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57章 “南海龙女”露芳情

作者:古龙

展白玉面生威,英挺眉宇间一片杀机,功贯双掌,缓向“葱岭之鹰”及“太仓之鼠”逼近!

“葱岭之鹰”、“太仓之鼠”那么狂的黑道高手,竞被展白的气势所慑,吓得面目变色,双脚不由自主地随着展白逼近的脚步越超后退!展白剑眉一扬,双掌缓缓举起,狠狠地道:“今天你们一个也剔想全身而退!”

说着举掌慾劈…。’忽然——一阵震天豪笑响起!

豪笑声中,数条人影疾如飞矢而至!

来人身法太快,众人跟前一花,场中已多了五个人,当先两人,一个是白衣银扇儒生公子,一个是羽衣霓裳貌如天仙似的盛装丽人。随后三人,一个长髯过腹的葛衣老者,一个鸡皮坞面的白发婆婆,另外一个则是中年矮胖的和尚!

这五人一露面,在场之人心中无不一懔,原来正是“南海少君”“龙神太子”、“南海龙女”龙珠儿,以及“海外三煞”!

“龙神太子”“南海少君”银扇一抖,白衣飘飘,爽朗一笑,向展白道:“敢莫是展兄又要在江湖上插一脚了吗!”

长髯老人仇如海掀须豪笑道:“小哥儿,咱们的赌约是否已成为过去?”

武林人物,讲究一言九鼎,尤其以展白的耿直个性来说,自己的诺言更是无法不予遵守。如今被二人拿话一敲,不由俊脸泛红,讷讷地道:“本人说出口的话,向来算数。只是这四位事前已声明不是江湖人物,而且其心狠手辣到了令人……”

“南海龙女”美目流盼,瞥了展白一眼,道:“看外表展公子像个老实人,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会说笑话,他四人不是江湖人物,怎么会武功?分明是出尔反尔,说了话不算数,中原武林的脸,恐怕被你一人丢尽了!……”

这一段话,可说是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展白实在忍无可忍,不由嗔目叱道:“住口!我要不看你是个女流之辈,我就要……”

说到此处,展白突然想到自己一言出口,不问江湖是非,方才与“黑道四凶”一战,已落了把柄,如今岂能再自己打自己嘴巴,和人家动手?因此话到chún边,又临时收口。

婉儿伤后虚弱,尚未复原,见展哥哥臂上鲜血淋淋,竞微移莲步,袅袅婷婷地走至展白身边,玉手扶住展白问道:“展哥哥!

你的伤,不要紧吧?”

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展白心头流过一股暖流,婉儿的关切,使他大为感动,但当着这么多人,他不便表现出来,只谈谈一笑道,“婉妹,你放心!这点伤不算什么!”

婉儿此时已看过展白的伤臂,心中不由又惊又喜,因为短短的时间,也未见展白调息,那臂上的伤处不但止血生肌,而且好像已复原了,只在臂上留下手指长的一个疤痕!

婉儿不知展白服食过千年灵葯“紫檀花”,只以为展哥哥功力深厚至此,实不亚于金刚不坏之躯,不由喜极而呼道:“展哥哥,伤处已好了嘛!”

婉儿喜极忘形,双手抱着展白臂膀,一阵摇撼,她伤后虚弱苍白的粉脸,竟也隐泛起一层红润,眉眼盈盈,透出她心底是多么高兴!

慕容红在名份上已是展白的未婚妻,看到妹妹对展白如此亲热,心中顿然醒悟:婉儿听到自己与展白订婚的消息,悄然出走的原因,回想以前种种,才知道他们早已相爱,至此,她心中倒没有妒意,只奇怪这么重要的事,自己以前怎么没留心,竟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金彩凤却有点惋惜的感觉,她心中关怀展白伤势,早就想上前去问候,可是闺阁的教养,使她矜持住了,现在见婉儿做了自己想做而未敢做的事,且得到展白感激,她暗暗后悔自己缺少勇樊素鸾比较含蓄,见婉几对展白一往情深,心想自己把心情深隐不露,也许是做对了……

“端方公子”醋火中烧……

“凌风公子”瞪大了眼睛,他姐姐已嫁给展白,这妹妹又是怎么回事?……

“南海龙女”却突地冷笑一声,道:“不要脸!”

婉儿粉脸煞白,回头怒视着“南海龙女”,娇吨道:“你骂哪一个?”

“南海龙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表现得这么量窄,以她的身份来讲,是不应该这么没有风度的。但既是已骂出口来了,便不能再收回,被婉儿厉声一问,不由暴怒,也厉声道:“我骂谁难道你心里还不明白吗?”

婉儿怒极,出手一招“搜魂指”,疾向“南海龙女”“心俞”重穴点去!

可是她伤后未复原,指法虽凌厉,但劲力不足,被“南海龙女”掌拂退七大步!

“南海龙女”冷笑一声,狠狠地道:“不知死活的丫头,我看你是活够了!”说罢纤掌举起,蓄力慾发……

“慢着!”

展白横跨一步,挡住“南海龙女”,道:“婉儿姑娘负伤未愈,你怎可……”

“南海龙女”掌力未收,美目凝注展白,道:“你是否又想插上一手?”

展白道:“你不用处处以此要挟在下,要知道不打负伤之人,也是武林传统,这规矩你懂不懂?”

“南海龙女”粉面一红。“南海少君”“龙神太子”一摇银扇,上前三步,向展白道:“阁下没有资格过问江湖是非,现在请你退后!”

展白还以为他要伤害婉儿,别的事情他可以不管,唯独此事,他不能撤手不管,闻之道:“不知尊驾此话指何而说?”

“龙神太子”微微一笑,却不理展白,转向群雄道:“本派入主中原,原是想统一天下武林,以免门户之见,争端时起,幸蒙武林人士不弃,纷纷加盟本派,共谋胜举,使本派日益光大,眼看‘天下一家’大功告成,没想到还有某些野心不死的人物,时时想破坏本派义举,现在本派订九九重阳,在篙山少林寺旧址召开‘英雄大会’,凡是不服本派的都可与会,届时以武会友,不论何门何派,确实有比本源武功高强的,本派从此退出中原!”

他说至此,微微一顿,见群雄都大睁着双眼,注意地听着他的话,他得意地一笑,又接下去道:“如果本源武功确能胜过各门各派,那么没有什么说的,从今以后中原武林唯‘南海门’为尊,再有不服派令者,可不要说本派手段毒辣赶尽杀绝!”

他这话越说越激昂,到最后已是声色惧厉!

群雄纷纷吃惊,南海门”君临天下武林,可能已有了十成把握,若不然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公开向天下武林叫阵!

假如,中原武林真要被“南海门”一举征服,今后武林人物的命运真是不堪设想!

尤其少林派出身的“神拳打井”武震飞,及少林寺罗汉堂首座“虎目尊者”,更是吃惊!

“龙神太子”声言九丸重阳在篙山少林寺召开英雄大会,莫非少林寺已为“南海门”占据不成?

不然的话,少林寺自有主持人,寺内召开不召开英雄大会,自有主持作主,岂能任外人越沮代庙?……

不管群雄吃惊,“龙神太子”脸上阴森表情一收,焕然一笑道:“天下武林,凡自认是英雄人物者,均可与会。”

说着又转向展白,道:“唯独阁下没有资格参加!”

说完仰天一阵大笑,笑罢对“南海三煞”及“黑道四凶”道:

“咱们走!”

“走”字出口,人已当先向院墙外掠去,随后“葱岭之鹰”及“太仓之鼠”分别将受伤的“沙漠之狐”及“阴山之狼”抱起,随着“海外三煞”如飞而去!

“南海龙女”临走,向展白瞥了一眼,那眼包含着“恨”与“爱?

交织的情绪,展白心头一震,目前他情孽纠缠,无法自处,最怕看到女人用这种眼光看他,见“南海龙女”也用这种眼光看他,不由打了个冷战,赶紧低下头去……

直到“南海少君”“龙神太子”率众走了很久,被吓怔的群雄才发出一阵嗡嗡声!群雄纷纷议论,各找对象抒发己见,以致人声嘈杂,广大院落,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纷纷发言。茹老镖头与雷大叔及“太白双逸”在一起,茹老镖头望了望长眉深锁的雷大叔,忍不住问道:“看来这‘南海门’己成了气候,竟当众向天下武林挑战了!”

“太白双逸”齐声附和道:“不简单!今后中原武林,恐怕又要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雷大叔深锁双眉,频频摇头,忧形于色道:“值得忧虑!不怕‘南海门’势力浩大,怕的是中原武林各门各派成见太深,不能推诚合炸,难免被各个击破……”

在旁边的“酒丐”方粥,举起铁葫芦,仰脖子灌了一口酒,用手一抹嘴上酒渍,道:“雷疯子大有见地!常言道团结才能发生力量,那咱们在场之人,今天就来个‘歃血为盟’,共同对抗‘南海门’,雷疯子意下如何?”

雷大叔黯然一笑,未置可否。因为雷大些人物,决不是“南海门”之敌,况且“武林四公子”各存异志,都有领袖群伦的野心,却都没有领袖群伦以抵抗“南海门”的能力。

可是他不好意思当面说出,只有一笑置之。

“疯丐”褚良也过来,插口道:“总之,我们中原武林要与‘南海门’一拼,决不能甘心俯首称臣!”

“活死人”死眉塌眼地道:“老叫化壮志可嘉,可是不想一想,眼前自命不凡的英雄人物,除了展兄弟一人,有谁是‘三煞’、‘四凶’的对手?何况还不知‘南海门’有多少成名高手尚未露面?”

雷大叔望了望展白,脸上忧色更重,但仍末发言。

“安乐公子”突然大步走了过来,道:“展兄武功进境之速,实有‘士别三日,令人刮目相看’之感。就凭展兄一人便可独战‘三煞’、‘四凶’,那么我们这般人,就是再不济,抵挡其二三流脚色,总不成问题了吧?”

展白一拱手道:“承蒙云铮兄谬奖,在下实不敢当。况且,在下与人有约,从此不再过问江湖是非,最好是不要把在下算在其内!”

“祥麟公子”也走了过来道:“展兄大可不必为空言约束,何况临阵还可再向‘三煞’挑战,以雪当日一掌之辱……”

展白颇为不悦地道:“金兄此话不知是恭维在下?还是挖苦在下?展白虽是武学未进,但大丈夫一言既出,四马难追,在下亲口答应人家的话,岂能说了不算数?”

见展白着恼,“祥麟公子”脸孔微微一红,忙道:“请展兄不要误会,祥麟只为大局设想而已!”

“死活人”突地一拍手,道:“有了!”

他这一声,喊得声音很大,好像有什么重大发现似的,众人一齐诧异地转脸望着他。只见他用手在脸上一抹,摘下一个人皮面罩来,众人再一看,只见他面自微须,像貌清奇,哪里再是那种死目塌眼的死人像?

众人齐皆一愕,想不到“太自双逸”是戴了人皮面具,尤其茹老镖头、慕容红及展白等人,与“太白双逸”相聚甚久,竟也没有看出来!

“死活人”不管别人瞧着他发愕,喜悠悠地向展白道:“小恩公戴上这人皮面具,再不会有人认出,便可堂堂皇皇地参加九九重阳英雄大会,到时候给‘南海门’一个大大的打击……”

展白却不用手去接那人皮面具,只淡谈地道:“就算别人认不出来,展白也不能违心做事!”

他这话斩钉断铁,毫无转圆余地,众人不禁尽皆默然!

雷大叔在一旁点头,赞叹道:“当真是跟他死去的父亲,一个样的脾气……”

樊素鸾在一旁冷冷地说道:“不知通达应变,实是迂腐得不近人情!”

展白周身一颤!这话对他刺激不小,“豹突山庄”水牢之中订交,他心中把樊素鸾当一个知己朋友看待,如今樊素鸾竞也说他做得不对,他只觉自己凭良心做事,诚实无欺,不欺人也不欺己,这误解使他心中发痛,不由颤声道:“樊素兄……樊姑娘!展白凭天良做事,不知有何不对?”

樊素鸾现下仍是男装,展白口急不知怎样称呼她才好,说完之后,一双大眼睛直直瞪着樊素鸾的粉面,似是等着她给一个满意的答复!

樊素鸾玉面泛红,因展白的称呼使她在人前有尴尬的感觉。

但她素以男儿作风,减少她忸怩之态,闻言爽朗一笑,道:“现在数你武功最高,也唯有你可抵挡‘南海门’的高手,挽救中原武林的一大浩劫,唯有你方能胜任,这乃是空前义举,你有力为之却不为,而甘愿受空言约束,岂不是迂腐不近人情?”

这话义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章 “南海龙女”露芳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