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62章 空前一战

作者:古龙

原来白发婆婆用“搜魂指”伤了“赤发灵猴”,未等“鬼谷隐叟”出手,“海外三煞”之中的“佛印法师”一掌敲在“鬼谷隐叟”的后心上,把“鬼谷隐叟”打出二丈开外!

“南海门”的人,连伤两大高手,仍然排成一线,若无其事地缓缓逼近展白!

“南海龙女”纤指漫空一抡,指着九大掌门,道:“你们也闪开!”

被“南海门”气势所慑,九大掌门噤若寒蝉,各自退后数步!

“龙神太子”银扇一抖,指着展白慢条斯理地道:“请阁下把《锁骨销魂天佛卷》交出来吧!”

语调虽是不疾不徐,但口气却是强硬无比,毫无转园余地!

展白微微一笑,道:“尊驾有什么资格,可以大言不惭,叫在下把《锁督销魂天佛卷》交给你?”

“南海龙女”美中含煞的明眸,狠狠地盯了展白一眼!

“南海龙女”一双美目仍然望着展白,莺声沥沥地道:“难道你不知道那本《锁骨销魂天佛卷》,应该是属于‘南海门’之物吗?”

此言一出,展白心中一震,群雄也无不一愕!

众人心中诧异:《锁骨销魂天佛卷》又怎会牵扯到“南海门”头上去?

展白不禁又抬起头来,苦笑一声,道:“姑娘,说笑话了!《锁骨销魂天佛卷》又怎会是你们‘南海门’的……”

但他话到一半,见“南海龙女”情焰熔熔的眼光一直盯着他,似乎眼光中有两支利箭,直要射进他的心窝,吓得他一哆嗦,赶紧又低下头去。

见展白受窘的样子,“南海龙女”盈盈一笑,道:“你看过《锁骨销魂天佛卷》上的绘像吧!”

展白脸一红,道:“看过!”

“你可知道那绘像是谁?”

“天仙魔女!”

“‘天仙魔女’是谁?”

展白一愕:‘天仙魔女’就是‘天仙魔女’,怎么还会问‘天仙魔女’是谁?”

“南海龙女”见展白愕然的傻像,不由莞尔一笑道:“实话告诉你吧!‘天仙魔女’乃是我‘南海门’的师祖!《锁骨销魂天佛卷》上绘的都是我‘南海门’师祖的遗像,岂容落人别人之手?”

展白嗤之以鼻,笑道:“在下从未听说道,‘天仙魔女’什么时候成了贵派的师祖!”

“南海门”众人同时脸色一变,脸露凶光,几慾同时愤然出手……

“南海龙女”做了个手势,阻止住门下众人,神情颇为不悦地对展白道:“我师父是‘鬼面娇娃’‘鬼面娇娃’乃‘天仙魔女’之徒,‘天仙魔女’不是我师祖是谁?难道师祖还有冒认的吗?如果把《锁骨销魂天佛卷》乖乖地交出来便罢,否则,哼!将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南海龙女”此言一出,天下群雄莫不吃惊,至此,大家才明白,“南海门”原是源出“天仙魔女”门下!

但展白却是天生服软不服硬的个性,“南海龙女”这极具威胁性的几句话一出口,展白剑眉一耸,冷笑一声道:“我再说一遍,众位来晚了一步!”

“龙神太子”接口道:“六月里贴门神,我们‘南海门’做事向来不会晚的!”

展白道:“数日之前,在下已当着群雄之面,把《锁骨销魂天佛卷》撕毁,就是尊驾再能言善道,也看不见此天下第一奇书了!”

“龙神太子”银扇轻摇,漫不经心地道:“阁下说此话,请问一问在场之人有谁会相信?”

展白抡目望了望四周虎视耽耽的群雄,事实上,众人脸上的神色,似乎无一人相信自己之言。不由暗叹了一声,道:“不相信也是枉然,在下实在是把此书撕毁了!”

“南海龙女”微微一笑,道:“我看展小侠还是把它交出来的好!”

展白一再表明,无奈别人不信,他已被逼发火,当下怒道:“

“别说《锁骨销魂天佛卷》已经没有了,就是还在,展白出不会把它交给杀戮中原武林人士的海外门派手里!”

“龙神太子”面色一沉,杀机甚浓地道:“这样说来,我们是非要出手不可了!”

说着银扇向后一招,“三煞”、“四凶”齐上前跨了一步,蓄势慾发!

展白横扫了“南海门”七大高手一眼,道:“莫非尊驾忘了贵派与在下之约吗?”

“龙神太子”面色阴森,嘿嘿冷笑道:“若是怕了,就趁早把秘录献出来!”

展白剑眉一立,道:“展白生平不知什么叫‘怕’字,只是恪守信义,不愿再与武林人士动武!”

白发婆婆桀桀一阵怪笑,道:“没关系!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可以把约言收回!”

“佛印法师”也阴恻恻地笑道:“小哥哥,上次输得也许不大心服,何妨重新比划一次!”“葱岭之鹰”冷冷地又加上了一句:这次决不再叫你活着离开此地!”

展白剑眉轩动,内心激动不已!……

“太白双逸”认为这是展白洗雪前耻的良机,同时掠身上前,向展白道:“小恩公,接受他们的挑战!”

展白也急慾打破誓言的约束,闻言点了点头,面向“三煞”说道:“既然请位一再相逼,展白愿意舍命相陪!但不知是不是还是由你们三位一齐出手?”

长髯老人竖了竖大拇指,赞道:“小哥儿,当真是豪气干云!……

“龙神太子”面露杀机,沉声赐道:“《锁骨销魂天佛卷》‘南海门’誓在必得,本太子以代理教主身份下令,‘三煞’、‘四凶’一齐上阵!”

“龙神太子”此言一出,关心展白的人心中暗暗发生凉意!

“龙神太子”狡诈多端,在场群继暗为展白捏了一把冷汗,显然这是一个圈套,要使展白上当。谁知展白傲然一笑道:“展白有机会能领教一番‘南海门’七大高手的绝招,实在荣幸之至!”

展白此言一出,长髯老人竖起的大拇指没有放下,连声赞道:“好!老夫尊你为武林第一人!”

“龙神太子”颇为不悦地一甩袍袖,冷冷地道:“仇公公!不要长敌人志气!你们七位上阵吧!无论如何要把这狂妄的小子,毙在掌下!”

“南海龙女”看出哥哥的杀气甚重,当着门下,不好意思出言反对,但望着跨步上前的门下七大高手加上了一句道:“只要《锁骨销魂天佛卷》到手!”

不知“三煞”、“四凶”有没有体会“南海龙女”话中之意,但见一个个杀气腾腾欺身来,各自圈臂立掌,亮开本门架式,长髯老人领先发言道:“今日是空前绝后的一战,请小哥儿发招吧!”

“慢着!”

屉白尚未答言,婉儿急掠上前,以万种柔情的眼光看了展白一眼,道:“白哥哥!小妹愿助白哥哥一臂之力!”

展白感动地望了婉几一眼,道:“婉妹,你不要管!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展白说罢,提掌当胸,蓄势以待!

慕容红亦飞身上前,道:“这些人不要脸,倚多为胜!我愿与展哥哥同生共死,抵抗他们一阵。”

慕容姐妹挺身而出,展白心中大受感动,但以他的个性来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深爱自己的两个少女,在此危险场合,帮自己出面的。

因此,展白苦笑了一下,道:“红妹,你也不要出面,就让我一个人应付好了!”

金彩凤站立一边,心中暗暗怨恨自己胆量不够,见慕容姊妹能当众表示出深情浓意,自己也在爱着展白,为什么不敢挺身而出呢?也许她是顾虑自己的门阀和地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她心中犹豫,见展白拒绝了慕容红姐妹,她救更没有勇气上前了……

樊素鸾也亟有挺身上前的冲动,但她却忍隐了下来,暗想:

爱他的女孩子太多了,自己何必再插上一脚……

“太白双逸”、茹老镖头,都是江湖上硬铮铮的汉子,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虽明知武功不是“三煞”、“四凶”的对手,此时,却一齐走上前,与展白并肩而站,同时说道:“我们都愿助展小侠一臂之力!”

只有雷大叔站立原地末动,因为他知道展白的性子,既经决定的事,别人绝无法使他改变!

“三煞”、“四凶”同时嘿嘿冷笑,道:“多多益善,黄泉路上绝对不在乎多添几个新鬼!”

展白衡量眼前情势,深知己方数人与“三煞”、“四凶”相比,武功实在差得太远,人多了不坦白白送死,说不定还会碍手碍脚,妨害自己尽量施展所学,于是,傲然一笑,道:“不用在嘴皮子上卖狂!展白说是一人,就是一人,看看你们‘三煞’、‘四凶’,究竟有多少高深的艺业!”

说着又转头对“太白双逸”及茹老镖头道:“几位前辈的好意,展白心领,但展白既已决定之事,绝不更改,暂请几位前辈退下!”

“太白双逸”、茹老镖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黯然退后数步……

长髯老人又把大拇指竖了起来,连赞道:“英雄!豪杰!好汉!……”

展白圈臂立掌,功贯四梢,道:“请出招吧!”

白发婆婆性如烈火,双方罗嗦了半天,心中早已不耐,闻展白道请,再不发话,“搜魂指”神功运至十成,指出破风“吃”的一声,点向展白“三阳”重穴!

招出,才干嚎了一声:祖奶奶先打第一招!”

展白上身微晃,掌打白发婆婆右腕“关元”!

这避招打招,快逾电光石火!

白发婆婆估不到展白武功又有进境,自己招未出满,展白招已打至,她骇然而惊,急忙收招后退!

只听掌风被空“太仓之鼠”向展白脑后劈出一掌!

展白挫步回身,连看也不看“刷”的一掌,劈向“太仓之鼠”左臂!

仍是见招打招,快如闪电!

“太仓之鼠”惊呼暴退!

左边“佛印法师”的双撞掌,右边“葱岭之鹰”的九阳魔火功,同时袭至!

展白“巧打连环”,左掌右腿,同时把“佛印法师”及“葱岭之鹰”逼退!

但前、后双方的“沙漠之狐”、“阴山之狼”,各施煞手,又夹攻而到!

同时,斜刺里“长髯老人”运起“大手印”绝世掌功,如泰山压顶一般,向展白当顶盖下!

展白前、后、左、右受敌,当顶又有力逾万斤的掌力压下,连腾身回避都不可能!

这“南海门”七大绝世高手,各出一招,即已震惊所有在场之人!

好个展白,只见他在密如狂风暴雨的攻势之下,盘打横扫,逼退前后腹背之敌,一招“迅风疾雷”“轰”的一声暴响,与长髯老人硬对了一掌!

长短老人那么高强的武功,被展白一掌震得上身连晃!瞪!

瞪!后退了两步!

长髯老人长留根根直立,狂笑道:“好雄厚的掌力!小哥儿武功又大有进境了!”

说罢,第二次猛扑急上!

展白施展开“无色无相身法”脚踏“千幻飘香步”,身形之快,当真是电转星飞,手上是“天佛降魔掌”与“风雷八掌”交互运用,只见他身形如幻,掌力如飙,手、眼、身、法、步,几乎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与“南海门”七大顶尖高手,战在一起!

“南海门”七大顶尖高手,“海外三煞”,“黑道四凶”,推出其中任何一位,均可震惊江湖,如今七人合手,战一个少年展白,更是个个拼命,均以本身苦练数十中的绝艺相拼!

看得众人暗暗吃惊,心生骇意!

白衣银扇的“龙神太子”已失去往常轻松潇洒之态,双手紧握住银扇,两只眼睛一脚不瞬地注视着场中的打斗!

貌如天仙的“南海龙女”,双目放光,粉脸上忽喜忽忧,显示着她内心情绪的矛盾和变化……

雷大叙怪目厉睁,满头乱发如蓬……

“太白双逸”、茹老镖头都紧张得瞪大了眼睛……慕容红、婉儿紧张得粉脸煞白……

金彩凤、樊素弯表面上看来平静,但只要仔细注意她俩紧握着的双手,及酥胸急骤地呼吸起伏着,便知她俩也是紧张万分,表面的平静,不过是极力矜持着装出来的!

在“海外三煞”之中,虽以长髯老人心胸比较谦和,但长髯老人素常以武功天下第一自许,一生未遇敌手,如今一旦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又激起了他的争胜之心,早把那谦和之心与敬佩展白之念丢在九霄云外,“大手印”掌功运至十成,车轮大的巨灵大掌,掌掌扑向展白的要害。

无奈,展白因服食千年圣葯“紫檀花”,积于内腹的淤血被长髯老人震开,吐出之后,腑内真气流转,内力源源而生,掌力大得出奇,长髯老人每与展白硬对一掌,“轰”然暴响声中,便被展白震得五内生慌!

长髯老人怒啸如雷,但再怒也没有用,因此时他的掌力已没有展白的掌力雄厚!

雷大叔、“太白双逸”、茹老镖头以及慕容红与婉儿,却渐渐安心下来,因展白力战“南海门”七大高手,显然已占了上风!

九大门派掌门、武林四公子,以及天下群雄总算开了眼界,有谁能想像武林中会产生像展白这样一位后起之秀!

一人力敌“南海门”七大绝世高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龙伸太子”心中却在打鼓!

他满以为展白就算武功高强,能够力战“三煞”,独战“四凶”,要让“三煞”、“四凶”合力出手,必会打败展白,很快把《锁骨销魂天佛卷》抢夺到手!

谁知合“三煞”、“四凶”之力,仍然战不过一个展白!他渐渐体会到事态的严重性!

他深恐自己率领“南海门”,倾巢侵犯中原,刚刚建立起来的霸业,将要断送在展白一人手中!

这一战关系太大,他心中的惊恐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但这也更增强了他的杀机!

他俊美的脸上阴晴不定,手握银扇,眼珠左转右转,显然也是盘算如何一举击毙展白之策!

突然——“龙神太子”清吟一声,朗朗念道:“万绿丛中一点红!”

激斗正烈,“龙神太子”忽然吟起诗来,众人不觉一愕……

但就在众人一悟之间,只见激斗中人影交错游走,“太仓之鼠”忽然“吱”的一声尖哨,腾身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弧,双掌猛向展白胸前撞去!

展白不知“太仓之鼠”为何忽然用出同归于尽的打法,尤其另外六大高手招式更使他无法闪避,只有运足内力一掌迎着飞扑来的“太仓之鼠”劈去!

“轰”的一声暴响,“太仓之鼠”半空中被展白掌力震飞二丈开外!

接着“吭”的一声厉啸,“阴山之狼”用“太仓之鼠”同样的身法和招式,腾空向展白撞来!

展白一掌再把“阴山之狼”打出圈外!紧跟着又是一声怒吼,“沙漠之狐”扑空又到!

话勿絮叼,“四凶”、“三煞”轮流向展白猛冲硬打,完全是硬碰硬,而且都采取同一方式,从同一角度向展白冲击!

众人此时才算明白,原来“龙神太子”念的那一句诗,是指示“三煞”、“四凶”改变战术方法之用!“三煞”、“四凶”七大绝世高手,成轮带方式,轮番向展白猛冲,虽然掌功内力都不及展白深厚,每对一掌,即感头昏眼花,腑内真气四窜,可是他们七个人都有缓口气调息的机会!

但展白却是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接了一个,又来一个,三个循环以后,展白已硬碰硬,连接了三七廿一掌,展白纵是铁打钢铸之人,也架不住七大地世高手这般不顾性命的轮番猛袭!

“龙神太子”果然是诡诈多端之人,这一招还真让他用对了,三个循环,四个循环,五个循环以后,展白额角上滚下豆大的汗殊,发出解掌力亦渐来渐弱,不能把凌空猛然硬冲向他的“三煞”、“四凶”震退了!众人已看得明白,“三煞”、“四凶”这种硬打硬挨的作风,是想把展白内力消耗殆尽,活活地暴死!婉儿一心爱展白,最为关心,见状不由尖叫道:“你们这是什么打法?”

慕容红急得泪珠在眼眶内打转,脱口骂道:“简直不要脸!”

“龙神太子”见狡计已售,手摇银扇,洋洋得意地笑道:“成者王侯败者贼!战场上胜者为雄,难道打仗还有一定的方法吗?哈哈哈……”笑声得意已极!

婉儿气得一跺脚,回头对慕容红道:“姐姐!我们冲过去!”

慕容红微一点头,但她姐妹二人刚一举步,“南海龙女”飞身阻在二人面前,面部寒霜,叱道:“你们老老实实地给我站在此地,谁要上前一步,姑娘便叫她死无葬身之地!”

慕容红冷冷一声:“未必!”

婉儿心急,怒叱一声,“搜魂指”神功直向“南海龙女”软肋下点去!

“南海龙女”娇叱一声:“你找死!”

娇躯一转,反臂一掌,“嘭”的一声,把婉儿震飞一丈开外!

慕容红怒叱道:“姑娘跟你拼了!……”

突断展白一声惨呼,接着传来“砰”的一声暴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