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一笑》

第九章 小老太婆的神秘笑容

作者:古龙

(一)

南北—十三省的镖局,假如中原膘局的总镖头百里长青站出来说,他的镖局只是家小镖局而已,那就表示,放眼天下,再也找不出一家镖局可以用大宇冠在上面了。

南北一十三省哪家镖局敢称第—?没有,因为连中原镖局的总镖头百里长青也只是说,中原镖局号称第二而已。

中原镖局在十三省内有几家分局?这连百里长青自己也数不清。

太多的分局,太响亮的字号了。这使得百里长青根本就可以终日养乌菏花,大享清福。

事实上,百里长青已经有十七年没有押漂了。再大的镖,也只是由副总镖头金鹏去押上一押。

十七年来,大小事件,百里长青都交由金鹏替他处理。金鹏成了他的左右手,而且从未出过错。

所以,当金鹏对他报告说一切都打点好以后,他应该点头持须,愉快放心的一笑才对。

但这一次,他却没有笑。

不但没有笑,而且还神色凝重的问:“—路都调查好了阻?”“绝对安全:“金鹏说:“为了这趟镖,我们已经准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一路上,都已经做好—切安全措施,总镖头大可放心。”

“这十多年来,多亏了你,你也从来没有出过错,我是很放心的,只是这一趟镖,关系实在太大了。”

“我知道,三干五百万两黄金,可以做多少事的钱?可以用八十代都用不完。”

“是呀,所以这趟镖绝对不能有任何一丁点儿错失,否则别说你我,恐怕整个镖局的事业,都会毁于一旦。而且,这也是满门抄斩的事。”

“我知道,所以京师里还特别派了柳乘风大侠,七个多月前就开始按我们定的路线去安排了。”

“柳乘风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没有?”

“每隔十五天都传回来一次消息。”金鹏说:“都只有两个

“哪两个字?”“安全。”

既然—路安全,就是该上路的时候了。

这一趟镖,由中原镖局百里长青亲自出马押阵。

(二)

牛肉汤实在焦急得很,她这一生从来也没有现在这么焦急过。

她宁可人家来把她一刀杀了,都比关在这大牢里,等待行刑好受。

因为等待只会带来焦虑,而焦虑是令人难过不堪的。

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她拼命的拍打着四周的墙壁,大声呼叫着。

除了牢内的回声以外,回应她的只有一双眼睛。

一双冷冷的眼睛。

这双眼睛也不—定是在看她,只是对着她的方向凝视着面前的虚空而已。

西门吹雪就是这样的人,对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无动于衷。

牛肉汤忽然停止了呼喊拍打,站在西门吹雪面前。

她用绝望的眼神,瞪视西门吹雪冷峻的面容,道。”他们会杀我们吗?”

西门吹雷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仿佛这个问题已经不值得回答了。

“他们会不会杀我们?”

牛肉汤又问了一遍,这会她还用力摇动西门吹雪的肩膀。

“不会。”

这两个字仿佛不是西门吹雪讲的,而是被牛肉汤摇出来的,从肚皮卷到口腔,从口腔的牙缝里摇到外面去。

这样一句无生气的回话,却带给了中肉汤无穷的希望。他的眼睛忽然消失了那绝望的神情,升起了明亮的光采。她说:“真的?他们真的不会杀我们?”

西门吹雪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牛肉汤却高兴得差点手舞足蹈起来。她又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是说,他们既然在酒里下*葯,不是下毒葯,这表示他们并不想杀我们,对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牛肉汤自己接了下去,说:“假如他们不想杀我们,为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

这似乎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为什么把中肉汤和西门吹雪关起来,而不把他们一刀杀了?

他们已经一点价值也没有了。

陆小凤死了,他们是来报仇的,不杀他们,只有增加危险,别无好处。这个问题,牛肉汤根本不可能知道,任凭她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知道。

因为答案,是在黄石镇那群凶手的脑里。

西门吹雪似乎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干脆把眼睛闭了起来。

“为什么不把西门吹雪杀了?”

这是沙大户提的问题。

看来,这个问题连沙大户也不知道。

“对呀,为什么不杀了西门吹雪?”

这是杂货店老板和棺材店老板异口同声接着问的问题。

这个问题似乎只有一个人知道答案。

因为发问的人的眼睛,都看着一个人。

“不杀他的原因:“宫素素站起身,道。”是为了他的剑

“剑谱?”沙大户道。”我们还要他的剑谱做什么?”

“你不想学得他举世无双的剑法?”

“本来想的,现在却不想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快变成大富豪,还学剑法干什么?”

“有了钱,你就什么武功也不再练了吗?”宫索素问。

“你说得不错。你知道我们每人可以分到多少钱吗?”沙大户说。

“我算不出来。”

“我也算不出来,只不过我知道,我们分到的钱,用到我们的第八十代孙子也吃喝不完。”

沙大户环视众人一周,又说:“有了这么多的钱,不好好吃喝玩乐一番,还练什么剑?”

棺材店老板那张原本像个死人的脸上,忽然也有了血色,简直像换了个人,由死人变成皇帝似的,他用极高兴的口吻说:“对呀,有了钱,咱们只管花天酒地去,还管他什么剑法?”

“而且”沙大户又说:“留着西门吹雪在,我们就多了一份威胁。”

“你们放心,那座大牢,连鬼都逃不出来,何况区区一个西门吹雪?”富索素看着大家,说:“你们都一心只要钱,那剑,谱了,西门吹雪的事,也让我来处理好了。”

“可是……”沙大户慾言又止。

“你怕他飞出我的大牢?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为什么包在你身上?这件事是包在我们大家身上的。”

小叫化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进来,一进来,就说了这句话。

“你知道我们在谈什么事吗?”

“什么事?”

“我们说好的事呀!”

“他们来了?”

小叫化点头,说:“他们来厂。”

他们?他们是谁?

(三)

小老头似乎对黄石镇附近的路很熟悉似的,他故意七拐八拐的,来到黄石镇的外头,刚好是夕阳将下时。

“你看,我说得不错吧?”小老头看着夕阳说:“我说过到黄石镇时刚好是黄昏,没有骗你吧?”

“这一点你没骗我,可是你骗了我别的。”小老太婆说。

“别的?我骗了你别的什么?”

“你骗了我走了半天冤枉路。”

“那我可没骗你:“小老头说:“我只跟你说过,走到黄石镇,起码是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你说就应该是日正中天的时里了。

(四)

中原漂局的旗帜,迎着旁晚的风,吹得飒飒的响。

百里长青端骑在马上,双目炯炯有神。

“金鹏,前面就是你说的黄石镇?”“是的。”

“绝对安全吗?”

“我们的人三个月来查过一次,全镇的人都是土生士长的,除了一个沙大户。”

“沙大户?”

“沙大户是个外地的流放贵族,忽然在黄石镇外的山上挖到了黄金,便在这里定居。因为他有钱,所以偶然会收留一些亡命之徒。”

“不过这些亡命之徒的武功,我们只要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打倒他们。”

“那我们今天晚上,似乎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一觉了。”

“我也这么想。”

“你怎么想?”小老头问。

“我想,他们如果是睡得安稳的话,那就只有一种情况。”小老太婆说。

“什么情况?”

“死人是睡得最安稳的。”

“他们为什么会死?”

“带着这么多钱,来到这个表面上平静,暗地里却波涛汹涌的黄石镇,不是找死吗?”

“你怎么知道他们带的是钱银?”

“你没看到地下的车轮痕?你看看有多深?恐怕他们保的是黄金。”“我看不是。”

“哦?”

“如果保黄金,怎么只带这么几个人?”

“那你以为他们保的是什么?”

“石头。”

“石头?”

“对,石头。”

“你怎么知道?”

“判断。我看他们的车里装的绝对是石头,只有装了石头,他们才这么大胆,几个人就进入黄石镇。”

“你知道这几个人是谁吗?”

“谁?”

“他们的总镖头百里长青、副总漂头金鹏、蛾眉女侠司徒风、司徒荤、司徒燕、青城剑玄道子。”

“真的?”

“我会看走眼吗?”

“那他们载的是黄金?”

“我不知道。”

“我知道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去看看。

沙大户的屋子早就灯火通明。

对沙大户来说,这一天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日子。

能够招待南北一十三省最大镖局的总镖头,这可是盼也盼不到的事。

因为,除了吩咐厨师好好准备拿手菜之外,他自己,也早巳站到大门口去恭迎百里长青的大驾了。

不单是他,黄石镇上所有的人全都在他们的门口恭候着。

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极得意的笑容。

因为,这就是小叫化口中的:“他们来了”。

他们,当然就中原镖局的人了。

其实,更真实更深一层的说,小叫化口中的他们,应该指的是马车里的镖银。

那可以用八十代也用不完的黄金。

“他们进去沙大户家了。”小老头说。

“晤,鳖已入翁了。”

“怎么办?”

“怎么办?看好戏呀。”

“这时候还看好戏?”

“不然,你想怎么办?”

“救人去呀。”

“救人?救谁?”

“他们呀。”

“他们?他们现在还会有危险,还没吃饱,还没喝醉,怎么会有危险?”

“那……”小老头不知怎么办了。

“我们去救人。”小老太婆说。

“你不说他们还没危险吗?”

“我不是说他们,是说别人。”

“别人,别人是谁?”

“他不是谁,他是西门吹雪。”

“他?你知道他在那里吗?”

“我当然知道,不然,怎么提议去救他?”

“你为什么认为他需要人去救?”

“因为他不在帐篷,而且,我看沙大户他们都开心得很,假如西门吹雪在外面,他们会那么开心吗?”

“你为什么要救西门吹雪?”

“我不跟你说过,他是我的小朋友吗?”

“小朋友就要救?”

“因为这个小朋友现在可以帮我们做很多事。比如说看青车里的是石头,还是黄金?”

“那我们为什么不快点去?”

小老头话还没说完,人就跑了开去。

但是他没有跑开,因为他的后衣领被小老太婆一手捉住。

“你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干什么?”

“救人呀中“救人?救人是往那边。”

夜,没有月亮的夜。

平常很阴森牢房,在这样的夜色下,更显得阴森极

看到这么阴森的牢房,小老头子禁不住皱起两条眉毛,小老太婆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6你为什么也皱眉?”小老头问。

“因为你皱眉呀。”

“我皱眉跟你皱眉有关联吗?”“当然有。”

“是什么关系?”“因为你皱眉的样子很像一个人。”“是的。”

“谁?”

“陆小凤。”

“真的,我会像陆小凤?”

“是的,只不过足个灰眉灰发,也就是说,灰头士险的陆小凤”。

小老头笑了,他觉得很得意:“只要像陆小凤,管他什么头发眉毛?”

他忽然叹了一口气,说:“只可惜……”

“只可惜陆小凤已经死了?”“这是其一。”

“其二呢?”

“只可惜现在我们有正事要办,不然,我倒要请你好好吃喝一顿。”

“为什么?

“因为从来也没有人说我像陆小凤。”

“像陆小凤有什么好?还有人叫陆小凤做陆小鸡呢。”小老太婆说:“而且,陆小凤已经死了,说你像个死人,又有什么好的?”

小老头不说话了,他只是默默的走向牢门。

却被小老太婆一把拉住。

“你干什么?”小老头问。

“你想干什么?小老太婆反问。

“我们不是要去救人吗?陆小凤死了,总不能再多一个西门吹雪是死人吧?”

“我忽然觉得有一件事比救西门吹雪还重要。等做完了这件事,再来做也不迟。”

“什么事?”

小老太婆没有回答,只是作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一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