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55章 “黑道四凶”逞强梁

作者:古龙

“太仓之鼠”不由一愕,道:“你二人这算哪门子武功?”

“活死人”死人眼一翻,道:“尊驾是‘老鼠打洞’,我兄弟是‘老鼠钻洞’,可以说是半斤八两,如果尊驾不服气,可照我们兄弟的样子重来一个!”

一时之间,“太仓之鼠”没有答上话来.蒙人装束的“沙漠之狐”突然厉声道:“用不到狡赖!再看老夫的!”

说罢,双指一捻,“岗”的一声,把手由三窜念珠当中捏断,顺手往上一坚理念论古希腊柏拉图的唯心主义学说。认为有所谓独立 ,那当中穿一根黄色绒绳,一百单八颗念珠,在“沙漠之狐”手中,竟然如一根棍棒一般立了起来!

本来内家功力练到火候的武林高手,内力贯注之下,把一根绳子立在掌心,并不算太困难。但这“沙漠之狐”立在掌心的却是一百零八颗滚圆的念珠,其中仅是穿一根非常细软的黄绒绳,毫无着力之处,而且自漠外的胡挑水所制,坚逾精钢,圆滑无比,多达一百零八颗,能够笔直地立起来,那要比单是在手中立直一根绳子要困难多了。

因此“沙漠之狐”这一手,表面上看起来毫不惊人,但事实上可比“阴山之狼”、“太仓之鼠”刚才所表露的那两手要高明多!

谁知这还不算完,“沙漠之狐”把一串佛珠笔直地立于掌心,迈步绕了一个圈子,把立于掌心的佛珠给群雄看了一遍,道:“看淮了!”

喝罢,只见他鼓腹纳气,青袍子、红坎肩一齐膨膨起来,嘴中暴喝一声:“起!”

一百零八颗珠,竞如一串流星一般,在他喝声中挨个飞起,挂着“丝丝”破风之声,直射向寥寥星空!

众人目瞪口呆,像这种手掌币动,完全凭内力把立于掌中的一百零八颖佛珠一一震飞,的确是前所未见!

就在众人震惊之中,“沙漠之狐”手户一百零八颗念珠,一齐飞向半空,只剩一根线绳,仍在他掌中笔直地竖立着!

接着“刷!刷!刷!……”一连串微响,说也奇怪,那飞向半空的念珠,又一一落下,一个不少,仍然穿进那竖立着的绒绳之中!

这哪里是练武功,分明近似邪法了!

众人情不自己,哄然喝起好来!

“沙漠之狐”似是非常得意,欢啸了两声,再次运气,青袍子从坎肩处又鼓了起来,竖立在掌中的一串念珠,再次升起!

就这样一起一落,接连来了三次,喝彩惊呼的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极为轻卑的噬笑!

这笑声显然是嗤之以鼻,声音不大,且是在乱嚷之中,竟然听得非常清楚!

“沙漠之狐”正在兴头上,突然听到这一声极轻卑的嗤笑,倏然收佐手上的念珠,怒喝道:“是谁讥笑老夫?何不现身出来!”

应声走出一个俊美少年,只见他面含微笑,步态安详,虽然年纪轻轻,却隐然有一代宗师的风度!

众人一看,正是展白!

“沙漠之狐”先已见识过展白震退“太仓之鼠”的一掌,现在见展白走向前来,心中一紧,立刻单掌上提,护佐胸前,蓄势以待!

展白却极为轻松地一笑,道:“请问阁下手中这一串念珠,共是多少颗?”

“沙漠之狐”微微一愕,自己紧张了半天,估不到展白会问出这不相干的问题。但嘴中仍答道:“老拙这串念珠共是一百零八颗,小兄弟有何见教?”

展白道:“恐怕不对吧?”

“沙漠之狐”一楞,道:“有什么不对?老拙这串念珠随身携带了五十余年,难道多少颗还数不清楚!”

展白仍然面含微笑,不紧不漫地道:“以在下眼光看来,阁下这串念珠恐怕不够一百零八颗!”

“沙漠之狐”被展白一言提醒,再留神一看,手中念珠果然少了十数颗!

“沙漠之狐”心中一懔,想不到自己真力贯注之下,念珠会被人家取走,而自己竞茫然不觉!

眼前之人,都是大行家,见到此种情形,不由齐都一噱!

“沙漠之狐”先是一窘,继之大怒,暴叱一声,抖手甩出一颗念珠,直向展白面门打来!

念珠飞旋而至,中空兜风,发出一声震耳的尖啸!

展白单掌一撩,想把打来念珠震飞!

没想到飞奔而至的念珠遇到强劲的掌风一阻,在半空停了停,倏然一阵急旋,不但没有被震落一边,反而加速度地向展白面门袭来!

这真是不出意料的事,“沙漠之狐”发出的这颗念殊,竟能穿破展白神鬼皆惊的内家掌力?

幸亏展白“千幻飘香步”、“无色无相身”已练到意与神会的地步,一掌未能把急袭而来的念珠震飞,身上反应立生,焕然一个急旋,啸声震耳的念珠擦面而过!

展白暗道一声:“好险!……”

“沙漠之狐”更没想到距离如此之近,又是在展的情况下,仍能躲过自己专破内家真力的“追命神珠”!心中不由一懔!

但也不由更怒,叱道:“小兄弟,真有你的!竟能躲过老拙的‘追命神珠’!再来三颗尝尝!”

喝罢,抖手又打出三颖念珠,三声锐啸,震耳嗡鸣,成“三星在户”之势,一字形向展白胸前飞来!

展白第一次不知道这蒙古老人的念珠厉害,举掌去对,险些吃了大亏。这次知道了念珠可破内家真力,不再出掌,实施“无色无相身”法,虽然“沙漠之狐”这次三颗念珠一齐出手,每颗念珠之间间隔三尺,三颗念珠广罩一文范围,反而让展白轻易躲过!

突听一声娇叱道:“好个不要脸的蒙古鞑子!展哥哥不还手,你便打起来没完了。现在让你自己也尝‘追命神珠’的味道!”

接着,两声震耳尖啸,反向“沙漠之狐”射至!

“沙漠之狐”大惊失色,顾不得再去打展白,自己又知道招命神珠的厉害,赶紧用了一个“就地十八滚”的招式,直滚出一丈开外,才挺身站起,虽然躲过了两颗“追命神珠”,但已经闹了个灰头士脸!

众人一起注目,原来是婉儿打出了两颗“追命神珠!”

众人感到奇怪,不知婉儿手中,怎么也会有“追命神珠”?

事实上,婉儿手中的“追命神珠”,是在“沙漠之狐”当众表演“神珠归位”手法时,婉儿突发奇想,以“搜魂指”神功的“吸”字诀,暗地里吸到手中十数颗!

因“沙漠之狐”兴高彩烈,且万也想不到自己玩弄高强手法时,会有人在暗中捣鬼。众人也因为被“沙漠之狐”高强手法所吸引,注意力完全放在“沙漠之狐”手上那串笔直立着曲念珠上面,任谁也没有发觉婉儿在一旁做了手脚!

独有展白神目如电,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又见“沙漠之狐”手中少了念珠,仍不自知,还在那里洋洋得意地卖弄,不由得发出声嗤笑!

“沙漠之狐”羞恼成怒,拿“追命神珠”连环打向展白,展白不知“追命神珠”可破内家真力,一时之间无法还手,婉儿耽心展白安危,故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拿“沙漠之狐”的“追命神珠”,去打“沙漠之狐”!

始终默然站在一旁、形如僵尸的“葱岭之鹰”,不由怒从心上起,阴森森地吨道:“丫头,你找死!”

喝声中,一记“枯骨掌”猛向婉儿迎面拍出!

“葱岭之鹰”又名“葱鹰叟,他这“枯骨掌”厉害非凡,乃是运集“九阳魔火”,苦练了数十寒暑而成的。而且在练这种掌功时,在身前要生上极为旺盛的炉火,把双掌放在火苗下灸烤,一边运集本身“三味真火”与外火相抗,功成之日,双掌可变成焦黑,如果打在人的身上,可使人骨枯焦糊而死,故名“枯骨掌”端的厉害无比!

“魔鬼岛”恰巧有一座活火山,常年不断向外喷火,这种“地心火”不知又要比普通炉火热度高多少倍“葱岭之鹰”就在这火山口上,苦练了三十年,所以,他的“枯骨掌”已到了登峰造极地步,而且双掌已变成白骨,甚至连他本人也像僵尸差不多了!

只见他“枯骨掌”施出来之后,虽在星月光辉之厂,仍然泛起一片蒙蒙红光!

婉儿不知厉害,见“葱岭之鹰”一掌向她杀来,双掌一扬,一式“微风拂弱柳”,向来掌迎击!

双掌尚未出实,婉儿突感一阵极热的热风,迎面刮来,全身一颤,立感头烧慾裂,周身骨节里仿佛突然浇了一锅热醋,又酸又烧,奇痛无比!

婉儿暗道一声:“不好!……”

再想回身躲避,已经是力不从心,娇躯向下一软,人已昏了过去!

“葱岭之鹰”桀桀怪笑着,一只白骨磷磷的手掌,又加快了速度,向婉儿面门上按了下来!

眼看老魔头辣手摧花,这一掌下去,婉儿娇美如花的一张粉面,就要变成血糊一团……

“住手!”

突然一声暴喝,紧接着一股巨大掌风劲流,向着“葱岭之鹰”如山涌至!

“葱岭之鹰”心中一懔,猛然错掌,施展“僵尸跳”怪异身法,肩不摇,腿不弯,直挺挺地横跃一丈开外!

展白一掌逼退“葱岭之鹰”,见婉儿粉面火红,犹如血哭,娇躯摇摇慾倒,他不顾一切腾身探臂扶住了婉儿!展白的手方一扶到婉儿的身上,就如触到一个红火炭一般,热得烫手,不由大吃一惊,也顾不得婉儿在名份上如今已是他的小姨,立刻伸手连拍婉儿前心后心七大重穴,以保任婉儿的心脉,不致被魔火烧断……

雷大叔、慕容红、“凌风公子”、“端方公子”以及随“凌风划子”前来的长发披肩的老者“漠外神君”赫连英,都是最关心婉儿的人,一见婉儿负伤颇重,一齐赶过来!

雷大叔一见婉儿伤得不轻,立刻暴怒,“天佛掌”一记绝学,挟破空掌风,猛向“葱岭之鹰”砍去!

“葱岭之鹰”嘿嘿冷笑,“枯骨掌”运至十成,向雷大叔掌势迎来!

掌风未到,雷大叔先感热风扑面,心中一懔,知道对方掌风毒辣,不敢让掌风接实,身形电闪,飘出五尺!

“凌风公子”及慕容红双双扑上,亦为“沙漠之狐”奇热掌风逼退!

“端方公子”运出家传绝学“混元指”功,屈指猛点“葱岭之鹰”三阳大穴!

“葱岭之鹰”怪笑连连,“枯骨掌”施展开了,热流激荡,无人敢塑其锋!

“阴山之狼”见多人围攻“葱岭之鹰”大吼一声,以他“掌刃切木”的功夫,立掌如刀向“端方公子”肩上砍来!

这“阴山之狼”心计过人,他见“端方公子”自称是“穷家帮”掌门,便立了“擒贼先擒王”的打算;想先把“端方公子”拿下,不准使“穷家帮”就范!

但他一攻向“端方公子”,“穷家帮”的“风尘三丐”为首的丐帮长老,一齐出手向他攻来!

“太仓之鼠”、“沙漠之狐”先后出手,这边群雄也纷纷加入战团,刹时之间,混战威一片!

展白一手扶住婉儿的纤腰,一手按住婉儿前心“rǔ中穴”,运集《锁骨销魂天佛卷》绝学中疗伤大法,使真力不断从掌心涌出,源源输入婉儿体内,以为婉儿逼出深入内脏的热毒!

所以,对跟前的一场混战,他也无心一顾,只全神贯注在婉儿身上!

展白起初只是心急婉儿受伤,没有任何考虑抢上前来,一手抱住摇摇慾倒的婉儿,拍了婉儿身前身后七大重穴,然后一掌按住婉儿前心“rǔ中”穴上,以自己纯厚内力为婉儿躯热疗伤。

他望着婉儿醉人的容颜,想起自己穷途末路,身负二处刀伤,又兼重病例卧在松林路旁,被婉儿之母“慕容夫人”救回“豹突山庄”,卧病在床的情景。

他又想到:在天边染满了鲜艳晚霞的黄昏,三人在静空之中,互标家世,娓娓清淡,婉儿的娇憨天真,妙语如殊,青春少女无忧的笑声,给他尝尽人世炎凉的苦闷心灵,带来了多少安慰?……

他也想起,“凌风公子”要把自己丢出室外,她想尽方法为自己缓颊,“豹突山庄”血战之后,她冒着被父亲责骂,引自己脱离险地,以后自己离开济南,她匹马天涯来寻找自己,在“兴隆镇”,自己伤在“血掌火龙”掌下,她奋不顾身相救……一切的一切,笔难胜书,只使他感到“美人恩深深似海”!

“展哥……小侠!”

展白耳边突然响起莺声呖呖,把他从绮思遥想中惊醒,回头一看,原来是“江南第一美人”金彩凤,不知何时已来在他的身边,正用一双美目紧望着他和昏迷的婉儿。

未等展白答话,金彩凤又道:“婉儿姑娘的伤,不要紧吧?”

展白看出金彩凤眼光中似有一丝妒念,但婉儿伤重,使他不暇别想,只剑眉一皱道:“很严重……”

突然数声惨嗥,把展白的话打断,二人同时愕然惊视,只见场中已有数人倒卧血泊之中!

一原来“黑道四凶”武功高强,手段毒辣,群雄虽然人多,但却不是四凶的对手!

“穷家帮”弟子死伤惨重,“武当三道”有二道负伤,“点苍双剑”死去一剑,“法华南宗”、“七步追魂”阵亡,连少林罗汉堂首座“虎目尊者”都受了“葱岭之鹰”的“枯骨掌”!

眼见一干侠义道群雄死伤惨重,而“黑道四凶”犹如四个凶煞恶鬼,怪啸狂笑,招招杀手,展白心中又急又怒!

可是,他此时正以内力为婉儿疗伤,眼见婉儿鬓角鼻尖微微见汗,秀美的脸上痛苦之情已见减小,身上的热度也渐渐退去!

假如自己此时放手,可能会落个功败垂成!

但也不能眼看着一千侠义道群雄,引颈就戮,而自己不加招手啊!

同是救人,但救此必失彼!

这使展白大大地为难……

就在展白这犹豫难决之际,看见“太仓之鼠”以“缩筋魔功”接连向雷大叔攻出三大杀招!

就在雷大叙危险万状之间,“葱岭之鹰”一掌又劈翻了两名“穷家帮”弟子,嘿嘿阴笑着,举掌向雷大叔头顶“百会”重穴拍去……展白一见大急,把婉儿交给金彩凤,急道:“请你照顾她一下,用掌心接任她‘rǔ中’穴上,输以内力,为她驱出体内热毒……”

此时,雷大叔奋力劈出一掌、逼退“太仓之鼠”,身形接连转换了三个方位,仍然未躲出“葱岭之鹰”那“枯骨掌”一大杀招的威力范围!

“葱岭之鹰”僵尸似的身材,如影随形,跟定了雷大叔,待他那一掌飘忽拍至一个有利的部位,雷大叔已无法躲闪,他“枯骨掌”又加了几成力道,猛然压了下去!

一边口中发出如狼嗥似的桀桀怪笑……

展白赶救不及,贯足了内力,大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喊,因为是展白全身功力劫瞪说如平地响起一个焦雷!

只震得万木落叶,数丈之外的大厅,窗摇壁动,众人耳鼓更是如受铲击,嗡!嗡!轰鸣不已!

这一声大喊,有似佛家至高无上的掸功“狮子吼”不但“葱岭之鹰”住了手,即连所有之人都停了下来!

上前来,俊目如电,扫射了一眼惊视着他的众人,然后双脚叉开,巍然如山岳般地挺立当场,朗声说道:“四位自称‘黑道四凶’,果然心狠手辣,无端杀伤多人,如再不适可而止,说不得展白要给四位一点教训!”

展白此言一出,四凶例有三凶仰天发出一阵狂笑!

显然他们未把展白放进眼内!

“沙漠之狐”是阴笑,“太仓之鼠”是冷笑,“葱岭之鹰”是桀桀怪笑,三种不同的笑声,犹如一个三重奏,但俱都杀气逼人!

只有“阴山之狼”没笑,他一举手止住三凶的笑声,面向展白道:“小兄弟莫不就是一人力战‘海外三煞’的‘无情碧剑’展少侠?”

展白道:“区区不才,正是在下!”

“黑道四凶”同时一楞,在他们甫到中原时,即听“南海门”的人说,中原武林有绝顶高手,身背“无情碧剑”,名叫展白,曾一人力战“海外三煞”!

“黑道四凶”总以为“无情影剑”展白,一定是隐遁世外的前代高人,但没想到展白会如此年轻!

因此,展白第一次出面,一掌震退“太仓之鼠”,且自报姓名,他们四人都未曾注意到,眼前少中即是“南海门”认为克星的“无情碧剑”!

展白第二次出面,这一声大喝,显示出内力之雄厚,其他三凶尚未发觉,只觉眼前青年人内功不弱,但就凭展白这点子中纪,面向“黑道四凶”卖狂,以“黑道四凶”的武功及身份来说,实在忍不住嗤之以鼻。

可是,“阴山之狼”比较心细,展白两次报出名字,他陡然记起在“南海门”听到的传说,故而拦住三凶发笑,待他证实了眼前少年,果是“无情碧剑”展白时,心中不由微懔!

以他“掌刃切木”的功夫,运集了七成功力,掌刃如刀,“刷”的一声,向展白砍出一掌!

展白微微一晒“天佛降魔掌”运了六成,轻飘飘一掌向来势迎击!

“砰”的一声暴响,“阴山之狼”当场被震退五步!

展白却稳立如从纹丝不动,只那青衫下摆,拂拂摆了数下!

“葱岭之鹰”大喝一声,“枯骨掌”运至十成,双掌猛然向展白的胸前推去!

掌风狂啸,一片耀眼的红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