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40章 再坠险境

作者:古龙

“住手!”

展白暴喝一声,飞身掠入场中。

白发婆婆微一楞神,转头见是一个身裹破棉被的俊美少中,不由咧嘴一笑,道:“小娃子!是不是也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出面与我老人家架梁子!”

展白道:“动手比武,胜者为雄!老婆婆这么大年纪,不知为何还是这么大的火气,战胜也就是了,何必一定要致人于死地?”

白发婆婆一瞪眼,呛道:“rǔ臭小子!你可知‘海外三煞’规矩?”

展白道:“在下不知!”

白发婆婆运至颠峰的“搜魂指”功未撤,力贯四稍,周身微微颤抖,头上的白发及身上的衣衫,更是无风而动,前伸的手指,胀大足有一倍有余,忽视着展白桀桀笑道:“凡与‘海外三煞’动手之人,从来不留活命,现在你该知道了吧?还不替我快滚!”

展白也是天生傲骨之人,见这白发婆婆忽喜忽怒,说话的口气,更是咄咄逼人,不由激起怒火,剑眉一扬道:“不管你是谁,也不能不顾江湖规矩,对一个负伤之人,仍然施展辣手!”

白发婆婆怒极反笑,嘿然说道:“这样说来,你是成心想死了……”说着,舍下“天涯狂生”,运指向展白逼来!

展白见那白发婆婆面目阴森,举指向自己缓缓定近,指锋未出,先感一般逼面生寒的劲流汹涌而至,知道白发婆婆的指功厉害,暗暗运起“雷音佛掌”神功戒备!……

此时,身后负伤的“天涯狂生”经过一番调息,已缓过一口气来,见危难中出面救助自己的,竟是曾败在自己掌下的少年展白,心中既感且愧,又明知展白不是白发婆婆的对手,随在后边叫道:“展少侠!快退!快退!待赵某人再接她几招!”

说着抢前一步,汇集残余真力,猛然劈出一掌!

白发婆婆桀桀怪笑,把指向展白的指锋,反侧一划,一般疾啸的锐飞,猛向“天涯狂生”扫去!

展白见白发婆婆仍去伤“天涯狂生”,陡然大喝一声,把运至顶峰的“雷音佛掌”施出,疾向白发婆婆攻去!

“雷音佛掌”乃西城绝学,施展出来,虽不见掌风狂啸,但一般奇大无比的暗劲,如海洋巨流一般汹涌而至!白发婆婆“搜魂指”神功本已转向“天涯狂生”,对“天涯狂生”伤后拼力打出一掌,她井末放在心上,但展白掌出,她立刻感到不对劲,但一时之问还未想到,以眼前一个不起眼的少年,会有什么了不起的武功,因此“搜魂指”仍然向“天涯狂生”点去……

站在另一侧的中年和尚,却脱口叫道:“老婆婆!小心!那少年施出的是‘雷音佛掌’!”

白发婆婆闻声一惊,“搜魂指”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半圆,却施出一招“横扫五岳”的招式,指风狂啸,把“天涯狂生”及展白二人均罩在强劲的“搜魂指”乃

只听“砰!轰!”接连两声巨响,“天涯狂生”痛啸一声,仰面朝于栽倒!

白发婆婆一声闷哼,竟被展白“雷音佛掌”震得向斜刺里跟路五六步出去!

展白只感掌心如被钻穿,一阵巨痛,几乎使他站足不稳,上身晃了两晃,仍然咬牙忍佐,一看掌心却已肿起如桃,心中暗惊:“好厉害的‘搜魂指’!”

中年矮胖和尚却一掠而前,向展白厉声问道:“尔是何人门下?……”

白发婆婆被展白一掌震退,引为奇耻,暴怒如雷,反身又向展白扑来!

展白举掌慾迎,却感掌心巨痛如锯,举手乏力,不由暗道:“完了!……”

忽听两声娇叱,两条娇小人影,犹如双飞紫燕,一齐掠入场中!

接着一溜碧光一闪,一股劲风锐啸,齐向白发婆婆攻至!

白发婆婆身形电旋,躲过一剑一掌,身形飘落一丈开外,扭头一看,来人却是一个奇美的锦衣少女与一青脸红发的怪人!

这锦衣少女与青脸红发怪人正是展婉儿与柳翠翠,为救展白,同时出手!

白发婆婆被二人逼退,未能伤到展白,更形激怒,身形窜落即起,腾身又向二女扑来!……

银扇白衣书生却在一旁急叫道:“红姑!那青脸红发之人,要活不要死,其余之人,可以格杀勿论!……”

白发婆婆虽在激怒之下,仍然听白衣书生的话,半空中“搜魂指”神功点向婉儿,对柳翠翠的一指,却变指为抓,五指箕张,猛然抓下!

婉儿身形一挫,两指疾出,同样是“搜魂指”,猛点白发婆婆“心俞”、“气海”两大重穴!

同时,柳翠翠一招“斜月生辉”,无情碧剑闪起一片碧芒,猛向白发婆婆右臂削去!

白发婆婆心中一懔,估不到婉儿与翠翠竟有这样高强的剑招与指功,尤其婉儿的指法,竟与自己的“搜魂指”相似,半空折腰,飘落一文开外,厉声叱道:“小妮子!你这指法跟谁学的?”

婉儿道:“这个你管不着,你只要伤到展哥哥一根毫毛,我便拿你偿命!”

白发婆婆咧嘴一笑,道:“好!我素来不讲理,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个比我更不讲理的人!我问你,小姑娘,这少年是你什么人,值得你这么关心他?……”婉儿尚未答言,柳翠翠却看到展白掌心红肿,脸色惨白,心痛心上人负伤,怒叱一声,抖剑向白发婆婆分心刺去!

剑出啸风,剑尖寒芒竟然闪起一片耀眼碧光,显然柳翠翠的剑术修养已到了“以气御剑”的地步,剑招施出,声势惊人!

白发婆婆大惊失色,收身急躲,仍然慢了一步,“吃”的一声微鸣,白发婆婆的半截衣袖已被剑芒削下!

婉儿也看出展白负伤的情形来,在白发婆婆站脚未稳之际,猛然弹出两指,直向白发婆婆袭至!

同时,柳翠翠“寒星奔月”,手中“无情碧剑”如一道擎天长虹,几至“人剑合一”的剑术化境,不见人影,只见剑光,向白发婆婆电射而至!

白发婆婆此时狂态全失,反而惊得面无人色,她怎么也估不到当今之世竟有如许高强剑术之人,就是那婉儿的“搜魂指”也不可轻视,见指剑同时攻到,不敢接架,晃身急躲……

在四周围观之人,虽不乏武林高手,且大多数是走南闯北的江湖混混,但也从未见过如许上乘的剑术,不由齐声惊呼,愕然噫惊!……

在一旁观战的白衣银扇书生,更是又惊又急,高叫道:“仇公公!‘佛印法师’!还不上前,更待何时?”

长髯老人及中年肥胖和尚闻言,双双纵出,一个敌住柳翠翠,一个敌任展婉儿!

就这样,把围在四周的武林群雄,也看得个个心惊,那青脸红发的柳翠翠众人从未见过,武功剑术出神入化,不知是何来路,惊奇还不在话下,但少年展白却是众所周知的一个新出道的少年,他每次露面,武功都有进步,一次比一次的强,而且进境之速,更是大违常情,以白发婆婆来说,四大豪门的一流高手接连死在白发婆婆手下,连“天涯狂生”,眼空四海的武林高手,都重伤在白发婆婆手中,生死不明,而小小年纪的展白,竟能一掌把白发婆婆震退,而现在又力战数十合不败,怎不使人惊异。

婉儿,也有不少人认识,见她能力战“佛印法师”,能够战了个平手,同样使群雄惊讶不已。其中尤以“凌风公子”及其门下高手,最感不解,因为婉儿的武功,虽然得到庄主“摘星手”的亲传,堪称不错,但要想敌伎连毙四大豪门十数高手的“佛印法师”,几乎是不可能的——件事,可是,现在她不但敌伎了使群雄丧胆的“佛印法师”,而且与“佛印法师”竟打了一个平手,这岂不是础础怪事?

“凌风公子”暗暗纳闷,心想:“几月不见,妹妹从何处学来这等高强武功?“…。”

不说围观群雄个个心头掠异纳罕,且说展白力战白发婆婆却已到了危急关头!

在他最后一招“风震雷鸣”施出之际,鼓腹纳气,双掌向外一震,这一招确是很厉害,硬把狂傲无俦的白发婆婆逼退了三步,但自己身上捆的破布条,也因自己鼓腹纳气震断,身上的被棉被部顺势滑脱下来!

骤然闹了个赤身躶体,在这么紧张的场合,四周围观的人都禁不住哄笑出声!

展白自己更是闹了个面红耳赤,手忙脚乱,一边枢敌,一边抽空用手去提滑落的破棉被……

白发婆婆却毫不放松,一边着着进攻,一边嘻嘻笑道:“小娃子,没想到你穷得连衣服都没得穿,还敢强出头多管闲事,看奶奶不毙了你才怪呐!

说着,“呼!呼!呼!”接连又劈出三掌!

掌掌力沉势猛,展白慾想躲避,无奈举脚不灵,只有咬牙运掌硬接!

“嘭!嘭!嘭!”

三声大震,展白只觉腑内气翻血涌,双眼发黑,白发婆婆的掌力,一掌比一掌沉重,几如万斤重锤一般,击撞在自己双掌之上,几乎使自己支撑不住!

白发婆婆三掌得手,又恢复狂态,桀桀怪笑着,双掌高举过顶,又猛然向展白迎头扑下了!

展白昏朦之中,只觉白发婆婆的掌力,如泰山压顶一般,迎面压至,赶快抽身跨步去躲……

可是他忘了滑落至腿胫的破搞被正缠住了他的双腿,刚一跨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而白发婆婆重逾山岳的双掌,已压近他的面门!

展白无奈,奋力举起双掌,向上迎去!

“砰”然一声大震,展白如被万斤铁锤击中,嗓口一甜,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头脑轰的一声,立刻昏倒下去……

昏迷之中,他仍听到白发婆婆声如鸭鸣的怪笑声,以及重逾山岳的强劲掌风,第三次又向自己胸前压来!

不由暗叹一声:完了!想不到我展白这一次竞丧命于此……

突然,一道耀眼的碧澄剑光一闪!

接着听到一声娇叱,四缕疾啸的劲风,直向白发婆婆射至!

展白却已完全失去知觉,昏倒当地,对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他是再无法知道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