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16章 虎穴娇娃

作者:古龙

车厢宽大,很舒服。

这本是借给托运镖货的吝商们,走远路时坐的。

八方镖局不但信用极好,为客人们想得也很周到。

叶开想不到戴高岗居然是个很周到的人。

他先在车厢里垫起了很厚的棉被,又自己扶着叶开坐上车。

“你的伤不轻,一定要赶快去找个好大夫。”

他的周到和关心,已使得叶开不能不感激。

叶开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本不该这么样对我的,我对你的态度并不好。”

戴高岗道:“无论谁在你当时那种心情下,态度都不会好的。”

叶开叹道:“看来我不但低估了吕迪,也看错了你。”

戴高岗也叹了口气,道:“他的确是我生平未见的高手,但却还是未必能比得上你。”

叶开道:“我已败了。”

戴高岗道:“可是他若真的要杀你,现在已死在你手下。”

叶开道:“你也相信这句话?”

戴高岗点点头。

叶开凝视着他,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在墙外说这句话的人是谁?”

戴高岗摇摇头:“我正想问你,你一定知道他是谁的。”

叶开道:“哦?”

戴高岗道,“因为他不但说出了你不愿说的话,而且生怕吕迪再下毒手,所以故意将他引开。”

叶开又叹了口气,道:“你想得的确很周到,却想错了。”

戴高岗道:“这个人不是你的朋友?”

叶开苦笑道:“我本来以为他是我的朋友。”

戴高岗道:“现在呢?”

叶开道:“现在只希望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以后也永远不要见到他。”

戴高岗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

叶开没有回答这句话,却反问道:“你要带我去我的大夫是谁?”

戴高岗道:“那个大夫也是个很古怪的人,医道却很高。”

叶开忽然笑了笑,道:“医道高明的大夫,脾气好像都有些古怪的,就正如真正的武林高手,脾气也都有些古怪一样。”

叶开微笑着,道:“你的脾气并不古怪。”

戴高岗道:“我怎么能算武林高手?”

叶开道:“但我却知道,近年来八方镖局保的镖,从来也没有出过一次岔子。”

戴高岗笑道:“那只不过因为我这两年来的运气不错,而且有很多很好的朋友照顾。”

叶开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多好朋友。”

戴高岗还想说什么,但则,开却已闭上了眼睛。

他看来的确很疲倦,他并不是铁打的。

戴高岗又拉过条棉被,轻轻地盖在他身上,脸上却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

看他这种表情,就好像恨不得用这条棉被蒙起叶开的头,活活地闷死这个人。

但他却只不过将棉被盖到叶开身上。

叶开似已睡着。

现在就算真的有人要用棉被闷死他,他也不会知道,他更不能反抗。

所以他真的睡着了。

日正当中,正午。

马车还在继续前走,旅程仿佛还有很长。

“你一定要赶快找个好大夫……”

可是戴高岗要找的这好大夫,却未免住得太远了些。

他看着沉睡中的叶开,嘴里正在嚼着一条鸡腿。

他早已有准备,准备要走很长的路,所以连午饭都准备在车上。

他本来就是个很周到的人,但却只有一个人吃的午饭,只有一条鸡腿,一块牛肉,一张饼,一瓶酒。

他好似早已算准了叶开要睡着,因为临上车之前,他给叶开喝了一碗保养元气的参汤。

牛肉卤得不错,鸡腿的滋味也很好,虽然比不上他平时吃的午饭,可是在执行任务时,一切事都不能不将就些的。

他虽然是个很讲究饮食的人,现在也已觉得很满意了。

何况,现在他的任务眼看着就已将完成,再过一个多时辰,就可以将叶开交出去,他还来得及赶回去享受一顿丰富的晚餐。

喝完了最后一口酒,他忽然也觉得很疲倦。

他本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可是现在能乘机小睡半个时辰也不错,精神养足了,晚餐后还可以安排一两个有趣的节目。

车子在摇动,就像是摇篮一样。

他闭上了眼睛,心里已开始在计划着晚上应该去找谁?是那个最会撒娇的小妖精?还是那个功夫特别好的老妖精?

这些节目都是很费钱的,但他却已有两年不必再为金钱烦恼。

“也许应该把两个都找来,比较比较。”

所以现在必需养足精神。

他嘴角带着微笑,终于睡着。

他好像只睡了一下子,可是他醒来的时候,叶开竟也不见了。

车门还是关着的,马车还在继续前行。

叶开却已无影无踪。

戴高岗的脸色突然苍白,大声吩咐:“停车!”

他冲下去,拉住了那个赶车的:“你有没有看见那姓叶的下车?”

“没有。”

“他人呢?”

赶车的冷笑:“你跟他一起在车里你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这赶车的显然不是他的属下,对他的态度并不尊敬。

戴高岗忽然觉得胃部收缩,忍不住要将刚吃下去的鸡腿和牛肉全吐出来。

赶车的一双眼睛却在盯着他,冷冷道:“你最好还是赶快上车,跟我一起去交差。”

戴高岗并没有想逃,他知道无论逃到什么地方去,都没有用的。

马车开始往前走的时候,他就伏在车窗上,不停地呕吐。

恐惧就像是臭鱼一样,总是令人呕吐。

马车转过一个山坳后,前面竟是一条街道。

一条和城里一样非常热闹的街道,两旁有各式各样的店铺,街上有各式各样的人。

你若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条街道和城里最热闹的街道竟是完全一模一样的,连街道两旁的店铺,招牌都完全一样。

到了这里,无论谁都会以为自己忽然又回到了长安城里。

可是走过这条街,前面就又是一片荒山。

现在马车的速度已缓了下来,街上的行人,神情仿佛都很悠闲,好裣并没有特别注意这辆大车。

因为他们认得这辆车,也认得这个赶车的人。

若是个陌生的人,赶着车走入这条街道,无论他是谁,不出一刹那,他就会死在街头。

这条街当然不会有猛虎,却有个比猛虎更可怕的人。

马车已驶人了一家客栈的院子。

这家客栈的字号是鸿宾,也正和叶开在城里投宿的那笠家,完全一模一样。

一个肩上搭着抹布、千里提着水壶的伙计,已迎了上来:“戴总镖头是一个人来的?”

戴高岗勉强笑了笑,道:“只有一个人。”

伙计脸上全无表情:“房间早已替总镖头准备好了,请随我来。”

后面的跨院里,有七间很宽大的套房,也正和玉箫道人住的那个跨院一样。

前面的客厅里,桌上已摆好了一壶酒,一个很精致的七色拼盘,一个人正背对着门,在自斟自饮。

一个发髻堆云、满头珠翠、穿得非常华丽的绝代佳人。

戴高岗垂着头走进来,垂着头站在她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没有出声,慢慢地端起酒杯,浅浅地啜了口酒,才问道:“你一个人来的?”

戴高岗道:“是。”

“还有个人呢?”

“走了。”戴高岗的声音已在发抖。

这绝色丽人已缓缓地回过头去,脸上带着种仙子般的微笑。

上官小仙!

她当然就是上官小仙。

戴高岗看见了这仙子般美丽的女人,却远比看见了恶魔还恐惧。

上官小仙看着他,柔声道:“你难道是在说,叶开已走了?”

戴高岗点了点头,牙齿打战,似已连话都说不出。

上官小仙道:“我要你替他准备的那碗参汤,他没有喝?”

“他……他喝了。”

上官小仙道:“然后呢?”

戴高岗道:“然后我就扶他上了车。”

虽然是严冬,但他却已满头大汗。上官小仙道:“在车上他睡着了没有?”

戴高岗道:“睡着了。”

上官小仙道:“他的伤势怎么样?”

戴高岗道:“伤得不轻。”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这我就不懂了,一个受了重伤、又睡着了的人,你怎么会放他走的?”

戴高岗接着道:“我……我没有放他走。”

上官小仙道:“我也知道是他自己要走的,可是你难道就不能留住他?”

戴高岗的汗越擦越多:“他走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

上官小仙道:“你跟他不是坐一辆车来的?”

戴高岗道:“是。”

上官小仙道:“这又奇怪了,你跟他坐一辆车上,他走的时候,你怎么会不知道?”

戴高岗道:“因为……因为……因为我也睡着了。”

他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上官小仙忽然笑了,笑得又温柔,又甜蜜:“我知道你一定也很累,最近你一直都忙得很。”

戴高岗脸上已无人色:“我……我不累,一点也不累。”

上官小仙柔声道:“你的应酬那么多,不但要应酬客人,还得要应酬那些大大小小的妖精,怎么会不累呢?”

她轻轻叹息着,又道:“我想你已经应该好好的休息一阵子了,我就先让你休息二十年吧。”

戴高岗失声道:“二……二十年?”

上官小仙淡淡道:“二十年后,你一定又是条生龙活虎般的好汉了。”

她掌里拿着双镶银的象牙筷子,忽然向戴高岗咽喉点了过去。

戴高岗没有闪避。他不敢闪避,也根本不能闪避。

上官小仙的出手,这世上已很少有人能闪避得开。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间,突然有刀光一闪。

“叮”的一声,上官小仙手里的象牙筷子已从中而断,刀光的劲力未绝,又飞了出去,“当”的,钉在墙上。

一柄三寸七分长的刀。

飞刀。

飞刀钉在墙上,刀锋竟已完全钉了进去。

一个人手扶着门,慢慢地走了进来。

叶开。

叶开居然还是来了。

他的飞刀出手,杀人的时候少,救人的时候多。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血色,挣扎着走过来,拍了拍戴高岗的肩:“你救我一次,我也救你一次,现在我们的人情已结清。”

上官小仙又笑了:“我说的果然不错,你身上果然不止带着一把刀的。”

叶开也笑了笑:“吕迪呢?”

上官小仙道:“他怎么会追得上我?”她凝视着叶开,笑得更温柔:“除了你之外,世上还有什么男人能追得上我。”

这是句很有趣的双关语,有趣极了。

叶开听不懂。

——装傻就是他拿手本领之一。

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目光四面打量着,长长叹了口气,道:“这真是个好地方。”

上官小仙道:“你喜欢这地方?”

叶开道:“我若一直睡着,到现在才醒,一定以为还在城里,一定想不到金钱帮的总舵会在这么样一个地方。”

上官小仙叹道:“只可惜你好像是不肯好好睡一下的。”

叶开淡淡道:“我的应酬并不多,认得的妖精也只有一个。所以我总不太累。”

上官小仙当然知道他说的妖精是谁,可是她装傻的本事也绝不比叶开差。

她吃吃地笑着道:“我本来以为你会很累的,最近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总是在床上,床上的妖精,却不止一个,所以特地叫人替你准备了碗参汤,养养你的元气,谁知你居然不领情。”

叶开道:“我已领过了情。”

上官小仙眨着眼,道:“那碗参汤你真的喝了下去?”

叶开道:“只可惜那碗参汤下的补葯还不够,若要叫我真的睡一觉,最少得用十来斤补葯才行。”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这都怪我,竟忘了你是魔教中大公主的大少爷。”

叶开道:“所以你不能怪戴总镖头,我相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睡着的。”

上官小仙道,“可是你知道?”

叶开道:“我一上车,就发现了他为他自己一个人准备的酒菜。”

上官小仙道:“你身上难道也总是带着能令人睡着的补葯?”

叶开笑了笑道:“我只不过吐了点口水在他的鸡腿上。”

上官小仙笑了:“你的口水里还有参汤?”

叶开道:“所以那条鸡腿的滋味一定很不错。”

戴高岗垂着头,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忽然被人塞了一嘴烂泥。

上官小仙道:“你怎么知道这位戴总镖头是想带你来找我的?”

叶开笑了笑,道:“口水里的一点参汤,就能让人睡着,那种参汤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做得出?”

上官小仙道:“你既然已走了,为什么还要来?”

叶开也叹了口气,道:“因为我好像已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这是实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