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27章 寒夜黑星

作者:古龙

禅院里清静而幽雅,因为院子里有竹。

竹林。

有竹林的院子,总是会令人觉得分外幽雅的。

尤其是在黄昏时,风吹着竹叶,声音听来就仿佛是海浪。

叶开正徘徊在竹林前。

“我若早知道长安城里还有个这么幽静的地方,我也会住在这里的。”

他叹息着道:“这地方的人好像是不大多,”他并不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这句话他是对苦竹说的。

苦竹就是十方竹林寺的知客僧。

他人如其名,清瘦如竹,虽无肉,却不俗,他正在微笑着争辩:“小寺的施主虽不多,也不太少。”

叶开笑了。

从外面到这里,他还没有看见一个进香随喜的人,院子里的禅房山,寂无人声。

苦竹道:“这七间禅房都是客房,本来并不是空的。”

叶开道:“哦?”

苦竹道:“昨天晚上之前,还有几位施主住在这里,都是很风雅的人。”

叶开道:“现在呢?”

苦竹叹了口气,道:“现在都已到了大相国寺。”

叶开道:“他们都是昨天晚上走的?”

苦竹点点头,道:“那位戴草帽的白施主一来,别的人就全部走了。”

叶开道:“是他赶走的?”

苦竹苦笑道:“他并没有赶人走,可是他一来,别人就没法子再住下去。”

叶开道:“为什么?”

苦竹又叹了口气,清癯的脸上,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叶开的话,却沉吟着道:“我带你到他房里去看看,你就会明白。”

禅房里四壁萧然,什么都没有,既没有桌椅,也没有床。

这么大一间禅房里,只有两根钉子,一根钉在左面的墙上,一根钉在对面。

叶开又不禁在笑。

现在他的确已明白,别人为什么没法子在这里住下去了。

“就连我也一样住不下去。”

他微笑着道:“我不是苍蝇,也不是蜻蜓,总不能睡在一根钉子上。”

苦竹道:“这里有两根钉子。”

叶开道:“两根钉子和一根钉子好像也没有什么分别。”

苦竹道:“有分别。”

叶开道:“我却看不出分别在哪里?”

苦竹道:“但你却应该想得到的。”

叶开道:“哦?”

苦竹道:“两根钉子,就可以挂条绳子。”

叶开还是不懂:“绳子有什么用?”

苦竹道:“绳子上可以挂衣服,也可以睡人。”

叶开道:“那位戴草帽的白施主,晚上就睡在绳子上?”

苦竹道:“而且是条很细的绳子。”

叶开怔住。

一个人若是喜欢睡在绳了上,那不但脾气古怪,武功也一定很古怪。

苦竹道:“这屋子里本来不是空的。”

叶开道:“哦?”

苦竹道:“这里本来不但有桌有床,还有很多壁虎。”

叶开道:“桌椅是他要搬出去的?”

苦竹道:“不错。”

叶开道:“壁虎呢?”

“苦竹脸上又露出那种奇怪的表情,道:“壁虎全都被他吃了。”

叶开又怔住。

这个人不但喜欢在冬天戴草帽,喜欢睡在绳子上,还喜欢吃壁虎。

这么古怪的人,连叶开都从未看见过。

他脸上也不禁露出和苦竹同样的表情,苦笑道:“看来他的食量好像并不大,吃几条壁虎,居然就能吃炮了。”

苦竹道:“除了壁虎外,他当然还吃别的。”

叶开道:“吃什么?”

苦竹道:“住在这里的施主们,一到晚上,通常都很少出去走动。”

叶开道:“哦?”

苦竹道:“因为外面有蛇,毒蛇。”

叶开愕然道:“蛇也被他吃光了?”苦竹道:“除了蛇之外,还有蜈蚣。”

叶开苦笑道:“原来他的食量并不小。”

苦竹道:“所以我已经开始在担心一件事。”

叶开道:“什么事?”

苦竹叹了口气,道:“这里的壁虎和毒蛇若是全部被他吃光了,那时他吃什么?”

叶开忍不住笑道:“你难道怕他吃你?”

苦竹叹息着,还没有开口,突听一个人冷冷道:“人,有时我也吃,却很少吃和尚。”

风在吹,日已沉,黄昏时的禅院,岂非总是会显得分外寂寞寒冷。

这禅院里非但寒冷,而且还仿佛有种说不出的肃杀诡异之意。

因为院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戴草帽的人。

在这种酷寒的天气里,他居然还穿着件很单薄的白葛麻衣,头上的草帽形状更奇怪,看来就像是个捕鱼的竹篓了。

他戴得很低,几乎已将脸全都掩住,只露出一张薄薄的嘴。不说话的时候总是闭得很紧,就像是刀刻成的。

叶开忽然笑了。

越是别人笑不出的时候,他反而是偏偏要笑。

他微笑着道:“你是很少吃和尚?还是从来不吃?”

戴草帽的白衣人冷冷道:“我通常只吃一种人。”

叶开道:“哪种人?”

白衣人道:“该死的人。”

叶开苦笑道:“这世上的确有种人就像毒蛇一样,你若不想披他吃掉,就要先把他吃下去。”

“可是真正该死的人并不多。”

“的确不多。”

叶开道:“那么你为什么不也像别人一样,吃些比较容易找到的东西?”

自衣人道:“你吃什么?”

叶开道:“我吃猪肉,也吃牛肉,尤其是红烧肉,小葱炒牛肉丝也不错。”

白衣人忽道:“张三是个恶毒狡猾的小人,李四是个诚实刻苦的君子,这两人若是一定要你杀一个,你杀谁?”

叶开道:“张三。”

自衣人道:“现在你杀的却是李四。”

叶开道:“我已杀了李四?”

白衣人点点头。

叶开苦笑道:“只可惜我连他的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白衣人道,“你应该知道,他就在你的肚子里。”

叶开不懂,这白衣人说的话,实在有点颠三倒四,莫名其妙。

白衣人冷笑道:“毒的是蛇,不是牛,你杀的却是牛,杀了它后,还将它的尸骸葬在肚子里。”

叶开只觉得胃里发酵,几乎已忍不住要呕吐。

他肚子里的确还有牛肉,今天中午他吃的牛肉一定还没有完全消化。

可是下次假如再有人请他吃牛肉时,他一定难咽下去了。

白衣人的眼睛在草帽里盯着他,道:“现在你是不是已明白了我的意思?”

叶开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的话听来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白衣人道:“这道理你从来没有听过?”

叶开笑道:“我连想都没有想到过。”

——把牛的尸骸葬在肚里,这种话真亏他怎么想得出来。

白衣人道:“看来你虽然不是诚实刻苦的君子,却也不是恶毒卑鄙的小人。”

叶开道:“你看得出?”

白衣人道:“就因为我看得出,所以你现在还活着。”

叶开道:“你呢?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白衣人道:“你看不出?”

叶开笑了笑,道:“你当然并不是真的姓白。”白衣人承认。

叶开道:“你是从青城来的。”

白衣人也没有否认。

叶开盯着他,慢慢道:“据说青城山里,有位高人,名字叫墨九星。”

白衣人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你知道的事好像还不少。”

叶开微笑道:“虽然不太多,倒也不太少。”

白衣人道:“只可惜应该知道的事,你反而不知道。”

叶开道:“哦?”

白衣人道:“你知不知道多尔甲是谁?”

叶开道:“不知道。”

白衣人道:“你知不知道布达位是谁?”

叶开又叹了口气,道,“看来我知道的事确实也不算多。”白衣人道:“你想不想见见他们?”

叶开道:“我能见得到他们?”

白衣人道:“只要你愿意在这里等,就一定能见得到。”

叶开的眼睛亮了。

他当然愿意在这里等,“就算要我等三天三夜,我也愿意。”

白衣人道:“你用不着等三天三夜,你来得正巧。”

叶开精神一振,道:“难道他们今天也会到这里来?”

白衣人冷冷道:“你既然愿意等,就不必多问,你若不愿等,也没有人留你。”

叶开立刻闭上了嘴,眼睛却张得更大了。

他本来就不是多嘴的人。

白衣人忽然道:“和尚本不该多嘴的。”

苦竹垂下了头。

白衣人道:“你这和尚说的话却太多。”

苦竹也闭上了嘴,连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白衣人道:“和尚不但要懂得应该在什么时候闭上嘴,也该懂得在什么时候闭上眼睛。”

苦竹立刻闭上眼睛,摸索着走出去。

叶开忍不住笑道:“看来他的确是个懂事的和尚。”

白衣人道:“真正不懂事的和尚只有一种。”

叶开道:“哪种?”白衣人道:“该死的和尚。”

叶开又笑了,道:“从你眼里看来,天下的人好像一共只有两种。”

白衣人道:“本来就只有两种,一种不该死,一种该死。”

叶开道:“今天晚上要来的是哪种人?”

白衣人道:“该死的一种。”

夜。

白衣人用一个很小的木瓶子,在地上洒了一层银色的粉未,就像是灰尘一样。

可是等到星光升起的时候,这些灰尘也开始在闪动着银光。

叶开笑道:“今天晚上你是不是准备将这院子吃下去,所以先在上面洒点胡椒?”

白衣人冷冷道:“你的话说得大多。”

叶开道:“哦?”

白衣人道:“你也笑得大多。”

叶开笑道:“那只因我已看出了一件事。”

白衣人道:“什么事?”

叶开道:“我看得出你并不是个冷酷的人,有时你心里也想笑一笑,只不过总勉强忍住而已。”

白衣人道:“我为什么要勉强忍住?”

叶开道:“因为你想叫人怕你。”

白衣人转过身,推开了窗户,过了很久,才慢慢道:“你还看出了什么?”

叶开笑道:“你若肯让我看看你的脸,我一定还可以看出很多事来的。”

白衣人霍然回头,掀起了草帽。

他的脸本来也跟别人没什么不同,但却比别人多了九颗星。

九颗漆黑的星。

在冬天的晚上看来,天上的疏星总是分外遥远,分外明亮。

这白衣人脸上的星却更黑冷,更亮。

九颗星在他脸上排列成一种奇异而诡秘的图案,每颗星都钉子般地钉在肉里。

叶开叹了口气,道:“你这是在自己惩罚自己?”

白衣人居然点点头,道:“每个人都有罪。”

叶开道:“你也不例外?”

白衣人道:“我也是人。”

叶开道:“你的罪是什么?”

白衣人道:“我只恨不能杀尽这世上恶毒卑鄙的个人。”

叶开叹道:“这并不能算是你的罪,你受的惩罚未免太重了些。”

白衣人道,“若是逼见罪更重的人,这九颗星就是杀人的利器。”

叶开道:“杀人的利器?”

白衣人道:“你看不出?”

叶开摇摇头,苦笑道:“我也连想都没有想到。”

白衣人又用草帽掩住了脸,冷冷道:“能看到我这张脸的人就不多,能活着的更少。”

叶开道:“你脸上本来是不是只有五颗星?”

白衣人道:“因为世上的罪人越来越多,我的罪也越来越重。”

叶开道:“所以墨五星变成了墨九星。”

白衣人道:“现在已没有墨五星,只有墨九星。”

叶开道:“这就难怪她会弄错了。”

墨九星道:“她是什么人?”

叶开笑了笑,道:“你猜不出?”

墨九星道:“是不是上官小仙?”

叶开道:“你也知道她?”

墨九星冷笑。

叶开遭:“你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墨九星道:“这次我是来杀人的,杀三个人。”

叶开道:“她也是其中之一?”

墨九星道:“她本来是的。”

叶开道:“现在呢?”

墨九星道:“现在我才发现,这世上比她更该死的人还有很多。”

叶开道:“最该死的是哪几个?”

墨九星道:“多尔甲和布达拉。”

叶开又叹了口气,道:“要杀这两个人,只怕很不容易。”

墨九星道:“我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他慢慢地接着道:“魔教中的四大天王,只要还有一个活在世上,我就绝不回青城。”

叶开道:“可是你就是杀了他们两个,也还有两个活着。”

墨九星道:“没有了。”

叶开道:“怎么没有了?”

墨九星道:“班察巴那已死在郭定手里。”

叶开道:“碟儿布呢?”

墨九星忽然从身上拿出块玉牌,抛给了叶开。晶莹无瑕的玉牌上,刻着个手执智慧之磐的魔神。

“这就是碟儿布的护身符,他活着的时候,总是随身带着的。”

“现在怎全会到了你身上?”

墨九星冷冷道:“因为他已是个死人。”

叶开动容道:“是你杀了他?”

墨九星点点头。

叶开道:“你在哪里遇见他的?”

墨九星道:“长安城外。”

叶开道:“他也下了魔山?”

墨九星道:“他们的魔山本就在虚无缥缈间,他们的人在哪里,哪里就是他们的魔山。”

叶开道:“所以现在他们的魔山就在长安城?”

墨九星道:“他们的人若不死,九九八十一天之内,这长安城就要变成座魔城。”

叶开失声道:“魔城?”

墨九星道:“魔城中也有两种人。”

叶开道:“哪两种人?”

墨九星道:“一种是他们魔教的弟子,还有一种是死人。”

叶开吐出口气,道:“幸好他们的秘密已被你发现了。”

墨九星傲然道:“对我说来,这世上根本没有秘密。”

叶开叹道:“你知道的事确实不少。”

墨九星承认。

叶开道:“我只奇怪,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的,你本是个不出山的隐士。”

墨九星道:“你错了。”

叶开道:“哦?”

墨九星道:“墨家的精神并不是出世的,而是入世的,为了急人之难,墨家子弟一向不借摩顶放睡,刀斧加身。”

叶开看着他,眼睛里露出尊敬之色。这个人看来虽冷酷古怪,其实却有一颗善良的心。这世上真正能为别人牺牲自己的人并不多,叶开一向最尊敬这种人。

禅房里没有燃灯。墨九星的草帽里,一直在闪闪的发光,却不知道是他的眼睛,还是那杀人的星。

他盯着叶开,忽然道:“我也早就知道你。”

叶开道:“哦?”

墨九星道:“你姓叶,叫叶开。”

叶开微笑道:“木叶的叶,开心的开。”

墨九星道:“你总是很开心?”

叶开道:“因为我很少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

墨九星道:“据说你的飞刀,现在可算是当世第一。”

叶开苦笑道:“我也听人这样说过,所以我的麻烦也总是天下第一。”

若论麻烦之多,倒的确很少人能比得上他。

墨九星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叶开道:“知道什么?”

墨九星道:“你的飞刀究竟是不是天下第一。”

叶开叹道:“你若真的想知道,我的麻烦就又多了一件。”

墨九星道:“你不想看看我的星究竟是不是能杀人?”

叶开道:“我不想。”

墨九星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我们已经是朋友。”

墨九星冷笑道:“你的朋友只怕太多了。”

叶开道:“朋友多些,总比没有朋友好。”墨九星道:“也许就因为你的朋友比别人多,所以麻烦也比别人多。”

叶开道:“麻烦多些,也比没有麻烦好。”

墨九星道:“哦?”

叶开道:“因为真正没有麻烦的,也只有一种人。”

墨九星道:“死人?”

叶开微笑着点点头。突然“轰”的一响,院子里的短墙被搐破了个大洞,一个人背负着双手,施施然走了进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