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60章 群雄夺宝

作者:古龙

激战的人影倏然分开,一人捧着腕子,惨呼后退,直踉跄退出个数步去!

再一看受伤后退的不是慕容红,而是“赤发灵猴”常去恶!

慕容红娇喘无力,粉脸煞白!

但脸上却抹过一片欣喜之色!

原来此时场中已多了一人!来人丰神如玉,态度从容,一个十足的美男子,年纪甚轻,但眉宇间英气迫人,伊然有一代宗师的风度,望着“赤发灵猴”的狼狈像,嘴角上接着一抹淡淡嘲笑!

正是隐身树后的展白,见慕容红势危,适时出面抢救,只一掌便把狂傲不可一世的“赤发灵猴”震出了二丈开外!

婉儿一见展白出现,心中一喜,接连两掌把“鬼谷隐叟”逼迟,娇躯一晃扑向展白,同时口中急呼道:“白哥哥……”

她积压在心底的热情一下子爆发出来,但叫了一声白哥哥,突想起答应姐姐共嫁展白的事,不能当着人说出,不由娇届羞红,千言万语,一时倒说不出话来!

但从她那激动的神情,以及因为内心欣喜而在眼中放射出来的光辉,亦可知道她心中是多么高兴了。

展白还给她一个会心的微笑,然后对“鬼谷二奇”道:“二位有事找在下,为什么不直接来找,却向两个女孩子狠下辣手,难道这也是英雄行径吗?”

“赤发灵猴”正在运功疗伤,无法答话。“鬼谷隐叟”翻了个白眼,道:“姓展的!‘亡魂谷’让你死里逃生,今夜相遇,说不得要你的死命!”

展白淡淡一笑,道:“‘亡魂谷’展白也没有输给二位,这次二位想要展白的命,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鬼谷隐叟”偷眼望了望师兄,见“赤发灵猴”仍在闭目跌坐,运功疗伤。他心中明白,就凭自己一人不一定是展白的对手,但嘴中不甘示弱,阴森一阵冷笑,道:“如果你小子把那本天下第一奇书《锁骨销魂天佛卷》给交出来,老夫便可放过那段过节,甚至杀死老夫爱徒‘三寸丁’那件事,也从此不提了!”

展白道:“尊驾放弃前仇,这份宽大心胸,展白感激不尽。但想要在下交出《锁骨销魂天佛眷》,二位可是来晚了一步!”

“鬼谷隐叟”冷冷地道:“这样说,你小子还是不想把书交出来?”

展白道:“信不信由你,在下实在是当着天下群雄之面,把那本书撕毁了!”

“赤发灵猴”已运功完毕,晃晃悠悠走上前来,恶狠狠地道:

“这点鬼计谋,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老人家。现在老哥俩只问一句,你是交?还是不交?”

气势汹汹,咄咄逼人!

“鬼谷隐叟”见师兄伤好,胆气为之一壮,也跨前两步,蓄满周身功力,同时嘴中喝道:“莫非一定要等我两位老人家动手吗!”

展白见他二人蛮不讲理的凶狠之态,心中一气,道:“别说这本秘录已毁,就是还在,展白也不会把它交给欺师灭祖之人!……”

这句话可以说是挖了二人的疮疤,二人同时暴喝了一声:

“小子找死!”

暴喝声中,一个“黑煞手”,一个“阴风掌”,两种不同的力道,同时向展白攻到!

展白以“千幻飘香步”法,略一回旋,即已脱出二人招式之外,但并未出手还击,冷冷笑道:“真的要动手,展白不见得惧怕二位,还是那句老话,展白退出江湖,不愿再与二位结梁子!”

二人同时暴怒,大奇“赤发灵猴”叱道:“谁管你退出江湖不退出江湖!”

二奇“鬼谷隐叟”也叱道:“不交出《锁骨销魂天佛卷》便水与你没完!”

说着“阴风掌”、“黑煞手”又同时攻到!

展白旋身闪开,只不还手,“江南二奇”倏忽之间,同时抢攻了五六招!

招招都是致命杀招!

在这两大高手全终末还手,这份身法的轻灵曼妙,确旷古末闻,但也被“江南二奇”逼退了十数步出去!

展白已被迫得非要出手自卫不可了,婉儿与慕容红也同时赶上前来,准备随时接应展白……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豪笑,一声厉吼,交杂了一声令人毛发竖立的惨嗥!

几人同时一愕,连“江南二奇”也禁不住同时住手,掠退一丈开外,转脸向发出声响之处望去……

因这些声音,显示出恐怖,似乎有什么重大的祸害,就要发生在眼前似的!

就在众人一愕之间,一条黑影疾射而来!

黑影飞射疾掠,脚不沾地,人未至先发声叫道:“展哥……小侠!有人找你!”

展白已听出来人是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金彩凤,但他听出金彩凤语调中充满了惊骇,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祸事,当即一摆,答道:“什么人找我?使得姑娘这样惊惶?”

金彩凤俊美无比的脸上一片惊容,娇喘吁吁,道:“九大门派,还有……其他很多人,以及‘南海门’的许多高手,都要找展小侠!”

展白一楞,道:“这么多人,都是找我的吗?”

金彩凤咽了口口水,连连点头,又道:“他们似乎是约集齐了来找展小侠,雷大叙说展小侠不在,他们不情,要挨屋搜查,‘穷家帮’的人出面拦阻,他们已出手伤了人,而且声言不寻出展小侠,要把在场所有之人,一一杀死!……”

金彩凤一口气说到这里,展白已急道:“有这等事,我去看看!”

说罢飞身向来路掠回!

“江南二奇”陡喝一声:“哪里走!”

喝声中随后追去!

婉儿、慕容红、金彩凤也先后脚紧跟着追上!

尚距离院墙有十数丈之远,展白迫不及待,一式“直上青云”,飞身跃起,半空中双臂一抖,中间末借任何垫脚之力,已跃上了高墙!

放眼向院中一看,广大院落里足有二、三百人混战在一起。掌风指影,刀剑光寒,不时传出受伤之人的闷哼惨嗥!

地下已倒有十数具断头残胶的尸体!

战况十分惨烈!

展白陡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大喝,声如雷震,院落中混战之人,同时收招停身,跃步退出圈外!

噗!噗!噗!……先后六条人影纵落院中!

当先俊美少年,风度高雅,玉面生成,正是展白!

后边跟着的是“江南二奇”、婉儿、慕容红及金彩凤。

展白俊目一扫地下的横尸,心中一阵激越。昂声道:“何方高人寻找在下?为什么一言不合即开这么大的杀劫,难道这值得么?”

一声宏亮佛号,人群中走出一位身躯高大、着灰色架裟、白发白眉,但面色红润的老僧。

高大老僧向展白单掌问讯,道:“小施主想必就是当年侠名满四海‘霹雳剑’展云天展大侠的后人了?”

展白点头称是。

高大老僧又道:“老袖乃当今少林寺拿门万丈‘智海’,现在借重九大掌门的面子,想向展小侠讨要一件东西,不知展小侠肯赏脸否?”

少林掌门“智海”话末说完,峨嵋、崆峒、武当、昆仑、点苍、华山、长白、法华八大掌门人,同时跨前两步,在“智海”身后一字并肩排望定展白!

展白见这少林掌门话中含意,满是强索硬讨口吻,又见八大掌门虎视耽既的情形,显然有点仗势欺人的味道,暗忖:“怨不得掌武林牛耳达数百年的九大门派,会忽然消沉不振,凭这些掌门人的嘴脸,很难成就大事……”

因为九大掌门言谈举止威胁性甚大,引起展白不快,当下瞥了九大掌门一眼,冷冷笑道:“有什么需求,大师请说就是!只要不违背武林正义,展白能力所及,一定照办!”

展白这话说得义正词严,不卑不亢,不少人心中暗暗钦佩:

“凭这点子年纪,当着九大门派掌门,不谈武功,光是这份谈吐和风度,便令人心折……”

但展白话中之意,对少林掌门无礼的言词,也隐含讽刺味温。

“智海”身为少林掌门,当然不会听不出来,但因为此举关系重大,仅老脸一红,仍继续言道:“其实老钠也不会有什么额外的苛求,只希望小侠把那本《锁骨销魂天佛卷》,交回老钠,老袖连同八大掌门转脸就走,绝不多说半句废话!”

展白淡淡一笑道:“假如那本秘录还在本人身上,就凭掌门人一句话,展白即当双手奉上。可是,大师来晚了一步,那本秘录在数日之前,即已当众撕毁,此来恐怕要使九大掌门之尊空跑—趟了!”

展白实话实说,推卸少林掌门“智海禅师”脸色不变,仍向展白道:“老衲不妨实话实说,那本秘录,乃是本寺前代掌门‘苦水大师’会同武当前代掌门‘铁心道长’,对二百余年之前一代奇人‘只眼朗君’加了一次授手之恩,‘只眼郎君’为感恩图报,将耗尽终生心血所著的一本《锁骨销魂天佛卷》赠与本寺‘苦水大师’及武当‘铁心道长’,因为这本秘录于武林关系甚大,两位前代掌门商议的结果,将这本秘录交与本寺保管,本寺历代掌门均将这本秘录珍藏于本寺‘藏经楼’佛龛中,如今,江湖轰传本秘录在小施主手中,老钠一查藏经楼的藏珍,果然这本秘录失踪!”

“智海禅师”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似是惋惜寺中历代镇寺之宝的失窃,竟是轮在他担任掌门之任时发生。

众人也为这从未听说过的二百余年中的秘闻,听得入了神,都大睁双眼,望着少林掌门说下去。

“智海禅师”继续道:“老衲虽然从未与小施主会过面,但从门下弟子之报告,及闻听江湖传言,知一代大侠‘霹雷剑’展云天之子,而且光明磊落大义凛然,丝毫不会是潜入本寺偷窃秘录之人,想是小施主从别人手中辗转得到,老衲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