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39章 “搜魂指”

作者:古龙

众人一阵大乱,扑打周身火焰,待把火焰扑灭,白发婆婆头上稀疏的白发,已几乎被烧秃!

白发婆婆气得厉啸连声,猛然又向受伤倒地的“血掌火龙”接连点出三指!

“噗!噗!噗!”

三声连响,重伤例地尚未气绝的“血掌火龙”周身立刻现出三个透明窟窿,真比利剑刺穿的还要大些,鲜血肚肠立刻流了满地!

众人齐吃一惊,这是什么功夫,竟有这般厉害?

站在一边的婉儿,却脱口惊呼道:“‘搜魂指’!”

全场那么多人,只有她认出白发婆婆的指功,因为“神猴”传给她的也是这种指法,但火候却没有这白发婆婆来得深厚!

白发婆婆向婉儿露齿一笑,道:“想不到小丫头竟能认识我老人家的指法!……”

婉儿听白发婆婆管她叫“小丫头”,秀目一瞪。

刚要发作,那白发婆婆却转向“安乐公子”道:“你‘云梦山庄’该服了吧?快把宝物交出来!”

“安乐公子”满面忧容,但仍傲然一笑道;“先别忙,还有一场未分胜负哩!”

白发婆婆掉头一看,敢情中年矮胖和尚与那“毒剑灵蛇”正打了个棋逢对手,胜败难分!

“毒剑灵蛇”俞化南,却把两件含有巨毒的兵器,挥舞得如风车相仿,着着进攻!

只见“铁线毒蛇”吞、吐、盘、绕,如长索,如软鞭,蛇信如火,蛇目如电,漫空而下!

一把“喂毒蓝剑”更是舞成一面蓝色光墙,烈烈生风,没头没脸地向矮胖和尚周身罩来!

白发婆婆一皱残眉,用那干瘪得似鸭子叫的声音道:“矮秃!来时你吹牛吹得山响,到了现在连一个瘦小子也收拾不了,岂不现跟?赶快施展出压箱底的功夫来,把这瘦小子废了,老娘还有要事!……”

长髯老人接口道:“瘦小子不堪一击!贼婆娘,你没看到吗?瘦小子手中那两件家伙,才真是有点不好对付!……”

白发婆婆一瞪眼,忽道:“少罗嗦,看老娘把他废了!”

说罢,挽了挽袖子,就要上前动手。……

场外的“乾坤掌”云宗龙急道:“且住!别忘了咱们事前怎么说的!要想不遵前言,以多为胜,眼前之人,谁也不能动手!”

白发婆婆似是无可奈何地又停下手来,颇心急地叫道:“矮贼秃!你到底能不能打赢蚜?……”

动着手的矮胖和尚道:“臭老婆子!你着的什么急呀?佛爷包管送这瘦小子到西天就是了……”

展白暗暗纳罕,看这三人分明是一伙,但说起话来又是互相谩骂的口吻,不知是何来历?又见“乾坤掌”说事前有约定,也不知是什么约定?而且,“云梦山庄”连接两大高手被杀死,也无人出手救缓?四外这么多人看着,也无人出头?事事透着奇怪,不由拉了拉身旁一个劲装大汉的衣袖问道:“喂!这是怎么回事?”

那劲装大汉一回头,见是展白,狠狠地瞪了展白一眼,又见展白身上裹着条破棉被,样子狼狈不堪,又卑视地撇了撇嘴,然后一言不发,竞自掉转头去注视场中了……

劲装大汉回过头来,展白已看出这大汉正是金府的“闹江猪”梁还,想起他的哥哥“混江龙”梁朋,在燕子矾边被自己一掌击毙,因此,对“阎江猪”无礼的举动也就忍下了。可是,对当前的状况依然是毫无所知……

这时,“毒剑灵蛇”俞化南,招式更见狠辣,毒剑、灵蛇,挥舞如风,猛冲猛打,似乎已知道“云梦山庄”的成败,以及自己一世英名,完全决定在此一战了!

“毒剑灵蛇”攻势凌厉,矮胖和尚似是封挡不住,双掌猛然向前一推,人却忽然向后仰翻出五六步去!

乍见矮胖和尚似是受伤跌倒,“毒剑灵蛇”抓紧千载难逢的机会,抖起左手灵蛇,匹练似地奔向矮胖和尚面门点去,右手毒剑以“流星赶月”招式,猛向矮胖翘尚前心刺下!

这一招看来惊险已极,因为矮胖和尚已经仰面跌倒,“毒剑灵蛇”两招齐出,迅如闪电,看来矮胖和尚万难躲闪……

长髯老人突然抖须笑道:“秃驴!真有你的!早要施出这一手,不是早就可以赢了吗?……”

众人才一愕神,分明矮胖和尚即将落败,长留老人为何反而高兴?……

眼见“铁线毒蛇”张口吐信,将及矮胖和尚面门,“喂毒蓝剑”也将刺到矮胖和尚前胸……

说时迟,那时快,矮胖和尚突然箕踞而起,两腿下蹲,两手扶地,腹部鼓得滚圆,形状如一个大青蛙一般,而且嘴中“呱!呱!”怪叫了两声,双掌猛然向前指出!

“轰!轰!”

两股绝大狂飙卷地而起,硬把坚硬的地面铲起两道深沟,飞砂扬尘,声势惊人,前所未见!

众人齐声惊呼:“这是什么武功?”

“澎”的一声大震,“毒剑灵蛇”俞化南已如断线风第一般,直被震飞三文开外,青剑、灵蛇同时出手,出去老远,尸体“吧嗒”掉落地上,人在半空中就已五脏离位,死去多时了!

众人莫不吃惊,矮胖和尚却已缓缓站起,例嘴一笑道:“怎么样?臭老婆子,没有错吧!”

白发婆婆瘪嘴一笑道:“行!行!你这矮贼秃还算有点门道。”

长髯老人超抖须向“安乐公子”父子说道:“没有话说了吧?从现在开始‘云梦山庄’纳于‘海外三煞’门下!”

“安乐公子”望了望父亲“乾坤掌”云宗龙,父子二人脸色如死,无言地低下头去,看样子是悲伤已极……

白发婆婆突然放高了喉咙,向四周群雄叫道:“还有哪一家不服?快来报名领死!”白衣书生手摇银扇以逍遥无比的姿态道:“‘端方公子’、‘祥麟公子’,加上刚才人盟的‘安乐公子’,中原四大豪门,已有三家人盟,就剩下你‘凌风公子’了!怎么样?你们济南‘豹突山庄’还是就此加盟呢?还是要找出几个替死鬼来送死呢?”

以无情著名江湖的“凌风公子”,素常高傲的脸上阴晴不定,转眼望了望手下的高手!

“豹突山庄”门下那些平日飞扬拔扈的高手,此时竞一个个低下头去,连眼光都不敢与“凌风公子”相接,看样子是怕被选上自己出面应敌……

白衣书生又加了一旬,道:“鼎鼎大名的‘凌风公子’,做事怎么这么不爽快!是俯首称臣?还是要较量个高下?说一句话吗!”

“凌风公子”长这么大,也没有当众受过如此卑视,无奈看样子,自己门下高手竞无人挺身而出,为自己挣面子,同时,看了刚才十数场搏斗,心里也明白就是自己门下高手出手,也不过白白送死而已。但不战而降,当着天下武林之面,实在丢人。因此,竟羞愧得脸如大红布一般,一时之间无法下台……

突然,一条人影从圈外电射而起,临空一折,翩然落于场中,身法不但快,而且美妙惊人,脚落实地后显出一个宽衣博带、飘逸出尘的中年狂生!

只见他先向“凌风公子”一抱拳,道:“贤世侄!别来无慈乎!”

“凌风公子”突看“天涯狂生”露面,心中一喜,忙道:“赵叔叔一向可好?”

“天涯狂生”点了点头,然后傲然向白衣书生道:“赵某不才,愿意会会莅临中原的海外奇人!”

白衣书生道:“阁下可是代表‘豹突山庄’吗?那么,再选出二人,依然比试三场!”

中年狂生道:“赵某人就凭‘天涯狂生’之名,领教几手高招,既不代表哪一门,也不代表哪一派!”

白发婆婆插嘴道:“狂小子!那我们把你杀死,不是白费劲吗?一点赢头都没有!”“天涯狂生”赵九州哈哈大笑道:“你这老婆婆,知道不知道‘天涯狂生’早年的誓言?”白发婆婆道:“你十言九言又有什么用,反正你又不能代表谁,杀死你以后,一个赢头也得不到,总是白费劲就是了!”

“天涯狂生”以狂傲闻名天下,见这白发婆婆比他更狂,反而不忽,怕然一笑道:“赵菜早年誓言,凡能胜过我者,赵某即拜其为师。但至今卅年来尚未遇到过敌手,如果你们四位之中,任何一位能胜过赵某一招一式,赵某立刻拜谁为师,这岂不也是赢头吗!”

白发婆婆桀桀怪笑道:“狂小子!真有你的。可是你已忘了一件事,要是我们四人之中,任何一人一出手,便把你杀死了,你狂小子到阴曹地府,又去拜谁为师呢?”

“天涯狂生”一怔,想不到自己狂傲一世,如今遇到比自己更狂十倍的人!

白发婆婆道:“狂小子!你不用发怔!你知道我们三人是‘海外三煞’,至于那位小爷——”

说着指了指白衣银扇书生。

众人齐都纳闷,这白发婆婆对谁说话都是乱骂一通,为何独对这白衣书生如此尊敬?……

白发婆婆接着道:“那位小爷先不必说,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叫做‘海外三煞’,凡是与我们‘海外三煞’动手的,从来不留活命,狂小子,现在你该明白了吧?只要一动手,你是必死无活,还拜的什么师?这岂不是等于白说!”

“天涯狂生”大怒,再也忍不住,陡然一声大喝,反臂一掌“拦江截斗”,直向白发婆婆拦腰扫去!

白发婆婆估不到他突然出手,而“天涯狂生”这一招又是快逾闪电,白发婆婆来不及出手应敌,但身形一旋,已脱出“天涯狂生”掌风之外!

“天涯狂生”不等白发婆婆站稳“横江断流”、“浪击流沙”三招连环施出!

白发婆婆不备,一时之间,被“天涯狂生”一轮快攻,竟闹了个手忙脚乱!

“天涯狂生”自创的一套“追风奇形掌”,以快捷奇奥见长,又被白发婆婆激怒,杀招接连而出,一口气连攻了十数招!

只见掌影如山,掌风如怒海激浪,声势威猛,前所未见!

把白发婆婆逼得一路疾躲,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可也不由气得满头白发幡扬,厉啸连连!

长髯老人拈须不语,双眼出神望定“天涯狂生”出手的招式,脸上竞现出一丝敬佩之色……

白衣书生手中银扇在掌心轻敲,脸上也流露一丝诧异神色。……

只有那矮胖和尚,例着一张阔嘴,在一旁拍手笑道:“老乞婆!这一下子大话吹破了,活该要栽跟头!”

白发婆婆一边身形电旋星飞,躲闪“天涯狂生”一轮疾攻,边嘴中骂道:“姦贼秃!老娘吃紧,你例在一旁看热闹……”

“天涯狂生”赵九州恨这白发婆婆狂傲,成心要把白发婆婆折辱在掌下,一路抢尽先机之中,仍然猛施杀手,“翻江倒海”、“赴汤蹈火”、“暴雨狂风”,接连又施展三大杀招!

掌影弥天盖日而下,把白发婆婆整个罩在一片罡风锐啸的掌影之中!……

长髯老人面露惊容!

连矮胖和尚也不取笑了,肥胖的脸上也现出诧异之色!

显见他们二人也估不到中原武林,还有这等奇奥武功,但二人竟紧守武林规矩,白发婆婆再危急也不肯出手相助……

白发婆婆抢不回先机,危险万状……

那白衣书生,突然以银扇在掌中击节,高声吟道:“山穷水尽疑无路……”

那白发婆婆听到吟声,突然一声厉啸,直可穿石裂云!

厉啸声中,那白发婆婆身形如蛇螺般一阵急旋,竞从“天涯狂生”那弥天盖日的掌影中,穿空直上!

一条灰白色身影,闪电般升起,直线上升差不多有四丈高,半空中又传出白发婆婆的一声厉啸,啸声摇曳之中,白发婆婆候然折身下扑,头下脚上,双掌劈空锐啸而下,如泰山压顶,猛向“天涯狂生”当顶劈来!

“天涯狂生”以狂出名,虽见白发婆婆掌势惊人,仍然不躲,“天王托塔”,运起周身功力猛向来势迎去!

“轰隆”一声暴响,山摇地动,群峰哄鸣!

狂飙怒卷,折草飞抄,连数十文外的松树叶子都被震得如落雨一般哗哗洒下!

二人掌力之大,实在惊心动魄!

四周围观的群雄,有不少人站不住脚,惊呼后退!……

“天涯狂生”虽然聪慧逾人,但到底内功真力逊了白发婆婆一筹,而且白发婆婆居高临下,无形中占了便宜,因此,这一掌竞把“天涯狂生”赵九州震得跟跪退出五六步,面色惨白,摇摇慾倒!

白发婆婆身形落地,怒容满面,缓步向“天涯狂生”逼近,慢慢抬起手来,中指外吐,运起了神鬼皆惊的“搜魂指”神功!恶狠狠向“天涯狂生”前胸“三阳”重穴插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