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02章 南海娘子

作者:古龙

卫八太爷愉快时和愤怒时,若是变为不同的两个人,那么他现在的样子,就是第三个人了。从来也没有人看见过他像现在这么样紧张,这么样惊讶,甚至连他那张总是红光满面的脸,现在都已变成了铁青色。

“南海娘子!难道她真还没有死?”

他握紧双拳,声音里也充满了紧张和惊讶,甚至还仿佛带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没有人敢出声,谁也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使卫八太爷紧张恐惧的人。

卫天鹏突又瞪起眼睛,大声道:“你们知不知道南海娘子是什么人?”

这句话虽然是问大家的,但眼睛却还是盯在韩贞一个人身上,但这次却连韩贞也没有开口。

卫天鹏已冲过来,一把揪住他衣襟,厉声道:“你连南海娘子都不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韩贞的脸忽然也变得像是那些白衣人一样,完全没有表情,一双眼睛也仿佛在凝视着远方。

卫天鹏瞪着他,脸上的怒容似在渐渐退了,抓住他衣襟的手也渐渐松开,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这也不能怪你,你年纪还轻,南海娘子颠倒众生、纵横天下时,你只怕还没有生出来。”

他忽又挺起胸,大声道:“但我却见过她,普天之下,亲眼见过她真面目的,除了我卫天鹏之外,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他的脸上又开始发出了红光,能亲眼见到南海娘子的真面目,竟好像是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

每个人心里都想问。

“这南海娘子究竟是什么人,长得究竟是什么样子?”

这句话当然并没有人敢真的问出来,在卫八太爷面前,无论任何人都只能回答,不能发问,卫八太爷一向不喜欢多嘴的人。

世上又有谁喜欢多嘴的人。

卫天鹏突又大声道:“南海娘子就是千面观音,这意思就是说,她不但有千手千眼,还有一千张不同的脸。”

他忽然问冯六:“你遇见的那个女人,长得什么样子?”

冯六讷讷道:“长得好像还不错。”

卫天鹏道:“是长得不错,还是非常漂亮?”

冯六垂下头道:“是非常漂亮。”

卫天鹏道:“她看来有多大年纪?”

冯六的头垂得更低,他忽然发现自己竟没有看出那女人的年纪。

他第一眼看见她时,只觉得她虽然还很年轻,但至少也有二十五六。

但后来听见她说话,他又觉得她好像只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但当他又多看了她两眼时,就发现她眼角似已有了皱纹,应该已有三十多了。

现在想起来,以她手拗钢刀、口吞刀锋那种功夫,若没有练过四五十年苦功,又怎会有那么深的火候?

卫天鹏道:“你看不出她有多大的年纪?”

冯六垂下头,垂得更低。

卫天鹏突然一拍巴掌,道:“这女人很可能就是千面观音。”

冯六忍不住道:“她退隐若已有三四十年,现在岂非已应该是个老太婆?”

卫天鹏冷笑道:“她十七八岁时,就有人认为她是个老太婆,过了二三十年后,却又有人说她只不过是个小姑娘。”

冯六怔住,他实在想不通。

卫天鹏道:“这个人化身千百,你看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她改扮的,据说有一次少林普法大师在泰山讲经,听经的人中还有几位是普法大师的老朋友,听了两天两夜后,忽然又有个普法大师来了,于是这才有人发现,先前讲经的那普法大师,竟是南海娘子!”

这种事简直像是神话,几乎没有人相信,但每个人却又知道,卫八太爷是从不说谎的。

卫天鹏道:“无论谁只要看过南海娘子真面目一眼都必死无疑,所以就算在她声名最盛时,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只有我知道……只有我知道……”

他声音越说越低,脸上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缓缓道:“她接放暗器和小巧擒拿的功夫,在当时已没有人能比得上,易容术之精妙,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就在她声名最盛时,却忽然失踪了,谁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这三十年来,江湖中从来也没有人再听到过她的消息,连我都没有听到。”

大家面面相觑并不敢说话。

现在每个人都已看出来卫八太爷和南海娘子之间,必定有种神秘而不同寻常的关系。

但大家心里却更好奇。

这南海娘子既然已失踪了三十年,为什么又突然出现了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卫天鹏突然大声道:“老么,你过来。”

一个穿着银狐披肩、长身玉立的少年,应声走了出来。

他的衣着很华丽,剪裁得也非常合身,一张非常漂亮的脸上,不笑时也仿佛带着三分笑意,看来显然很讨女人欢喜,只不过眼睛里还带着些红丝,经常显得有点睡眠不足的样子。

也许每一个能讨女人欢心的少年,都难免有点睡眠不足的。

这少年正是卫八太爷门下十三太保中的老么“粉郎君”西门十三。

卫天鹏用一双刀锋般的眼睛盯着他,过了很久,才冷冷道:“八月中秋那天晚上,你是不是交了一个叫林挺的朋友?”

西门十三仿佛有点吃惊,却终于还是垂头承认:“是的。”

卫天鹏道:“自从你跟那婊子养的搭上了之后,这个月来,你做了些什么?”

西门十三的脸突然涨红,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

卫天鹏冷笑道:“我也知道你不敢说,好!韩贞,你替他说。”

韩贞想也不想,立刻就慢慢地说:“八月二十日的那天晚上,他到官库里去借了三万两银子。八月三十,他又去借了一次。”

卫天鹏冷笑道:“十天就花了三万两,这两个王八蛋出手倒真大方。”

韩贞又接着说下去:“九月初六的晚上,他们在醉中和从关外来的昆仑弟子争风,当时虽然忍了口气,但等到昆仑三侠知道他们的来历,连夜走了之后,他们却追出八十里,将昆仑三侠全都杀得一个不留。”

卫八太爷冷冷道:“看来昆仑门下的子弟,自从龙道人死了后,就一代不如一代了。”

韩贞道:“杀了人之后,他们的兴致反而更高,竟乘着酒兴,闯入石家庄,将一双才十四岁的孪生姐妹架出来,陪了他们一天一夜。”

说到这里,西门十三的眼睛里已露出乞怜之色,不停地悄悄向韩贞打眼色。但韩贞却像是没有看见,接着又道:“从此之后,他们的胆子更大,九月十三那天……”

西门十三不等他再说下去,已“噗”地跪了下去,直挺挺地跪在卫八太爷的面前,反手撕开了自己的衣襟,道:“弟子错了,你老人家杀了我吧。”

卫天鹏瞪着他,望了半天,突然大笑,道:“好,有种,大丈夫敢做敢当,杀几个不成材的小伙子,玩几个生得美的小姑娘,他娘的算得了什么?”

西门十三吃惊地张大了眼睛,道:“你老人家不怪我?”

卫天鹏笑了笑道:“我怪你什么?那两个小姑娘若是不喜欢你,难道不会一头撞死?为什么要陪你一天一夜?若是喜欢你,又有谁管得着?小姑娘爱上了个小伙子,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连天王老子都管不着。”

西门十三忍不住笑了,道:“回禀你老人家,她们前几天还偷偷地来找过我。”

卫天鹏又大笑,道:“男子汉活在世上,就得要有胆子杀人,有本事勾引小姑娘,否则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他笑声突然停顿,瞪着西门十三,道:“我既然不怪你,你知不知道我叫你出来干什么?”

西门十三道:“不知道。”

卫天鹏道:“你知不知道那婊子养的林挺,本来是什么人?”

西门十三道:“不知道。”

卫天鹏突然飞起一脚,将他踢得滚出去一丈开外,又追过去,一把揪住他头发,把他整个人都拉了起来,正正反反给了他十七八个耳括子,然后才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

西门十三吃吃道:“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他简直已被打得怔住了。

卫天鹏厉声道:“男子汉大丈夫,杀人放火部算不了什么,但若自己的朋友究竟是什么人都不知道,那才真是个活混蛋,砍头一百次都不嫌多。”

这句话刚说完,忽然间,人影一闪,西门十三旁边已多了一个人。

大厅里二三十双眼睛,竟全都没有看清这个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灯光照耀下,只见这个人白白净净一张脸,瘦瘦高高的身材,长得很秀气,态度也很斯文,神情间还仿佛带着儿分小姑娘的羞涩。

可是他倏忽而来落地无声,轻功之高连十三太保中都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

他身子一站稳,就长揖到地,道:“晚辈丁麟,特来拜见卫八太卫天鹏瞪着他,厉声道:“你居然敢来?”

丁麟道:“晚辈不敢不来!”

卫天鹏突然大笑道:“好!有种,我老人家就喜欢你们这些有种的小伙子!”

他放开了西门十三,又道:“你这混蛋现在总算明白了吧,林挺就是丁麟,你能交得到他这种朋友,造化总算不错!”

西门十二吃惊地看着他的朋友,每个人都在看着他这个朋友,丁麟这名字每个人都听见过的,但却没有人能想得到,这斯斯文文的、像小姑娘一样的少年,居然就是武林后起一代高手中,轻功最高的“风郎君”丁麟。

除了韩贞和卫八太爷外,的确没有别人能想得到。

丁麟的脸却已红了。

卫天鹏道:“我揍这小混蛋,为的就是要把你揍出来。”

丁麟红着脸道:“却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卫天鹏道:“我有件事要你替我去做,这件事也非要你去做不可。”

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接着道:“可是我也不想要你去送死,所以我还想看看你的轻功究竟怎么样。”

丁麟还站着,他的肩没有移,臂没有举,仿佛连指尖都没有动。

但就在这时,他的人忽然像燕子般飞了起来,又像是一阵风似的,从众人头顶上吹过。

等到这阵风吹回来的时候,他的人竟又好好的站在原来的地方,手里却又多了盏灯笼。

这盏灯笼原来是高悬在厅外一根竹竿上的,这竹竿至少有三丈多高,距离他站着的地方,至少有五六丈远。

可是他倏忽来去,连气都没有喘。

卫天鹏拊掌大笑,说道:“好!别人都说‘风郎君’轻功之高,已可名列在天下五大高手之中,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他用力拍着丁麟的肩,又道:“你这样的轻功,尽可去了。”

丁麟忍不住问道:“到哪里去?”

工大鹏道:“到冷香园去,看看那南海娘子究竟是真是假?”

丁麟的脸色突然苍白。

卫天鹏道:“你知道南海娘子?”

丁麟点点头。

卫天鹏道:“你也知道她的厉害?”

丁麟又点点头。

卫天鹏又盯着他看了半天,突又问道:“你师父是什么人?”

丁麟为难着,忽然走上两步,在他身旁轻轻说了个名字。

卫天鹏立刻动容,道:“这就难怪你知道了,昔年天山一战,你师父也曾领教过她的手段。”

丁麟红着脸,道:“晚辈虽不敢妄自菲薄,却还有点自知之明。”

卫天鹏道:“但有件事却是你不知道的。”

丁麟道:“请教!”

卫天鹏道:“南海娘子为了要驻颜长生,练了种邪门的内功,但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却没有练好,所以每天一到了子午正时,真气就会突然走岔,至少有半盏茶的时间,全身僵木,连动都不能动。”

丁麟静静地听着。

卫天鹏道:“可是她的行踪素来很隐秘,真气走岔的这一刻,时间又非常短,所以虽然有人知道她这唯一的弱点,也不敢去找她的!”

他慢慢地接着道:“现在我们既已知道她这几天必定在冷香园,你的轻功又如此高明,只要能找得到她的练功处,就不妨在于午正时那一刻,想法子进去揭开她的面具来……”

丁麟忍不住问:“面具?是什么面具?”

卫天鹏道:“她平时脸上总是戴着个面具的,因为她没有易容改扮时,也往往不愿以真面目示人。”

丁麟道:“既然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晚辈虽然能揭开她的面具,也同样分不出她是真的还是假的。”

卫天鹏道:“我见过她的真面目,她有个很特别的标记,你只要看见,就一定能认出来。”

丁麟道:“什么标记?”卫天鹏也突然俯过身,在他耳旁轻轻说了两句话。

丁麟的脸色变了变,又为难了很久,才试探着道:“前辈既然见过她面目,想必是她的朋友,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她是真是假。”

卫天鹏面上突又现出怒容,怒声道:“我叫你去,你就得去,别的事你最好少管。”

丁麟不说话了,卫八太爷盛怒时,没有人敢说话。卫天鹏瞪着他,厉声问道:“你去不去?”

丁麟叹了口气,道:“晚辈既然已知道了这秘密,想不去只怕也不行了!”

卫天鹏突又大笑道:“好,你果然是个聪明人,我老人家一向喜欢聪明人!”

他用力拍着丁麟的肩,又道:“只要你去,别的无论什么事,我都答应。”

丁麟忽然也笑了笑,道:“现在晚辈只想求前辈答应一件事。”

卫天鹏道:“什么事?”

丁麟道:“晚辈想打一个人。”

卫天鹏道:“你要打谁?”

韩贞忽然叹了口气,道:“我。”

丁麟果然已转过身来,慢慢地走到他面前,微笑着道:“不错,我的确是想打你!”

他笑得还是很温柔、很害羞的样子,可是他的手却已突然挥出,一拳打在韩贞的鼻梁上。

韩贞整个人都已被打得飞了出去。

丁麟这才转口身,向卫八太爷一揖到地,微笑着道:“晚辈这就到冷香园去,五天之内,必有消息。”

“消息”两个字说出来,他的人已不见了。

卫天鹏居然也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一代的年轻人,好像比我们那一代还不是东西,这倒真是件要命的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