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19章 甘为情死

作者:古龙

“只可惜我们相见太晚了。”

这就是丁灵琳对郭定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她唯一能说的一句话,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说过这句话,也不知有多少人听过。可是除非你真的说过,真的听过,你绝对无法想象说这句话时有多少辛酸,多少痛苦。

看着丁灵琳头也不回地走出去;郭定只觉得整个人都似已变成空的,空荡荡的,飘入冷而潮湿的阴霾中,又空荡荡的,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严冬中难得一见的阳光、刚从东方升起,照入了阴暗的斗室。

可是对郭定来说,这屋子里已只剩下一片无际的寒冷和黑暗。

他知道自己一生中,已永远不会再有阳光和温暖,因为她这一去,是必定永远再也不会回来的了。他知道自己永远再也见不到她。

女人要对付男人,显然有很多法子,但是她要去对付的人,却实在太危险,太可怕。

何况,就算她真的能对付他们,她自己也绝不会再活着回来。

因为她本就决心去求死的。

她刺了叶开一刀,她的痛苦和悔恨,已只有“死”才能解脱。

她早已决心以“死”来赎罪。

现在玉箫和吕迪是不是已经在鸿宾客栈里等着她,等着将她宰割?

像他们那样的男人,要对付一个女人,也有很多法子的。

他们会用出什么样的法子来?

想到玉箫的丑恶,吕迪的冷酷,郭定已不敢再想下去。

寒冬中的阳光,永远是轻柔温暖的,就像是情人的抚摸。

阳光恰巧贴在他脸上,他的泪已流下来。

正午,鸿宾客栈。

丁灵琳走进去的时候,阳光已照在外面那绿色的金字招牌上。

她身上并没有戴着她的夺命金铃,也没有带任何武器。

今天她准备要用的武器,是她的决心,她的勇气,她的智慧与美丽。

她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世上也不知有多少男人,是死在女人这种武器下的。

她的确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而且今天又刻意打扮过。

看见她走进去,男人的眼睛里都不禁露出爱慕和慾望。

只有那善良的老掌柜,却显得有些忧虑担心,仿佛已看出今天必将有灾祸降到这年轻的女孩子身上“最近他看见的凶杀和祸事已大多。丁灵琳一进门,他就从柜台里迎出来,勉强作出笑脸,问道:“是不是丁姑娘?”

“是的。”

“了姑娘,你的两位客人,已经在后院里等着。”

玉箫和吕迪居然真的全部来了。

丁灵琳忽然发觉自己的心在跳,跳得很快。

虽然她已下了必死的决心,但却还是不能不紧张。

她当然也知道这两个人的危险和可怕。

“来的只有两个人?”

老掌柜点点头,忽然压低声音,道:“姑娘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不如还是回去吧。”

丁灵琳笑了笑,道:“你明知是我约他们来的,为什么要我回去!”

老掌柜迟疑着:“因为……”

他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心里的忧虑和恐惧,只不过轻轻地叹了口气。丁灵琳已微笑着走进去,心里却并不是不知道这老人的好意。

可是她已没有第二条路走,就算明知在里面等着她的是毒蛇恶鬼,她也非去不可。

后院里刚打扫过,厅堂已打扫干净,地上光秃秃的,显得更荒寒冷落。

“那两位客人就在厅里。”带路的伙计说过这句话,立刻就悄悄退出院子。

他显然已看出今天这约会并不是好玩的。

客厅的门开着,里面并无人声,王箫道人和吕迪都不是喜欢说话的人,更不喜欢笑。

他们笑的时候,通常都只因为他们要杀的人,已死在他们面前。

丁灵琳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露出最甜蜜的笑容,用最优雅的姿态走进去。

在里面等着他的,果然正是玉箫道人和吕迪。

这屋子里也只有阳光,但无论谁只要一走进来,都立刻会觉得自己好像是走人了个冰窖里。

玉箫道人就坐在迎门的一张椅子上,他要坐下来,选的永远都是最舒服的一张倚子。

他的服饰还是那么华丽,看来还是那么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屋子里虽然另外还有一个人,他却好像不知道。

他根本就从未将任何人看在眼里。

吕迪却在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一个漠不关心的游人,正站在兽栏里,看着一条已垂老的狮子在笼中向他耀武扬威一样。

他苍白的脸上,带着种冷漠轻蔑的不屑之色,因为他知道这条狮子的皮毛虽华丽,但是牙己钝,爪已秃,已根本无法威胁他。

他的神色冷漠,装束简朴,屋子里虽然还有同样舒服的椅子,他却宁愿站着。

丁灵琳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笑得更甜蜜。这两个正是极鲜明强烈的对比,她第一眼看见他们,就知道他们绝不能和平共处的。

“我姓丁。”她微笑着走进门:“叫丁灵琳。”

玉萧道人冷冷道:“我认得你。”

丁灵琳道:“你们两位彼此也认得?”

玉箫道人傲然道:“他应该知道我是谁。”他的手在轻抚着他的白玉箫:“他应该认得这管箫。”

丁灵琳笑了:“是不是每个人都应该认得这管箫?否则就该死?”

她用眼角瞟着吕迪,吕迪脸上完全没有表情。

他显然并不是个容易被打动的人。

丁灵琳眼珠子转了转,嫣然道:“我实在想不到吕公子也会来的,我……”

吕迪忽然打断了她的话,淡淡道:“你应该想得到。”

丁灵琳道:“为什么?”

吕迪道:“上官金虹留下来的宝藏和秘笈,本就很令人动心。”

丁灵琳道:“吕公子也动了心?”

吕迪道:“我也是人。”

丁灵琳道:“只可惜那宝藏和秘笈的地点,吕公子也绝不会知道的。”

吕迪承认。

丁灵琳的眼睛发着光,道:“但我却知道,只有我知道。”

吕迪道:“哦?”

丁灵琳道:“这秘密我本不愿说出来的,但现在却已不能不说。”

吕迪道:“为什么?”

丁灵琳叹了口气,笑得仿佛已有点凄凉:“因为现在叶开已死了,就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没法子得到那宝藏的。”

昌迫道:“所以你找我们来?”

丁灵琳点点头:“我算来算去,天下的英雄豪杰,绝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两位。”

吕迪只不过在听着,玉箫却在冷笑。

丁灵琳道:“今天我请两位来,就为了要将这秘密告诉两位,因为…”

吕迪突然又打断了她的话:“你不必告诉找。”

丁灵琳怔了怔道:“为什么?”

吕迪淡淡道:“因为我已不想知道。”

丁灵琳怔住,笑容似已僵硬。

吕迪道:“但我却知道一件事。”

丁灵琳忍不住问:“什么事?”

吕迪道:“假如有两个人同时知道这秘密,能活着走出去的,就必定只有一个。”、丁灵琳却已笑不出了。

吕迪却笑了笑道:“那宝藏虽今人动心,但我却不想为了它和东海玉箫拼命。”

玉箫道人忽然也笑了笑,道:“看来你是个聪明人。”

吕迪道:“道长也已明白了她的意思?”

玉箫道人道:“她不如你聪明。”

吕迪道:“可是她也不太笨,而且很美。”

玉箫道人道:“她总是喜欢自作聪明,我一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

吕迪微笑道:“世上的女人,又有几个不喜欢自作聪明?”

玉箫道人目光钉子般的盯在他脸上,冷冷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吕迪淡淡道:“我只不过在提醒道长,像她这样的女人,世上并不多。”

玉箫道人不由自主看了丁灵琳两眼,眼睛里也不禁露出赞赏之色,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惜、实在可惜。”

吕迪道:“可惜?”

王箫道人道:“一柄剑若已有了缺口,你看不看得出?”

吕迪点点头。

玉箫道人道:“这女人已有缺口。”

吕迪道:“你看得出?”

他当然明白玉箫道人的意思,丁灵琳和叶开的关系,早已不是秘密。

玉箫道人:“我若看不出,她上次落在我手里,我已不会放过她。”

吕迪也曾听说,郭嵩阳从不用有缺口的剑,玉箫从不用有过男人的女人。

他看着玉箫道人,不再开口,眼睛里又露出种讥讽的笑意。

玉箫道人道:“你还不懂?”

吕迪道:“我只不过在奇怪。”

吕迪道:“奇怪你为什么选这张椅子坐下来??王箫道入道:“你应该看得出,这地方只有这张椅子最好。”

吕迪淡淡道:“我看得出,可是我也知道,这椅子以前一定也有人人坐过。”

他忽然结束了这次谈话,忽然从丁灵琳身旁大步走了出去。

丁灵琳的心在往下沉,血也往下沉,全身都已冰冷。

王箫道人正在看着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尖再慢慢地看到她的眼睛。

他的目光似已穿透了她的衣服。

丁灵琳只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完全赤躶着的。

她并不是没有给男人看过,但现在她却是受不了,突然转身,想冲出去。

她并不怕死,可是也知道,这世上还有些远比死更可怕的事。

谁知她刚转身,玉箫道人已到了她面前,背负着双手,挡住了她的去路,还是用同样的眼色在看着她。

丁灵琳握着双拳,一步步后退,退到他刚才坐的那张椅子上坐下,忽然道:“我……我知道你绝不会碰我的。”

玉萧道人道:“哦?’丁灵琳道:“我的确已有了缺口,而且还是很大的缺口。”

玉箫道人笑了,微笑着道:“我本来以为你已长大了,因为你今天要来做的,本是大人做的事,现在我才知道你实在还是个孩子。”

丁灵琳从不肯承认自己是个孩子,尤其在叶开面前更不肯。

但现在她却只有承认。

玉箫道人悠悠道:“你知不知道,孩子要做大人的事,总是危险得很。”

丁灵琳鼓起勇气,道:“我却看不出现在有什么危险。”

玉箫道人道:“本来我的确从不碰已有过男人的女人,对你却可以破例一次。、丁灵琳已不能动,从脚尖到指尖都已不能动,连头都不能动。玉箫道人看着她的脸色已变了。丁灵琳只觉得他的眼睛里仿佛忽然有了种奇异的吸引力,吸引住她的目光,将她的整个人都吸住。她想挣扎,想逃避,却只能痴痴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他的眼睛里仿佛在闪动着碧光,就像是忽然亮起了一点鬼火。了灵琳看着这双眼睛,终于完全想起了上次的事。”……去杀叶开!拿这把刀去杀叶开。”

这次他要她做的事,是不是比上一次更可怕?

她已用尽了全身力气挣扎,冷汗已湿透了她的衣服,但她却还摆不脱。

玉箫道人眼中的那点鬼火,似已将她最后的一分力气都燃尽。

她已只有服从。

无论玉箫道人叫她做什么,她都已完全无法反抗。

就在这时,突听“砰”的一声,门突然被撞开,一个人标枪般站在门外。

玉箫道人一惊,回身怒喝:“什么人?”

“嵩阳郭定。”

郭定毕竟还是及时赶来了。

他怎么能来的?是谁解开了他的穴道?

是上官小仙?还是吕迪?

他们当然知道,只要郭定一到这里,他和玉箫道人之间就必定只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

阳光乍现,又沉没在阴云里,酷寒又征服了大地。

冷风如刀。

郭定和玉箫道人就站在这刀锋般的冷风里,两个人心里也都明白,他们之间必定要有一个倒下去。

无论谁要走出这院子,都只有一条路——从对方的尸体上走过。

郭定的剑已在手。

剑是黝黑的,暗无光华,却带着种比寒风更凛冽的杀气。

这柄剑就像是他的人一样。

玉箫却莹白圆润。

这两个人恰巧也是个极强烈鲜明的对比。

郭定凝视着他手里的玉箫,一直在尽量避免接触到他的眼睛。

王箫道人眼里的怒火又亮起,忽然问道:“你是郭嵩阳的后人?”

郭定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甘为情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