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37章 小舟情缘

作者:古龙

展白怔了怔道:“可是,我不会划船啊!”

青面红发怪人娇笑道:“你不会我会,包送你到对岸去就是了!”

展白心急迫踪仇人,不逼细想,听说她有办法送自己过河,立刻纵到船上去。

展白从未坐过船,这船身又窄又小,展白从岸上掠下船来,脚尖一点船板,船身向一侧一晃一步发挥道统之说。 ,他赶紧用另一只脚去稳住船身,谁知用力过猛,小船反向另一侧倾斜,展白失去重心,一个身子直向河水中倒去!同的张嘴惊呼:“哎呀!……”

突然身后伸来两只手,正好把他扶住,接着小船像箭一样,直向河心射去!

身后扶他的人,正是戴了假面具的“鬼面娇娃”,她从小在海岛上长大,玩船如骑马一般灵活,上船扶任将落水的展白,脚尖一用力,小船即如离弦之每一般驰向河心,但她也没想到展白在船上这般不济事,展白向后一倒,正好倒进她的怀里,她也是丝毫不备,身形受了展白重量一压,加上船上不能借劲,她的一副娇躯竞也倒了下去!

二人一齐倒进船舱,船小恰好容厂他二人的体积,但再要想转侧可就困难了!

二人都是仰面朝天,展白在上,“鬼面娇娃”在下,幸好小船未翻,二人都想挣扎着站起,可是船舱太小,一时之间竟爬不起来,展白翻身向上爬,“鬼面娇娃”忙除却脑上的鬼面具,也向上仰身,恰好二人来了个面对面!

展白在淡月清光下突然瞥见那如花似玉的容貌,已不再是青面红发的鬼脸,心情立刻起了绝大的变化,只感她娇躯温柔香教,樱口吹气如兰,不觉手脚一软,才仰起一半的身形,又跌在“鬼面娇娃”的身上,半晌不能动弹……

“鬼面娇娃”——其实她并不是“鬼面娇娃”,“鬼面娇娃”实另有其人,不过她是被人误会罢了。至于她的真实姓名,书后另有交代,此处不赘-—虽然略脱形骸,但那是环境使然,她的本性还是善良的,而且,她又是一个情安初开的黄花少女,如今被一个青年男子压在身上,全身也是又软又麻,说不出什么滋味,这种情景她从未经验过,只感心头小鹿突突乱撞,慾起无力,只娇喘了两声,便闭目不动了!

二人暂时陶醉在异样的感触中,久久不动,只任凭那一时孤舟,在河面上自行飘流……

这时岸上的金府众高手及“金府双铁卫”,却又惊又恐地呆望着二人乘舟离去,既末敢阻拦,亦未敢追赶,直待二人的小舟溶没于月光下的河心,渐去渐远,这才收回惊恐之心,扶伤抬死,悚然若丧地转回金府,这且不提……

展白与那神秘鬼面的美丽少女,互相倒在船舱中,双双闭着眼睛,享受那谜一样的温柔滋味,好像忘记了世外的一切,只任那小船在河心中无目的地飘流……

月夜静极了,河上也静极了,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在静谧之中,只有他二人,能够互相听到对方心跳的声音,稍为急促的呼吸声音,甚至对方体内血液奔流的声音,但已分不清那谁是谁的了,好像二人已经合而为一,对方已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份

展白神思恍惚,一忽儿觉得自己像是初降的婴儿,躺在花朵一般的锦褥中,赤躶躶的,却清新无比,圣洁无比,心里不起一丝杂念;一忽儿又觉得自己像是睡在母亲的怀中,母亲微荡着摇篮,轻唱着眠歌催自己入睡,只感到舒适无比,安稳无比;一忽儿又觉得自己是一个伟丈夫,正在拥抱自己年轻的情人,保护着她,温暖着她,让那小情人睡在自己臂弯里,连梦中也不使她受一些儿惊恐;一忽儿自己变成—个慈父,正在以无比样和的爱心,守护着自己的女婴睡眠……

但他的思维中虽离不开睡眠,头脑中却清醒得很,只是没有睁开眼睛罢了……

不知那谜一样的美丽少女,此时心中做何感想?他没有睁开眼睛看,也不想睁开眼睛看,仿佛是在做一个极美满、极美妙的好梦,睁开眼睛,美梦便消失了……

可时,那身下的美丽少女,却喘息了一声,微微动了一动她那软绵编的胶体,也不知是展白把她压痛了,还是她的手臂被压麻了?反正展白被惊觉了,才想爬起身来,谁知她却从身下抽出两只手来,缓缓抚摸在展白的身上!

展白如被电激,她的两只小手竞如充满了电流,抚摸之处,立刻有一股暖流,通过了展白的周身,使展白周身发热,血脉贲胀起来!

展白赫然睁开了眼睛,和自己chún颊相接,再看那怀中的美人,星眸半张,樱口微启,脸泛桃花,眉含春黛,似乎期待着什么,酥胸起伏,双手紧紧抱定展白,而且不住地抚摸……

展白本就未穿衣服,所以她手触处已是肌肤相接!这已不能说是诱惑,也不能说是罪恶,完全是发自本能、出于自然的一种举动,展白立刻冲动起来,疯狂地还以拥抱,疯狂地接吻,疯狂地……

那少女似是承受不住展白的疯狂,不住地娇喘,不住地娇呼,躯体像垂死的舵一样扭着……

突然一阵凉云,掩住了天上的明月,水上的清光也消失了,水上的小舟,变成了一片模糊的黑影,船上的光景,已无法望见,只能听到水浪撞击船底的微微声响……

良久,明月西沉,天边现出了第一道曙光!良夜不能留,夜,已经过去,白日又降临了人间,一切都清醒了,清醒,又唤回人们对世俗的记忆!

这世俗不管是凶恶还是良善,但从梦中苏醒的人们,却得面对它!

梦,虽是荒唐的,但却充满了忘却世俗的快乐!

那河面上的小舟,仍然无目的地飘流在岸边,“嘭”的一声,船头撞在岸边的沙滩!

这一震动,惊醒了船上的梦中人,二人惶然爬起,睡眼惺忪,首先二人对望了一眼,又想昨夜的旖旎风光,不由双双羞红了脸!

朝阳也在河对岸的山后,探出娇红的脸儿,似乎跟他二人一样的害羞。那美丽的少女,低头看到展白赤躶的情形,娇羞不胜地笑道:“看你——”

话未说完,人已腾身掠上河岸,不知怎的她身起半空,突然一皱眉,娇呼了一声,不到一丈的距离,她竞险些栽落水中!

展白适时腾身而起,半空中用手把她扶住,双双落下地来。

展白竟一反素常木讷之态,多情而关心地柔声说道:“你——怎么了?这么点远都跳不上来了!”

她斜睇了展白一眼,噶道:“还不都是你,昨夜——”

展白虽不明白,但也会意了一二,心中感到一甜。但却无限愧疚地道:“不要紧吧?……”

那美丽少女幽幽地道:“虽不妨事,可是我的修炼算是完了!再不能达到金刚不坏之体的地步……”

展白道:“还不是我害了你!唉!想起来,昨夜真不该……”

她反而一笑,道:“也不能完全怪你,我自己也有责任,若不……”

说至此处,她忽然住嘴不说了。展白道:“若不怎样呢?”

美丽少女叹道:“我在来中原时,父亲本不叫我来,说我的道心未坚,容易堕入情劫,但我自己还不相信,因为天下的男子我一个都看不上眼,所以一定要来,没想到父亲还是说对了,遇见你……”

展白道:“遇见我,你就把持不住了……”

没想到木讷如展白的忠厚青年,一旦爱情开窍,竟然也会说起俏皮话来。那美丽少女脸色一红,扬起粉拳道:“你敢笑我,我就捶你!”

展白忙道:“我怎敢笑你呐——呃,刚才你说父亲,你父亲是谁?你不是什么‘红粉骷髅,鬼面娇娃’吗?‘红粉骷髅,鬼面娇娃’,哪里又来的父亲?”

展白连提出了一大串疑问,那少女道:“你听谁说我是‘红粉骷髅,鬼面娇娃’?”

展白道:“就是那手拿扇子的白衣书生对我讲的,老实说,我本不相信他的话,想那“红粉骷髅,鬼面娇娃”乃是数十年前闻名江湖的大魔头,怎会有你这般年轻!”

那少女却诡谲一笑道:“他说得不错,我就是‘红粉骷髅,鬼面娇娃’!”

展白闻言一楞,怔望着美丽少女道:“此话当真?”

美丽少女咯咯一笑道:“怎么?你害怕了吗?”

展白楞了一会,才道:“如果是昨夜以前,我或许会害怕,但经过了昨夜相聚,我却不害怕了!而且,我知道你是跟我说着玩的,你绝不会是‘鬼面娇娃’!”

美丽少女仍然紧盯着问道:“我若是‘鬼面娇娃’怎么样?最否你便不爱我了!昨夜跟我说的海誓山盟是否便不算了?”

展白愕然道:“你说的话,我虽然不敢相信,但如果你真是‘鬼面娇娃’,我还是照样爱你,而且昨夜的誓言,地老天荒,水不改变!”

美丽少女被展白真情所感,不由一回身又扑进展白怀里,吻了展白一下道:“你真好!……”

突然又“呀”地叫了一声,推开展白道:“你看你!光顾了说话,还不敢快把衣服穿好,如果有个人看到了,成什么样子!”

展白低头一看,身上的破棉被仍末捆好,只扎住了半边,赤身躶体一目了然,幸亏晨起山野无人,真要遇到生人,自己赤身露体,披着半片破棉被,又伴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还是真不好意思。忙把破棉被扎好,道:“真要找件衣服穿,像这副形象,可是无法见人!”

把少女说得笑了。展白又道:“从昨夜说到现在,说了半天你还没有把你父亲是谁告诉我!”

美丽少女道:“我父女虽然久居海外,但提起我的父亲,你一定知道。”

展白急道:“我的小姐,别卖关子了,快说吧!你的父亲到底是谁?”

美丽少女道:“‘银扇子’柳祟厚,我叫翠翠。”

展白惊跳起来,急道:“当年‘江南七侠’老七?”

美丽少女庄重地点了点头,道:“正是!”

展白犹如乱箭攒心,仰首向天,悲呼道:“天呀!为什么老是让我遇到仇人之女?婉儿!慕容红!樊素鸾!金彩凤!现在又遇上你!柳翠翠!翠翠!昨夜我还不知道你姓柳!为什么你不早说?为什么你不早说?……”

展白悲呼惨号,犹如发疯。谁知翠翠——就是那戴鬼面具的美丽少女——却平静得出奇,等展白发了半天疯,她才慢条斯理地道:“这事我比你知道得清楚,杀害你父亲的是‘江南五侠’,我父亲没有份!而且,就是因为我父亲没有参加,才被他们逼得不能在中原立足,带着我母女俩逃到海外孤岛上去存身!”

展白本待不信,但看她神情不似说谎,而且说得有条有理,便问道:“那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翠翠道:“怎么不知道?展云天展伯伯之子,姓展名白,我现在的情人,将来的丈夫!你这小傻瓜,你以为我那么不值钱吗?不知道你的底细,便肯把我的清白的女儿身……献给你……吗?”

翠翠本在荒岛野人部落里长大,脱略形骸惯了,尤其坦率大方,毫不矫揉造作,但说到最后几句话,也不由娇羞不胜,吞吞吐吐。

展白道:“奇了!我昨天夜里方与你初见,除了名字外,我又没对你说过我的家世,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翠翠突然笑了,道:“你知道陷在金府‘石矶大阵’中的人,是谁放出来的?”

展白惊道:“莫非是你?”

翠翠点了点头,又道:“不但放人的是我,而且,我也跟你一样,这次远来中原,也是找他们四大豪门来为我的父母报仇来的!”

展白更觉得惊奇,道:“难道你的父亲远在海外,也被他们所害?”

翠翠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们上一代的人被害详情,你不大知道。这是父亲告诉我的,当初你父亲加上当今四大豪门与镇江樊非,原是结义金兰,号称‘江南七侠’……”

展白道:“这个我知道!”

翠翠道:“你知道,我就不必说了。”

展白急起来,忙道:“我只知道一点,后来的就不详细了,还是请你说下去吧!”

翠翠道:“那就别打岔!”

说着又转头四顾,指着水边一个树桩道:“那边既背风,又可迎着水面看日出,我们到那边去坐下来谈!”

于是二人走下河堤,迎着太阳在一棵大树桩上并肩坐下,娓娓清谈起来。原来“江南七侠”在洞庭湖取宝,“霹雳剑”展云天借“避水珠”之助,与“银扇子”柳祟厚,一齐进入湖底,探得了藏宝秘道,但由于宝藏太多,一时不能取出,二人又上得岸来,与另外五侠商议取宝之策。

展云天还是主张把这份宝藏取出来,贩济湖广一带的灾民,柳崇厚也很赞成,但另外五侠不同意。坚持要分宝藏归为己有,可是展云天乃七侠之首,又加上展云天性格虽是大公无私,却有点刚愎自用,不管五人意下如何,坚决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五侠拗不过他,只有勉强应允,但心中已暗起不忿,种下暗害展云天之心!

偏偏那宗宝藏之中,不但珍宝金银价值连城,而且还有三宗武林秘宝,一是“避水玉壁”,二是“大罗金丹”,三是一本《武学真经》这三宗秘宝俱是武林千年难逢的珍贵之物,这一来更引起五侠的贪心!

因此,在第二次准备停当、赴洞庭湖取宝时,趁展云天不备,五侠猛施杀手,首由“青蚨神”以成名之暗器偷袭得手,接着五人联手猛攻,卒使展云天一代大侠饮恨归天!

在他们五个暗算杀死展云天之时,恰值“银扇子”柳宗厚在湖底安置取宝工作,因此,并不知岸上的变化,等柳崇厚破除藏宝秘封,构筑水底暗道,一切做好之后,回到岸上展云天他们结义的大哥,却已伤痕累累陈尸湖边了!

翠翠说至此处,展白已经泣不成声,满脸痛泪,悲声道:“我的父亲当时并没有死,只是负了极重的伤,他还回到家中,与母亲和我见了最后一面才死去的!”

翠翠道:“这一点,恐怕连我父亲也不知道,他只说后来却不见了你父亲的死尸,恐怕是被江湖朋友代为埋葬了,却没想到伯父仍能回到家中与你母和你见上最后一面。”

展白道:“还有一件,我至今不明白,父亲临死之前,除了交给我这一柄‘无情碧剑’,嘱我为父报仇之外,另外还交给我这六样东西……”

说着便向怀中去掏,谁知一掏掏了个空。翠翠反而笑着从怀中掏了出来,道:“不是这六样东西吗?”

展白这才知道,自己身上的东西都到她身上去啦,不过现在二人已经不必分彼此了,故此展白也不再着急,便点头道:“正是了,其中除了那枚青铜制钱,已然知道是金九老贼的‘青蚨金钱镖’之外,那另外五样便不知来历了。”

翠翠道:“你不知道,我却知道!”接着她又滔滔地说下去:“这一方丝绸,是从‘摘星手’慕容涵衣襟上撕下来的!”

展白点头道:“我早就看着像!”

翠翠接着道:“这一粒钢珠,是‘霸王鞭’樊非的绝门暗器,名为‘弹指银丸’!这一枚青铜钮扣是‘混元指’司空晋的,这一段丝绦是‘乾坤掌’云宗龙的,而且还拿来捆绑过我,至于这一团乱发,却是我头上的……”

翠翠越说下去,展白越吃惊,忽听一声急风破空向二人头顶袭来,展白大吃一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