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31章 漫天要价

作者:古龙

阳光普照,今天居然又是好天气。

叶开大步走出了冷香园,看来更神气十足,因为一大碗滚烫的炖鸡面已下了肚。

面是在冷香园里吃的。

今天一大早,上官小仙就叫人在厨房里开了伙。

——有钱能使鬼推磨,金钱帮无论做什么事,都像比别人快得多。

而且那碗炖鸡面的滋味,竟比叶开所吃过的任何一碗面都要好得多。

这并不是因为他肚子特别饿,而是因为做面的师傅,竟是特地从杭州奎无馆找来的。

——金钱帮里无论做什么事的,都绝对是第一流的人才。

看来这并不是吹嘘。

叶开吃光了那碗面,心里却不太舒服。

他越来越看不透金钱帮究竟有多大的力量,他甚至无法想象。

转过几条街,就是很热闹的太平坊。

叶开花了三十文钱买了一大包花生,又花了五十文钱买了两根长竹竿。

他已学会了在紧张的时候剥花生。

手里有件事做,总可以使人的神经松弛些。

可是他买竹竿于什么呢?

延平门在城南。

穿过丰泽坊和待贤坊,就是延平门。

——每天中午,也不知有多少人出入延平门。

这句话也不假。

站在待贤坊的街头看过去,城门内外,人群熙来攘往,各式各样的人都有。

——你还是一样看不出孤峰是谁。

叶开的确看不出。

他先坐在茶馆里喝了壶茶,问伙计要了根绳子,又要了张红纸。

然后他就用柜上的笔墨,在红纸上写了八个大字。

“高价出售,货卖识家。”

虽然已有很久未曾提笔,这八个字居然写得还不错。

叶开用两根竹竿将这张红纸张起来,放在城门口,叉看了两遍,对自己觉得很满意。

可是他要“高价出售”的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他自己?

叶开当然不会出卖自己。

日色渐高,已近正午。

他忽然从怀里拿出了青铜面具和一,块玉牌,用绳子系起来,挑在竹竿上。

这正是多尔甲的遗物。

狰狞的青铜面具,在太阳下闪闪发着青光,玉牌却晶莹圆润,珍贵可爱。

进出城门的人,都不免要多看他两眼,却没有人来问津。

这面具实在太可怕,谁也不愿买这么样个面具带回去。

叶开当然也不会着急。

这面具只不过是他的鱼饵,他要钓的是条大鱼。

——条会吃人的大鱼。忽然间,一辆黑漆大车在前面停住。

这辆车是从城外来的,本要驰过去,停得很突然。

一个服饰很华丽、白面微须的中年人伸出头盯着竹竿上的面具和玉牌看了两眼,就推开车门走下来。

终于有生意上门了。

叶开却还是很沉得住气。

要想钓大鱼,就一定要沉得住气。

这中年人背负着双手走过来,一双看来很精明、很锐利的眼睛,始终盯在竹竿上,忽然问道:“这是不是要卖的?”

叶开点点头。

指了指红纸上的八个字。

中年人淡淡道:“这块玉倒是汉玉,只可惜雕工差了点。”

叶开道:“非但雕工差了些,玉也不好。”

中年人面上露出笑容,道:“你这人做生意倒还很老实。”

叶开道:“我这人本来就老实。”

中年人道:“却不知你想卖什么价钱?”

叶开道:“高价。”

中年人道:“高价是多少?”

叶开道:“你不妨先出个价钱。”

中年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又看了一眼竹竿上的玉牌,道:“三十两怎么样?”

叶开笑了。

中年人也笑了,道:“这价钱我虽已出得太高了些。可是君子一言,我也不想再杀你的价。”

叶开道:“三十两?”

中年人道:“十足十的纹银三十两。”

叶开道:“你是想买哪一样?、中年人道:“当然是这块玉牌。”

叶开道:“三十两却只能买这根竹竿。”

中年人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看不见了,沉下了脸,道:“你想要多少?”

叶开道:“三万两。”

中年人几乎叫了起来:“三万两?”

叶开道:“十足十的纹银三万两。”

中年人吃惊地看着他,就好像在看疯子。

叶开悠然道:“这块玉牌的玉质虽然不太好,雕工也很差,可是你若要买;就得出三万两,少一文我都不卖。”

中年人一句话都不再说,掉头就走。

叶开又笑了,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在笑。

“一块玉牌就想卖三万两,这小子莫非是穷疯了?”

“这种价钱,也只有疯子才会来买。”

当然已没热闹可看,那辆黑漆大车已转过街角,看热闹的人也已准备走。

谁知街角后突然又传来马嘶声,那辆黑漆大车忽然又赶了回来,来时竟比去时还快。

赶车的马鞭高举,呼哨一声,马车又在前面停下。

那中年人又推门走了下来,一张白白净净的脸上,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大步走到叶开面前,道:“你刚才要三万两?”

叶开点点头。

中年人忽然从身上拿出一叠银票,数了又数,正是三十张。“拿去。”

他居然将这三十张银票全都递过去给叶开。

叶开却没有伸手接,反而皱了眉,问道:“这是什么?”

中年人道:“这是银票,全是京城四大恒出来的,保证十足兑现。”

叶开道:“保证十足兑现?”

中年人道:“我姓宋,城西那家专卖玉器古玩的‘十宝斋’就是我开的,这里的街坊邻居们,想必也有人认得我。”

“十宝斋”是多年的金字招牌,宋老板也是城里有数的富翁。

人丛中的确有人认得他。

可是,做生意一向最精的宋老板,怎么肯花三万两银子买块王牌?莫非他也疯了?

叶开却偏偏不肯伸手去接,又问道:“这银票是多少?”

宋老板道:“当然是三万两,这是一千两一张的银票,一共三十张,你不妨先点点数。”

叶开道:“不必点了,我信得过你。”

宋老板终于松了口气,道:“现在我是不是已可将这块玉牌拿走?”

叶开道:“不行。”

宋老板怔了怔,道:“为什么还不行?”

叶开道:“因为价钱不对。”

宋老板的白脸已变黄了,失声道:“你刚才岂非说好的三万两?”

叶开道:“那是刚才的价钱。”

宋老板道:“现在呢?”

叶开道:“现在要三十万两。”

“三十万两?”

宋老板终于叫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一条忽然被人踩住了尾巴的猫。

旁边看热闹的人,表情也跟他差不了多少。

叶开脸上却连一点表情也没有,悠然道:“这块王并不好,雕工也差,可是现在无论谁要买,都得三十万两,少一文也不卖。”

宋老板跺了跺脚,扭头就走,走得很快,可是走到马车前,脚步反而慢了下来,脸上又露出那种奇怪的表情,竟像是在恐惧。

他恐惧的是什么?

他自己的马车里,有什么能令他恐惧的事?

最奇怪的一点,还是三万两这价钱明明已将他气走了,他为什么去而又复返?

叶开的眼睛里在发着光,一直盯着马车的窗子,只可惜车厢里太暗,从外面的阳光下看过去,什么也看不见。

宋老板已准备去拉车门,但却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刚伸出手,又收了回来。

车厢里却像是有个人轻轻说了句话,谁也听不见他说的什么。

宋老板却听见了,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忽然又被人踢了一脚。

是谁在车厢里?

为什么一直躲在里面不露面?他在说什么?

宋老板听了这句话,为什么会如此吃惊?

叶开眼睛里光芒闪动,竞好像已找出了些问题的答案。

——现在要买这块玉牌的,并不是宋老板,而是躲在车厢里的这个人。

——他自己不肯出面,就逼着宋老板来买。

宋老板显然被他威胁住了,想不买都不行。

——这人是用什么手段威胁宋老板的?为什么一定要买到这块玉牌?

除了魔教中的人外,还有谁肯出这么高的价钱来买一块玉牌?

——难道这人就是孤峰?

寒冬时的阳光,当然不会太强烈,风吹在人身上,还是冷得很。

可是宋老板却已满头大汗。

他站在车门前发着怔,一双手抖个不停,忽然长长叹了口气,又转身走了回来,脸上的表情看来又像是个被人绑上法场的死刑犯。

叶开看着他走过来,悠悠道:“你现在已肯出三十万两?”

宋老板紧握了双拳,居然真的点了点头,满头大汗淋漓而落,咬着牙恨恨道:“三十万就三十万。”

叶开笑了。

宋老板吃惊地看着他,道:“你笑什么?”

叶开道:“我在笑你。”

宋老板道:“笑我?”

叶开道:“我在笑你刚才为什么不买。”

宋老板道:“现在……”

叶开道:“现在的价钱跟刚才又不一样了,现在要三百万两,少一文都不卖。”

宋老板跳了起来:“三百万两?”

这气派很大的大老板,现在竟像是个孩子般大叫大跳:“你……你……你简直是个强盗,你好黑的心。”

叶开淡淡道:“你若认为这价钱太高,可以不买,我并没有勉强你。”

宋老板狠狠地瞪着他,就像是恨不得咬他一口,张大了嘴想说什么,一口气却已接不上,忽然一跋跌倒在地上,竟被气得昏了过去。

看热闹的人也在瞪着叶开,大家都觉得这个人不但是个强盗,简直比强盗的心还黑。

叶开却一点也不在乎,忽然对着那辆马车笑道:“阁下既然想要这东西,为什么自己不来买?”

马车里没有动静。

叶开道:“阁下若肯自己出面,我也许一文都不要,就奉送给阁下。”

一直全无动静的马车里,忽然有人发出了一声刀锋般的冷笑。

“真的?”

叶开微笑着道:“我是个老实人,我从不说假话。”

“好!”

这个字刚说出来,突听“突”的一声大震,崭新的黑漆车厢,突然被撞得四分五裂。

赶车的几乎一个跟斗跌下,拉车的马昂首惊嘶——车厢里已出现一个人。

一个铁塔般的巨人,赤着上身,穿着条大红的扎脚裤,腰上系着一条比巴掌还宽的金板带,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叶开,看来活活像是个刚脱樊笼的妖魔恶怪。

人群大乱。

这巨人已握紧了双比醋瓮还大的拳头,一步步向叶开走过来。

无论是人是马,突然受到惊骇之后,第一个反应通常都是同样的:跑。

跑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可是现在拉车的两匹马都没有跑出去。

只不过惊嘶着,人立而起。

因为这巨人反手一拉车辕,两匹马就已连一步都跑不出去。

人群虽乱,却没有跑,因为大家都想看看这件事的结局。

不管怎么样,这都可以算是件百年难遇的怪事。

大家看着这个用一只手就可以力挽奔马的巨人,再看着叶开,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得出,倒霉的一定是叶开。

看来这巨人只要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把叶开的脑袋敲扁。

叶开却笑了。

他微笑着,忽然问道:“你有多高?”

这种时候,这句话虽然问得奇怪,巨人还是回答道:“九尺半。”

叶开道:“九尺半的确已不能算矮。”

巨人傲然道:“比我再高的人,这世上只怕还没有几个。”

叶开道:“兵器是讲究一寸长,一寸强,你若是杆枪,一定是杆好枪。”

巨人道:“我不是枪。”

叶开道:“还有很多别的东西,也是以长短来分贵贱的,譬如说,长的竹竿就比短的贵,所以你若是根竹竿,一定也很值钱。”

他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也不是竹竿。”

巨人道:“我是人。”

叶开道:“就因为你是人,所以实在可惜得很。”

巨人瞪起眼,道:“有什么可惜?”

叶开淡淡道:“只有人是从不以长短轻重来分贵贱的,一个人的四肢若是发达,头脑就往往会很简单,所以越长的人,往往反而越不值钱。”

巨人怒吼一声,就像是只大象般冲过来,看来他根本用不着出于,就可以把叶开活活撞死。

就算是棵大树,也受不了他这一撞的。

只可惜叶开也不是棵树。

这巨人当然撞不倒他——没有人能一下子撞倒他。

可是就在这巨人撞过来的时候,本来已气得晕倒了的宋老板,却忽然从地上窜了起来,就像是一根箭射出了弦。他不但出手快得要命,出手的时候更要命。

可惜他井没有要了叶开的命。

巨人从前面扑过来,宋老板从反面发出了这致命的一击。

叶开人已到了竹竿上。

没有人能想到宋老板会突然出手,更没有人想得到叶开能闪避开。

他竟似被风吹上竹竿的,竟似已变成了片飞云,一片落叶。

宋老板吃了一惊。

——这明明已是十拿九稳的一击,怎么会忽然落空的?

他的左时点地,右手已抽出柄刀,刀光一闪,直削竹竿。

巨人已张开了一双蒲扇般大的手掌,在下面等着。

竹竿一断,竹竿上的人就要跌下来。

只要叶开一跌下来,就得落入这巨人的掌握,无论谁落入了他的掌握,都无疑是件很悲惨的事。

他要捏碎一个人的头颅,简直比孩子捏碎泥娃娃的头还简单。

“格”的一声,竹竿折断。

有的人甚至已不由自主发出了惊呼——叶开果然已向这巨人的子掌落下。

只听又是“砰”的一响,一个人倒了下去,两个人飞了起来。

倒下去的竟是那巨人,飞起来的却是叶开和宋老板。

叶开刚落下来,突然反时一撞,膝盖和右时同时撞在巨人身上。

巨人倒下时,他已借势飞起。

宋老板也已跟着飞起,刀光如长虹经天,急削叶开的腰。

谁知叶开的腰突又水蛇般一摆,左手己扣住了宋老板的右腕。

刀落下,斜插在马车上。

他们人也落在马车上,马车的车厢虽然已碎裂,底盘却没与裂。

两个人同时跌在上面,拉车的马又一惊,惊嘶着狂奔出去。

这次没有人再拉它们,也没有人能拉得住它们了。

车夫早已吓得不知去向,两匹受了惊吓的健马,一辆没有人赶的马车,在街道上狂奔,除了疯子外,还有谁会去挡住它的路,街上的人纷纷闪避。

宋老板在车上打了个滚,还想跳起来,可是一只拳头已在眼前等着他。

他刚跳起来,就看见这只拳头,接着,就看见了无数颗金星,这次他真的晕了过去。

叶开轻轻吐出口气,不管这个宋老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却是个很不简单的人,能叫他躺下来,也并不是件容易事。

健马还在往前奔,叶开并没有拉住它的意思,反而坐上前面车夫的座位,打马前行。

他要去追一个人。

现在已过了正午,叶开并没有找到布达拉,他要追的人是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