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30章 久别重逢

作者:古龙

风很冷。

叶开迎着风走出去,身上的冷汗被凤一吹,就像是一粒粒冰珠一样。

他实在也不敢在那大殿中呆下去。

他不怕鬼。

可是那大殿里却像是隐藏着一些比鬼更可怕的事。

远处传来更鼓。

三更已过。

这古老的城市里,灯火已寥落。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片黑暗。

若是在夏天,也许还可以找到一两处喝酒吃宵夜的地方。

只可惜现在还是春天。

也许就因为现在绝对找不到酒喝,所以叶开忽然觉得很想喝两杯。

他叹了口气,走出横巷,实在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今天晚上他甚至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突听有人带着笑道:“我知这一个地方还有酒喝,你跟不跟我走?”

虽然有星光,巷子里却还是黑暗的,一个人大袖飘飘,在前面走。

叶开在后面跟着。

前面的人一直没有回头,叶开也一直没有问,更没有赶上去。

前面的人走得并不快,但是对这里的街道巷弄却很熟悉。

叶开跟着他六转八转,连方向都已几乎无法分辨,只见前面一道高墙,里面的庭院仿佛很深,这人长袖一拂,居然轻松地越过高墙。

这人轻功极高,身法也极美妙,连叶开都很少见到轻功这么高的人。

高墙内也是一片黑暗,冷风中浮动着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暗香。

星光下疏枝横影:尽是梅花。

叶开跟着越墙而入,才发现这地方就是他初到长安时来过的冷香园。

经过了那次诡秘惨厉的恶战后,这昔日的长安第一名园中,竟已荒无人迹。

连灯光都没有,只有寒风吹着花枝,发出一阵阵仿佛叹息一般的声音。

是谁在叹息,在为谁叹息?

是不是为了那些屈死在这里的鬼魂?

冷香园,曲径通幽。

前面的人对这里的地势竟似也很熟悉,叶开又跟着他七转八转,穿过一道门,来到一重小院。

院子里也没有人,没有灯光,没有声音。

门是开着的,这人走过去推开了门,自己却闪到旁边,道:“请进。”

叶开没有进去。

这人道:“你不进去?”

叶开道:“我为什么要进去?”

这人道:“里面有人在等你。”

叶开道:“谁?”

这人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叶开道:“你不进去?”

这人道:“人家等的是你,不是我。”

他的声音很奇怪,脸上蒙着块和衣服同样颜色的丝中。

叶开盯着他,忽然笑了,微笑着道:“你明明知道我能认得出来,为什么偏偏不肯见我?”

这人仿佛吃了一惊,失声道:“你……你认得出我?”

叶开叹了口气,道:“我若认不出,就不仅是个瞎子,而且还是个呆子。”

这人垂下头,轻轻地问:“为什么?”

叶开道:“你不知道?”

这人声音更轻,道:“是不是因为你心里已有了我?”叶开没有口答,眼睛里的表情忽然又变得很奇怪。

无论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至少不是在否认。

这人终于抬起头,掀开了脸上的丝中,星光就照在她脸上。

如此静夜,如此星光,她的脸看来美丽得就像是梅花的精灵,天上的仙子。

她的眼睛更美,却又仿佛带着种无法向人叙说的幽怨和感伤。

她凝视着叶开,轻轻道:“我的确应该知道你能认得出我来的,因为,你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出你。”

她的声音也美,美得就像是春天傍晚吹过大地的柔风。

如此美丽的眼睛,如此美丽的声音,除了上官小仙还有谁?

叶开也在凝视着她,道:“但是你却希望我认不出你?”

上官小仙点点头。

叶开道:“为什么?”

上官小仙迟疑着,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叶开道:“你不进去?”

上官小仙道:“我可以外面等着。”

叶开道:“为什么要在外面等?”

上官小仙笑了笑道:“因为你进去了之后,一定也希望我在外面等着。”

她笑得不但很凄凉,而且很神秘。

她实在是个神秘的女人,总是会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叶开没有再问。

因为他了解她,她不肯说的事,无论谁也问不出来的。

门开着,被风吹得“吱吱”的响。

叶开终于走了进去,走人了黑暗中……

外面还有星光,屋子里更黑暗。

叶开什么也看不见,却听到一阵阵很轻很轻的呼吸声。

屋子里果然有人。

“是谁?”

没有人回应,连呼吸声都似已停止。

这个人既然是在屋子里等叶开,为什么又不肯回答叶开的话?

上官小仙带叶开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肯以真面目跟他相见?

假如是别人,说不定早已退了出去。

可是叶开没有。

他心里忽然有了种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奇异感觉。

一阵风吹过,“砰”的一声,门忽然关了起来。

现在他就算想走,也没法子走了。

屋子里更暗,的确已伸手不见五指,但那呼吸声却又响了起来。

呼吸声本来是在前面的,现在已退入了屋角。

他为什么要退?

是不是因为他也在害怕?

叶开沉住了气,道:“不管你是谁,你既然在等我,就该知道我是谁。”

没有回答。

叶开道:“我并不是个凶恶的人,所以你根本不必怕我。”

他一面在说话,一面已走过去。

他走得很但。

突然间,一阵冷风迎面向他吹过来。

他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只有刀风才会这么冷。

这柄刀他却也看不见。

——看不见的刀,才是杀人的刀。

这人是谁,为什么要杀他?

刀风不但冷,而且急。

叶开身形一闪,突然闪电般出手,扣住了这人的手,手冰冷。

这只手他当然也看不见,可是他却能感觉得到,所以能抓住。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有种奇异的、无法解释的感觉,就像是野兽的卒能一样。

这人的手在发抖,却还是不肯开口。

叶开的手也突然发抖,因为他已隐约猜出了这个人是谁。

他嗅到了这人身上的气息。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特殊的气息,这个人的气息他永辽也不会忘记。

死也不会忘记。

就在这一瞬间,这个人已摆脱了他的手,又退人了屋角。

这次叶开并没有再逼过去,事实上,他整个人都已僵硬,就像是块木头般怔住。

他想不到这个人会在这里,更想不到这个人会杀他。

冷汗已开始从他额上流下。

“我是小叶。”他尽力控制自己:“难道你听不出我的声音?”

还是没有回应,呼吸声却很急促,仿佛充满恐惧。

叶开咬了咬牙,非但没有再往前走,反而一步步向后退,退到门口,突然转身,用力拉门。

门居然一拉就开了。

他冲出去,上官小仙居然真的还是在院子里等着。

看到了他的表情,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和关切,迎上来问道:“你已知道屋子里的人是谁?”叶开点点头,握紧双拳,道:“你为什么不点起灯来?”

上官小仙道:“我又不在屋子里。”

叶开道:“你没有火熠于?”

上官小仙道:“我有。”

叶开道:“既然有,为什么刚才不给我?”

上官小仙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默默的将火熠子交给了他。

叶开立刻又冲进去,打亮了火熠于。

一个人痴痴地站在屋角,赫然竟是丁灵琳。

叶开终于看见了她,终于找到了她。

没有人能形容他此刻的感觉,也没有人能想象。

可是丁灵琳却突然疯狂般大叫了起来,指着他手里的火熠子,大叫道:“火……火……”

看见了火光,她就像是突然变成了一只受惊负伤的野兽,她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不停地发抖,美丽的脸也已因惊骇而变了形,一直不停地大叫:“火……火……”

她只看见了火,却没有看见叶开。她竟似已不认得叶开。火光立刻熄灭,屋子里又是一片黑暗。

叶开的心也沉入了黑暗里,无边无际的黑暗。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又悄悄地退了出去,无言的将火熠子还给了上官小仙。

上官小仙苦笑道:“你现在是不是已明白,刚才我为什么不肯给你火熠子?”

叶开无语。

上官小仙叹道:“她是从火窟中逃出来的,她受的惊骇太大,可是…可是我实在想不到,她竟已连你都不认得。”

叶开黯然,过了很久才问道:“你是在哪里找到她的?”

上官小仙道:“就在这里。”

叶开道:“几时找到的?”

上官小仙道:“她逃出火窟后,想必就已躲到这里来。可是我直到今天晚上才找到她。”

她垂下头,又道:“我知道你看见她这样子,一定会很难受,可是我又不能不带你来。”

叶开道:“你……”

上官小仙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本不想让你知道是我带你来的,因为……因为……”

叶开道:“因为什么?”

上官小仙垂着头,沉默良久,才凄然道:“我也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也许是因为我不愿让你为了这件事而感激我,也许是因为我害怕。”

叶开道:“害怕?”

上官小仙神情更悲伤,道:“她变成这样子,我也有责任,我怕你怪我,恨我……我更怕你见了她之后,会从此不理我。”

叶开道:“但你还是带我来了。”

上官小仙道:“所以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做什么?”

星光照在她脸上,她泪已流下,无论谁都应该能看得出,她心里是多么矛盾,多么痛苦。

叶开却好像看不见,忽然走到院子中央,翻了三个跟斗,站起来,站得笔直,长长吸了口气,拉平了身上的衣服,地上的积雪未溶,一枝梅花也不知被谁折断,落在积雪上。

他拾起来,摘下一朵,插在衣襟上,然后再走回来,忽然对上官小仙笑了笑,道:“你猜我现在想干什么?”

上官小仙吃惊地看着他,似已看得发怔。

叶开道:“我想去找个地方睡一觉。”

上官小仙更吃惊,道:“现在你想去睡觉?”

叶开点点头,道:“明天中午我还有事,我一定要养足精神。”

上官小仙道:“你……你睡得着?”

叶开道:“我为什么睡不着?”

上官小仙道:“可是了灵琳……”

叶开道:“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总算已找到了她,别的事可以等到以后再说。”

上官小仙道:“她这样子你能放心得下?”

叶开微笑道:“有金钱帮的帮主在这里保护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上官小仙看着他,就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像他这种人,这种人实在少见得很。无论谁遇见这种事,都一定会很懊恼忧虑,可是他翻了三个跟斗,就忽然将一切优虑全部远远地抛开了。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就算有天大的烦恼,你也能一下子就抛开。”

叶开道:“这世上本没有什么值得烦恼的事。”

上官小仙叹道:“你实在是个很有福气的人。”

叶开居然没有否认。

上官小仙忍不住又问道:“明天中午,你有什么事要做?”

叶开道:“我有个约会。”

上官小仙道:“什么约会?”

叶开道:“孤峰和多尔甲约好了明天中午在延平门相见。”

上官小仙皱眉道:“这是他们的约会,你……”

叶开打断了她的话,道:“现在多尔甲既然已死了,这约会就变成我的。”

上官小仙道:“你想乘此机会,找孤峰来?”

叶开道:“嗯。”

上官小仙道:“每天正午,出入延平门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你怎么知道谁是孤峰?”

叶开道:“我总有法子找到的。”

上官小仙道,“什么法子?”

叶开又笑了笑,道:“现在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到时候我就能想出来。”

他微笑着,又道:“这世上本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对不对?”

上官小仙只有苦笑。

冷香园里可以睡觉的地方当然很多,叶开居然真的说走就走。

上官小仙看着他走出去,又忍不住大声问道:“你自己去睡觉,却要我替你在这里保护她?”

叶开微笑着挥了挥手,已走得人影不见。

上官小仙不禁叹了口气,苦笑着道:“现在我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没有烦恼了,因为他总是能将他自己的烦恼送给别人的。”

这的确是叶开的本事,他若没有这种本事,现在只怕早已一头撞死。

初三上午。

叶开大步走迸了院子,他身上穿的衣服又脏又皱,至少已有好几天没洗澡,他的发髻蓬乱,衣襟上的花也已枯了。

最近他遇见的事,若换了别人早已活不下去。可是他走进院子来的时候,却显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就像是刚发了财,又中了状元,要想再找个比他神气的人却很难。

上官小仙正倚着窗户,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也下知是想哭,还是想笑。

叶开大步走过去,微笑道:“早!”

上官小仙咬着嘴chún道:“现在好像已不早了。”

叶开道:“虽然不早,也不太晚。”

上官小仙道:“看来你一定睡得很熟。”

叶开笑道:“睡得简直就像死人一样。”

上官小仙苦笑道:“我实在想不到你居然真的能睡着。”

叶开道:“我想睡时,就算天塌下来,我也照睡不误。”

丁灵琳也睡着了,也睡得很沉,手里却还是握着把刀。

叶开道:“她什么时候睡的?”

上官小仙道:“天亮了才睡。”

桌上有个汤碗,是空的。

叶开道:“看来她好像也吃了点东西。”

上官小仙道:“吃了一碗炖鸡面,吃完了才肯睡。”

她苦笑着,又道:“幸好她总算睡了,否则我们连门都进不来。”

叶开道:“为什么?”

上官小仙道:“无论谁一走进来,她就拿着刀要杀人。”

叶开笑道:“不管怎么样,能吃得下,睡得着,总是好事。”

上官小仙叹道:“只可惜我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我实在没有你们这么好的福气。”

她眼珠子转了转,忽又问道:“你想出法子来没有?”

叶开道:“我还没有开始想。”

上官小仙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想?”

叶开道:“到了城门再想。”

上官小仙苦笑道:“你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叶开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我一直都很相信。’上官小仙道:“现在你想干什么?”

叶开道:“想吃一大碗滚烫的炖鸡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