掌代剑,猛向身后砍去!“噗”的一声,展白一掌,如击败革!

原来“铁背驼龙”被展白激怒,一招“苍龙舒爪”,又被展白躲过,此老本就性烈如火,此时暴怒更甚,见展白又与“铁翼飞鹏”硬对了一掌,立即施出一招“潜龙探海”,双手齐张,全身向展白身后扑去,他本想抓佐展白,但展白身法太快,反臂一掌,正好砍在“铁背驼龙”的驼背上!

“铁背驼龙”只看他这绰号,便知他然,展白力可开石断金的一掌,结结实实地砍在他的背上,丝毫未使他负伤,反而使展白掌缘感到一阵巨痛!

但这一掌的力道,却把“铁背驼龙”直打出一丈开外,“铁背驼龙”跟跪前扑,几乎来了个大马爬,这一下“铁背驼龙”更是暴忽如雷,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未栽过的跟斗,激怒之下反身急上,“怒龙搅尾”,一脚踢向展白小腹,跟着上盘“龙出深潭”,猛向展白迎胸捣出一拳,同时左手并指疾点展白的双目,乃是一招“双龙抢珠”,连环施出三大杀招,真可使风云变色!

展白脚踩“九九归元”步法,这步法也是“神驴铁胆”传授他的,踩对了步位,身形看似无甚进退,但不论对方使何种招式,也休想伤得分毫,本也是“神驴铁胆”的一种绝艺,只为了与“神猴”打赌,要想胜过婉儿的“蹑空幻影”步法,才传给展白,没想到展白在此时派上了用场,“铁背驼龙”的三大杀招,竟被他从从容容地躲过!

“铁翼飞鹏”见“铁背驼龙”久战展白不下,铁翼猛展,倏然也加入了战团!

“金府双铁卫”这一合起手来,果然威猛非常,一个空中,一个地下,铁翼疾挥,铁掌猛翻,劲风气流,犹如怒海狂飙!

展白曾在“十二岩洞”,见识过“金府双铁卫”合战穷家帮的“青竹大阵”,但自己末亲身领教过,没想到二人合起手来,竞有如许大的威力!

“铁翼飞鹏”铁翼猛挥,倏飞候落,借那俯冲之势,每一下击之力,怕不有千钧之重!而“铁背驼龙”指抓掌打,每一招出手,也足可裂石开山,加上他不时施出他“靠山背”的独门功夫,拱起如丘的铁背驼峰,横挤猛靠,往往逼得展白无法躲闪,只有硬碰硬打,兼之“铁背驼龙”有名的背,不要说是拳掌打上,他昂然不惧,就是刀斧砍上,也不能损伤他分毫!

展白立刻陷入苦况,以他现在的功力来说,虽然“金府双铁卫”合起手来,威猛无俦,他还能勉力支持不败,可是他身上穿的并不是合身衣服,而是用布条捆在身上的破棉被,他自己运力施力,加上“金府双铁卫”掌风的激荡,他身上的布条早已松弛,破棉被一直往脚下滑落使他缚手缚脚,分外不便,加上被中棉絮被掌风欧得满空横飞,更使他狼狈不堪!

可是苦于无法跑,不但破棉被已缚住他的双腿,就是没有绊脚的东西,也难逃出“铁翼飞鹏”的铁翼临空,展白一边心中暗暗焦急,一边只有咬牙苦撑!

又战了数合,展白身上的破布条已完全松开,半条破棉被已滑脱在小腹以下,上半身积除转动更加不便,堪堪就要落败……

忽听一声娇叱,一条人影电闪而至,手中一道青蒙蒙的光华凌空几闪,空中的“铁翼飞鹏”一声厉啸,有如断线风第般,直跌出五六丈外!

“铁翼飞鹏”竞似失了凭持,从空中惨降着栽落地下,竟然跌滚出好远,方翻身爬了起来,再一看,他赖以成名的“铁翼神衣”竟然折了一翼!

而且左臂也负了伤,鲜血顺流而下!

“铁翼飞鹏”面色惨白,满面惊容,显然他是为了自己“铁翼神衣”毁在来人剑下,而心怀惧意!

再一看,战圈中已多了一个手执长剑、身材矮小的青面红发之人!

除了展白知道来人是谁之外,金府众高手一齐吃了一惊!

“铁背驼龙”一见老搭挡断翼,惊上加忽,暴吼一声,挥掌向青面红发之人攻去!

“铁背驼龙”掌力本就雄厚,如今积忽出手,更见刚猛,只见掌影如山,挟着烈烈狂飙,卷向青面红发怪人!

青面红发怪人却漫不经心地挥出一掌,“嘭”一声把“铁背驼龙”震退了五步!

“铁背驼龙”怪眼圆睁,颜下纵须根根直炸,他想不到来人莫有如此高强武功!但他姜桂之性,遇挫更怒,楞了一会,突然大吼一声,身形如车轮般一旋,以他有名的“铁背”,施出了一招“靠山功”,耸起如巳的驼峰,猛向青面红发怪人靠去!青面红发怪人微微一笑,低声叱道:“你是找死!”“死”字出口,只见她一挺手中碧剑,“毗”的一声,直刺进“铁背驼龙”的铁背之内!“铁背驼龙”惨嗥一声,犹如野兽哀鸣,前冲丈外,方才站稳,但一道血泉,已如水箭般从他的驼背上射起!

“铁背驼龙”练有“莽牛罡气”护体,周身刀枪不入,尤其他的“铁背”,更是坚硬如钢,功运至顶峰,可以无坚不克,设想到竟被青面红发之人一剑刺破!

“铁背驼龙”声声惨降,周身肌肉颤抖,见须纠结,脸上痛楚的神情,更是狰狞可怕,想是他横练被破,周身气逆血泻,比普通未练功之人受伤更加痛苦千倍,即连展白也觉不忍!

金府之人更是个个吓得胆落魂飞,这是他们连想也没有想到的,南京金府指靠为长城靠山的两大高手,竞同时受伤惨败!

尤其“铁背驼龙”极为爱护晚辈,甚得人望,看到他受伤后惨怖的情形,不少人吓得惊呼出声!

但见那青面红发之人身形一旋,真比赡风还疾,手中碧剑接连几闪,血光崩现,有几个掺呼失声的牡汉,立刻身首异处,倒地死去!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青面红发怪人连斩数人之后,仍然飘身立于原地道:“哪个再敢鬼叫鬼叫的,这就是榜样!”

金府那么多高手,果然被她震住,一十个噤若寒蝉,没有一个再敢出声,都瞪大了惊怖的眼睛望着她,脸色如死!

展白—皱眉,心颇不忍,知道那青面红发的鬼脸之后,乃是一位美逾天仙的少女,万也没想到她手段如此毒辣!又见她用的是自己的“无情碧剑”,便跨前一步叫道:“把我的‘无情碧剑’还给我!”

青面红发怪人回头对展白道:“怎么?你心软了!忘记刚才他们是怎样欺侮你……”

说至此处,觑然住口不说了。

她现在是戴着鬼面具,如若不然,展白可以看到她已羞得满面红霞!

原来展白身上裹的破棉被,已坠落到大腿根以下,上半身都已赤躶,什么都露出来了!

但展白自己还不觉得,闻言道:“不管怎样,我也不愿见你用我的剑狂杀无辜!快把剑还我!”

青面红发怪人“嗤”的一笑,背“看你的怪样子!还不快把衣服穿上……”

展白猛一低头,见自己赤身躶体,脸上羞得像大红布一梢头赶紧把褪至腿下的破棉被往上提了提,重新用布条扎紧…..。

在展白做这些事时,金府之人惊魂初定,已有数个胆小的,想偷偷开溜。

没想到逃不过青面红发怪人的眼睛,只身形一晃,候去即回,“无情碧剑”一晃,立刻又有数人脑袋搬家,鲜血四溅!

展白更觉不忍,大叫道:“快把剑还来!你要再滥杀,别说我对你不客气了!”

青面红发怪人缓缓把剑递给展白,道:“剑名‘无情’,难道还怕沾血吗?多杀几个走狗,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展白气呼呼地把剑接过,道:“亏你说得出口,难道他们便不是人吗?”

青面红发怪人哟了一声道:“干吗这么凶?我不是为救你,才杀他们吗!”

她这一“哟”,回复了女声,配上她这副鬼面,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受了伤的“金府双铁卫”,以及吓呆了的金府众高手,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一齐怔征望着青面红发怪人发楞!心说:“这恶鬼似的怪人,说话怎么似女子声音……”

展白不理她,提着剑直向河边船上走去,但到了河边一看,岸边只靠着数艘空船,“青跌神”金九早巳鸿飞冥冥,走去多时了!

而且,连那些壮汉搬来的箱子也都不见了,想是“青蚨神”金九借着“双铁卫”缠住展白时,早已率众坐船走了,只剩下这些搬运箱子的壮汉在河边上做替死鬼!

展白在河边上望着河水发呆,青面红发怪人却悄悄来到展白身后道:“你找什么?”

展白道:“我的仇人逃跑了,我要过河!”

青面红发怪人道:“那么,就上船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