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行》

第08章 石窟之秘

作者:古龙

人类的情绪,的确奇怪得令人难以解释。有时,你在一个热闹无比的场合里,往往会有着非常冷静而清晰的头脑;但是,当一切事都静下来的时候,你的思绪却往往会混乱起来。

他暗自苦叹一声,方自合上眼帘,想安静地歇息一阵。

哪知——

就在这一刹那里,窗口又漫无声息地掠入一条人影,这人影身势之快,有如闪电,身形落下上述二者规范,礼为自觉节制自己。参见《孟子·离娄上》。 ,脚尖在地面上只轻轻一点,便已落到床前,双手突地伸出,往展白的身上拍去。

展白眼帘合着,根本不知道有人掠入屋来,此刻只听得床前有些微异声响动,他下意识地张开眼来,目光动处,不禁脱口道:“雷大叔!你——”突地瞥见“雷大叔”面上一片狞恶之态,双手前伸,似乎要择人而噬,他心中不黎为之一寒,下面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原来这条掠窗而人的人影,正是方才突然离去的“雷大叔”。

他方自伸出双手,往床上的展白拍去,听见展白的这一声呼声,似乎呆了一呆,手攀擦然停住毫无疑问,它不仅存在于理智中,也存在于现实中。 ,两人目光相遇,“雷大叔”面上的狞恶之态突然消去,一丝笑容,缓缓自眼角泛起。

他呆呆地望了展白两眼,突地一把抬起展白,身形猛地一旋,脚少微点,便又闪电般自窗中掠了出去。

,展白大惊之下,脱口惊呼一声,呼声未歇,他已被这似疯非疯、行事却件件超于常情常理之外的怪人“雷大叔”挟到园中,他心想挣扎,但周身无力,又想问问这“雷大叔”如此对待自己,究竞是为什么,但转念一想,此人行事既是件件不近情理,就算问他,只怕也是无用。

“雷大叔”身形一落窗外,微一点足,便斜斜往右跃去,就在他这微一点足间,展白勉力伸起头。

目光望下打量一下,只见这庭园之中,林木葱郁,如花如锦,虽然处处均有亭台楼阁,但却被四下的假山湖石施去大半,也就看不十分清楚,一眼望去,但觉这庭园之深沉广阔,竟是自己生平末见。

他不禁为之暗中惊赞,方想再仔细看上一眼,但“雷大叔”身形又起,佼然几个起落,展白只觉四下的树木亭台山石,像风一样地倒退回去,服中只能见到这些林木亭台山石的一点影子,这“雷大叔”身形之快,的确是惊人无比。

瞬息之间仿佛掠至一道长廊,“雷大叔”身形便从这长廊下穿过,长廊尽头,竟是一座小山,这小山似真似假,虽然像假山,但假山却又不会如此高巍,若通它是真山,但真山却又不会如此玲斑,一条上山的坡道,依山曲折,山上林木森森,苍苍郁郁,更是方才庭园中所见之上。

但“雷大叔”却不由这条山道撩上,身形一转,竞扑向这葱韶的山林之中,这一来展白心中更是惊悸难定,四下的林木树干,都似要向他身上迎面飞来,他只好闭上眼睛。

心想无论这“雷大叔”要将自己带往河死,自己都无力反抗,只得听天由命了。——……

他虽然闭上眼睛,却无法闭上耳朵,只觉得满耳风声如潮水拍岸,呼呼不绝。

但是他方自转念之间,这满耳的风声又一齐停住,却听得“雷大叔”道:“到了。”

展白睁开眼来,发觉自己此刻竟是置身于一间洞窟之中,星光从洞外映入,只见这洞中虽然十分幽默,但石床石几,布置得却极为井然有序,而且十分洁净。这不但与“雷大叔”的外表不相称,而“雷大叔”竞会将展白带到这种地方来,更大大出乎展白的意料之外,他不禁暗中思忖:“这是什么地方?他将我带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雷大叔”说了那句“到了”之后,便再也不发一言,展白心里想问,但竞还是没有问出。

只得任由这诡异神秘的怪人将他放到那张石床之上,无可奈何地暗叹一声,再次阂上眼帘。他想:无论什么事,谜底却总有揭解的时候。

“雷大叔”立在床前,像是又特展白仔细地看了两眼,突又疾伸双手,往展白身上拍下——展白这次却没有张开眼来,他只觉“砰”然两掌,拍在自己胸前、腰畔,似是痛极,又似是酸极。

他大叫一声,张开眼来,模糊中只见到“雷大叔”丑怪的面容,和洞外的一线天光。

接着,他便茫然失去知觉,世间纵有千万件事发生,他都不知道。

这其间,世上是否有事发生呢?

“安乐公子”云铮,以及“魔云神手”向冲天,是否追得上那突然现身、自云铮手上夺去籍剑的神秘人影呢?

这神秘人影是谁?为什么甘冒大险,自武林中赫撼有名、威镇一方的“安乐公子”手中,夺去这柄“无情碧剑”呢?

还有,这神秘深沉的庭园中的兄弟姐妹,是否会因他失踪而又生出许多事端?

这一切,展白都无法知道。

他醒转来的时候,洞窟中仍然是一片漆黑,甚至比他来时更黝黑了。

他缓缓睁开眼睛,但却像是没有睁开时一样,因为他虽然睁开眼来,却仍然是什么也看不见,为什么?难道此刻仍然是深夜?

但深夜之中,也该有一些黯淡的光线呀!

于是他便想挣扎着坐起来,哪知他身躯一动,便已轻灵而不费事地坐了起来,以前的病痛与疲惫无力,此刻竟会消失无影。

他惊呼,几乎不相信这是事实。自幼以长,他也曾受过不少次病魔和折磨,但却从未有一次,病痛的消失,竟有如此之快的。

他旋身下了床,四下仍是暗不见物,他迟疑着,喊了一声:“雷大叔!”

四下寂无应声,这诡异神秘的“雷大叔”此刻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如此黑暗中,他虽然站了起来,却不敢随意移动脚步,略一展动手脚,各处却轻灵如前,甚至比往昔更轻灵了些。他呆呆地站在床前,但站了许久,突地感觉到有些微风,吹到他身上。他奇怪,在这暗无天光的地方,怎会有微风吹进来呢?于是他摸索着,向微风吹来的方向,缓缓池走了过去,他发觉自己定到一片山石前,而微风,竞就是从这山石上映人的。他更大惑不解了:“山石之上,怎会有风吹进来呢?”他伸出手掌,缓缓摸索着,他发觉这片小石四周上有十数个龙眼大小的洞,微风,便是从这小洞中吹入的。

“都有风吹进来了,为什么却没有光线一齐透入呢?”他暗问着自己,一面却也为自己寻得了答案!“想必是这些小洞也是通向一个黑暗的地方,但这地方,却是可以透人天风的。”

于是,他对自己置身之地,便有了些瞭解,但除此之外,他还是什么也不知道。

他闭上眼睛,良久,再张开来,希冀能看到一些东西,但伸手处,却仍然是黑暗不见五指。

这浓重的黑暗使得这地方虽有天风,空气却仍旧使得他透不过气来。他什么也不能做,只有坐下来思索,但此时此地,他又怎能专心思索呢?短暂的黑暗已能使人发狂,何况如此漫长的黑暗。再站起来,他暗中分辨着方才自己卧倒时,所见的这座洞口,摸索着走到那里,伸手一摸——呀!这原先的洞口,此刻竞变成了一片石壁,他发狂了似的在这片山石上下左右都仔细摸了一遍,这片山石,完整得竟没有裂隙。那么,方才的洞口到哪里去了呢?这山窟若是没有出口,那么,自己方才又是怎么进来的呢?他真的完全困惑了……

沿着这片石壁,他向右走去,转了个拐角,伸手处,突地触到一包麻袋,麻袋中一类的食物,麻袋旁似乎还咨—缸清水,他俯下头,闻了闻,这缸清水似乎还散发着一种香气,似是酒香,又似是菜香。他忍不住喝了一口,水的滋昧,也似乎是不可形容的香甜,香甜中又带入些苦涩,一生之中,他竞从未喝过类似这样的“水”,他又喝了一口,清凉的“水”,使得他精神镇定不少。于是他再摸索着走过去,一张石几,两张石椅,石几上空无一物,突然摸到薄薄的一册书籍,他忍不住将之拿到手上。但转念一想,这种黑暗的地方,纵有书籍,却又有什么用呢?

再走过去,又是一个转角,过去便是那片微风欧入的山壁,然后,他又回到石床边,似是他失望了,也迷惑了,这个洞窟之中,竞似真的没有一个像是出口的地方。在床上他不知坐了多久,又不知睡了多久,站起来,走到水缸边,喝两口水,从麻袋取了一块东西出来,咬了一口,又是奇怪的滋昧,他长叹频频,怎地自己一生中,会有如此奇异的遭遇。

思潮紊乱,百般无聊。他摸索着拿起那本书,走回床侧,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在这无聊的时光中有消遣的东西,可是没有光线,又怎能看书呢?他无可奈何地将书页翻动着,突地发现,书上的字迹,竞像微有些凸出的样子,那想必是为石刻时聚墨过多,或者是抄写时聚墨太浓,无论如何,他的心,却狂喜地跳动了一下,因为,在这无聊时候里,他总算有了可以消遣的东西。从第一个宇摸起,呀,不能阅读,而只能如此摸索,可的确是件苦事,他忽然有了盲人的痛苦,也开始体会到盲人的痛苦。一笔一划,一撇一横,他叹着气,摸索着,终于,他脱口呼道:“气!!”第一个字,是“气”字,那么第二个字呢?终于,他也摸了出来,那是个“混”。

摸出了两个字,他信心大增,下面的宇,他便更仔细而耐心地摸着,于是,他又摸出了。

“掩,清,浊。”三个字。

第六个字他摸得极快,因为那又是个“清”宇,第七个字,“升”,第八个字,又是“混”,第九个字,“降”,第十个宇,“道”,第十一个中,他摸得极快,因为那是个“一”字,第十二个字,“法”,第十三个字,他摸了更久,才摸出是个“众”字。

阅读十三个字,那几乎在望眼之间便可完成,可是要摸出十三个字,却的确是件困难的事。他歇了口气,伸了伸手,手指却像是有些麻木了,时间更不知过了多久,他将这十三个字低念一遍。

“气混掩清浊清升混降道一法众……”于是,他茫然了,这十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他无法了解,只得集中思索,又不知过了多久,他暗中思索着道:“气,大概是说真气一类的气的,是混掩的,清浊不问,要想清气升,浊气降,道理只有一个,但是方法却有许多——”“呀!这十三个字,是不是这样的意思?”

他只能猜测,却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于是他起来喝了两口水,又吃了些东西,便再摸下去,只觉下面的句子,越来越繁复深奥,他每摸一个字,便要停下来思索许久,在摸下一个字的时候,他心里还在不断地思索着上一个字的意义,这样,他摸得便更加慢了。

时间,便在这摸索的苦思之下过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只知道那一缸高达五尺、粗不能合抱的水缸中的“水”已几近喝完,而那麻袋中的“食物”也似剩无几了。

但见他此刻却并没有来为这些生活上必需的东西发愁,因为这本薄薄的书册上的宇迹,已吸引了他大部分心神。

他再也想不到这薄薄的一本书册上,所记载的东西,竟是深渊如沧海,这其中每字都像是有着一个特别的意义,而每一个意义却又都是武学中极深奥的精妙之处。

展白天性本极好武,只苦于未遇明师,此刻他发觉了这种武学秘簇,怎会不欢喜如狂,别的事,他使一概不放在心上了。

他对字迹的摸索,虽然越来越觉容易,但是书中的字句,却越来越难以明了,往往一个字他要详思许久,而且要承上顾下,再分辨哪个字相连是一句话,到哪里才能成一段落,因之,他的进展反而越来越慢。

但是任何事只要有了开始,便会有结束的一天,何况他是如此有恒。

终于,一天,当他将最后一个字都辨清的时候,他的心,不禁为之狂窖地跳动起来,他卧在床上,仔细地再将这册书上的每一宇,每一句都仔细地思索一遍,此刻他已能骆这册书上的每一个宇都毫不困难地背诵出来。

他思索得越深,狂喜的心,便也跳动得更厉害,因为他每思索一遍,便发觉这其中的所含的武学精妙,竟是他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

于是他开始依着这秘接上所记载的方法,练习起来。

摸索着的日子虽然是困苦的,但一切困苦,他此刻都已得到了报偿,因为他发觉依着这本书上的方法来修习内功,进境竟是无比的迅速,这和以前他苦练武功的时候,其难易之别,真是判若霄壤。

他休息的时候越来越少,因为又发觉自己的精神此刻竟是如此充沛,他再也不击想别的东西,因为这些武学的精妙,已使他无暇旁骛。

哪知——

过了不知多少黑暗的日子之后,有一天他盘膘坐在床。亡,继续着他内功的修习。

当他意与神合、心无杂念的时候,他发觉他身下的石床,竟突地缓缓移动了起来。

他大惊之下,猛提一口真气,身躯便又轻灵而曼妙地跃到地上,凝神戒备,他不知道在自己一生之中,现在又将通着什么奇怪的变化。

石床仍在缓缓移动着,山壁外突地传来一阵清朗的笑声,这笑声竟冲过山壁,传人他的耳里,他紧张地期待着,身上的每一根神经,似乎都已固着这紧张的期待而绷起如弓弦了。

“轰隆!”一声巨响,一线天光破壁而入,在石床后边的石壁上,竞现出一个数尺大的洞来。

展白大吃一惊,心想:“什么力量可以把这整座石壁震开?……”

但,展白惊诧未定,笑声震耳,破曰之处,陡然涌现一个颀长的人影!

颀长人影,背光而立,展白视线突然由暗到明,一时之间,看不清来人的面貌,只能看到那颀长人影,满头乱发飞蓬,长衣在微风中飘扬,他当洞口而立!

颀长人影,哈哈大笑,石壁回音,笑声震耳,嗡嗡不绝!

颀长人影身形一晃,谈然撤身站在石床上。

展白再凝神一看,原来竟是那乱发怪人,雷大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