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25章 惊魂一刀

作者:古龙

泪已干了,血也已干了。

泪痕是看不见的,可是鲜血留下来的痕迹,却一定用血泪才洗得清。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叶开一向都是在用“宽恕”来代替报仇,他的刀一向不是杀人的刀,但是现在他的心,竞也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他忽然发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可笑的小木偶,一直都被人用一根看不见的线,提在手里。

他不愿再被人这么样愚弄下去,更不愿再受人利用;没有人愿意做木偶的,无论谁的容忍都有限度,叶开也一样。

积雪的大地,正在阳光下露出光秃秃的黄土。长安城外的大路上,泥泞已干,却还是看不见赶路的人。

没有人愿意在大年初二这一天赶路。

只有叶开。

他找了辆车,却找不到赶车的人。

可是他不在乎,他就躺在这辆载煤的大板车上,任凭拉车的驴子沿着大路往前走。

车上的煤碴子,刺得他全身都在发痛,可是他也不在乎。

拉车的驴子走得居然不慢,后面没有人用鞭子抽它,它走得反而比平时更带劲。

驴子本就是这种脾气的。

奇怪的是,这世上有很多人的脾气,也跟驴子完全一样。

叶开居然去买了包花生,躺在车上慢慢地剥着,剥一颗抛起来,才用嘴接住,慢慢地咀嚼。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在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也许他还没有忘记那个在杀人前,一定要吃几颗花生的路小佳。

只可惜没有酒,他忘了买酒。

大醉之后,第二天能喝几杯“还魂酒”,人立刻就会觉得舒服些。

他想到酒的时候,就看见一角青布酒旗,从前面路旁的枯林里斜斜挑出。

就算在大年初二,也并不是绝对没有人想赚钱的。

叶开笑了,喃喃自语:“看来我的运气已渐渐变好了。”

想喝酒的时候,立刻就可以有酒,这种运气确实不错。

他跳起来,将驴车赶入了道旁,慢慢地走入那积雪的枣树林。

树林中果然有个小小的酒亭,还有七八个人动也不动地站在酒亭外,直着眼睛,张着嘴,就好像一堆泥人。

其中有一个人,头上用白布包住,一看见叶开走了过来,脸上就露出了惊骇之色。

叶开却笑了。

他认得这个人,就是昨天晚上一定要找他拼刀的土流氓。

“土豹子,土大哥。”

叶开忽然想起了别人称呼他的名字,微笑着走过去,道:“土大哥,你的酒也醒了?”

土豹于脸色发青,想点点头,可是脖子却似已发硬,整个人都好像硬得像于泥巴。

不但是他,其他的六七个人也一样。

叶开微笑道:“挨揍的人没有害怕,揍人的人为什么反而害怕了?是不是我的骨头太硬,把各位的手打痛了?那就实在抱歉得很。”

他没有猜错,这些人的手果然都又青又肿。

一个人的武功若是能练到叶开这样子,纵然在烂醉如泥的时候,也一样有防身自卫的本能。

叶开笑道:“可是各位用不着害怕,我并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能在垃圾堆上睡一晚上,也是蛮有趣的事,我正想好好的谢谢你们。”

他拍了拍土豹子的肩,道:“来,让我清你们喝两杯。”

土豹子脸上的表情却更恐惧。

叶开道:“你还怕什么?”

土豹子终于道:“老大,我们已知道你有种,只不过我们怕的倒不是你。”

叶开怔住。

弄了半天,人家怕的原来并不是他。

叶开苦笑道:“你们怕的是什么?”

土豹子道:“我们只怕你把我们头上的东西碰下来,我们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叶开这才发现,这些人的头顶上,全部端端正正的摆着一枚铜钱。

铜钱在太阳下闪着光,就像是黄金一样。

“金钱帮。”

土豹子吐出口气,道:“你既然也知金钱帮的规矩,我就放心了。”

叶开眨了眨眼,道:“什么规矩?”

其实他当然知道金钱帮的规矩。

这枚铜钱,就是他们的信符,他们若是把铜钱放在你头上,你就连一动都不能动了。

土豹子道:“你真的不知道?只要你把我们头上的铜钱碰下来,我们就得死,你也得死,我们大家就全都是死路一条。”

叶开又笑了,摇着头,笑道:“哪有这么大的规矩?我不信。”

他忽然伸出手,把土豹子头上的铜钱拿了下来,喃喃道:“这一文钱不知道能不能买杯酒喝。”

土豹子却已骇傻了,就像是忽然被人抽了一鞭子,两条腿都已发软,忽然一下子就跪了下去。

叶开却好像没看见,又道:“一文钱想必不够买酒的,还好这里还有。”

他身子忽然掠起,落下来时,六七个人头上的铜钱,就全已都到了他手里。

这些人都骇傻了,他们这一辈子,从来也没看见过这么快的身手。

土豹子忽然跪在地上大叫:“这是他干的,完全不关我们的事。”

叶开微笑:“这本来就不关你们的事。”

他拈起颗花生,放在土豹子手里:“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土豹子当然不知道。

叶开道:“这意思就是说,你们现在已可以站起来去喝酒了,随便到哪里去都行,金钱帮的人若敢去找你们的麻烦,就叫他们来找花生帮的帮主,就说花生帮的帮主,已接下了这档子事。”

土豹子忍不住问道:“花……花生帮的帮主是谁?”

叶开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就是我。”

土豹子也怔住了。

突听一个人冷冷道:“很好,那么我们现在要我的就是你。”

冷冰冰的声音,冷冰冰的口气。

这个人也是冷冰冰的,蜡黄的脸,鹞眼鹰鼻,脸上有条很深的刀疤,使得他看来更是满脸杀气。

叶开却没有去看他的脸——叶开注意的,只不过是他的衣裳。

一身很扎眼的黄衣裳,在阳光下看来,也像是黄金一样。

他就在酒亭的石阶上,还有三个人站在他身旁,穿的也都是同样的衣裳。

叶开又在笑,道:“你们身上这套衣裳倒不错,不知道能不能脱下来给我,我正好拿去给我那条驴于穿上。”

黄衣人瞪着他,瞳孔已收缩,居然还能沉得住气,冷冷道:“你知不知道本帮的规矩?”

叶开道:“刚才听说。”

黄衣人道:“四十年来,江湖中从来也没有人敢触犯过本帮的规矩,你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叶开道:“你说为什么?”

黄衣人道:“只因为无论谁敢触犯本帮的规矩,就必死无疑。”

另一个黄衣人冷笑道:“无论你是花生帮的帮主也好,是爪子帮的帮主也好,都一样必死无疑。”

叶开叹了口气,道:“可是无论什么规矩,迟早总是要人犯一犯的,也就好像*女迟早得嫁男人一样。”

黄衣人对望了一眼,沉着脸,一步步走下台阶,走过来。

四个人的脚步都很沉稳,尤其是那脸带刀疤的大汉,两旁太阳穴隐隐凸起,一双手青筋暴现,显然是内功很深的武林高手。

叶开看着他的手,忽然道:“阁下莫非是练过大鹰爪功的?”黄衣人冷笑。

叶开道:“看阁下脸上这条刀疤,莫非就是淮西的‘铁面鹰’?”

黄衣人冷笑道:“你的眼力倒不错。”

叶开忽然沉下脸,道:“你知不知道郭定是什么人?”

铁面鹰道:“好像听说过。”

叶开道:“他是我的朋友。”

铁面鹰道:“是你的朋友又如何?”

叶开道:“你知不知道花生帮的规矩?”

铁面鹰道:“什么规矩?”

叶开道:“花生帮的规矩,就是不许别人杀我的朋友,否则……”

铁面鹰道:“否则怎么样?”

叶开道:“就是这样!”

他忽然出手,挥拳痛击铁面鹰的脸。

铁面鹰并不是无名之辈,也不是无能之辈,他不但在淮西一带的名头极响,在江湖中也可以算是一等一的好手。

因为他的确有真功夫。

他的鹰爪功,的确得过“鹰爪王”门下的真传,昔年在兵器谱上列名的“淮西大刀”,虽然一刀砍在他脸上,居然没有砍死他,淮西大刀反而死在他的鹰爪功下,“铣面鹰”这名字,也正是因此而来。

鹰爪快,鹰眼也快。可是等他看到叶开挥拳,拳头已痛击在他鼻梁正中。

他并不觉得痛。要能感觉到痛苦,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现在他只觉得眼前忽然一阵黑暗,忽然有无数颗金星,从眼前扩张。

他并没有立刻倒下去,直等到已飞出去一丈多远,撞在酒亭的门框上,他才倒下去。

他也没有听见自己脸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可是别的人却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叶开看着他碎裂的脸,淡淡道:“原来他并不是真的铁面,原来他的脸也一样可以打烂的。”

另外的三个黄衣人咬着牙,连看都没回头去看他们的同伴。

寒光闪动着,三个人已同时亮出了兵刃,一把刀,一口剑,一对判官笔。

三个人四件兵刃,忽然间已全都向叶开身上招呼了过去。

两招过后,叶开已发现这些人中武功最好的,并不是铁面鹰,也不是用判官笔的老者,而是个使剑的年轻人。

他的剑法迅急而犀利,变化很多,他用的剑也是精品。

十三招过后,叶开还是没有出手。

他一出手就绝不落空。

现在他已出手,只听一声惊呼,一阵肋骨折断声,接着“格”的一响。用判官笔的老者已被点住穴道,使刀的大汉手抱肋骨,倒在地上,一柄刀已被折断成两段。

只有使剑的年轻人没有倒下,但脸上却已骇得全无血色。

叶开随手将两截断刀甩掉,忽然问这年轻人:“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折断他的刀?”

年轻人摇头。

叶开淡淡道:“因他出手太阴毒,像他这种人,根本不配用刀。”

年轻人紧握他的剑,忍不住问道:“你也用刀?”

叶开点点头。

世上也许没有人比他更懂得用刀,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刀的价值。

“我对刀一向很尊敬。”叶开道:“你若不尊敬你的刀,就根本不配用刀,你若尊敬你的刀,用的时候就应该特别谨慎。”

年轻人看着他,眼睛里不禁露出惊异之色。

他已看出叶开不是个平凡的人,平凡的人绝对说不出这种道理。

他忍不住问:“你究竟是谁?”

“我姓叶,叫叶开。”

年轻人脸色又变了:“叶开!”

“不错,木叶的叶,开心的开。”

年轻人突然一个大翻身,凌空掠起,往亭外窜了出去。

可是他的脚刚点地,就忽然听见急风一响,刀光一闪。

闪电般的刀光,已从他头顶飞过,飞出五六丈,余势未歇,“夺”的一声钉在一棵树上,刀锋入木,直没至柄。

年轻人一惊,停步,头发已披散下来,束发的金环,已被削断。

他全身却已僵硬。

他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快的刀。

飞刀!

刀柄犹在震颤。

叶开走过去,拔出来,手腕一翻,刀已不见。

年轻人这才长长吐出口气:“你真的是叶开?”

“我本来就是叶开。”

年轻人苦笑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叶开笑了笑,忽然反问:“你是不是金坛段先生的门下?”

年轻人又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叶开微笑道:“铁面鹰刚才岂非也说过,我的眼力一向不错。”

年轻人承认:“阁下实在是好眼力。”

叶开又问:“你是段先生第几个弟于?”

“第三个。”

“你姓什么?”

“姓时,时铭。”

“你有没有赶过驴车?”

“没有。”

“我也知道你没有。”

叶开淡淡地笑道:“可是无论什么事,都有第一次的。”

“带我去见你们上官帮主,无论她在哪里,都得带我找到她。”

叶开又坐上了那载煤的驴车,躺下去,甚至连眼睛都已闭起。

他知道这年轻人不会想逃走,也不会不听话的,无论谁看见了他的飞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惊魂一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