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43章 “豹突山庄”

作者:古龙

另一个少女袅婷走近展白,也把蒙面黑纱扯下,狠瞪展白一眼,道:“算你有胆量,竟敢与‘南海门’架梁生事,你就小心好了,‘南海门’将也要你祸延三代!”

说罢,转头对另外两个少女及八个蒙面大汉说道:“走!咱们回去!……”

“走?杀人、劫镖!说走就定,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这话声来自数丈开外,说话时没有看到人影,话说完,却凭空在众人眼前出现一个青脸红发的怪人!

众人不由齐吃一惊!

这青脸红发怪人的轻身提纵术,到了能够隐去身形的地步,那快得真是不可想像!

那两个扯去覆面黑纱的美袍少女,看到这青脸红发的怪人出现,方才那么狂傲,此时竟吓得花容失色!

就连那蒙面的两个少女,与八个劲装大汉,虽看不到他们的面容,但从那滴溜溜乱转的双眼神色之中,也可看出,他们吃惊也不在露出美貌容颜的少女之下!

茹老镖头却是又惊又喜,估不到数月不见,展白武功竟有如许精进,又见这青脸红发怪人说话也是帮着自己,知道今天有了救星,忙道:“展贤弟!千万不能放走他们!老哥哥那数十辆镖车非常紧要……”

两个美艳少女不管茹老镖头对展白说什么,吃惊之下,互相对望一眼,又向八个壮汉及另外两个蒙面少女施一个眼色,然后走起桃花步,娇躯如弱柳随风,向青脸红发怪客袅袅走近两步,其中一个敛接一礼,道:“哟!原来是鬼……柳姐姐!我们少君想念柳姐姐想得发疯,少君叫我们见到姐……”

在这美艳少女说话的当儿,那八名蒙面劲装大汉已挟起受伤的“佛印法师”疾驰而去……

这青面红发怪客正是柳翠翠,她方啐了一口,骂道:“谁是你们的鬼姐姐!……”

茹老镖头已脱口急呼道:“展贤弟!别让贼人跑了!”

展白道:“老哥哥别着急!贼子们跑不了!”

喝声中,只见他身形微晃,犹如一缕淡烟,饶然挡住八名蒙面大汉的去路!

这八名蒙面壮汉,乃是“魔鬼岛八妖”,武功高强,且别走蹊径,在“南海门”下,除了“南海少君”、“南海龙女”以及“海外三煞”几个绝世高手之外,他们八人的武功都可列入第一流,轻身功夫更有独到造诣,今见少中展白起步在后,却能超在他们八人的前面,不由同时—摆!

“魔鬼岛八妖”心知遇到强敌,不施杀手,恐怕难以脱身,互相一打眼色,四妖后退,双臀一阵划动,施出“魔鬼岛”的鬼助绝学“魅魑掌”来!

只见四股螺旋形的气流,半空汇合,急速旋转着向展白面门卷来!

展白突感头昏目眩,见那飞转的螺旋形气流之中,竟隐然现出一个魔鬼的巨头来,披散满头长发,呲牙咧嘴,眼如铜铃,舞着两只鬼爪,狰狞恐怖已极,猛向自己面门抓到,不由大吃一惊!

这是“魅魑掌”最厉害的地方,由四妖合手施展出来,气流打旋,形成幻象,使对方疑惧失神之中,受伤于无形,可以说是厉害无比!

展白虽然连经恶战,会过不少武林高手,但从未见过如此怪现象,以为对方会施邪法,惊怖之中温捌驰一掌,直向那魔鬼的巨头击出!

“天佛降魔掌”立显无比威力,只见劲流山涌,“轰隆!”一声百震,犹如晴天起了一个霹雷,那魔鬼巨头的幻象立刻消失,四妖被震得一路跟跪,四散退出一文开外,双眼瞳孔涨大,身形播摇慾倒!

展白一掌奏功,神威大震,双脚一跺,身形凌空而起,直窜有五六文高,候然打腰屈腿,头上脚厂龟跃斜掠,半空中一招“佛祖降座”,双掌挟风迅雷之势,猛向另外四妖当头劈下!

另外四妖见展白一个二十岁年纪的少年,武功竟大得出奇,只一掌就把自己四位兄弟震伤,接着只见展白凌空向他四人扑来,招式更威猛,四妖同时吃惊,不敢硬接,施出“鬼飘风”身法,“滋溜!滋溜!滋溜!……”数声微响,恍如鬼魅,四散跃出一丈开

外!

但展白听茹老镖头说不要放贼子跑了,已经下决心要把几人搁下,招式施出,见四妖焕然逸出招外,当即双臂一划,身形竟如一只大鹰一般,横空翱翔,半空中施出“天佛降魔掌”绝学中一掌“佛光普烈”来:

只见展白如大鸟横空,身形凌空飞转,似影随形,每至一妖上空即发出一掌!

只听“嘭!嘭!嘭!……”巨响接连响起!

一晌是展白施出的一掌,一掌打翻一妖,只见掌风呼呼,漫空而下,“嘭嘭”巨响,飞抄扬尘,就在那尘飞抄扬的掌风之中,八妖次第翻滚跌爬,惨呼厉吼,闹成一团!

“燕京镖局”众镖师深受八妖荼毒,见状不由个个欣然色喜,竟齐声欢呼起来!……

茹老镖头不住地头点赞叹,如不是自己亲眼目睹,真不相信世上竞有如许高强武功!

更不知展白小小年纪,只不到一年未见,这一身绝艺是何处学来?

就连深知展白底细的柳翠翠,见展白能御空飞行,连环出招,也不由暗暗纳闷,不知道白哥哥早有绝学在身深藏不露,还是另有奇遇?竞具有这样骇世惊俗的绝高身手!

因为这“天佛降魔掌”法,是她指点展白练成的,“佛光普照”招式,固然也是凌空下击,但却不是这种凌空翱翔、连环出手的章法!

事实上,展白是触类旁通,自行体会,对敌之际随机应变,临时想出来的,甚至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身形凌空连环出招,竟能维持不坠!

他几次见“铁翼飞鹏”巴天赫对敌过招,铁翼猛挥,凌空而起,半空中双臂划动,屈腿连弹,纵横如意,招式威猛,现在他以双臂代翼,凌空而起,一阵划独,竟然虚空横飞,双腿一弹,竞能转折如意,又借着掌力下劈的反震之力,使他能在空中维持不坠,因此,他竟学起“铁翼飞鹏”来,人如大鸟,在半空中向“魔鬼岛八妖”接连攻击!

当然,这也是由于展白内功真力已有了相当高的火候能够提住一口真气,所以才能凌空不坠,若是内功火候不到家,依然是学不来的。

不过,他初次施展,掌力无形中打了折扣,若不然以“天佛降魔掌”亘古绝学,连番打在八妖身上,八妖早就没命了!

饶是这样,把八妖也打得晕头转向,满地跌滚,狼狈万状!

那四个蒙面少女“桃花四仙”,也是“南海门”中的一流高手,见此光景,不由一个个吃惊得粉面细致

“桃花四仙”惊楞之中,见“魔鬼岛八妖”狼狈之状,只有挨打的份儿,已无还手之力,猛然倔悟,若这样长久下去,八妖早晚会被打死,假如八妖一死,她们四人也难以逃脱,于是互打招呼,探手革囊,各取出一把“桃花毒瘴”来,迎空向展白打去!

只见四蓬挑红色的细雾,半空汇聚,犹如一朵粉红色的绛云,猛向展白当头罩来!

展白突嗅到一般异香……

柳翠翠在一旁急呼道:“白哥哥,快躲!那是‘桃花毒瘴’!”

急呼声中,翠翠衣袖一扬,施出一手“香袖飘风”,狂飘疾卷,把那奔向展白的一团粉红色烟雾,直吹数丈开外!

展白听到翠翠急呼示警,及时闭任呼吸,斜身飞掠落下地面!

幸亏发觉尚早,若不然展白已被那粉红色的“桃花毒瘴”所伤!

再看被翠翠“香袖飘风”吹出数丈的那团“桃花毒瘴”已飘散了开来,随风飘荡,竞广罩十数丈外方圆地面!

犹如在众人眼前,洒下了一层粉红色的浓雾!

那粉红色的浓雾,缓缓转散,所过之处,居然使欣欣向荣的草地变枯,苍翠碧绿的树木落时!

有几个镖师躲闪略慢,被粉红色浓雾过身,竟然周身火红,尖号着倒地死去!

好厉害的“桃花毒瘴”!

众人不由咋舌!

足有一顿饭的功夫,那粉红浓雾,才渐渐消散!

待那粉红色的浓雾渐渐消失,再看“魔鬼岛八妖”、“桃花四仙”及被展白掌伤的“佛印法师”,早已逃之天天,不知去向了!

茹老镖头跌足长叹,众镖师愁眉苦脸,两位镖头“胖灵宫”与“石猴”,更是急得哀哀痛哭起来了!

展白知道众人是为被劫走的镖车焦急,但也不得不见见故旧,随向茹老镖头施了一礼,道:“老哥哥,一向可好,展白因连遭意外,久未拜候,尚请老哥哥原谅!”

茹老,又见展白学到了惊人的武功,老怀也颇感欣慰,但此时他却没有心情为展白高兴,连故友乍见的亲热劲也提不起来,只不住地摇头长叹!

展白道:“老哥哥亲自出马,不知保的是什么贵重之物?”

茹老镖头又长叹了一声,说道:“展贤弟,实不相瞒,这趟镖乃是济南府一百零八县的全部饱银,共是黄金三十万两,如若失了,老哥哥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展白一听,也暗暗为之心急。……

翠翠在一旁笑道:“丢了哪里找,光是焦急有什么用!”

展白一搁手,道:“对!贼人在此劫镖,想必巢穴也离此不远,我们帮忙老哥哥把饷银找回就是了!”

茹老镖头已见识过展白与翠翠的武功,知道有了二人帮忙,不难把饷银找回来,立刻转忧为喜,道:“能有二位帮忙,老夫感激不尽了!”

展白道:“老哥哥,哪里话来?想当初展白落魄江湖,还不是多亏老哥哥帮忙,现在老哥哥有事,展白理应效力!”

茹老镖头摇头道:“贤弟帮忙,老哥哥当然没话说,可是,这位——”

说着向柳翠翠一拱手,道:“兄台,老夫与之素昧平生,由其义伸援手,老夫当然要感激不尽了!”

‘展白望了翠翠一眼,道:“这位也不是外人,她是……”

展白本想向茹老镖头引见翠翠,但话到chún边,想到翠翠带了面具,不好暴露身份,故而又临时收嘴未说出来。

翠翠却接口笑道:“我是鬼面人,以后请老镖师多指教!”

茹老镖头何等阅历,从翠翠说话与走路、身材等各方面情状,早已看出翠翠的青脸红发是化装,但也不说破,随淡然一笑,道:“久仰!久仰!”

事实上,在当今武林,谁也没听说过有“鬼面人”这么一号。

展白见翠翠如此说,就更不好为其吐实,随转变话锋道:“日久生变,我们不宜延搁,还是早些查访贼人下落,早日追回镖银,方为上策!”

茹老镖头当然是求之不得,大家聚在一起,互相讨论了一番,翠翠似是胸有成竹,告诉大家只要寻着镖车的轨迹,按图索骥,一定可以找到贼人老巢!

众人齐赞高明,随找到膘车的轨迹去向,一路追寻下去!

那镖车轨迹,一路驰向济南,但临到城内时,镖车轨迹拐了弯,到天黑时,来到一座高大府第之前!

一片高大楼房,连地而起,占地怕不有百顷之多,那林立的高楼飞檐耸牙,在满天霞影里显出一番雄伟气象!

那高楼四周有一道高墙围绕,墙高有两丈,门前箭跺,不亚如一座小城,墙外还有一道护墙河,看起来沟深城固,而且门楼箭跺上刁斗森严,人影闪动,看样子警卫也颇严密!

那镖车的轨迹,却直驰向楼房之内,但此时护城河的吊桥已经悬起,那道护城河,足有十数丈宽,而且高墙上那么多明卡暗桩,看样子要想进去,真比登天还难!

茹老镖头一怔,道:“这不是‘摘星手’慕容涵的‘豹突山庄’吗?难道名列‘武林四大公子’之一的凌风公子,会与‘南海门’沆瀣一气,抢劫老夫的镖车吗?”

展白一听茹老镖头认出这片楼房便是“豹突山庄”,不由一路,仔细辨认,果然似曾相识!

一幕幕往事蓦然兜上心来!

展白感概万千,一时怔了…—’

茹老镖头却气呼呼地道:“刘三!拿拜帖来!”

“快马”刘三应声上前,唱了个大诺,立刻从背囊中,取出一豺大红拜帖,双手奉上!

翠翠在一旁笑道:“老镖头,你拿拜帖干什么?”

茹老镖头道:“老夫与慕容涵有一面之识,没想到他竞派人劫夺老夫的镖车,现在老夫按武林规矩拜庄,看他有何话说?”

说罢气咻咻地对身边一个叫做“多臂熊”魏天成的镖师说道:“魏老师,你辛苦一趟,面见慕容涵,说老夫‘铁掌震河朔’,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豹突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