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50章 生死一掌

作者:古龙

这真是武林罕见的一场恶战,只见掌起处风云变色,指落处破天惊,只打得天昏地暗,灯火无光,就在坚硬逾石的练武场,掀起的尘头也足有十数文高!

这时,已看不清四人的人影,只能看到四团墨风急旋,犹如股强烈的卷风纠缠夜一起,翻腾摇滚,狂啸刺耳!

晃眼间,展白独战三煞,已然打了三五十个照面!

此时,掌风劲流,愈来愈猛,激起来的征企愈宽愈高,只见黄滚滚西塞罗古罗马哲学家,折衷主义代表。他综合斯多葛派、 ,怒流激湍,龙卷风如暴雨过鸣,又细风巨浪的大海上,群龙闹海,四股龙渐渐合成一般,吼吼怒卷,势简直惊人已极!

在四周围观的众人站不住脚,身不由己地纷纷后退!二三十开外的灯笼火把,均自摇晃不定,昏昏慾灭!

这时众人已无法看清四人动手的招式,也不知打了多少个面。反正时间不短了,场中风声渐减,人影又渐渐现了出来,四个人头上均已冒起腾腾的汗气!

想以这种绝世神功应敌,虽然威力强大,但也最耗真力,“海三煞”三百余年的苦修苦练,尚且头上见了汗“能”。“能”可以脱离物质而存在,是思想创造的。否定物质 ,展白纵然神功世,也不由不累得气喘吁吁!

场外观战的那么多人,连敢喘一口大气的人都没有,显见这一战,的确是盛况空前!

四个人由快攻快打,变成围场游定,招式既慢了,众人巳能看得清楚,只贝四人之中,无论任何人攻出一招,均是全身功力之所聚,每一招落空,均可把坚逾青石的地面,打一道深沟,或是一个大坑!

看样子四个人任何一人的一指一掌,均可开金洞铁,碎石成粉!

白发婆婆性情最急躁,她平生很少遇到敌手,曾狂言有在她手下走过三招者,即不予以杀害,今见三人合手,久战展白不下立即暴怒,把“搜魂指”运功运至巅峰:吃!嗤!嗤!”接连猛戳三指,指指尖啸破风,指指指向展白要害!

展白打得久了,也激起少年傲性,“千门飘香步”、“无色无相身”,翩若惊鸿,矫亥的民族,接连躲过三指,“天佛降魔掌”一招“佛光普照”无俦罡风,狂卷白发婆婆!

白发婆婆招式出手太狠,用力过老,一时收招不及,躲得略为慢了一慢,左肩被展白无俦的掌风扫了一下,白发婆婆半边身子一麻,痛彻心肺,不由惨叫一声,一路跟舱五六步,被打出圈外!

所幸只是掌风扫中,如若被掌力击实,以展白目前功力来说,焉有白发婆婆的命在?

“佛印法师”一见展白掌伤白发婆婆,心中又急又怒,“呱呱”厉啸,双掌如风车一般,猛向展白身后扑至!

展白一掌震退白发婆婆,听到身后援风怒吼,知有暗袭,不躲不闪,“天佛降魔掌”运至十成,反臂向后撩去!

“轰隆!八—声暴响,犹如地裂山崩,劲风四射,回旋生飘,尘抄飞扬之中,“佛印法师”已如断线纸茸一般,倒飞出去!

展白连伤二煞,胜利在望,尤其掌伤白发婆婆,呼吸之间,反臂震飞“佛印法师”,身法巧,招式妙,掌力慷人,四周围观之人,不分敌我,哄然叫好!

“南海龙女”、“龙神太子”颜色惨变……雷大叔、茹老镖头、“太白双逸”以及慕容姐妹,喜极欢呼……

但就众人纷纷一乱的当儿,突然又是一声暴响,犹如一个闷雷打在练武场上,声音之大,只震得众人双耳雷鸣,心头狂跳!

众力狂卷而出,竟把数十丈开外的灯笼火把吹得一暗!

众人齐声惊呼,待灯光暗而复明时,只见展白俊脸泛白,嘴角溢血!

再一看长髯老人,发须皆炸,怪目怒睁如炬!

显见展白吃了长髯老人的亏,而且内腑必已负伤:

关心展白的雷大叔等人,一阵大哗……

长髯老人大逾车轮的双掌,又缓缓举起,作势向展白当顶劈卜!

同时嘴中嘿嘿笑道:“小哥儿!老不死三伤其二,这一掌下去可要了你的小命!”

展白连伤二煞,不慎被长髯老人一掌震伤,此时腑内血翻气涌,但仍昂然不惧,双掌乎胸而起力坠“不见得!老前辈与在下功力悉敌,这一掌下去,还不知胜负属谁?”

长髯老人车轮大的巨掌,一边远力下压,一边嘿嘿言道:“小哥儿!不要再逞强了,你已经负伤吐血!”

展白“天佛降魔掌”运至十成,一边缓缓上击,一边道:“老前辈自己心中明白,你内腑真气已经逆窜!”长髯老人内腑真气还真是几乎被展白掌力震散,见展白道出他的隐秘,不由杀机陡起,狞声道:“我老人家本想与你分出胜负即止,如此说来,小哥儿你是死定了!”说罢,真气一振,内力崩出,大掌如山崩海啸一般,突然加快了速度,向展白顶上劈来!

慕容红、展婉儿,以至刚刚自行苏醒的金彩凤,不由同时惊呼,猛然扑了过来!但慢了!

展白双掌已经迎了上去!

震声中,狂飙四卷,慕容红、展婉儿、金彩凤三条娇小身影,又被无傍的罢风劲流震退了回去!

尘灰四落,展白“哇”的一声,张口又喷出一口鲜血,但人仍未倒,奋起双掌,叫道:“老人家!再来!”

长髯老人身形晃了两晃,到底忍不住,也张口喷出一股血箭!见展白举掌又要打来,目射奇光,举掌慾迎……

突然他面色缓和了下来,满面怒容改变成一脸赞佩之色,一翘大拇指道:“小哥儿!你真行!”

展白天生服软不服硬,见长髯老人突然夸奖他,想到三煞已经伤在自己手中二煞,再与老人拼下去,也不过是落个两败俱伤,自己父仇已报,还有什么值得争的?于是,突然收掌,双掌一抱,道:“在下认输了,老前辈,再见!”说罢,回头就走!

这又大出长髯老人意外,见展白说走就走,一时怔在那儿……

展白走了几步,稳住腹内翻滚的气血,竟翻身向墙外驰去!他听到身后慕容红、展婉儿、金彩凤,以及雷大叔等人在呼叫他,但他头也不回地向南京郊外驰去!驰出南京城,顺着江边朝前跑,越过岩山十二洞,登山越岭,穿过一座山底涵洞,展白又跑至“亡魂谷”,耳内听到淙淙泉鸣眼睛又看到翠翠曾为他“纯阴疗阳”的那挟长满了茸茸细草的大白石,他再也支持不住,一头扑倒在大白石上,立刻昏了过去!

也不知昏死过了多久,他觉得鼻孔里非常搔痒,连打两个喷嚏,人又清醒了过来!

只见红日爬过了山岭,百鸟声喧,原来是夜已经过去,黎明又已降临!

他睁眼一看,柳翠翠娇躯斜倚行前,玉手央尖两指,拈了一根不知落自什么鸟身上的五彩羽毛,如花的粉面上含着淡淡凑笑,正在以羽毛逗弄他的鼻孔!

展白猛地爬起道:“你……”

翠翠丢掉手中羽毛道:“我跟你天生一对神仙伴侣,世事无态,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恩怨情仇,也不过是南柯一梦。

我与你不管江湖上是是非非,找一洞天福地,乐享终生!白哥哥!

此时你再不能说不了!”

展白心动,但仍觉有事未了,道:“我……”

翠翠聪慧逾人,不等展白说完,道:“白哥父仇已报,无牵无挂,正可与妹妹邀啸世外,寄情山水,同效鸳鸯双飞……”

翠翠见展白情思尤有未逮,明睁一转,狡黠笑道:“莫非白哥哥还舍不下慕容姐妹与‘江南第一美人’?”

展白见心事被翠翠说破,玉面一红,仍呐呐道:“我与慕容大姐已有婚约……”

翠翠笑道:“她姐妹恩怨株连,一时脱身不开,显然不能与白哥置身世外。假如,她们三人之中,对白哥哥情有独钟,舍得离开家庭父兄,不过问父死血仇,当然还可以来追寻白哥哥身侧,小妹已经想开了,一定与她们和平相处,共效娥皇女英,白哥哥,你不要小瞧妹妹,妹妹决不是‘母夜叉’,更不是醋罐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