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46章 反出“南海门”

作者:古龙

柳翠翠盈盈向南海龙女施了一礼道:“翠翠拜见宫主!但这是最后一次了,从今以后翠翠脱离‘南海门’……”

展白听至此处,虽在昏迷中仍暗暗吃惊,想不到翠翠竟是“南海门”下!……

突听“南海龙女”吨道:“住口!你吃了豹胆疯了心,竟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问你!你可知道‘南海门’处罚叛徒的刑罚?”

翠翠打了一冷战,但想到自己跟白哥哥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白哥哥与南海门”誓同水火,今日之事如不跟“南海门”做个了断,日后自己便无法与自哥哥常相厮守人的许多疾病以至社会弊端,从而恢复精神健全。主要著作 ,于是仗胆说道:“人各有志,岂能勉强!翠翠已决心脱离‘南海门’,宫主看在往日翠翠情逾姐妹的份上,就放过翠翠!”

“南海龙女”嘿嘿冷笑道:“情逾姐妹?你别在自己脸上贴金了!想你本是我的一个婢女,我对你好了一点,你竟大胆放肆,先偷了我的鬼面具,不辞而别!如今又胆敢背叛师门还敢在我面前巧辩!……”

翠翠见“南海龙女”绝情若此,也不由态度转硬,抗声道:“我为什么是你的婢女?不过我爹爹寄住在你家,我才好心服侍于你!那是为了报答我爹爹居住之恩,你便真的拿我当奴才看待了吗?那真算你瞎了眼!至于那鬼面具,乃是师父之物,师父死后,并没有明言传你一人,当然你可以用,我也可以用!……”

这番话只把“南海龙女”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凤目圆睁,怒吨道:“反了!反了!你竟敢顶撞起我来了!我不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也不配主持‘南海门’了。”

接着听到掌风破空,惊天动地,想是“南海龙女”已与柳翠翠大打出手!

旁边还交杂着“南海少君”的劝解声,但展白已渐渐昏迷过去,那掌指破空之声,虽然猛烈非常,但他已经渐渐不能听到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展白突感脸上一凉,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猛然清醒过来!睁眼一看,他已置身于另外一个房中,围着他站了一大屋子的人!

这锦绣帐,看来有点眼熟。仔细一打量,才知是自己当初被慕容夫人救回“豹突山庄”,所卧过的房间,正是“凌风公子”的寝室。

但此次情形显见与上次大不相同。

上一次他伤病之身,默默无闻,冷冷清清还险些被“凌风公子”丢出房外。

这次很多人围在他的床前,惧是满脸关切之色,好像他已成为众人关切的中心,大家都在期望着他醒转来!

尤其慕容夫人与婉儿,一个坐在床沿,一个半优在床前,关切地望着展白,眼内竟闪动着泪光!

柳翠翠正拿一只杯子,显见她是用杯中冷水,使展白清醒了过来。

茹老镖头及众镖师,一齐围在展白床前,茹老镖头焦急得直搓手,众镖师俱是满脸期望神色,直等翠翠一日冷水喷在展白脸上,展白清醒过来,才一个个面现喜色。

那冷傲的“凌风公子”却呆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展白举目四顾,猛然爬起,脱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南海门’的人呢,难道都跑了吗?”

茹老镖头趋前一步说道:“贤弟醒转了!先运气看看,内腑有没有受伤,以后的事慢慢再说!”

椰翠翠把茶杯放在一边,道:“不妨事的!‘桃花四仙’的‘迷魂香雾’,只能使人昏迷,并不能使人受伤!白哥哥醒来也就好了!……”

婉儿眼中仍带着泪光,喜极而呼道:“展哥哥!你好啦!……”

慕容夫人不住地用衣袖擦服,又悲又喜地说道:“展小侠!多谢你救了我,但我的丈夫……”

说至此处,已呜咽得不能成声了。

“凌风公予”嘴chún动了动,想说话却未说出口来……

展白略一运气,见内腑真气畅行无阻,知道翠翠所言不假,翻身跳下床来,抓住翠翠的手,略显激动地问道:“翠翠!我要你讲真话!你真是‘南海门’下?”

翠翠眉眼盈盈,沉默地点了点头。

这算是默认了。

展白双眉一耸,愤形于色道:“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翠翠低谓了一声,挣脱展白握住的玉手,缓缓走至桌前坐下,默然不语……

展白天性疾恶如仇,眼见“南海门”种种暴虐,又见“桃花四仙”的婬荡,知其绝非善类,早已义愤填膺,见翠翠竟默认与“南海门”是一党,想起自己与翠翠发生超友谊的关系,虽无夫妻之名已有夫妻之实,不由又急又怒,冷哼了一声,道:“你好!竟敢欺骗于我!……”

茹老镖头上前劝道:“展贤弟!先不要着急,柳姑娘舍命相救于你,可见已有弃暗向善之心……”

但展白正在气头上,不管茹老镖头的劝解,怒声说道:“不管怎么说,当初她不对我说明,就是欺骗……”

展白此言一出,翠翠只感一阵痛心,竞“切”然一声,哭着飞身掠向门外!……

茹老镖头急从后边追出室外,但翠翠身法何等快速,等茹老镖头追出室外时,早已失去了翠翠的踪迹!茹老镖头连叫数声“柳姑娘!”不见回应,知其去远,颓然返回房中,对展白道:“展贤弟!不是老哥哥说你,实在是你的脾气太急了,柳姑娘虽然出身‘南海门’,但几次救你,不惜与‘南海门’正面为敌,可见她已有脱离‘南海门’的决心,常言道:‘君子不阻人向善’,你这样当众给她难堪,岂不是‘促人为恶’了吗?”

其实,展白对柳翠翠发火,不仅是为了发现翠翠出身“南海门”的一件事,而是数月相处,种种不如意累积在心中的怒火,一旦发作罢了。

展白与翠翠的结识,是由于翠翠相救,展白那时对她只是感谢,并没有爱。之后,翠翠行踪诡秘,曾引起展白的疑惧,而想偷偷离开她,当发现身上贵重之物“无情碧剑”及《锁骨销魂天佛卷》巳被翠翠取去时,才想找翠翠追树失物,二人在河边力战“金府双铁卫”时相遇,无心中在小船上跌倒,肌肤相接,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可以说完全是事情的巧合与临时的冲动,其中并无深厚的感情做基础!

展白只是觉得人家一个女儿清白之身献给了自己,便有推脱不掉的责任,一定要娶她为妻,做为自己终身的伴侣!这是展白通达人情的地方,也可说是展白伟大的地方!

但翠翠是真心爱着展白的,青春少女,情窦初开,多半是如此,热情如火,一旦钟情,一眼看见意中人,便以身相许,碰到展白算是幸运,如果遇人不淑,碰到的是一个花花公子,那就只有自怨红颜薄命,徒叹“痴心女子负心汉”了!

翠翠爱展白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亡魂谷”中为展白疗伤,三个月之中,躶体偎假,施展“纯阴疗阳”,如鸡孵卵,救活了展白,又以赤躶袒裎之身,施展“姹女迷魂大法”,帮助展白练会了《锁骨销魂天佛卷》上隐秘的三种绝世武功,可以说,展白能有今天的成就,多华是翠翠所赐!

翠翠与展白一句戏言,“叫展白一切听她的!”她不该认真,在离开山谷,一路之上,处处于涉展白的行动,并以那句戏言要挟,引起展白内心的不满。

加上,她时时戴上那副狰恶的鬼面具,使展白时时感到不快!

展白的发怒是来名—财,翠翠却觉得委屈难忍,故而一走了

茹老镖头不知一对小情侣的内心隐秘,只责展白太过份了,展白却气哼哼的,兀自怒气未熄!

因为他觉得翠翠不能欺骗他,他心目中是翠翠的文夫,丈夫岂可受妻子的欺骗?

慕容夫人也在屋中对展白道“那柳姑娘的为人的确很好,而且武功高强,如不是柳姑娘能抵住‘南海门’中的人,恐怕众人都要死在‘南海门’毒辣少女之手!”

婉儿却在一边插口道:“如果不是那叫做什么‘南海少君’的白衣狂生,与‘南海龙女’起了冲突,恐怕柳翠翠也是无法座付!……”

慕容夫人瞪了婉儿一眼,道:“婉儿!就是你嘴犟!你还不是被人擒住,多亏柳姑娘才救了你门…。”

婉儿颇不服气地说道:“女儿若不是受了‘桃花四仙’的暗算,也不会轻易被人擒住……”

茹老镖头见母女二人要吵起来,忙用话题岔开,道:“算了!过去的事不用再提了,‘南海门’称霸中原,妄杀无辜,如不设法消弥,长此以往,恐怕中原武林将要变成尸山血海,还不知有多少人要沦入杀劫?……”

此时,人影一闪,乱发莲蓬的雷大叔忽然闪了进来,先向慕容夫人回道:“启事夫人,背节投靠‘南海门’的门客都已肃清,余下的忠贞之士,都齐集在院中,尚有一百余人,静候夫人发落!”

慕容夫人不愧为名门贵妇,虽然遭到巨大变故,又是在文君新寡的悲演之中,仍能从容镇静善处,先向雷大叔道了劳,即刻至房外与门下食客见面,并重新分派门客在庄上的职使……

雷大叔借此机会亦与茹老镖头见了,又在床前问候展白,展白此时见了雷大叔,如见亲人,即把自己的出身,以及父亲的血仇一一说出。

雷大叔不免稀嘘一番,但最后告诫展白道:“贤侄的父仇固然重要,但现在慕容庆主已死,所谓‘人死不记仇’,贤侄与慕容庄主的这一段血仇,可从此一笔勾销,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联合中原武林,以对抗‘南海门’,这才是当务之急,不知贤侄以为如何?”

雷大叙说罢,双目如电,望着展白,见展白默然点头,知道这位至交好友的后人,还不失为恢宏大度,心中甚慰,随一回手,把婉儿与“凌风公子”一手抓住一个,拉至展白面前道:“这是慕容庆主的儿女,上一代的冤仇,让它随着死者死去吧!但愿你们下一代的生者,能化敌为友,多多亲近亲近!”

婉儿含情脉脉,因为她芳心中早已爱上了展哥二人的父亲竞有着一段仇恨,如今听雷大叔为他们化解,当然是求之不得……

那“凌风公于”高傲惯了,此时,反而有点慨妮不安。

雷大叔又道:“展贤侄!怎样?想我那盟兄‘霹雳剑’展云天,乃是一个宽宏大量之人,你是盟兄之子,也不会太小气量窄吧?”

展白毅然向婉儿及“凌风公子”伸出手来!

雷大叔又转头对“凌风公子”道:“贤世侄!看你的了?”

“凌风公子”脸一红,也伸出手来与展白握在一起,并道:“展兄都能放过了!小侄还有什么话说。”

婉儿早巳喜极而泣,握住展白的另一只手紧紧不放,若不是屋中人多,恐怕她早已投进展哥哥的怀抱了!

茹老源头及众镣师,见雷大叔三言二语,把两家血仇解开,化干戈为玉帛,纷纷上前致贺。

雷大叔更是开心得仰天大笑起来!

但雷大叔笑着笑着,忽然双目垂泪,又鸣鸣哭了!看样子竟是很伤心。

雷大叔这突然的转变,使众人均自一愕。

此时,慕容夫人安抚了忠心的门客,又回进房中来,在室外就听到雷大叔如雷的笑声,但进到屋中见雷大叔呜呜痛哭,不由诧异地问道:“雷兄弟!有人戏言,管你叫雷疯子!莫非当真疯了,为什么那么大年纪了,还又哭又笑的?……”

雷大叔抬起泪脸,随把展白之父与慕容庄主的一段恩怨对慕容夫人说了,最后道:“嫂子!你待我如亲弟,兄弟与展贤侄之父却是刎颈之交,为你们两家把血仇化解了,我焉能不笑?可是,我去的云天兄报仇,又焉能不哭?”

雷大叔这一说,慕容夫人突然抱住展白,放声悲哭起来!

这一来,把雷大叔也闹傻了,极力把慕容夫人劝住,道:“嫂子刚才你说兄弟是疯子,莫非你现在也疯了,为什么也哭起来?”

慕容夫人忍住悲声道:“我从不知道那天杀的做出这等事来!展小侠还是我展家的侄子呢!”

原来幕容夫人娘家姓展,正是“霹雷剑”展云天的一个亲叙伯堂妹,算起来两家还是姑表之亲!

这一来,两家又近了一层,慕容夫人自不兔拉住展白的手絮话起家常来……

此时,茹老镖头感概言道:“江湖上恩怨情仇,实在莫测,有时亲者有仇,有时仇者成亲……”

突然,茹老镖头想起一事,向慕容夫人道:“前天晚上,我闯进府中,误至一座大花园,花园楼房中似乎囚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反出“南海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