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17章 柔情蜜意

作者:古龙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伤势,若是留在长安城,很可能话不过今天。

——他正像是条被猎人们追逐的狐狸,长安城里却已有群鹰飞起。

上官小仙嫣然道:“你总算还有点良心,总算还知道只有我是真正对你好的。”

叶开道:“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走,我一直都留在车里。”

戴高岗道:“你没走?”

叶开笑了笑,道:“那车子很舒服,座位也很宽大,位子下又是空的,像我这种不太胖的人,正好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里面。”

戴高岗咬着牙道:“我只有一件事还不明白。”

叶开道:“什么事?”

戴高岗恨恨道:“你既然是准备要来的,为什么要耍这一手花样?”

叶开淡淡道:“因为我不愿别人将我看成个笨蛋,我无论到什么地方去,都得先弄清楚去的究竟是什么地方。”

上官小仙又叹了口气,道:“现在你总算已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叶开笑道:“我说过,这实在是个好地方,连我都想不到。”

上官小仙叹息着道:“幸好现在我也明白了一件事。”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用眼角瞟着戴高岗,道:“我总算已知道真正的笨蛋是谁了。”

戴高岗道:“我……”

他只说出这一个字。

这个字是开口音,他的嘴刚张开,突然发现银光一闪,已射入他的嘴里。

他只觉得嘴里甜甜的,凉凉的,就好像吃了块冰糖一样。

上官小仙微笑道:“我知道你喜欢吃,天下杀人的暗器,绝没有一样比我这冰糖银丝更甜、更好吃的了,你说是不是?”

戴高岗没有回答。、他的脸色突然变成死黑色,咽喉已突然被塞注,就好像有双看不见的手,突然扼住了他的咽喉。

他的呼吸突然停顿。

他死的时候,嘴里还是甜的。

这冰糖银丝真甜,简直甜得要命,甜得死人。

上官小仙这人岂非也甜得很?

上官小仙笑得还是那么甜,比冰糖还甜。

叶开却没有笑,也笑不出。

上官小仙道:“你不高兴?”

叶开闭着嘴。

上官小仙道:“他救过你,你也救过他,你们的帐岂非已结清?我杀了他,跟你也没有关系。”

叶开忍不住道:“你至少不必在我面前杀他的。”

上官小仙道:“我一定要在你面前杀他。”

叶开道:“为什么?”

上官小仙道:“因为我要你明白两件事。”

叶开在听。

上官小仙道:“你若想要一个笨蛋变得不比别人笨,只有一个法子。”

她微笑着,看着地上的戴高岗:“现在他岂不是已不比别人笨了?”

死人就是死人,死人都是一样的,既没有特别聪明的死人,也没有特别笨的死人。

上官小仙慢慢地接着道:“我还要你明白,我若要杀一个人,他就已死定了,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他,连你也不能。”

叶开又闭上嘴。

上官小仙看着他,忽又嫣然一笑,道:“你现在还活着,只因为我根本就不想杀你,也不会拿冰糖银丝给你吃的,你又何必闭着嘴?”

这倒不是假话。她若真的想杀叶开,机会实在多得很。

叶开却在冷笑,他显然并不领情。

上官小仙微笑着,又道:“其实你有时也笨得很,你为什么不用你的刀去对付吕迪?”

叶开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因为我想证明一件事。”

上官小仙道:“什么事?”

叶开道:“我想知道韩贞究竟是不是死在他剑下的。”

上官小仙叹道:“你若也死在他手下,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叶开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我本来的确低估了他。”

上官小仙道:“他的武功比你想象中还高?”

叶开点点头。

上官小仙道:“现在你已知道韩贞不是死在他剑下的?”

叶开又点点头,道:“他若真的杀了韩贞,就一定也会杀我。”

上官小仙道:“他若真杀你时,你怎么办?”

叶开淡淡道:“你自己说过的,我身上带的不止一把刀。”

上官小仙嫣然道:“所以我也说过,幸好他并没有真的想杀你。”

叶开冷冷道:“对你说来,这并不好。”

上官小仙道:“有什么不好?”

叶开道:“韩贞既不是他杀的,就一定是你杀的,你杀了韩贞,再嫁祸给他,为的就是想要我去跟他拼命。”

上官小仙凝视着他,美丽的眼睛里,带着种谁也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的表情,过了很久才慢慢他说道:“你真的认为一定是我杀了韩贞?”

叶开也在盯着她,道:“除了你,我想不出第二人。”

上官小仙道:“你不信?”她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的,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

叶开承认。

上官小仙道:“可是假如我能证明我没有杀他,你怎么样?”

叶开道:“你能证明?怎么证明?”

上官小仙道:“我当然有法子。”

叶开冷笑道:“我就知道你有法子,你甚至有法子可以证明韩贞是我杀了的。”

上官小仙道:“我有证据。”

叶开道:“我也知道你有证据,你随时都可以制造出几百个证据来。”

上官小仙道:“我只有一个证据,我拿出这个证据来,你若还是不相信我,我就情愿让你杀了我,替韩贞复仇。”

她说得太肯定,大有把握。

叶开几乎已被她打动了,但立刻又警告自己,绝不能相信:“无论你拿出什么证据来,我都绝不会相信。”

上官小仙道:“你若万一相信了呢?”

叶开道:“你若真的能使我相信你没有杀韩贞,我就……”

上官小仙道:“你就怎么样?”

上官小仙叹息着,道:“你知道我绝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既不想杀你,也不想伤你的心,我只不过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叶开道:“什么事?”

上官小仙道:“一件既不会伤害到别人,也不会伤害到你自己的事。”

叶开道:“好,我答应。”他绝不相信上官小仙能拿得出那种证据来,世上几乎已没有任何一件事、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他相信上官小仙的话。

可是他想错了。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证明上官小仙并没有杀过韩贞。

这个人是谁呢?

这个人就是韩贞自己。

韩贞并没有死,他居然又活生生地出现在叶开眼前。

上官小仙招了招手,他就从后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坛酒,微笑着走到叶开面前,道:“酒我总算已替你找到了,若是还不够,我还可以替你去拿。”叶开怔住。

这次他的确是真的怔住。

上官小仙笑道:“这个人是不是韩贞?”

当然是。

叶开看得出这个人的鼻子上,还留着被他一拳打过的伤痕。

上官小仙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他当然还活着。

上官小仙道:“韩贞既然还活着,我就没有杀韩贞。”

这道理也正如一加一等于二同样简单,同样正确。

上官小仙轻轻吐出口气,悠然笑道:“现在你总该相信我没有杀了他吧?”

叶开没有说话。

他现在当然已明白,死的那个人,并不是韩贞。

上官小仙道:“你认得韩贞,我若将一个人易容改扮成他的样子。绝对瞒不过你的。”

世上并没有那么精妙的易容术。

一个人若真的能改扮成另外一个人,连他自己的亲人朋友都瞒过,那就没有易容术了。

那就已经是神话、奇迹,而且是很荒谬的神话,绝不可能发生的寄迹。

2川

上官小仙道:“但是那天晚上你见到那个‘韩贞’时,他的脸已被打毁了,所以才瞒过了你。”

叶开只有苦笑,苦笑着道:“看来金钱帮的人才,果然不少。”

上官小仙道:“的确不少。”

叶开道:“你先将一个人易容改扮成韩贞,再打毁他的脸,叫他来骗我?”

上官小仙道:“是韩贞自己动手打的,他的拳头也很硬,至少比我硬。”

叶开叹道:“但我却还是想不通,怎么会有人肯替你做这种事,挨了一顿毒打后,还替你去骗人。”

上官小仙道:“你刚才从车厢里出来时,看见外面那些人没有?”

叶开点点头。

上官小仙点了头,道:“只要我随便吩咐一声,无论什么事,他们都肯去为我做的。”

叶开道:“等他们的事做完了之后,你还是一样要杀了他们。”

上官小仙淡淡道:“我本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那些人的性命,在我看来,根本就一文不值。”

她凝视着叶开,灵活的眼睛又露出种奇怪的表情,轻轻地接着道:“可是我对你…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也该知道。”

为了要让叶开相信韩贞是死在吕迪剑下的,她不惜杀人。

现在为了要让叶开相信她没有杀韩贞,她又不惜让韩贞再活着出现。

为了要让叶开相信韩贞是朋友,她已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可是现在她的一切心血,显然已白费了。

现在叶开当然已知道,韩贞也是金钱帮中的人,他们做的一切,只不过要叶开答应她一件事。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样的事,叶开连想都不敢想。

他知道无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上官小仙都能想得出来的。

上官小仙还在凝视着他,慢慢道:“我只要你答应我,留在这里,等你的伤口给了疤之后再走。”

叶开道:“就是这件事?”

上官小仙道:“就是这件事。”

叶开又怔住。

她自己也承认自己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别人的性命,在她眼中看来,根本一文不值。

她花了那么多的心血,牺牲了那么多代价,为的只不过要叶开答应她这么样一件事。

这件事非但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对叶开也只有好处。

她算来算去,为的竟不是自己,而是叶开。

叶开看着她,心里忽然涌起一种他自己也无法了解的感情。

——我对别人虽然心狠手辣,可是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也很明白。

叶开一直不明白,就算明白也一直不能相信,不愿相信。

可是现在他已不能不相信。

上官小仙本可乘此机会,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子来折磨他的。

她看着叶开时,眼睛里露出的那种情感,难道是真的?

那至少有几分是真的。

上官小仙悠悠地又说:“我本来有很多法子可以把你留在这里的,但是我不愿勉强你,所以我才要你自己答应。”

叶开终于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我本来就已答应。”

后院里有个小小的厨房,厨房里传来了阵阵粥香。

上官小仙正在厨房里替他煮粥,是用人参炖的鸡粥。“我本来想在粥里加点人参的,可是我……”

叶开忽然想起了崔玉真,想起崔玉真为他炖的粥。

她的确是个善良而可爱的女孩子,她的身世却又偏偏那么悲惨,遭遇偏偏又那么不幸。

现在她更已不知道遭遇到什么事。

oj9

还有丁灵琳。

现在她是不是己恢复了神智?郭定是不是还在照顾着她?他现在在哪里?……

她若知道自己一刀刺伤了叶开,她的痛苦一定比叶开的刀伤更深。

这些事,本都是叶开不愿去想的,却又偏偏不能不去想。

可是他想了又能怎么样?

他已答应了上官小仙,他的伤势远比他想象中更严重。

刚才他一直在提着一股劲,这一躺下来,他才知道,刚才能支持那么久,实在是奇迹。

他不但伤口在痛,全身的筋骨都在痛。又酸又痛。

上官小仙已捧着碗粥走进来,嫣然道:“这是我自己亲手做的,你尝尝看怎么样?”

她居然也会下厨房?居然会炖粥?

“过两天等你稍为好一点时,我再下厨房炒几样菜给你吃,我保证连鸿宾楼的大师傅,也没有我的手艺好。”

粥的滋味果然不错,叶开也实在饿了。

上官小仙又笑道:“这粥里也有补葯,可不是那种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柔情蜜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