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一笑》

第一章 巴山夜雨话神剑

作者:古龙

(一)

春夜、春雨、巴山。

春夜的夜雨总是令人愁,尤其是在巴山,落寞的山岭,倾斜的石径,泼墨般的苔痕年的《德法年鉴》。编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文章 ,多少前辈名侠的凄惨往事都已被埋葬在苔痕下,多少春花尚未发,就已化作春泥。

春泥上有一行脚印,昨夜雨停后才留下的脚印。

今夜又有雨。

在苍茫的烟云夜雨间,在石径的尽头处,有一座道观,香火久绝,人迹亦绝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真正原则和动力,反对用社会达尔文 ,昔年的冲雷剑气,如今也已不知有多久未曾再见。

自从昔年以“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名动天下的巴山剑客顾道人飘然隐去、不知仙足之后,他的子弟们也已四散。

这个曾经被醉心于剑的年轻人们奉为圣地的道观,也已渐渐荒凉没落,所剩下的,唯有一些神话般的传说,和苔上的一道剑痕空留凭吊而已。

可是近两年来,每当风清月白的夜晚,附近的樵户猎人们,往往可以看到道观里仿佛又缥缥缈缈的亮起一盏弧灯。

有灯,就有人。

是什么人又回到这里来了?为什么?

(二)

今宵夜雨,弧灯又亮起。一个人独坐在灯下,既不是巴山门下的子弟,也不是道人。

在这个寂寞无人的荒山道观里独居已两年的,居然是个和尚。

一个经常都可以几天不吃饭、几个月不洗澡的拉遏和尚。

这个和尚有时甚至可以经年不说话。

就在这个晚上,这个道观里居然又有两个人来了。

两个人的身材都相当的高,穿着同样的两件黑色斗篷,戴着同样的两顶黑色毡帽,帽沿极宽,戴得很低,掩住了面目。

从倾斜的石径上走到这里来,践踏着不知有多少落花化成的春泥,其中一个人,显得已经非常累了,另外一个人常常要停下来等着扶他。

远在数十百丈外、灯下的和尚就已经知道他们来了。

可是和尚没有动。

灯光虽然在闪动明灭,和尚却没有动静,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直等到这两个人穿过道观前的院落,来到他这间小屋前的时候,这个和尚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此僧不老,却已入定。

敲门声也没有回应,两个冒雨越山而来的人,只有自己把门推开。

灯光虽不亮,却还是把这两个人照亮了,也照亮了他们在帽沿阴影下的嘴与额。

两个人的下额都很尖,线条却很柔和,嘴的轮廓更丰满柔美。

只有女人才会有这么样的嘴。有这么样一张嘴的女人,无疑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人。

两个美丽的女人,在夜雨中来访巴山,访一个已如老僧般人定的和尚。

他们是不是疯了?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如果她们既没有疯也没有毛病,就一定有一个非常好的理由,而且一定是为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

两个漂亮的女人冒雨穿越荒山来找一个拉遢和尚,会是为了什么事?

两个女人来找一个和尚,会有什么事发生?

(二)

还没有老的和尚仍如老僧入定。

走得比较快、体力比较好,身材也比较高的女人伸出一只雪白的手,用一种几乎比舞蹈还要优美的姿势,脱下了她头上的毡帽,顺手一抡,帽上的雨珠沥出,在灯光下看来,就像是一串闪亮的珍珠。

本来被柬在她帽子里的长发,就像是雨水般流落下来。又掩佐了她的半边脸,却露出了她另外半边脸。漆黑修长的眉,明媚的眼,嘴角一袜浅笑,春天真的回到了人间。

和尚眼观鼻,鼻观心,好像根本没有看见面前有这么一个女人。

可是她对这个和尚却好像很熟悉,而且居然还用一种很亲热的态度对他说:“和尚,别人说你老实,世上如果只有十万个人,最少有九干九百九十九个人都说你老实。”

这个女人说:“可是呀,依我看,你这个和尚,可真是一点都不老实。”这个女人的体态修长而优雅,而且风姿绰约,每一个动作都温婉柔美,只有出身于非常有教养的高贵之家,才会有如此风采。

可是她对这个又神秘又怪异的穷和尚说话的时候,却忽然变得好像是个整天在和尚届里鬼混的小尼姑。

和尚也终于忍不住开口:“我有哪点不老实?”

“你告诉别人,你要到五台山去坐关,却偷偷摸摸的躲到道士观里来,我上天入地的找你,也找了一个多月才找到。”她说:“你说你有哪点老实?”

和尚叹了口气。

“你找和尚干什么?”他苦着脸说:“和尚又不吃中肉汤。”

这个女孩子居然就是近年来在江湖中以调皮捣蛋出名的牛小姐“牛肉汤”。

最近还有人偷偷的给她取了另外一个外号,叫做“牛皮糖中

“其实你心里一定也明白,我找你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和尚只希望这次你找我的事不要文坏。”

“非但不坏,而且好极了。”

“哦?”

“这次我找你,是为了成全你去做一件够朋友义气的事,也就是你们说的,去修一场大功德。”牛小姐说:“这种事多做两件,你迟早总会修成一个罗汉的。”

“修成什么罗汉?找鸡罗汉?”

中小姐的大眼睛眨了眨,吃吃的笑了。

“找鸡罗汉也不错呢。”大小总也是个罗汉,也不比降龙伏虎差多少。”

和尚苦笑:“中大小姐,你饶了我这一次行不行?你以为和尚真不知道你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

“我用屁股来想也能想得到,一定是你那位陆小凤又不见了,所以你要和尚去找他。”和尚说:“只可惜和尚这你再也不会去做这种傻事了。”

中小姐的神色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而且还仿佛带有种说不出的焦急和忧虑。

“你没有猜错,陆小凤的确又不见了,只不过这一次和以往都不同。”

“有什么不同?”

“这一次他既没有跟我吵嘴对气,也不是为了别的女人。”中小姐说:“这一次他临走之前,还跟我见过一次面,说是为了他一个好朋友忽然失踪,要远赴边睡去找他,而且说不定也会有危险。”

她的样子好像已经快要哭了出来:“我本来下定决心要跟他去的,想不到他竟偷偷溜了,一去就再也没有消息,你说急不急死人?”“不急,一点都不急。”和尚慢吞吞的说:“和尚替他算过命,他死不了的。”

“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去找他。”

“为什么?”

“因为你是他的好朋友。”中小姐说:“江湖中谁不知道老实和尚是陆小鸡的好朋友,他有了危险,你不去找他,岂非笑死人了。”

这个和尚居然就是佛门中第一游侠,名满天下的老实和尚。

据说他一辈子都没有说过一句不老实的话,可是如果有人—定要逼他说实话,那个人恐怕很快就再也设法子开口说话了。

据说有一次他在黄河渡船上,遭到盗劫,他说囊空如洗,强盗也信他,等到众盗走后,他却又追上去,承认自己说谎,而把自己身上的一点银钱都交了出来,第二天早上,那批水贼就忽然莫名其妙的死在他们的贼窝里。”

有关这位和尚的传闻铁事可真不少,而且都很有趣。只可惜我们这个故事要说的不是他。

牛大小姐要说动一个人,真可以把死人都说成活的,老实和尚却好像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不管你怎么说都没用的,反正和尚这次已经吃了秤铣,铣了心了,说不去,就不去。”

“此话当真?”

“当真。”

“不假?”

“不假。”

牛小姐叹了口气:“这么样说来,我只好讲个故事给你听。”

她讲的故事是这样子的:“从前有个和尚,别人都说他老实得要命,从来都不沾荤腥,更不近女色,碰到女人,他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因为他一要看起来,最少也要看个七、八百眼。”

“有一次他居然还跟女人谈起情说起爱来了,跟一个叫‘小豆’的小女孩子。”

“这个小女孩子身世很可怜,是在乐户里长大的,身子又弱,又有病,所以我们这位很老实的和尚就很同情她,可怜她。”

“可怜不要紧,要紧的是,由怜生爱,一爱就爱得没完没

“唯一遗憾的是,他是个和尚,而且是个,总不能去弄几千两银子来替一个乐户女赎身,更不能明目张胆的把她从勾栏院里抢出来。”

“所以这多情的和尚只好悄然含恨而去,躲到一个他认为别人绝对找不到的地方,去苦苦相思,忏情悔过。”

说到这里,牛肉汤才停顿了一下,盯着老实和尚问:“你说这个故事好听不好听?”

听到这里,老实和尚本来已经很慌停的脸,几乎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了,过了很久才回答:“不好听。”“我也觉得不好听。”牛小姐说:“像这么悲伤的故事,我也不喜欢听。”

她叹了口气:“只不过这个故事却是真的,真有其人,真有其事。”

“哦?”

牛小姐又盯着和尚看了半天,忽然又问:“你知不知道这个故事里说的这个和尚是谁?”

“我……我知道。”

“你说出来呀。”

老实和尚额上开始冒汗,却还是挣扎着回答:“这个故事里说的和尚就是我。”

牛小姐微笑,叹息。

“不管怎么样,老实和尚毕竟是不愧为老实和尚,果然是从来不说谎的。”

她忽然把另外一个穿黑披风的女孩子拉到老实和尚面前,替她脱下毡帽,脱出了一张清秀瘦弱、楚楚动人的脸,脸颊上已有了泪痕。

“你再看着她是谁?”

老实和尚怔住。

他当然知道她是谁,天荒地老,月残星落,他都不会认不出她。

小豆子,怎么会是你?

小豆子的泪也如豆。

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牛小姐本来想笑的,也笑不出

她甚至想走了,走得远远的,好让他们能单独相聚,互相倾诉他们思念。

想不到老实和尚反而叫住了她:“我也有样东西要你看看。

“你要我看什么?”

老实和尚没有回答,只是慢慢的把他那件破烂宽大的僧袍掀了起来,露出了他的一双腿。

牛肉汤又怔住。

她看见的这双腿,已经不像是一双腿,而像是两根被折断的枯枝,不但瘦弱,简直已干瘪退化。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双腿的足踝上,还锁着一条极粗大的铁链。

“锁是七巧堂的精晶,钥匙已被我抛入绝谷。世上再也没有人能打得开。”和尚说:“山下有个樵夫每天送一碗菜饭来,还有一瓶水。

牛小姐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其实她也知道这句话非但不该问,而且问得多余。

—人在巴山夜雨孤灯下,心却在灯红酒绿间的一个可怜人身边。

他怎能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去见她?

一个本来从不动情的人,如果动情,一发就不可收拾,像这种如山洪忽然爆发的情感,有谁能控制得佐?

老实和尚毕竟也是人,而且人在江湖,太上亦难免忘情,何况江湖人?

所以他只有用这种法子把自己锁伎,也免得误人误己。

中大小姐的眼睛也湿了。

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说什么?她只有走,想不到老实和尚又叫住她。

现在他当然已经不能陪她去找陆小凤,就算他左,也救不了陆小凤。

他只告诉牛肉汤。”陆小凤虽然飞扬跳脱,嘻皮笑脸,有时候甚至满嘴胡说八道,可是有时候他也会说出一两句他的真心话:“和尚说:“有一次他在酒后说出一句话,我至今都没有忘记。”

“他说什么?”

“他说,只有在一个人面前他从来不敢胡说八道。”

“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人能杀他。”和尚说:“到了他真正有危险时,也只有这个人能救他。”

“这个人是谁?”

“西门吹雪。”

(四)

西门吹雪,白衣如雪,他的心也冷如雪。

他这一生好像从未爱过一个人,就算他爱过,也已成为伤心的往事,已不堪追忆。

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连仇人都没有,除了“剑”之外,他在这个世界已一无所有。

像这么样的人,何者能够打动他。

“我知道有一次他只不过为了要试一试陆小凤的两根手指是不是能挟住他的剑,甚至不借和陆小凤决生死于一瞬问:“牛小姐说:“他是甚至不借将陆小凤斩杀在他剑下。”“我也知道这件事。”和尚说:“那—次是在幽灵山庄的事件后,在武当山的解剑池旁。”

“可是他并没有出手。”

“因为那一次他认为陆小凤的心已死,已经等于是个死人了。”

牛小姐黯然:“现在陆小凤说不定已经真的是个死人了。

“可是只要他还没有死,唯一能救他的人就是西门吹雪。”老实和尚说:“和尚从来不说谎,西门吹雪不但剑法第一,他的冷静和智慧也没有人能比得上。”

“和尚老实,我信和尚。”牛小姐说:“但是我却不知道要用什么法子才能说动他去救陆小凤:““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牛小姐问老实和尚。

“因为根本就没有法子。”和尚说:“就算你能把死人说话,对他也一点法子都没有。”

他用一种虽然非常老实又带着点诡秘的眼色看着牛肉汤,慢吞吞的说:“只不过有匈话我还是要告诉你,你一定要牢记在心。”

老实和尚说的当然都是老实话,老实话通常都很有用的,牛小姐当然要把每个宇都听得很仔细。

想不到老实和尚只说了八个字,每个宇都可以把人气死。

“没法子,就是有法子。”

和尚都喜欢打机锋,会打机锋的和尚才是有道理的和尚。

可是在牛小姐的耳朵里听起来,却好像一个人一连串放了八个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一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