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一笑》

第五章 角落里的神秘夫妻

作者:古龙

(一)

西门吹雪从来也没有吹过雪,无论落在什么地方的雪,他都不会去吹的,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人会去吹雪。

西门吹雪吹的是血。

他剑上的血,仇人的血。

盆里的水还是温的,还带着枢桅子花的香气。

西门吹雪已经把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彻底清洗过。

现在他正在更衣束发,修剪指甲。

他已经为自己准备了一套崭新的衣服,从内衣裤子到外面的长衫都是白的,白如雪。

他甚至已斋戒了二天,只吃最纯净简单的食物和纯净的白水,

困为他认为现在要去做的事,是最神圣也最圣洁的一件事。

他要去杀人。

(二)

状元楼是这个地方最大的一个酒楼,生意最好,人最多、最热闹,也最吵。尤其是在“饭口”。

“饭口”的意思,就是大家都要吃饭的时候。

现在正是饭口,状元楼上本来吵得就像是一大锅糖炒栗子。热闹得就像是一大锅什锦大锅菜,可是现在却忽然静了下来。

因为楼梯上有两个人上来了。

第一个走上来的人,是个美得有点野的大姑娘,健康、结实,满身都充满了弹力和野性,却又野得好看得要命。

这么样一个女人,本来应该是很受人注意的,不管在什么地方出现都一样。

可是今天却不一样,今天在这个酒楼上的人,居然好像连看都没有看她。

因为第二个走上来的人在一瞬间就把每个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这个人的脸苍白瘦削冷漠而骄傲,一身白衣如雪。

这个人的身上仿佛带着种比冰雪更冷的寒气,可以把每个人的声音和笑容都冻僵。

这两个人当然就是司空摘星和中肉汤。

司空摘星不管在什么地方出现都会受人注意的,他根本就不喜欢被人注意。

他只喜欢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安安静静的夫做他要做的事。

他要去做事通常都是“偷”

一个总是会受人注意的人,怎么能去偷?怎么能做到偷王之王?

一个总是受人注意的人如果专去偷,那么他现在就不会出现在一个灯火通明的酒楼上了,因为池现在早就已经躺在一间又狭又小的黑暗的牢房里,希望明天早上能有一点阳光从那离地很高的小窗中照进来,好让他抓臭虫,捉虱子。

一个自称在这一方面很有经验的人曾经说,如果你身上只有两三个虱子,会把你咬得痒得要命,痒死为止。可是你身上如果有两三百个虱子,随便它们怎么咬,你都不会痒,就算它们全都咬死了,你也连一点痒的感觉都没有。

你信不信?

司空摘星本来是不是个受人注意的人?谁也不知道,因为谁也没有看过他本来的样子。

大家只知道,平常他不管在什么地方出现,都是一副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样子,就算他跪万来求人多看他一眼,也没有人要看。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

今天他不是那些让人连看都懒得去看的讨厌鬼可怜虫,中天他也不是司空摘星。

今天他甚至可以说什么人都不是,因为今天他是西门吹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西门吹雪。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剑。

(三)

剑在腰,如箭在弦。

在三十岁以前,西门吹雪的剑总是斜挂在背后的,用一种非常巧妙而实用的绳结,用那柄形式奇古的狭长乌鞘,系在背后。

因为他觉得只有这种佩剑的方法才可以使他的行动保持在最灵敏的状态,也可以让他拔剑最快。

现在“灵敏”与“快”都已经不是他注重的事了。

在这一方面,他已完全超越,超越了他自己,超越了剑。

超越了他自己的极限,超越了剑的极限。

“超越”决不是件简单的事,更不容易,无论你要超越什么,都一定要付出代价。

相当大的代价。

林浴更衣束发修剪指甲,这一类的事,本来是西门吹雪决不会做的。

名优、名妓,各式各样身份的女人,都可能是为他做这种事的人,他自己却不做。

因为他是人中的贵族,剑中的神。

陆小凤甚至说:“西门吹雪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人。”

每个人都喜欢的事,他不喜欢,每个人都做的事,他不做。

他似乎已远离人世,他的剑已将他与人世隔绝。

他自己也宁愿如此。

想不到的是,他还是“碰上”了,碰上了一个女孩,碰上了一个让他不能不重回人世的女孩。

这种事是谁都没法子可以避免的,就连西门吹雪都一样没法子。

所以他做了一些“人”做的事—碰上、相爱、结婚,成家,生子。

他甚至,他居然也有了人的感情。

所以他几乎败了,几乎死,败就是死,在“月圆之夜,紫禁之巅”那一仗里,他几乎死在“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白云城主叶孤城手里。

西门吹雪可以死,却不能败。

西门吹雪的剑永不能败,而且必将成

这一点是他一定要保持的,因为这不但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命运。

所以他一定要再“入神”剑之神。

所以他一定要和人分离。

所以在他的妻子生产后,在他最挚爱的女人生下他唯一至亲的骨血后,他就和他们分离了。

这就是他付出的代价。

西门吹雪默默的佩上了他的剑,默默的走出了这扇只属他的窄门。

无论这扇门在什么地方,都是属于他的,属于他一个人的。

因为他就是西门吹雪。

因为这扇门就是生死之门。

门外有一轮明月。

(四)

司空摘星已经在叫菜了。

店里的伙计一直恭恭敬敬笔笔直直的站在旁边等着他点菜,虽然站得笔直,腿却还是有点发抖。

可是等他叫过菜之后,这个伙计的样子就有一点变了。

司空摘星要的菜是一一

“一碟清炒青菜,一碟白煮豆腐,两个白煮蛋,两个白馒头,一壶白水。”

这个世界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城市镇集村店,每个地方都不知道有多少卖酒卖饭的酒楼饭铺店馆里的伙计,更不知道有多少。

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在什么样一个店铺楼馆里,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伙计,听到一个客人居然会点这么样的几个“菜”之后,脸色都会变的,不变才是怪事。

状元楼的这个伙计,现在看着司空摘星的表情,就好像一个花花公公子突然了现自己是个太监一样。而且还有个女人陪在旁边的太监。

牛肉汤的表情虽然没有这么吃惊,也没有这么惨,也差不了太多了。

她忍不住要问司空摘星:“你刚才叫了些什么东西给我们吃?”

“你是不是聋子?”“我不是。”

“我刚才叫了些什么东西,你没有听见?”

“我听见了。”牛大小姐说:“我只不过有点怀疑而已。”

“怀疑什么?”

“怀疑你。”牛肉汤说:“怀疑你是不是那个挥金如士的偷王之王。”

“哦?”

“据说那个偷王虽然从来不偷值钱的东西,却比谁的钱都多。”

“因为他偷的东西,都是别人请他去偷的。”牛肉汤说:“而且无论谁要清他偷东西,都要出很多很多的钱,据说有一次他为一个人去偷了一个马桶,那个人居然给了他五万两。”

她问司空偷王:“有没有这回事?”

摘星的人叹了口气:“如果一个又好看又可爱的小姑娘一定要说有这回事,我怎么能说没有?”

牛肉汤笑了。

她的笑容看起来既不像中,也不像肉,更不像汤。

如果有人一定要说她笑起来的时候像一碗汤,那么这碗汤也决不是牛肉汤,而是—碗好甜好甜的红枣的果莲子荷花汤。

“如果他偷一个马桶就可以赚五万两,那么这个偷王是不是已经应该很有钱了?”

“应该是的。”

“有钱的人,通常都是比较小器的人』这个人却是例外?”

“哦?”

“何况他花钱花得就好像陆小凤一样,有时候甚至比陆小凤还花得快。”

“能赚钱不是本事,能赚也能花钱才是本事。”司空说:“能花不赚,是个混蛋,是个王八。”

中大小姐笑了。

“做混蛋好像是比做王八好一占门

“那是一定的』”“所以你就是个王八:“牛小姐道。”你既不是能花不赚的混蛋,也不是赚得满盘满钵的偷王,你只不过是个能赚钱而不能花钱的王八,一个超级的大王八。”

司空摘星好像被骂呆了,他这一辈子,确实也从来没有彼人这么样骂过。

他是偷王,就好像西门吹雪大剑神‘样,也就好像陆小凤就是陆小凤一样。

像他们这种人,不骂人已经是客气丁,怎么会让别人骂?

这位牛大小姐是不是已经醉了?

“你是不是醉了?”

“这喝的是白水,白水怎么会让人醉?”中大小姐说:“我只不过奇怪,—个只偷一只马桶就能赚五万两的人,怎么在他和一个又好看又可爱的女人吃晚饭的时候,只叫白的。”

“自的?”“白的菜,白的豆腐,白的摸头,白的水。”

牛大小姐叹了口气:“依我看,那个不老实的老实和尚吃得都一定要比你好一点。”

“为什么?”

“只吃这种东西,那里有力气生小和尚ju

司空摘星没有笑,却叹了口气。

“现在我才知道那个陆小鸡为什么喜欢你了。”司空说:“你说话的腔调,简直就好像是跟他在一个模予里铸出来的。”

“他究竟是陆三蛋还是陆小鸡?”

“两样都是:“司空摘星说:“有时候他也是陆小凤、陆小狗。”

“陆小凤的意思我明白,他飞起来的确就像是只小鸟。”

“哼!”

“可是陆小狗我就不明白了,”牛小姐问:“怎么会有人叫他陆小狗?”

“因为他的鼻子比狗还灵,八千里之外有堆大便,他都能嗅得到。”

牛大小姐想笑,却忍住,板着脸瞪着司空看了半天。

“你呢?你究竟是司空摘星,还是满地吃屎?”

司空怔住:“人怎么会是满地咆屎?”

牛大小姐当然有她的道理。

“满地对司空,摘星对吃屎,宇宇都可以对得上。”牛小姐说:“何况你吃的这些东西,也不比狗屎好吃多少。”

“这次你错了:“司空摘星并不生气:“我叫这些东西吃、只因为我现在根本不是司空摘星。”

“那么现在你是谁?”

“西门吹雪。”司空说:“满地对西门,吃屎对吹雪,岂非也对得很好。”

“对得真是好极了:“一个人说:“已经好得够资格去吃一大堆狗屎,再挨一刀。”

酒楼的角落里有一张桌子,坐着一对夫妻,年纪都很大了,老公瘦小枯干,老婆白白胖胖,老公愁眉苦脸,老婆喜笑颜开。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夫妻都是这样子的,如果夫妻两个人都很热心的去做“一件事”丈夫总是比较吃亏一点,老公让老婆高兴了!自己通常都会变得瘦小于枯,面黄肌瘦。

这个老公和他的老婆本来都是坐在很远一个角落里,忽然间,面黄肌瘦的老公已经坐在司空摘星和牛大小姐旁边的椅子上了。

有关吃屎挨刀的那些话,当然就是他说的。

司空摘星当然不能不问他:“刚才是不是你说我要挨一刀?”

“是”。

“为什么我要挨一刀?”

“因为你不是西门吹雪。”这个老头说:“如果你是西门吹雪,我就是满地吃屎了。”

司空又怔住。

这个老头本来坐得很远,他和牛肉汤的声音连旁边—张桌子都听不见。这个老头却听见了。

这个老头是谁?

如果司空摘星知道这个老人是谁,恐怕立刻就会晕倒。

天上地下,有什么事能让司空摘星晕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一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