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48章 往事悠悠

作者:古龙

且说展白、慕容红等人见雷大叔遇敌,才往前一凑,想出手相助,忽然微风讽然,数道极细的自线☆势如飞天,分袭数人面门!

几人以为是隐身黑处的暗卡所施放的暗器,各自挥掌迎去!

数道强劲掌风过处,“波!波!”数声脆响,朵朵火花漫空爆炸,犹如陨星流雨般四敬开来,且浓烟弥漫!

众人微吃一惊,怕火星烟雾有毒,赶紧闭住呼吸!

谁知浓烟凝而不散,就地一卷,忽然现出十数个长发摇散的狰狞怪人!

这些怪人行止飘忽,狞恶如鬼,冲着几个人毗牙而笑!

数人惊诧之中,各自挥掌攻击,那些幽灵似的怪人,既不接架也不还击,只一味地飘忽后退,正与雷大叔所遇到的情形相似!

展白此时功力陡增,足可脾阴天下武林,掌风罢气,竞可把“南海门”有形无质的“幻形烟”凝结的怪人震散,可说是惊人已极!

但展白却不自知,见连施三大杀招之后,面前人影顿渺,竟当场一怔。

心说:“难道真的遇到鬼了?这些人怎会随风而逝?……”

就在这一征的当儿,突听一声阴笑,来自花荫!

展白施展“千幻飘香步”,几乎末见他移步,人已如一缕轻烟一般,闪身花荫之中!

但奇怪的是花荫中幽香暗送,却没有一个人影!举世武林,还有什么步法,会比“千幻飘香步”更快?

展白疑真疑幻,惊悟一会,猛然醒悟!“不要中了对方诱敌之计?……”

憬悟之中,再返身赶回原先地点,茹老镖头、“太白双逸”以及他的未婚妻慕容红,均已不见!

庭院深处,却隐隐传来杀伐之声!

展白关心未婚妻的安危,暗暗捏了一把冷汗,急急向有杀伐之声传来的方向扑去!

“千幻飘香步”、“无色无相身”俱是蕴自天下第一奇书《锁骨销魂天佛卷》中的绝学,经柳翠翠配合绝代妖姬“天仙魔女”传授的“姹女迷魂大法”陪练,展白才能修练而成,施展出来,当真是身影俱渺,快逾电光石火!

昔日雄锯金陵的“金府”,今日“南海门”入侵中原的大本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明桩暗卡,不计其数,警卫之森严,不亚于天罗地网!

但竟连展白的身影也没有看到,展白已经连越过三处庭院,深入金府内宅!

奇怪的是,展白本是追寻杀伐之声而来,但到了金府内宅,却静悄悄的鸡犬不闻。

花木扶疏,楼阁连云,展白虽曾三进金府,但努力辨认,亦不知置身是何所在!

黑夜星空之下,一幢一幢的楼房,千窗百户,连一丝灯光皆无,透出一种阴森恐怖,及死气沉沉的气氛!

展白暗暗奇怪,明明听到这里杀声盈耳,为什么赶到此地,竟会不见一丝人影?

展白忖思中,身形如烟一般,闪过一道花墙,展现在面前的是一条笔直的甬路!

甬路两边是栽植的木棵花,修剪得整整齐齐,犹如两行短墙,遮伎了两旁的视线,但顺路向前望去,却一眼望不到尽头,不知路有多远?

甬路正当中,匈甸着一团黑糊糊的东西!

展白眼光何等犀利,未经细看,即已辨认出倒在地下的是一个人!

展白心头狂跳,以为是茹老镖头、“太白双逸”还是自己未婚妻已遭杀害,飞掠而前,毫未考虑,即弯腰下去扶抱那具尸体!

谁知展白手指还未挨到地下尸体的衣边,那具看来极象倒毙的死尸,突然反身一掌,直向展白面门打来!

掌风罡猛绝伦,而且挟着一股沁骨寒气!

展白事先毫无防备,而且距离又近,这一掌如被劈上,直可把展白劈个脑浆进裂!

所幸展白武功大进,今非昔比,一遇变故,感应立生,罡猛掌风将及面门之际,“千幻飘香步”陡然施出,身形立即横飘三尺,恰好躲过击向面门的一掌!

掌风擦面而过,展白心为之一震,横飘三尺之后,举掌慾劈!

谁知那卧在地上极似尸体之人,猛袭展白,一掌落空,仰面向天,喷出一口鲜血,手脚一阵抽搐,此时,才是当真死去!

展白一看那死去之人,面貌清秀,年纪甚轻,身上却只有一只右臂,正是数次与自己作对并被自己剑断左臂的“小青蚨”盂如萍!

不知“小青蚨”被何人所伤?看他临陆死之前凶狠之色,并在濒死之际,不惜自速其死,运集周身残余真力劈他一掌,足可见其怨毒之深!展白却误以为雷大叔或是茹老镖头“太白双逸”,以及自己未婚妻慕容红闯至此处,打伤了“小青蚨”,当即顺着甬路向前追天!

走完长长的一条南路,前面却是一个占地颇广的院落,院落之中横七竖八,躺满了一院子的尸体!

只见断戈残肢,血腥遍地,真是惨不忍睹!

展白立刻断定不是雷大叔、茹老镖头、“太白双逸”以及自己未婚妻慕容红所为。因为那五人无论如何不会有如此残酷的手段!

院落之中,迎面有一月门,借着满天繁屋的微光,可看清月门上题着“怡情院”三个大宇!

左右两厢楼房都是漆黑,唯有迎面楼房中射出灯光。楼窗绛云轻纱中,烛影摇红,微闻衣裙裂帛之声,及吃吃笑声!

展白暗暗纳罕,莫非在这满地血腥的院落之中,楼房里还有小儿女灯下裁衣?

事情分明有点蹊跷,展白施展“无色无相身法”,人如一缕轻烟般,蹑足潜踪,掩至窗前,借着纱窗向房内看去!

这种绛纱窗,本是一种织衣细绢做成,非富贵人家用不起,白天从屋内望外边,一目了然,院内花树及来往行人,均历历在目,着在外边看屋内情形却无法看到,这本是聪明人设计的,谁知聪明反被聪明误,到了夜间,却适得其反,里明外暗,屋内看外边看不到,外边看屋内部看得非常清楚!

是以展白掩至窗前,对室内情形已是一览无遗!

但展白不看还好,这一看不由当场怔住……。

原来室中央,立地穿衣大镜之前,正有一绝色少女,脸泛桃花,杏眼乜斜,在那里张臂旋腰,大跳其脱衣艳舞!

那绝色少女,风华绝代,配合着步伐的节奏,摆臂颤rǔ,随着两条粉臂扬处,身上轻纱似的蝉衣,已条条撕碎!

每撕下一条衣衫,即发出一声裂帛的轻响,随即娇躯作一个回旋!

此时,那绝色少女周身衣衫已大部撕下,片片轻纱作蝴蝶飞散,灯光下己暴露出她曲线玲珑的顾体,只见摇曳生姿,当真是美色已极!

小楼内春色无边!

而背着窗,却站定一个白衣少年!

这白衣少年,手摇银扇,忘神地盯着那脱得玉体不剩寸缕的绝色少女,周身每一寸肌肤都放射着诱惑的光,不住地摇头晃脑,嘴中又不断发出婬荡已极的吃吃婬笑!

这大出意外的情况,使展白惊楞不已!

尤其看清楚那狂热地大跳脱衣舞曲纯色少女,竟是金府千金、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金彩凤,更感不解。再看那白衣少年,虽然不能看到他的面貌,但从其背影及其手中拿的银扇判断,必是那有着“龙神太子”之称的“南海少君”!

此时,金彩凤已把周身衣衫撕得寸缕不剩,而那“南海少君”,已把手中银扇折起插在衣领,吃吃婬笑着伸出双手拥抱金彩凤赤躶的胴体,嘴中并漫吟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美人儿,我与你共赴阳台云雨梦,你再不能多情胜似无情……”

展白突见金彩凤眼光迷茫,似是神思不属,陡然明白金彩凤可能是被*葯失去本性!……

想到自己卧病金府,金彩凤亲待汤葯之情,又想到自己陷于“石矶大阵”,金彩凤冒死相救之恩,眼看金彩凤清白女儿身,将要受到沾污,再也不考虑后果,猛然一掌,把绛纱窗震了个粉碎,人也随着掠进房中!

“龙神太子”正在饱餐秀色之后,色授神与,准备登台入港之时,想不到会有人贸然闯了进来,猛然车转身子,见是展白,脸上陡然一惊!……

但瞬即平静下来,谲诡一笑,道:“想不到是展兄!‘鬼脸娇娃’已让与展兄抽了头筹,总不能再来破坏本太子的好事吧?……”

展白冷笑道:“想不到堂堂的‘龙神太子’,竟也是这种施展*葯采花的下三流婬贼!……”

“龙神太子”脸上笑容倏收,反手取出领内银扇,“刷”的一声,猛向展白“眉心”重穴敲来!

但展白自从贯通了天佛绝学,武功精进,足可睥睨天下武林,“龙神太子”出手猛袭,展白用不着思索,立生反应,脚踩“千幻飘香步”,人已飘出三尺,同时,右手候伸,就在躲招避招之间,一招“卸关点元”,迅向“龙神众子”执扇右手关节锁去!

“龙神太子”心中一懔,仿不到展白身法招式比自己更快。但他既敢率众入侵中原,雄图称霸,自也有超世绝俗的武功,就在展白右手将抓及手腕之际,猛然一沉腕子,“哗!”把手中银扇抖开,一式“野渡横舟”,银丝扇面闪起一道耀眼银光,挟着劲风,猛袭展白前胸!

展白运掌一封,“嘭”的一声大震,展白上身微晃!

但那“龙神太子”已被震退三步!

他本是心机极重之人,两招被挫,巴知展白武功非同小可,恐怕败在展白手中,坏了名头,因此,被展白一掌震退三步,借势腾身向窗外掠去!

在跃出楼窗的同时,“临去秋波”,反手甩出三根银丝扇骨,分袭展白面门、胸、腹三处要害!

在银丝扇骨出手,口中才喝道:“本太子少陪了!但你今夜休想生离此楼!”

展白晃身躲过迎胸射来的三点银芒,“龙神太子”已经逸出楼外!

展白才想腾身追去,忽感一个热烘供的身躯,向他身上偎了过来!

展白一回头,跟那热烘烘的身躯,撞了个满怀!

原来是赤躶躶的金彩凤,已扑投进他的怀中。

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展白心中先是一阵迷悯,继之一懔!

他双手忙去推拒,谁知金彩凤服下烈性*葯,力量大得出奇,展白一推没推开,她两条粉臂已经如钢箍一般,把展白抱了个结实!

展白见她秀目半闭,檀口微张,酥胸急遽地起伏着,赤躶胴体如一条蛇紧紧把他缠住,并且不断蠕动着,樱chún内娇喘吁吁,发出断续的噫噫晤晤之声!……

这哪里像是平日端庄稳重的金府千金,分明是一个婬妇娇娃……

展白暗恨“龙神太子”下流,表面高贵,暗地里却用这种卑劣手段,沾污少女清白!

可是,眼前情况却使他尴尬万分,对一个迷失本性的赤躶少女,他无法下狠手伤了她,可是一时又挣扎不开她的纠缠……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突听“咯啷!咯啷!……一阵连响,门窗等处,均落下一块厚约五寸的钢板来,想将门窗严密地封闭起米!

展白大吃一惊!知是“龙神太子”在外边发动了楼内埋伏的机关,再也不顾一切,一伸手点了金彩凤的“睡穴”,顺手将金彩凤赤躶的胴体,放在一个悬有锦帐的床上!

展白撤出背上“无情碧剑”,想砍破钢板脱身,但门窗缝隙里,已冒进数缕裴是的白烟来!

那白烟冒进来得很快,刹时已涨漫全室,展白虽然及时闭住呼吸,仍感到一阵昏眩!

展白想不到这白烟这样厉害,闭住呼吸,仍不能阻止毒气内侵,再想以手中“无情碧剑”,去砍破封闭门窗的钢板,已经力不从心,颓然栽倒于床边,却正好是金彩凤的玉腿之前。

展白心中明白,但就是手脚发软,不能移动……

突听屋外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地说道:“师兄!你在此处,又玩什么花样?”

一个男子,似是“龙神太子”的声调,陪笑道:“师妹!你忒以.多心!为师兄的哪里有什么花样?不过到是捉到一个强敌……”

“哼!”

那女子一声冷呼,似是不信,道:“你当我还不知道呐!分明你把本宅主人的小姐,擒来此楼之中,还会做出什么好事来!”

“龙神太子”似是而非的语气,只嘻嘻陪笑,未答出话来。

那女子又冷冷地说:你在家中胡作非为,也还罢了,此次下中原父亲将一身大任托付于你,你这般胡闹,恐怕有负父亲所托,难成大事!还不快把房门打开?”

“龙神太子”分明不愿打开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往事悠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